@-Apple十少

[麦源]禁烟区

赶在六一的尾巴写个甜,暗影守望时期,短篇已完结。

 

杰西·麦克雷×岛田源氏

*私设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麦克雷举手做投降状,表情无辜地耸了耸肩,他背脊挺直,站在训练靶场的休息室中央,身边围绕着表情各异的几位同事,跟前是提着工具箱从指挥大楼匆匆赶来的安吉拉,整个休息室闹声轰轰,上午难得的集训时间算是作废了。

 

刺耳的警报声依然在所有人的耳边回响,“呜呜”个没完,嘹亮程度就比紧急集合的铃声低那么一点儿。麦克雷见别人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自己身上,又放下手,倚在墙边,他瞥了一眼角落里的垃圾桶,桶顶自带的烟灰缸内还有未散尽的白烟。

 

麦克雷眯着右眼,抬起手腕,对着那烟蒂无声地比了个开枪的手势。

 

“没什么大问题,”安吉拉说着,站起身,敲定了结果,“只是吸入了过量烟雾,械体自动报警了。”

 

“谢谢。”

 

源氏坐在她跟前的地板上,一手拄着刀鞘,在安吉拉收回检查工具之后,他试着动了动手臂,那烦人的警报声总算消停了下来。特工们也慢慢散去,回到了靶场上,休息室一下子变得没那么拥挤。

 

安吉拉松了口气,转头看向一旁的麦克雷:“杰西,再次重申一遍,不能在基地训练区里吸烟。”

 

“等等,”麦克雷挑了挑眉,“我回到休息室后才抽的,放心吧,训练时间我可不会开小差。”

 

“那警报器响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安吉拉弹了弹手中的调试笔,露出困惑的神色,“源氏可不像是会在你吸烟时主动凑近休息室的人。”

 

“不,”源氏闻言起身,替麦克雷挡下指责,真诚道,“这次的确是我大意了,抱歉。”

 

“好吧,”安吉拉只好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接着把工具箱收拾整齐,在临走前叮嘱道,“械体还在调试阶段,对烟雾的敏感度目前是最低级的。”

 

麦克雷在旁插嘴:“最低级是什么意思?”

 

“没有上调至普通人体能承受的烟雾摄入量,最普通的油烟都能引起警报,”安吉拉解释了一句,又转向源氏,“多注意一些,在调试完成之前避开敏感的场所,别让之前辛苦的适应过程白费了。”

 

源氏朝她点头:“我知道。”

 

待安吉拉的背影消失在训练区,麦克雷和源氏交换了个眼神,然后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他们面对面站着,在仅有彼此的休息室里沉默对视,源氏手中的刀鞘顶着地面,他无意识地转动着刀柄,在脚边发出微小的摩擦声。

 

半晌,麦克雷舔了舔唇,吐出一句道歉:“对不起,我事先不知道你的身体会报警……我的错。”

 

“我没告诉你,是我不对,”源氏却不介意,他松了松脸上扣着的面罩,不知怎的觉得呼吸有些过热,“下次别在抽烟的时候吻我了。”

 

 

在阴影中抚摸恋人是件隐秘而情色的事情,昏暗的光线会模糊其他感官,却唯独放大触感——尤其是眼下两人恋情还未公开,这种颇具刺激的快感要更加强烈——他们悄声无息地从同事关系进化,成为了热爱在训练及任务的空档里偷换一个吻的搭档。

 

现在是午休时间,整个基地都快被太阳晒化了,室内充足的冷气给了所有人不外出的理由。而麦克雷却和源氏在基地的延伸走廊上独处,这条走廊极少有人走动,所以他们才能肆无忌惮地在这里逗留。

 

白光从廊顶的缝隙里投下,晒得人汗流浃背。

 

麦克雷觉得自己浑身都在火里滚过一圈,他打赌自己背部的衬衫肯定都湿透了,但这些都不重要,他的手搭在源氏劲瘦的腰间,掌心尽是合金的硬度,源氏的面罩被他摘下,麦克雷亲吻着对方脸上的伤痕,在令人头晕脑胀的阳光下,这些显得格外迷人。

 

“早点儿回去吧,”源氏低声说,“太热了。”

 

麦克雷却不答,他抚摸着源氏的背脊——具体点儿说,现在是一片薄钢,但这并不会影响什么,他依然不舍得移开手掌。麦克雷故意将滚烫的吐息喷洒在对方的耳后,又低下头,注视着源氏黑色的眼睛,接着吻了下去——

 

警报声就是在这时候再次响起的,尖锐的声音响彻云霄,麦克雷觉得脑子要爆炸了,他僵硬无比,不得不放开了源氏,噪音在空旷的走廊和基地广场上回转——麦克雷甚至有种错觉,这已经不是什么烟雾过量警告,反倒像是为了阻止未成年女儿和混小子恋爱的父亲在女儿窗户上装的陌生人探测仪。

 

源氏尴尬地打开了通讯仪,立刻朝安吉拉汇报了自己的现状,果不其然听见了耳麦另一头传来的责问,源氏没法瞎编理由,只好装作没听见,在说完自己身处的位置后便挂断了通话。麦克雷单手撑着墙,盯着源氏肋骨下方的警报灯,不知该怎么解释。

 

“你又抽烟了,”源氏陈述这个事实,“我嘴里都是你的烟味。”

 

“这次又不是边抽边吻的,”麦克雷试图辩解几句,但明显无力极了,他缓了语气,说道,“好吧,见你前才掐灭。”

 

源氏已经不打算理他了,他将面罩重新扣上,一手捂在胸前的警报器上,这时候走廊另一头响起了安吉拉紧促的鞋跟声,麦克雷不自觉站直了些,对接下来要面对的种种有些发怵。果然,安吉拉的眼神在他俩之间打了个转,然后按了按眉心:

 

“你们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合理的没有,不合理的你不会想听的。”麦克雷故意暧昧地挤了挤眼睛,源氏一掌拍在他腰后。

 

安吉拉把心头的无数个猜想强压下去,当务之急是取消警报,她只好掏出调试笔,在源氏的上身敲敲点点,麦克雷静静地围观了一会儿,发问道:“我能提个问题吗——”

 

“不能,亲爱的,”安吉拉温柔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待噪音再次消失,她才直起身来,理了理裙摆:“烟雾的敏感度调试要在这个月底才能完成,在那之前,为保安全,杰西……”

 

“哦,见鬼。”麦克雷已经猜到对方下一句话是什么了。

 

安吉拉挑挑眉:“你和源氏应该保持距离了,尤其是亲密的举止……需要收敛。”

 

源氏全程没有提出反驳意见,意外地老实,他们就像两个犯了错的新兵,在安吉拉跟前没有任何提出抗议的立场,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午休,在回到训练场后,许多人都向源氏表示自己的午睡被警报声打断了,并送上了好奇和调侃,源氏无法解释原因,只能避而不答。

 

 

之后难得平静了一周,麦克雷和源氏之间的距离没有再短于五米,哪怕在靶场进行实战训练,他们都采取了各种古怪的方式来维持这段距离,然而因为做得太过刻意,反而被其他队友看出了端倪。猎空在结束之后喊住了源氏,想弄清楚他为什么状态如此糟糕,许多应该配合队友的时机都没有冲上去。

 

当晚源氏在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终于没忍住,给麦克雷发了条信息:“我思考过了,现在这样也是不可取的。”

 

“哪样?”麦克雷消息回得很快,但很混乱,“谈恋爱吗,我们一周没恋爱了。”

 

“我是说,”源氏坐在床上组织语言,“我们在训练里表现的那样。”

 

麦克雷那边顿了几分钟:“不是要安全起见么?说起训练,我可记得在第一个目标点先跑出去的是你,我倒是想和你多待会儿,宝贝。”

 

源氏无话可说,莫名觉得有点躁动,他拿着通讯终端不知道该回些什么,好像隔着数据流也能想象出麦克雷无奈又玩味的表情,他重新说道:“离月底还有不到五天,只要你不在训练前抽烟就行,我觉得。”

 

“哦?我可以理解为你是想我了么。”麦克雷却大胆地回道。

 

源氏把通讯器一丢,躺在了床上,像是要努力无视这句话,没过两秒,“滴滴”的消息音又从枕边传来,源氏将它捞到自己眼前,抬着手查看,却同时看见了屏幕上的字和房间窗户外的景象。

 

麦克雷靠在他窗外,朝他眨了眨眼睛,亮起的信息上写着:“介意我不走正门吗。”

 

源氏翻身下床,将窗户推开,他的房间没有亮灯,整个基地都陷在黑夜里,麦克雷撑着窗沿,轻轻一跃就从外面的阳台上翻了进来,两人无声地对视,麦克雷反手将窗户关上,又把源氏按在了收起的窗帘堆上。

 

他们身旁就是月色,光线擦着他们的肩照进了屋,两人却偏要站在暗处。

 

“这感觉真不错,”麦克雷嘀咕,“我早就想做一次了,偷溜进恋人房间什么的。”

 

“你最好祈祷莱耶斯现在不在监视器前守夜。”

 

“管他的,”麦克雷笑了一下,“这重要吗。”

 

源氏没回答,只是默许对方搂上了自己的腰,这一次没有恼人的声音捣乱,他们很平静地分享了彼此的呼吸。

 

“没听见警报声还有点不习惯。”麦克雷着摩挲对方的后颈。

 

不等话音落下,源氏主动地扯住了麦克雷的衣领:

 

“那为什么不趁机再来一次。”

 

END

 


评论(3)
热度(108)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