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狗茨]《史诗级任务》[第十八章]

前文:[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第十七章]


|大天狗×茨木童子|

 

|全息网游架空,长篇|

 

文/十少


 

[十八]

 

主城地图今日玩家遍地,平时在街上走来走去的NPC不见几位,城中的房屋皆是门窗紧闭。在客户端的最新更新完毕之后,春夏的新城气息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天黑云,日光惨淡,好多人不得不把游戏亮度调至最大,才能在这种色调下看清远方的场景。

 

还有不到两小时,城战就要在这里打响。

 

酒吞和姑获鸟正站在町中的广场中,身后是云集的各帮帮众,目前愿意与大江山联手的帮会由姑获鸟、一目连等带头,众人正在进行最后的部署和商讨,临时建立的作战频道里叽叽喳喳,消息滚动不断。

 

酒吞眉头紧皱,抱着臂一言不发,姑获鸟在一旁有条不紊地划分今晚各方的防守区域,以朱雀大道为轴,抵背防御,重点注意攻方从东西两侧突袭。

 

“大义擅长强攻,而且出手速度很快,”一目连补充分析,“一旦第一波打了进来,之后就很难防住了。”

 

姑获鸟点点头:“主练兵佣的帮众可以设在第一道防线。”

 

“防线高点交给我,”凤凰火说道,“起码可以把人控在城外,拖住几十人不成问题。”

 

酒吞立即摇头,反对道:“很成问题,你的控制触发条件太被动了,留着守中央。”

 

“还需要一个团输出去打正面,就由我和茨木带队,”酒吞继续道,“必须把大天狗这种主力拖住。”

 

然而茨木并不在四周,酒吞说完,环视了一圈也没见到茨木的身影,找了半天才发现茨木正仰坐在不远处的一棵樱树上,背靠树干晃悠着腿,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盯着天空走神很久了。

 

茨木其实也才闲下来不久,作为任务的触发者和接受者,今早上线时系统就提醒他必须跟随安倍晴明和源博雅回到京都城内,并且被迫听完了极长的NPC对话,又要将他们的对话内容复述给其他人。

 

晴明发现黑晴明的目的地是强占京都,以此地作为八岐大蛇的复活巢穴,但是仅凭自己的力量还不够,需要晴明与他的力量融合才行,所以玩家也要保护晴明的生命,一旦NPC生命值清零,城战立刻结束。

 

城内一共设有六处结界点,连接后成五角星形状,星型中央是最后一点,也就是城中最高楼宇的所在之处,攻城方若是将六处结界点都攻破、贴上黑晴明的符咒,也视为攻城成功。

 

守城方要做的,便是在守住结界点的同时,保护好安倍晴明的性命安全。不过晴明和其他NPC也是可以加入战斗的,而且技能效果极强。不过就算这样,酒吞还是不太放心,将他们编入了治疗为主的团队里。

 

“每个结界点要派多少人守?”一目连问道。

 

“十个吧,输出治疗八二开,必要时刻记得及时在地图点上发紧急求助信号,”茨木从树上一跃而下,朝人堆走来,他挠了挠后脑勺,终于加入了话题,“总之千万不要恋战,防守才最重要。”

 

妖狐不合时宜地打趣:“副帮主也有提醒别人不要恋战的时候,平时有架打可是冲得比谁都快。”

 

“而且杠上的又是大义的人,怕不是要和大天狗打出五里地。”络新妇笑道。

 

茨木猝不及防“咳”了一声,平白无故呛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提到大天狗,他没由来地有些心虚,前天从线下盛典回来后茨木想了很多,却一直不知道要怎么正面回应大天狗,以及要回应些什么。平日自己对这些不多想,不代表他真的什么都察觉不到,大天狗的语气太认真,所以他也需要以同样认真的态度去思考和回答。

 

不过城战在即,茨木倒是把这些都搁在一边了没时间管,他相信大天狗估计也一样,甚至比他还得忙上几分。

 

茨木打开好友列表,看见大天狗的头像安安静静地亮着,他沉思良久,点开了对话框,却是无话可说,只好随便找了个话题:

 

“地府和你们联手呢?”

 

大天狗回得很快,但只有一个字:“对。”

 

“那真是有得防了,哈哈,”茨木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想把对话的气氛调节得轻松点,但是又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想了想,才说道,“你忙,先不聊,免得我有打探敌方情报的嫌疑。”

 

“不会,”大天狗话多了一些,“大江山肯定也没闲着吧?晚上见。”

 

“唔,”茨木不知道在想什么,磕磕绊绊着,“行,都加油。”

 

他沉默了一会儿,他俩看起来就是在普通地寒暄,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似的,谁都没提那两天的波折,大天狗也没有追问他要那条短信的回应,不知道是不是忘了。就在茨木以为这段对话就会这么不咸不淡地结束、正欲关掉对话框,大天狗的消息又弹了出来:

 

“那天的短信,我没有非要你回答我的意思,你可以选择不理会。”

 

敢情没忘呢,茨木心下叹气,又有些感慨。他将大天狗的讯息来回看了两遍,手指僵了僵,一边斟酌着用词,一边艰难地将这句话输入道:

 

“其实我没有你想得那么不在意。”

 

茨木点了发送键,深深地吐了口气。这是他的心里话,是他在匆忙的思考过程里最先筛出的结论。就算现在匀不出空当给自己去琢磨感情和态度,起码也要告诉对方,其实他也在认真地考虑他俩的关系——游戏可以随意,但这事不行。

 

大天狗那边久久没有动静,茨木以为他暂时下线了,然而大天狗的头像始终亮着。

 

 

离城战还有一小时开始的时候,所有和任务有关的NPC已经开始进入新剧情了,黑晴明和八岐大蛇的幻象在平安京的上空闪烁,对城池虎视眈眈,诡异的气息四散开来。而晴明一行人也匆匆赶来,在长长的台词念完、黑晴明的幻象散去后,晴明头上的黄色问号重新亮了起来。

 

玩家都看着茨木,茨木愣了愣,反应过来,这还是需要自己去对话才行,于是他又走到了晴明身边,试着问道:“现在情况如何?”

 

“黑晴明说我们被背叛了,他已经得知城内各处结界点的方位,”晴明语气严肃,“可会是谁背叛了我们?”

 

当然是八百比丘尼啦……早在线下盛典看录像时了解了剧情、如今正围观着的所有玩家都在心里说道,并暗暗享受着开启上帝视角看游戏剧情的爽劲。

 

这时八百比丘尼也十分应景地从远处走来,在众NPC震惊的目光之中扬起法杖,给他们施下诅咒之术,并说着抱歉。茨木又不得不陷入漫长的剧情CG之中,他看见八百比丘尼的身影化作星光,随她的凤凰一起飞向了远处,也就是黑晴明在城外的方向,晴明一行人从惊讶里回神,神色十分沉重。

 

待这一轮剧情下来,时间已过了近半小时,晴明在做最后的嘱咐,他的话实时转化为文字,滚动在系统频道内,好让所有守城方玩家都看见。

 

平安京不设高墙,一条长河贯穿整张地图,如今河水上的水植都已枯萎,妖气盘踞在町中的上空,无一不告知着黑晴明在接近的讯息。平安京地图的最北端则是皇居,平日玩家只能在门口溜达,不允许再往内里走,否则禁卫NPC会对玩家进行追杀。

 

如今皇居的内里地图在城战期间限时开放,作为守城方的复活点,所有在城战中暂时死亡的玩家都会在这里复活,方便他们更快地回到战场。

 

而另一处最为重要的地图点,就是城中央的最后一个结界点,也是最后一道防线。所有结界点都有晴明的灵力加持,为结界附近的玩家吸收生命上限10%的伤害,一旦被攻破,附近玩家也将多遭受10%的伤害量。

 

众人在广场上围坐,静待最后的半小时。

 

“从复活点到距离最远的结界点要走一分钟,”酒吞说,“每队守结界的起码要有一个人切T,尽量把生命堆高,治疗优先给T加血,DPS死了记得迅速补过来,不要给治疗增加压力。”

 

姑获鸟沉吟片刻,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不知道大天狗他们是什么打算,毕竟都是第一次参与城战,肯定还有思虑不周的地方,就怕对方想到而我们没有想到。”

 

“比如?”

 

“比如大义喜欢强攻,但不代表和他联手的帮会也喜欢,”白狼起身,接话道,“巫蛊师在的那个帮会,就有一群风系里比较独特的玩家,他们擅长召唤术,用蛊虫偷袭,所以也要注意防备其他玩家无法通过但是召唤兽能入城的途径。”

 

茨木点了点头,又道:“那就多防着,只要先在正面上压制住他们的主力,其他的自然也不成问题。”

 

他说完,也站起身来。酒吞看了他一眼,而后给团队频道里每个人发去了战斗是否就位的确认选项,在得到所有人的确认回复后,他拎起酒壶,和茨木、姑获鸟站在团队的最前方,背朝城池正门、朱雀大道的起点,指挥道:

 

“一团所有人跟着我,换好御魂,修好装备,今晚不允许任何人掉队,给我打出你们最高的伤害!”

 

防御和治疗团指挥权在一目连手里,一目连朝他们点点头,而后带着团员飞离而去,堵在了京都东南西北四处入口的最前方。其他被分配守住六个结界点的小队也立刻就位,战斗频道里宣布准备就绪的消息接连滚动。

 

“还有多少人没回城?”酒吞瞥了一眼帮会列表。

 

“十几个,”凤凰火看了看,“刚发了一遍通知。”

 

“那就分散在城外,灵活行动,”酒吞立刻重新编辑群发公告,“实时在频道里汇报城外的动静,注意不要贴攻城方太近,容易暴露目标。”

 

输出团已经到达主城入口,朱红色的城门无声伫立在众人眼前,将城内外一点即着的凶势隔离。白日的场景特效终于退去,全城换上了夜景,城门上高悬的两盏灯笼亮起,通红的火光映亮蓄势待发的队伍群影。

 

“高爆发的输出优先攻击,”酒吞看了眼时间,还剩五分,“第一波群攻……”

 

“那当然是我。”

 

茨木答完,直接撑着一旁的墙垣纵身一跃,站在了城门的顶端。

 

眼前的场景骤然变换,城外不远处也在静待着的队伍被他尽收眼底。队伍的最前方是大天狗,他张开双翼,悬停在半空中,和茨木一开始最为熟悉且陌生的那个大帮指挥一样还是那么不可一世,在最高处观察着敌方的所有动静,要等那个最好的动手时机。他手中握着横笛,一场暴风已经在他的身后凝聚。

 

还剩一分钟。

 

大天狗也注意到了茨木显眼的身影,两人隔得有些远,看不清彼此的表情,只是隔着朦胧的夜色对望。

 

三十秒系统倒数开始。

 

“白狼!”

 

酒吞朝团里喊道,不等他多说,后者已经意会,她利落地攀上城门,和茨木比肩。她放稳身形,缓缓地将背后的弓取下,选中城外的人影作为攻击目标,而后拉开了弦。

 

十、九、八、七……

 

主城的背景音乐被替换,悠扬的旋律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紧密的弦乐与鼓声,团队里没有人出声,大家一同屏息。茨木的心跳跟着鼓声逐渐加快,他深呼吸几个来回,将精力尽数集中在前方,动了动胳膊,终于隐隐紧张起来。

 

终于,倒计时归零,锣声在天边震响,伴随着雷动的鼓点,地狱的火焰腾烧而起,白狼的第一支箭穿破而出,红光跃如流星!


TBC



评论(44)
热度(426)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