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狗茨]《史诗级任务》[第十九章]&[第二十章]

城战这种事,不打个爽怎么行


前文:[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大天狗×茨木童子|

 

|全息网游架空,长篇|

 

文/十少


[十九]

   

地狱之手的溅射范围成功笼罩了攻城方,茨木的战斗频道里唰唰播报着这一击对数名玩家造成的伤害值,而白狼那一箭射得精准无比,直接将主力治疗送回了复活点,短时间内对方血线无法及时拉回。酒吞见开局拦得漂亮,立刻指挥所有人纷纷跃上城门,趁胜追击,这一秒火力集中爆发,把对方团队的大部分人截杀在城门口。

 

但是大天狗飞近的速度并没有减下来,他反应极快,一边轻车熟路地闪避着各式攻击,一边将后方的治疗迅速上前,填补了前沿的空缺,而刚刚阵亡的玩家也从复活点赶了回来,几分钟后,团队重组,重新逼近城池。

 

入口被破只是时间问题,很快,夜空被激战中的光效照亮,妖刀姬冲上了队伍最前方,绕过大天狗,一道刀光凌厉地劈下,大门“轰隆”倒塌。

 

茨木等人迅速退开,没有被妖刀姬的攻击波及,众人散在朱雀大道的两侧,和涌进来的攻城队伍拼杀在一起。

 

“别让他们跨过长桥!”酒吞吼道,“镰鼬人呢,把团队速度拉上来!”

 

下一秒,镰鼬的「兄弟之绊」BUFF闪烁在每个人身上,速度提升的同时也短暂增加了20%的攻击,酒吞狂气正好叠上了五层,他扛着葫芦直接将送到跟前的玩家击退出去,后者被掀飞摔在石地上,最后一丝血被一旁的姑获鸟补刀收割带走。

 

茨木一拳揍晕了两名试图向城中靠近的攻城玩家,然而他发现自己的位置已经偏离队伍许多,而且不仅是自己,其他人都开始分散了,他心下一紧,赶紧转身往人堆里跑去:“都别追出去,在桥头集合!”

 

然而他这句警告还是说得晚了些,大天狗的羽刃暴风抢他一步,落在了人堆中央,狂风吹散了抱团的队形,把防线撕开一道裂痕。茨木迎着风面,勉强站稳,他生命值掉了不少,幸好治疗回复得及时。

 

时间不容大天狗再等待,他趁着守城方没有重新抱团的空当,领着所有人一拥而上,从那道防线的裂痕里逼近了长桥——长桥连接着入口和城区主地图,护城河从桥下流过,灯火在河面上粼粼闪动,被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惊起阵阵波纹。

 

“先攻东南方的结界点……唔!”

 

大天狗话音未落,眉头一皱,他身形一晃,从空中坠下。青行灯在不远处朝他眨了眨眼,大天狗看见自己的鬼火槽空空荡荡,系统及时提醒道:“[战斗]玩家[青行灯]对你使用了[吸魂灯]”。

 

接着,他身侧又传来火辣的灼烧感,同时生命值唰唰地掉了一截,他扭头看去,是茨木在不远处追击而来,配合着青行灯发动了攻击,黑焰烧毁了他的袖袍,大天狗不得不暂时停住脚步。

 

守城团的分散只是一时的,各大主力输出仅用了不到半分钟就将队伍重新集结起来,茨木的一击滞住了大天狗的脚步,而后姑获鸟率先杀了上来,一道天翔鹤斩的暴击随声而落,白光翻飞,将大天狗又从桥头杀退了几步。

 

治疗的绿光和输出的血光瞬间交织一片,武器的打击声和特效不停轰炸着众人的眼球。

 

“不行!这样拖不住多久,大天狗这边怎么人这么多……”

 

酒吞以一挡十,扛着酒壶的肩膀隐隐酸痛,他大口喘息着,眉头深锁,总觉得有哪儿不太对劲:“谁能把对面人数报给我?”

 

“抱团人数有四百二,比我们多了近一半了,”夜叉看了一眼数据统计窗口,飞快答道,“你大爷的,大义是把其它几个帮都调来打正面了吗!”

 

“四百多?几乎攻城方所有人都在这里了,”茨木也察觉到了问题所在,“地图可是有四个入口,他们打算就突破这一个?不可能,太冒险了!”

 

说完,他身后有风声滚滚而来,茨木连忙一躲,那道暴风下一秒就卷走了他身后的路标杆。大天狗匆匆擦肩而过,顺势又往桥上飞去,茨木敏锐地转身,立刻拔腿追上,将地狱之手的目标选中为对方,接着毫不犹豫释放了出去。

 

大天狗结结实实吃了一击,几乎立刻残血,他重新站在了地面上,和赶来的茨木撞在桥头,茨木的大招CD还没好,现在只能发动普攻,大天狗和他贴得极近,正在想办法重新拉开距离,然而茨木没让他这么做——茨木揪着他的衣领,试图再补一击。

 

这个姿势使两人几乎面贴面,茨木正欲发动黑焰,忽然大天狗抬头和他对视,茨木怔了一秒。

 

如今大天狗已经把面具摘了下来,没有再遮住任何东西——他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全部都已摊在了茨木的眼下,坦诚地让他了解所有——就像某个从头开始的标志,一段关系的新节点。

 

茨木注视着大天狗锐利的眉眼,对方沉静的眼神令他短暂地失语,在发愣片刻后,茨木不由自主松了松拎着对方衣领的手劲。下一秒,大天狗忽然捉住了茨木的手,不等茨木反应,大天狗将他往外扯动,然后在茨木微讶的眼神里,从对方的手里再一次逃脱出去,深深地看了茨木一眼。

 

该死……茨木心下懊恼了一秒,他在最不该走神的时候走神了。

 

人数差距过大的弊端随着时间暴露,守城方这边的复活再集合效率不够高,长桥在对面的第二轮攻势下被突破,酒吞一边带队狂追,一边朝总频道里喊:

 

“西南和东南两个结界点准备防守!他们过桥了!”

 

一目连却在频道里紧促道:“你说的是玩家?”

 

“当然是玩家……怎么了?”酒吞隐隐觉得不对劲。

 

“我看见了蛊虫,很多,几乎有两个团的巫蛊师在操纵它们,”一目连语气严肃,“往东南方向去了……来不及了。”

 

众人立刻明白之前的不对劲究竟是怎么回事了,白狼猜的没错,大天狗选择让大部分人手都集中在正面入口上,并不是为了冒险,而是不得不用更多的人掩护团里大量的巫蛊师,给这些蛊虫的入侵争取时间,而玩家部队则能趁机去攻打另一端的结界点。

 

单只蛊虫极难引人注目,但是从四面八方汇集在一起就是另一回事了——而且它们的移动速度要远比玩家快上几倍,如今已经越过了人群,带着满身能够触发debuff的毒气往东南的结界点扑了过去。

 

“雨女在你的队里吗?快让雨女驱散毒气!”酒吞问道,“巫蛊师半小时只能召唤一次,这一波拖住,他们下一次就不能再用这个方法了!”

 

茨木和姑获鸟从队伍里分离出去,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冲向东南方支援,两人将挡在前方的攻城团杀出一条口子,然后追到了前方。浓重的夜色下,黑色的蛊虫正在地面上极速爬行,悄无声息,几乎要隐没在街道的阴影里。

 

“不管了,能杀一点是一点。”

 

茨木猛地俯身,单膝点地,将鬼手重重击在地砖之上,火焰像腾烧的沸水一样在大地上疯狂蔓延,把整条街道烧成焦土,大片蛊虫的身形在烈火中扭曲成灰烬,总算滞缓了它们的前行。

 

“我脱战一下,”姑获鸟忽然跳上了一旁的房顶,“等我几秒。”

 

待她重新出现在茨木视野里时,腰间的佩剑已经换了一种光芒,幽幽的白光萦绕在剑身上,茨木一边追一边点开她的装备面板,发现姑获鸟临时把御魂换了,原本装着针女的槽口被雪幽魂嵌满。

 

正看着,姑获鸟身型如隼一般窜了出去,落在那蛊虫的前端,黑夜里,剑影闪动,天翔鹤斩附带着冰冻的效果劈下,冰面覆盖了之前被烧焦的地表,把蛊虫尽数困住,冰冻效果只有十秒,茨木抓紧时间补上攻击,这才在离结界点极近的距离里将蛊虫消灭完毕。

 

“拦住了,”茨木在频道里汇报消息,“东南这边暂时安全。”

 

“行,他们还在攻击西南点,”酒吞忙着指挥群战,说话短促,“快回团。”

 

距离城战开始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月盘已经攀上了城中樱林的梢头,局势却越来越紧张,城池状况和倒计时的界面一直待在界面的右上方,一旁还有NPC的生命值状态栏,无声地提醒着攻守双方不能掉以轻心。目前还没有一处结界点被攻破,安倍晴明的血线显示为“100%”,一切还在掌握之中。

 

“刚刚好险。”茨木一边赶路,一边感慨道。

 

他盯着脚下渐渐消失的冰壳,总觉得有什么熟悉的场景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忽然,他想起来了——

 

“雪女在哪?为什么不在大天狗的主力团里?”

 

姑获鸟看了他一眼:“也没看见荒川之主。”

 

“都是主力输出,而且是平时打团战常看见的人,”茨木琢磨道,“这会不见了,不应该啊……”

 

不等他继续细想,厮杀的人群重新出现在他眼里,双方还在正面火拼着,己方人数有硬伤,稍显颓势。茨木见状不得不把这些疑点暂时抛在脑后,往身上扔了两个回复酒瓶,又冲进了混战之中。

 

不知是不是蛊虫的偷袭被破,攻城团明显急躁了许多,大天狗的指挥看似变得莽撞起来,使得他们的攻势破绽百出。防守结界点的小队也没有出现岔子,稳稳当当地互相配合着,没有给对方攻进的机会。

 

局面就这样一直僵持着,攻城团虽然人数占优,可是打法混乱,总是无法一举将结界点拿下,而茨木这边虽然能稳住守势,只不过时间一长,机械性的动作重复几百回合下来,众人都有些吃不消。

 

“走位全乱了,”酒吞扫了一眼敌方,“阵型上这么明显的错误,竟然是大天狗犯的……”

 

“不应该啊。”

 

茨木下意识道,又重复着之前的感慨。经过那么多场协同斗技的配合,他对大天狗的战术意识很了解,大天狗在指挥这件事上游刃有余,而且经验丰富,沉得住气,就算场面再乱,他也不会懈怠成这样,更不可能接连犯错……

 

除非……除非这是故意的。故意制造混乱,让对手轻松地享受趁胜追击的快感,从而更沉迷于现下这场战斗?

 

他环视一圈,周遭的队友多少都有些得意之色,甚至期待着上一秒被杀死的敌方玩家从复活点重新赶来。若大天狗的目的真是这样,那自己这边的火力已经被他圈死在这里了,而且对方人数太多,除了不断地战斗,达到阻拦和拖延的目的,他们并不敢撤离,这样只会给攻城方碾压结界点的空当。

 

离城战结束连半小时都不剩了,在这里耗下去的意义又是什么?茨木飞快地想着,并将自己的顾虑立刻在频道里说了出来,结果还未等他全部说完,界面右上角一直没有变化的城战状态栏忽然猛烈跳动起来——

 

“[系统]:守城方失去结界点[临],结界点归属权已交由攻城方掌管。”

 

“临”位于最北方,是京都最深处的结界点,就在复活点皇居的门前,本应是最安全的那一处、系统提示亮起的时候,茨木以为自己看错了。

 

“是谁在守北方结界点?”酒吞吼道,“队长是谁?被攻击了怎么没人报点?”

 

“队长是我,”童女在频道里打字道,“我们被秒杀了。”

 

众人哗然,还未从震惊中缓过来,又有两条系统消息紧跟着弹出:

 

“[系统]:守城方失去结界点[兵],结界点归属权已交由攻城方掌管。”

 

“[系统:守城方失去结界点[前],结界点归属权已交由攻城方掌管。”

 

茨木皱眉:“谁能做到这么快?北方三个结界点都被破了?”

 

他想到了之前那个未能继续追查的疑问,猛地回头,看见大天狗已经停下了攻击,也和他们一样在看系统消息。茨木看见他难得地笑了一下,刚刚手忙脚乱的疲态已经一扫而空,正站在月色里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片混乱的战局。

 

[二十]

 

这才是大天狗真正的目的——茨木瞬间清醒了,不仅是大义的两名副帮主不见了,地府的也是,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见到过雪女等人,荒川、阎魔、鬼使黑等等本应该在正面战场上出现的众人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不,他们并不是消失了,是组成了另一支队伍,在精密的掩盖之下,直接奔向了城池的后方。

 

要秒杀防守着结界点的小队,能做到的只能是比这更加顶尖的一支队伍。防守小队发不出被攻击的信号也是因为有雪女在,冰冻状态持续十秒,而在这十秒里完成击杀,对于这些精英中的精英而言,已经绰绰有余。

 

酒吞咬牙道:“所以之前偷袭的蛊虫也是计策的一部分而已,是为了让我们误以为这就是他们集结大部分兵力要隐瞒的事实。”

 

茨木还是有一点不明白:“所有进城的入口都被我们的人防住了才对,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就潜入了后城……”

 

他说着,自己停了下来,又道:“是河?”

 

护城河贯穿着整座城池,将京都打通,因为是夜晚,若是要潜在水底,顺着河流游到后方,根本没人能够察觉。之前在长桥前激战的时候,那支突袭小队应该就已经行动了起来,直接绕过了其他三个入城口的防线,上潜到了北面。

 

大天狗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事到如今,想要将之前分散防守着结界点的兵力召回恐怕也来不及了,攻城团四百多号人已经集合在这里,不出多久,那支由精英组成的突袭小队也应该要归队,论速度应该要抢先于自己。他们胜算太小,南面的两点结界点基本是守不住了。

 

“现在怎么做?”一目连带着担忧的声音从频道里传来。

 

“所有人后撤,”酒吞马上冷静下来,“在其他点的人不必赶过来了,用你们最快的速度撤回城中央的高楼上,还剩二十分钟,守住最后一个结界点。”

 

众人听从指挥,放弃继续纠缠下去,统统停下了手,然后掉头往中央的高楼奔去。高楼上灯火通明,顶层有安倍晴明布下的守护结界,它撑起穹庐,正闪烁着通透的蓝光。一旦这里继续被破,那么这一切就彻底结束了。

 

“我把晴明带到楼顶了,”一目连速度很快,“楼里每一层都有防线。”

 

他话音落下,酒吞等人也带着后撤的团队赶到了城中央,现在他们将所有的兵力都集中在这里,只要防死结界点,保证晴明一直处在队伍的包围之下,撑过这二十分钟,他们就算赢了。

 

高楼脚下被潮水一样涌上的攻城方围得严严实实,所有的近战玩家都贴着楼的四面而站,在奋力阻止对方冲进楼中。现在两方人马都全数聚集在此,人数已经持衡,没有了数量上的优劣势,能拼的只有火力和复活再填补的速度。

 

城中央离皇居的复活点较近一些,总能将抱团人数维持在一个稳定的数字上,守方找到了防守的节奏,逐渐得心应手起来。

 

另一边。大天狗站在团队的前沿,神情严肃:“治疗看好团血,死了不要等原地复活,立刻回复活点赶过来,我们……”

 

“团里还有位置吗!快把我拉进去,求个奶妈!”

 

荒川的声音从频道里传来,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大天狗转头,看见阎魔显眼的月亮坐骑正从漆黑一片的街道里显现——那支被他派出去偷点的小队终于赶了回来——在阎魔身后的荒川等人皆是行色匆匆,赶得连装备都没顾上修。

 

“来得有点晚,”大天狗收回目光,“但是干得不错。”

 

阎魔挑了挑眉,不置可否:“你就挑刺吧。”

 

“怎么打得这么慢,”雪女抬手放了个暴风雪,这才有空当看了一眼局势,担忧道,“安倍晴明和结界点都在楼上?”

 

“这楼什么地形,”鬼使黑插话道,“对面防得这么严实,根本什么也看不清……只有这一个上楼的入口吗?”

 

大天狗忽然回答道:“不,有两个,前后各有一条楼梯,直通楼顶。后面那个是系统新开放的。”

 

荒川面无表情地鼓了鼓掌:“你怎么这么了解,你之前来踩点了?”

 

“不是,”大天狗平静道,“我和茨木来过这里。”

 

荒川哽了一下,虽然他知道在现在这种场面下不太适合提到这方面的事情,但他还是震惊得没有忍住,问道:“你和茨木?来这儿做什么?”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里虽然地处町中城中央,但四周都是房屋、住所等陈设,作为NPC的活动地点,景色也平平无奇,其实是个很偏僻的地图,平时根本没什么玩家会往这儿走——至少他自己从开服到现在都没来过。

 

大天狗只装作没听见的样子,抬手将笛子横在了嘴边,把荒川身后正欲偷袭的敌方玩家直接掀飞,荒川回头看了看,扇子开合间补了一击,把那玩家送回了复活点。

 

虽然荒川不明白那鸡飞狗跳的盛典一夜里,大天狗和茨木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大天狗回来后什么话也没说,如今这个问题更不指望大天狗回答。

 

荒川也没追问,只是岔开了话题:

 

“时间还剩多久?”

 

“十二分钟,”鬼使黑答道,“晴明的血量虽然不多,但是照这样下去很难攻击到他,破不了这楼,我们也上不去……”

 

阎魔抬眼看了一眼直参天际的楼宇,忽然道:“你可能上不去,但我不一定。”

 

大天狗闻言,转头和她对视了一眼,阎魔扬唇笑了一下:“只要把高处的火力引开。”

 

楼顶上守着的是茨木和其他几个远程,这样视野极为开阔的高处地形对他们而言简直是主场,凤凰火的控制从高处频频落下,每次都能把攻上的人潮眩晕,加上白狼毫无虚发的利箭、茨木的大招,以及其他人的攻击配合,高楼顶层的防守在茨木指挥下几乎是无缝衔接。

 

阎魔提出的引开火力确实有些难以做到,可一旦能给她趁虚而入的机会,她就能一举攻入顶层,从内部破开这道看似极难攻下的最后防线。

 

“攻破结界可能来不及了,但是可以直接攻击晴明本人,”大天狗沉思了几秒,当机立断道:“所有有飞行坐骑和浮空技能的人跟着我和阎魔,从西面的高空进行偷袭。”

 

“鬼使黑,荒川,吸血姬,带两队人把火力引开,争取半分钟就好!”

 

说罢,他把团队重新调整好,往自己队下划分了十几人,然后把大团的队长权限扔给了鬼使黑。他看了眼时间,还剩十分钟,如果这番计划顺利,那么他们就能在城战结束之前把晴明的生命值清零。

 

“带上黑晴明的符咒,”大天狗点开背包,“所有人把符咒放在你们最顺手使用的地方,能对晴明造成意外伤害。”

 

他见鬼使黑已经带着人去挑衅楼顶的守城玩家,凤凰火似乎注意到了鬼使黑的动静,将攻击范围调整到了东面,就是这一瞬间的空当,大天狗一行人立刻往高楼的西面飞去。

 

混战的轰炸声和噪杂的人声都被挡在了墙的另一头,借着夜色和阴影的掩护,他们贴着墙面猛地上冲,鬼使黑在频道里不断汇报那边的状况,就在他们快要顶不住猛烈的大范围控制之时,大天狗终于看见了泛着光的守护结界。

 

“我到了,你们不用回去支援,保持对东面的进攻,”大天狗说道,“拦住酒吞和姑获鸟,不能让他们从楼下上来。”

 

白狼似乎是听见了这边的动静,她急急俯射了一箭,大天狗猛地推了一把墙面,借力往后飞去,躲开了这一击,下一秒,他和其他人悬停在顶层的外侧,隔着围栏与里面的人打了个照面。

 

“守住晴明!”茨木将飞来的诅咒符咒挥开,对着频道汇报道,“他们从西面上来了,已经进入了结界里!”

 

“我他妈就知道,”酒吞听起来有些暴怒,“鬼使黑带人在下面拦着,我争取尽快赶上来。”

 

大天狗似乎猜到了茨木和酒吞的对话内容,只不过他没有给他们太多的交流机会,就俯冲进楼,毫不犹豫地将茨木摁在了顶层走廊的支柱上,想要直取屋内的晴明。茨木背贴着这根古老的圆木,和大天狗四目相对,他咬了咬牙,反手握住了大天狗的手腕,然后一个猛拽,将人扯进了走廊,天旋地转间他已将大天狗摁在了地上。

 

茨木喘着气,低着头,有些费劲又有些兴奋,他对上大天狗的眼眸,所有的噪声忽然都离他远去。

 

不久之前,他们也来过这里,只不过以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心境——那天是很普通的一天,不像现在这样战局紧促,楼内人烟罕至,两人散漫地顺着一级级台阶往最接近天空的地方走去,站在夜色之下,站在漫天的灯火和纸鹤中——而茨木有一点心动。

 

他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享受和大天狗在一起的时候,或是对手,或是队友,或是师徒,或是朋友。

 

此刻他和大天狗重新回到了这个地方,两人短暂地沉默着,大天狗张了张口,像是要说什么,茨木心下猛跳——

 

“虽然之前我说过,你不一定非要理会我的那些话,”大天狗慢慢道,“但还是想下个赌注。”

 

“如果这一次我赢了,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回应么?”

 

“我……”

 

茨木顿了顿,重新说道:“时间不够了,你不可能赢的。”

 

“是吗,不一定。”

 

话音落下,大天狗从袖口摸出笛子,茨木见状猛地从他身上退开,但还是晚了半秒,数道暴风已经从天而降,猛地砸在了顶层的房檐之上,连着瓦片和木骨一并掀起,茨木感受到风刃从自己身上刮过,带起一片伤害值,他死死地抓住窗沿,才能不被甩下去。

 

眼看自己的血量就要见底,茨木暗道不行,如果从复活点回来,他也不一定能重新赶回这里……就在他生命值清零的瞬间,一道光芒突然短暂地落在了身上!

 

“[系统]玩家[童男]对您使用了[魂之献祭],您解除了‘死亡’状态。”

 

茨木睁开眼睛,发现童男在最后关头复活了自己,然后消失在视野里。他朝童男发了条“谢谢”,不敢耽搁片刻,马上重新绕回了刚刚和大天狗交手的走廊。

 

暴风刚歇,走廊上已经空无一人,茨木查看着队友的状况,却发现辉夜姬已经趁乱将其他人都捉进了龙首之玉的幻境之中,而酒吞他们还被拦在楼下,一时半会无法上来,现在顶层只剩下大天狗和自己,还有屋内的晴明。

 

晴明的生命值在刚刚的攻击之中开始告急,离城战结束还剩三分钟了,大天狗的暴击直接将血线刮下了百分之十。茨木来不及思考,立刻冲回晴明身边,同时对着大天狗拍了一击,地狱之手的焰浪将对方拍离出去,大天狗不得不重新张开双翼,停在空中,才没有从断裂的栏杆缺口里坠落下去。

 

大天狗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攻击晴明的机会,他发动风袭,并附加了两张黑晴明的符咒,茨木只拦下了一张,另一张符咒在晴明的身上爆开,晴明痛苦地闷哼一声,身上的debuff叠了好几层,眼看血量还在不停下掉。

 

茨木立刻把晴明挡在身后,和空中的大天狗对峙着,眼看大天狗还能在结束前释放一次大招,而自己的还在CD中,茨木顾不上那么多,只能接连不断地用普攻轰炸着对方,使他抽不身动手,但大天狗受伤后的被动技能被触发,速度叠加起来,比茨木的攻击还快上几秒。

 

最后一分钟,只要最后一击……大天狗操纵着又是一道风刃飞出,打在晴明的身侧,茨木被连带着刮伤,他急促地喘息着,身形一歪,有些支撑不住,大天狗再次飞近,想要给予最后一击——但他没能得手——茨木身后一道雷光滚过,晴明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御灵召唤了出来。

 

神龙咆哮着显出身形,伴随着雷帝招来的光效,将眼前大天狗的所有技能全部封印,同时大天狗的风卷也飞速朝着晴明击去……!

 

封印效果使大天狗无法继续飞行,他在空中僵了一秒,趁着眩晕的感觉袭来之前,大天狗突然拽住了想要替晴明挡下这一击的茨木,茨木猛地往后倒去,大天狗扣着他的手腕,两人一齐从剧烈震颤的楼顶直直坠下——

 

坠落时的滚滚风声擦着茨木的耳侧,呼啸着将他的呼吸也带走,天地反转过来,夜空,月色,硝烟,都统统飞速离他而去——他手腕被紧紧握着,大天狗成了他眼中变换模糊的世界中唯一清晰着的景象。

 

落地的刹那,城战告终的系统提示音响了起来。


TBC

评论(39)
热度(428)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