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狗茨]《史诗级任务》[第二十一章](完结)

前文:[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第二十章]

|大天狗×茨木童子|

 

|全息网游架空,长篇|

 

文/十少


[二十一]

 

谁赢了?!

   

复活点人头攒动,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疲惫和震惊的神色,人群罕见的沉默了许久。所有人的面前都有一条极长的、正在闪动着的进度条,闪着火花的光芒从一头缓慢递进,进度条下有一行小字解说,表明正在对城战结果进行清算。

 

距离城战结束还未过一分钟——在那令所有人心悬一线的系统音响起后,玩家们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终于松了口气,高楼四周废墟遍地,处处是厮杀的痕迹,有人意犹未尽,却已经失去了在主城内朝其他玩家攻击的资格,慢慢地,武器的特效光辉和激战的声音接连散去,无人不紧张屏息期待着结果的道来。

 

茨木正在死亡回放的过场CG里,CG重播着他和大天狗一齐摔下的场面——两人同时摔成了重伤,直接被传回了复活点。可角色虽然阵亡,他却依然觉得心脏还未从战斗里平息下来,在他的胸腔里怦怦撞击着。

 

他熬过了漫长的复活等待时间,看着眼前的灰色界面重新恢复色彩,茨木重新从一道白光里走出,再次站在了大地之上。

 

茨木没有和别人一样走动,只是站在原地,站在皇居的角落里,月光照不到这里,身旁的古木投下阴影,黑暗盖住了他。

 

他没有忘记大天狗说的那个赌注,此刻正一言不发地盯着进度条。

 

如果、如果——

 

“叮!”

 

进度条被光芒填满,系统瞬间向全服推送了头条公告。

 

“[系统]恭喜以「大江山」为首的阴阳寮联盟获得此次城战的胜利,奖励随后将以信件的方式寄出。”

 

“所有参与守城的阴阳寮将获得长达三天的福利buff效果,阴阳寮结界获得10%防御加成。”

 

“所有参与守城的玩家个人将获得一次在町中指定区域栽种樱树树种的机会,樱树花期为一周,在此期间可进行照料和收获,收获奖励为数量不定的勾玉等。”

 

茨木愣了几秒,深深地呼吸了一个来回,而后长舒了一口气,一直握紧的拳终于松开,闭上眼睛,笑了一下。

 

“赢了!赢了!”

 

帮会频道里消息刷屏的速度如子弹一般快速,已经激动得没法看:

 

“太不容易了!!”

 

最后关头能守住也多亏了茨木对大天狗的防御和拖延,才能抢了这几秒的空当,加上对他和另外几名帮主在这整场激战里的辛苦指挥的感激,许多人不断地私聊他消息,一边表示感谢一边称赞了几番,茨木手忙脚乱地回了一会儿消息,好不容易才歇下。

 

复活点里站着的人们顾不上过去两小时里守城的辛苦,纷纷尖叫起来,或是和身旁的同伴抱在一起庆祝,个个恨不得化身达摩,爆炸成一串接一串的烟花。狂喜的情绪感染着每个人,一时间整个町中都是欢呼声。

 

茨木斜斜地倚在树下,看着躁动的人群,脑中在回想那决定胜负的几秒。

 

他们提前从楼上坠了下去,没能看到最后的结果,但茨木想,楼顶上两人僵持不下难分难舍的那个最后关头,大天狗的攻击速度应该还是略慢一步,未能在时间归零之前将晴明的残血收割走——就差那么几秒,守城方惊险地胜出。

 

不知道大天狗那边现在是什么状况——茨木想到这里,思绪又乱了起来。他知道,大天狗胜负欲强,对什么都是全力以赴,而且必须要承认的是,大天狗在指挥攻城这件事上心思缜密,计划环环相扣,好几次把守城方杀了个措手不及。若不是自己这边反应敏捷,意识略胜一筹,可能大天狗真的会赢。

 

茨木又不着边际想象了一下大天狗现在是什么反应,虽然他对胜利的执念很深,但也不是输不起的人,可能现在比他情绪激动的是他的帮众们,估计正垂头丧气着,大天狗反而是安慰那个。大天狗会说什么呢,尽力就好?总结经验下次努力?好像每次他们协同斗技打得不够好的时候,大天狗都爱这么说。

 

茨木下意识地扬了扬唇角,很快又敛起了笑容,神情正经起来。如今自己是胜利的那一方,按照之前大天狗下赌注时提出的条件,他完全可以借这个机会选择沉默,就让彼此的关系停在这里。

 

真的要停在这里吗?

 

说实话,茨木之前已经匆匆考虑过了,若是大天狗赢了这一场,反而是给了自己不得不做出回应的勇气和理由。可是结果又并非如此,倒是让自己酝酿了许久的情绪都堵在了胸腔里,失去了这个由头,要将它们宣泄出去也无处可流。

 

忽然,任务面板猛地震了一震,将茨木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正了正身体,点开界面。

 

那一直置于最上方的、不同于其他的史诗级任务静静地躺在那里,终于打上了“已完成”的烙印。他可以领取这一路以来最为丰厚的奖励,也是时候和这个任务正式道别。

 

这已经是个被归类于“已完成”那一栏的过去式了。

 

没有了在任务要求下不得不去选择的对立立场,那个小小的任务标志像一个普通却非同凡响的句号,给他和大天狗因意外而起的这段关系做上了意义沉重的了结。

 

 

系统似乎给足了大家庆祝或沮丧的时间,才不紧不慢地将结束后的剧情CG播放出来——由于守城胜利,黑晴明想要占据平安京、复活八岐大蛇的计划告破,黑夜山崩塌,八百比丘尼陷入沉睡,晴明众人则谢过了各位玩家,回到了自己的神社里。

 

他们又变回了普通的日常任务NPC,站在町中的一角。妖气横结的阴云被狂风吹走,逃向了远处,而因打斗毁坏的建筑恢复了原状,清朗的月光重新洒在了整座城之上,灯火在街巷间重新亮起,临近深夜的京都静如黑河里涌动的星,难得地平和了一瞬。

 

携带着奖励的信件终于陆续发放下来,神社信箱前瞬间挤满了玩家,争先恐后地要拆信。茨木作为副帮主,关心的倒是自己寮内的福利,他回了一趟阴阳寮公共结界,发现结界里所有的摆设都多了点闪着金光的装饰,气派得很。

 

“这奖励真是大手笔,”妖狐看着结界上打着旋的多重buff,啧啧咂舌,“要我说啊,这种活动可以再来几次,多多益善。”

 

“少来了,”酒吞哼了一声,“整场下来累死老子了。”

 

“哇,这个樱树树苗要种哪里啊?”

 

萤草捧着拆信拆出来的奖励,举着它站在结界里,惊讶地问道,好几人被她吸引了过来,围作一圈打量着这颗树苗。萤草转头朝茨木问道:

 

“副帮知道吗?”

 

“我?”茨木指了指自己,好奇道,“我为什么会知道,官方没有说吗?”

 

萤草眨了眨眼睛:“噢,就是觉得这个任务是你触发的,理所当然地认为有关任务的一切你什么都知道……官方没有说呀,是不是要等明天更新?”

 

“属性是什么样的,我看看,”凤凰火凑了过来,“奖励得真不少啊,至少50勾玉起步……金币、勋章、挑战券突破券……哎哟,师徒值都能加啊。”

 

茨木下意识抬头看她。凤凰火没注意到茨木的视线,只是照着简介和属性继续念道:“师傅可以将树苗转赠给徒弟,徒弟种下后,每次收获时师徒二人将额外获得10点师徒值。”

 

好像这么久以来茨木也没看过师徒值这玩意,师徒值可以兑换特殊挂件奖励,而他一次也没注意过……茨木点开师徒面板,羽刃的头像灰着,这个号的真实身份已经被自己知晓,可能再也不会亮起。

 

他想到这儿,头脑一热,竟给大天狗发去消息:

 

“你以后还会上小号吗?”

 

对方大概是愣了一下,半晌才回答:“怎么了?”

 

茨木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慢慢打字道:“就是那颗奖励的樱树树苗,说是能增加师徒值。”

 

说完,他也不知道还能再继续说些什么,光标在最后一个字上闪了闪,茨木什么也没法添加上去,只好就这么发了过去,显得没头没尾的。

 

大天狗却回:“你觉得我们现在还算师徒吗?”

 

算吗?怎么能算呢。师徒关系的基础明明都建立在羽刃这个号上,可它并不是真的新人号,它的背后是大天狗,而大天狗就算知道这些,他还是这么问了。

 

“那个号,”大天狗继续道,“我不会上了。”

 

“我希望从现在开始,你所看见的、在你身边的人是我自己。”

 

茨木看着对话框,许久,他轻轻地回道:“我知道了。”

 

他们两人都心照不宣地避开了城战的话题,明明都知道对方最想听、最难以回应什么话题,可最终还是没有人提起。凝滞的沉默再一次回到大天狗和茨木之间,茨木正想说些什么,大天狗像是看穿了他的思绪,打算另一个话题终结了对话:

 

“明天晚上九点,斗技场门口见。”

 

若不是大天狗提醒,茨木险些又忘记这件事,城战虽然告了一段落,可也意味着游戏里其他的日常机制要重新运转起来——他和大天狗的协同斗技还不能丢下,而且差最后一点儿就要上八段了,撇开那些复杂而难以言喻的情绪,他们至少还是队友。

 

 

游戏里的一切回到了正常轨迹之上,琐碎而熟悉的日常,照耀着全城的春日,每天固定时间段的不同活动——对大天狗而言,若非要说要有什么变化,那大概是偷看他的玩家越来越多了,走到哪儿都有人频频回头,甚至可以说是数量惊人。

 

因为他把面具摘了,很多没有参与城战的玩家还是第一次在游戏里看见不戴面具的大天狗,比起之前参加活动时的真人,穿着装备的角色形象还要更引人注目一些。

 

此刻的大天狗正站在斗技场门口等人,同时接受着四面八方打量的目光。

 

他倒是无所谓,脸上没有什么别的神色,平静得很。不过大家都知道他要等的人是茨木,这两人协同斗技时令人闻风丧胆的神话迄今还在论坛里疯传,想要不了解都难。只是茨木迟迟不上线,大天狗也只好继续站着。

 

离斗技场开放已经十五分钟了,大天狗额角血管突突地跳,这种久等无果的感觉似曾相识,甚至令他有些条件反射性地不安。不久前他刚经历过一次这种事情,在要坦白的时候对方却意外躺在了医院里。

 

大天狗倒不觉得茨木在躲避自己,因为确实没有什么好躲的,茨木也不是喜欢这么做的人。

 

之前的赌注没能生效,但大天狗已经不愿再以任何理由让茨木非得回应自己了,他喜欢追求好的结果,但并不意味着他喜欢勉强。如果再近一步不可能,那么他们之间止步于此也挺好的,他也不是不能习惯。

 

可是茨木又不知为何迟到了,连条短信也没有,未知才是最令人不安的。

 

大天狗等在人来人往的斗技场门口,相约而来的一支支队伍来了又去。他的搭档头像还是灰色的。

 

还剩五分钟,斗技场即将关门。系统消息不曾提醒对方上线。

 

时间一眨眼又晃了过去。斗技场里的NPC从屋里走出,把门锁了起来,挂上了“今日不再开放”的木牌。

 

大天狗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眼里情绪不明,终于不打算再等下去,重新走回了町中的街道上。

 

町中热闹得很,许多新人穿着一身白板装跑来跑去,穿梭在满级的玩家之间,还有好几个偷偷打量着他的女生。大天狗有点不太想要待在这么热闹的地方,他脚步一顿,又朝另一个方向走去,结果下意识走到了朝某个熟悉的地点附近。

 

绕过两条街道,噪杂的人声渐渐远去,大天狗停在城中央的高楼之前。这里就算经历过一次打得沸腾的城战,一旦歇下来又恢复了之前的偏僻和安静,连盏多余的路灯都没有。

 

昨晚这里还有数不清的人群在激斗着,气氛剑拔弩张,稍有不注意便留下致命的问题,所有的沸点最后都凝聚在这里。而现在它归于平静,和以前没有任何不同,没什么人来,黑沉高大的轮廓无声伫立着。

 

大天狗轻而易举飞上了高处,俯瞰了一会儿主城。他想他差不多要下线了。

 

忽然,他耳边“叮咚”一声,好友列表里茨木的头像终于亮了起来。

 

大天狗愣了一秒,点开了茨木的好友信息,发起了组队邀请,成为队友后却发现地图上两人的位置图标重合在了一起。

 

他飞速问道:“你在哪?”

 

问完,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转身,沿着走廊往前大步走去,他没去看茨木回复的消息,只是越走越快,甚至直接在狭窄的走廊上飞了几步——大天狗呼吸急促了些,在绕过这条走廊的拐角后,他过人看见了同样站在楼顶另一面的那个人——

 

茨木回头,和他的视线撞在一起。

 

对方张了张口,正惊讶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夜风绕过这一秒,大天狗终于打破沉默:“你昨晚在这里下的线?”

 

“我……”茨木眼神闪了闪,点头道,“对。”

 

大天狗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他心里闪过无数个茨木在昨日半夜回到这里的原因,好像有什么答案隐约着浮现,就要破开那些隐晦的遮掩,从他心底蹦出来。

 

“我今天迟到了,”茨木叹了口气,“对不起。”

 

“我家这一带临时停电,手机也没充着电……”他解释道,“我赶紧抱着虚拟头盔跑了两条街,才找着个网吧。”

 

这一刻大天狗心底所有的不安都灰飞烟灭了。茨木还在东一句西一句地解释,看得出来,他跑得很急,说话带着点喘,可眼神在夜里显得很亮,其实大天狗什么也没听进去,但他还是就这么看着茨木说话。

 

“就是这样,”茨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愧疚,“你没误会就好。”

 

“误会什么?”大天狗慢慢说道,“误会你在躲我?还是误会你别的?”

 

茨木不说话了,大天狗摇了摇头:“你不会。”

 

这是他们自线下盛典结束、自城战结束以来,第一次在游戏里独处,明明也只是过了几日而已,两人却都觉得像是很久很久没见,且中间经历了那么多没有意料到的事情,一时半会间他们都有些恍惚。

 

茨木看向大天狗,对方正沉默地望着自己。

 

他出了会儿神,右手在身侧握拳又松开,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他说道:

 

“那个赌注……你说若是你赢了……”

 

“而我输了,”大天狗淡淡地陈述着这个事实,“它作废了。”

 

“可如果……我想让它继续生效呢?”

 

茨木忽然反问道。大天狗还在反复咀嚼着这句话,下一秒,他身旁有万千只纸鹤随着“叮叮”轻响打着旋儿飞起。

 

“[世界][公告]:玩家[茨木童子]对[大天狗]使用了‘纸鹤·思语’,并深情表白道‘我也是’。”

 

这一刻,时间像是被放进了倒转的沙漏,回流到那个似曾相识的夜。还是同一片夜空,还是同一轮圆月,不曾变过的地点,不曾变过的、同样的两个人,那些远去的城景和灯光,那些飞扬的纸鹤和落花,那些拂过耳畔的夜风,那些被寥寥几字掩埋的悸动——

 

所有的回忆和言语都在顷刻间坍缩。初遇的偶然性,任务的巧合,命中注定的交集,主动的靠近,催化的默契,每一寸地图上留下过的脚印,无由来的酸涩,赏过的月色,共处的分秒,错过的坦白,下定决心的无所隐瞒,永远不会满级的小号,不安的赌注,等待,失落,又重逢——

 

最后它们都化作星点,无声地旋落在两人的眼底,把对方的身影永远地点亮。

 

漫天的光影中,大天狗往前走了一步,和茨木贴得极近。

 

——“我不知道,无论我是谁,你是否都会喜欢和我在一起。”

 

——“但无论我是谁,我都喜欢和你在一起。”

 

茨木笑了一下,心下澄亮一片,他闭上眼睛。

 

“我也是。”

 

我也是。

 

全文完



谢谢一直以来喜欢和支持的你们,这个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全文正在修改和校对中,对一些剧情也会有增加调整,最后修完会放个txt.

写文的初衷是有一天突发奇想,如果狗哥和茨木他们是玩家,而阴阳师们是游戏里的NPC会是怎样,也对写一个狗茨从某次意外而产生交集的故事跃跃欲试。

连载期间有一条评论我很感兴趣,留言的GN说,觉得茨木好像不是那种会有失误的人,为什么会因为大天狗而分神失误,回答的时候就顺便表达了一下对这个CP的看法:我个人觉得大天狗和茨木都是很强大的存在,他们站在实力的巅峰,势均力敌,几乎不会出错和失误,正因为面对的是特殊的彼此,所以也会有特殊的时候。旁人的分量不足以动摇他们,所以也只能是旁人。

还有一篇正儿八经线下见面谈恋爱的番外《菜鸟级吻技》,收录在本子里,等完售后找个时间放出,非常非常感谢也非常非常爱所有人>_<!



评论(63)
热度(638)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