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狗茨]《史诗级任务》[第十三章]

前文:[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大天狗×茨木童子|

 

|全息网游架空,长篇|

 

文/十少

 

[十三]

  

自有关全寮参与公共任务的新公告出来后,热度就一直高居各大讨论帖版块首页长达一整夜,所有人都很好奇,也很期待,但更多人则是关心到底要怎么才算加入这场城战、以及城战具体的玩法是怎样的。然而官方却没有再对外进行任何补充说明,丢给玩家的除了疑问就是猜想。

 

大江山和大义作为两方任务的首要接受者,自然是热议的焦点之一,没人知道这个任务是怎么被触发的,又怎么会落在茨木和大天狗的手中。

 

在服务器维护成功的当天,茨木再次上线之时,他不得不暂时屏蔽了阴阳寮频道,又设置了只有结成友好关系的好友才能向自己发送私聊,这才喘了口气,坐在町中的角落里打算歇会儿。

 

结果酒吞的土豪专属对话气泡在下一秒跳了出来:“任务?寮战?我堂堂一个大帮帮主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你最近究竟在做什么?”

 

完了!忘记和酒吞说这件事了。茨木立刻又坐直了身体,打开对话框,长话短说式给酒吞解释了一下自己从接到任务到昨晚完成的过程,在聊天窗口里敲过去一大段话后,酒吞却沉默了几秒。

 

茨木其实有些歉疚,寮战事大,他却没和酒吞提过有关任务的只言片语,酒吞是否会因此而生气……他想了想,又补充道:“虽说任务链没办法放弃,如果挚友觉得不妥的话,我再去问问GM有没有别的方法取消。”

 

“放弃什么,”酒吞很快回道,“我期待还来不及。”

 

酒吞又发问:“你不也是?”

 

茨木愣了一下,又感慨道:“那还用说。”

 

说完他又陷入了沉默。昨晚在下线之后,他想了很久,心里全是对于城战的兴奋和期待,如果真能参与到这么一场战斗里,那真是再激动不过的事了。可与此同时他也在思考一些别的东西,他在下线前没能来得及和大天狗再多说几句,作为两条双向任务链上的玩家,他和大天狗却根本没有聊起过任务。

 

“准备时间是两周,攻守地点是主城,”酒吞复述道,“攻城方是大义。”

 

“对,”茨木接着说,“守城方是我们。”

 

“那就先踩地形,通知帮里所有人,明晚八点上线开会,”酒吞回得很快,“对面是大天狗又如何,我们和他打过的照面还少么。”

  

确实不少。

 

茨木在心里接话,他回想着最近这段时间经历的种种——从最初两年只是在鬼王狩猎的战场上有过几次交手,到成为协同斗技的队友,再到那一夜意外的短信交流,大天狗好像从某个时间点开始,和自己的交集在不知不觉中多了起来。如今他们有了特殊的默契,熟知对方出手的习惯和作战的方式,已不再是对彼此一无所知的陌生人。

 

那从队友再次回到对手的立场上又会是什么感觉?茨木也不知道。

 

  

为了好好准备接下来的城战,酒吞打算暂停手头上这个副本的开荒,所以茨木清完日常后也有些无聊。町中的樱花开得很好,春日和煦,花瓣落在他肩膀上,很快就消失不见,茨木不知怎么的想起了羽刃向他放纸鹤的那个晚上,也是这种纷纷扬扬的场景。他站在朱雀大道的一侧,有些出神,一时竟不知该往哪儿走。

 

正想着,系统的特别提示音响起,告诉他徒弟已上线。羽刃的头像在好友栏里亮起,茨木回神,看见对方名字后显示着的等级数,又愣了一下——羽刃已经59级了,不知不觉中竟然就要满级了。不过想想也是,自收徒以来,只要羽刃上线,茨木便是带着他狂刷经验,一路下来想要升得不快都难。

 

“我差点没发现,你都快要满级了。”茨木给他发去消息。

 

下一秒,羽刃回复道:“嗯,今天就能刷满。”

 

说完,羽刃直接掏了个卷轴,传送到了茨木所在的位置,他出现在茨木的眼前,对方朝他笑了一下:

 

“想刷哪儿,探索?石距?师傅带你。”

 

羽刃没有接话。满级之后会自动解除师徒关系,他和茨木都知道这一点,况且大号那边的情形变得复杂了许多,他恐怕不能再以这个身份多待下去。

 

他淡淡说道:“哪儿都可以。”

 

话音落下,这次轮到茨木沉默了一会儿。他和羽刃对视片刻,忽然又改口:“那就不刷经验了。”

 

羽刃微讶,还未等问出为什么,茨木又继续说了下去,语气有些跃跃欲试:“好像这么久以来除了带你升级以外都没做过什么,既然今天是作为你师傅的最后一天,我想做些别的。”

 

之前羽刃等级很低的时候,茨木总是希望能快点将人带满级,教他刷怪,教他打本,告诉他最基本的操作,把他朝合格玩家的方向推去。而事到如今,羽刃真的要出师了,茨木却开始有点不舍得。这是他收的第一个徒弟,理应说此刻心里都该是将徒弟养大的成就感,可他就是有一点儿抗拒,这样的想法几乎没有由来,也深思不能。

 

在游戏里,满级只是一个开始,今后羽刃总会遇见其他人、有其他朋友。茨木想起了那天在羽刃的结界里看见的雪女,就是从那时起,茨木才后知后觉,羽刃并不只是自己的徒弟,他应该拥有更多的、像别的玩家那样的体验,不应该只是跟在自己身边打本或是打怪而已。

 

在茨木说完后,他带着询问的眼光看向了羽刃,羽刃倒是毫无介意之情,他好像总是这样,会答应自己提出的所有要求和建议。

 

茨木心里叹息一声,很快又打起了精神,他想了想,说道:“去看百鬼夜行吗?”

 

百鬼夜行是游戏特色之一,玩家可以通过町中里的传送门进入特定地图之中,一天只能进入两次,时间自选。特定地图是一条极长的街道,没有白昼,只有浓重的夜,百鬼自街上慢慢走过。除了观赏和散步之外,几乎什么也不能做了。这是游戏提供的场景福利,供那些对游戏背景文化感兴趣的休闲玩家消遣。

 

茨木发现羽刃每次上线基本都和自己在一块儿,而他们从没有去过这些地图,羽刃大概是还没有体验过,所以才想到提出这么个建议。

 

羽刃没有拒绝,他把自己的武器收了起来,手里空空如也,不再像是要去战斗,倒是多了几分闲散,他说道:“好啊。”

 

百鬼夜行的入口在町中的南边,这个时间点大多是别的玩家清日常的时候,所以入口处也没什么人,一盏通明的灯笼挂在一堵墙前,墙上并没有光圈,只有灯笼正闪烁着传送点独有的光芒。

 

“把手放上去就好,”茨木解释道,“这个就是传送点。”

 

说完,他干脆上前了一步,直接捉住了羽刃藏在袖袍下的右手,和自己的一起覆在了灯笼上。茨木的常用武器就是这只鬼手,所以在游戏里的形象直接覆盖了原来的手臂模样,和羽刃修长的手型一对比,倒是有点狰狞。两只手叠放着,灯笼里的烛火逐渐变大,光芒逐渐将他们吞没。

 

羽刃并没有想到茨木会这么做,待他们进入地图后,他才慢慢将手收了回来。虽说是全息游戏,可玩家间触碰彼此并没有多少实感,除非在系统里将痛觉和触觉调成了百分百还原的程度,可几乎没人会这么做。羽刃站在原地,握了握右手,又松开,在调低了很多的感官系统之下,他竟觉得手心有些滚烫起来。

 

地图里没什么人玩家,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对情侣正窝在街边说笑,中央的大道宽敞无比,不停有妖怪缓缓走过,动画建模十分精致,身形也与玩家几乎无异,有图新鲜的人伸手去碰它们,但是什么也摸不着,只能看着自己的手从建模里穿过。

 

但是这里很美,一颗极大的樱树几乎遮住了整片天空,道旁有连串的灯火,明灭间给地图增添了许多神秘感,仿佛真的置身于传说中浩浩荡荡的百鬼夜行。

 

茨木环顾了一圈,边说道:“其实我也很久没来,还没满级时来过一次,都是两年前了,当时只觉得什么都不能做,特别无聊,没一会就出去了……今天倒觉得顺眼很多,还真想多逛逛。”

 

他又问道:“你呢,喜欢这里吗?”

 

羽刃点了点头,看着茨木,没有说话。

 

游戏做得逼真,处处都是美景,好看的地图数不胜数,总能找到新的令人惊喜的角落,可喜欢与否,其实取决于看着这片风景时身边站着谁。他和茨木一样,并不是休闲玩家,两人在游戏里的大部分时间都献给了战斗,也对其他的休闲玩法并没有多少兴趣。之前茨木和他大号斗技、问他有没有给谁放过纸鹤时,他心里就有答案,至少之前从来没有过,因为他曾经从没想过这些,也根本没有适合对象。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如果是和彼此在一起,以前那些觉得无聊的事情都会变得有趣起来。

 

羽刃和茨木沿着百鬼前行的方向慢慢走着,意外地,两人都没有说话,时间变得缓慢起来。茨木试着打破沉默,他聊起了昨天自己做任务的事:“你昨天没上线,可能没看见公告,我和那个,大天狗,我们做了个双向任务,触发了新的玩法。”

 

羽刃看着他,表示自己在听,茨木也继续说着:“半个月之后就要打城战了,所有人都能参与到城战之中的,只要你在的阴阳寮选择参与就行。”

 

说到这里,茨木才想起来,他还没拉过羽刃进自己的寮,这么久以来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加入阴阳寮什么的。茨木只觉自己失职,赶紧问道:“你有阴阳寮了吗?要不要来大江山?”

 

羽刃倒是有点欲言又止,他回答:“有,但是我……”

 

茨木已经朝他发出了邀请,却收到了系统的提示,告诉他该邀请无效:“您无法邀请玩家[羽刃],对方已加入阴阳寮[大义]。”

 

看着系统消息,茨木愣了一下:“你已经在大义了吗。”

 

其实也没什么惊讶的,茨木又想到了羽刃和雪女坐在一起的画面,应该是雪女认识羽刃的时候发现他没有帮会,才拉进去的。可是这样一来,到时候城战开始,羽刃也会随着大义的人一起站在攻城的那方。

 

茨木张了张口,好像总有什么想要叮嘱羽刃的,可是他已经没有什么能教的了——认识朋友,加入帮会,成为满级玩家,这一切都说明羽刃正在步入一个玩家的正轨,慢慢独立起来,不用再依靠师傅,是很好的事情。只是茨木忽然想起了刚遇见羽刃的那天,对方是个站在新手地图里站着不动、被怪攻击也不还手的新人,长得很好看,装备很烂,看起来就很容易被骗。

 

他又看了一眼身旁的羽刃,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

 

这条大道的尽头就是那棵樱树,几乎撑起了整个夜空,好几个女生站在树下,估计是在组队截图玩,给彼此放了好多纸鹤,最后挽着手站在特效里换着姿势站着。

 

“我也给你放个吧,”茨木忽然说,“就当师傅庆祝你满级。”

 

“不是还没满么,”羽刃也看着不远处,说道,“那是明天的事。”

 

茨木却已经点开商城买完了道具:“这地图好看,明天就不来了。”

 

他把纸鹤从背包里拿了出来,选择了羽刃作为使用对象,系统公告即刻滚动刷新在眼前。

 

纸鹤从他手上飞出,和樱树的落花卷在一处,柔和的光闪烁在两人的眼中,最后它们都消失在了夜空里。

 

眼见特效快要消失,茨木本想再多待片刻,打算再放一个。结果他忽然站在原地不动了,羽刃明白这是茨木中途挂机,本人多半是在现实世界里去做别的什么事了,等茨木再回来时,他有点歉疚地说道:“刚刚接了个电话。可能有点急事,我要下线了。”

 

他背包里还有一个纸鹤未放,茨木看着羽刃名字后跟着的那个“lv.59”,想了想,要不还是等明天再送出去,于是他又说道:“明天带你升级,在町中的公告栏下面见面。”

 

“好,”羽刃和他约定,“明天见。”

 

话音落下,茨木的身形化作光点散去,正好这时纸鹤的特效时间也到了,一切戛然而止,像一场告别。

 

他站在空荡的地图里,忽然也听见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大天狗从游戏里退出,走出了营养舱,手机放在一旁的桌上,还在不停地震动着,他揉了揉眉心,缓解从全息世界回归现实的眩晕感,接着才拿起了手机,但是屏幕上显示的是陌生的号码。

 

 

官方公告在时隔几天后终于有了新的变动,同样在第二天的零点,官网上终于添加了有关城战玩法的正式说明,但是紧跟着的,是另一个令所有人更兴奋的消息。

 

大天狗坐在电脑前,和其他人一样,把这则消息来回看了好几遍——《阴阳师online》的线下周年盛典已正式决定举办,时间就在城战开始的前三天,在盛典当天,官方策划将在现场解释有关城战的详细玩法,更有其他新的版本资料一一公布,并将邀请游戏内诸位知名玩家作为嘉宾来到现场,只不过嘉宾名单还在确定中,尚无法公布。

 

他之前接的那个电话,就是来自官方的嘉宾邀请。且作为触发城战任务的玩家之一,他是邀请嘉宾名单上的首选,盛典的举办地就在本市,而且他还处在假期之中,完全没有理由拒绝。但是在答应之后,大天狗忽然想到了什么,追问了电话那头一个问题,他问,茨木是不是也会去。官方给了他肯定的答案。联想茨木下线前说的接了个电话,其实不用官方回答,他也知道茨木一定会去的。

 

大天狗关掉了网页。他罕见地有些犹豫,手指不断敲着桌面,不远处就放着他的手机。他脑中很多画面交织而过,从最初和茨木相遇,到误打误撞地经历一切走到现在,最后思绪停在了今夜的种种。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拿起手机,拨通了茨木的号码。比起在现实中带着愕然相见,他更想在见面之前就把所有的事都告诉茨木。

 

可是电话没有接通,大天狗看了眼墙上的时间,此刻刚过凌晨不久,官方又发了新的通告,茨木应该没那么快睡下才对。他又试着拨了一遍,然而听筒里除了忙音之外什么也没有。

 

 

次日,大天狗没有登羽刃那个号,直接上了自己的号,来到茨木和他约好的町中公告牌下,他昨晚打了好几个电话,对方一直没有接起,他想茨木也许是真的去休息了。但是茨木总是要上游戏的,他不能等下去了,如果可以,直接面对面地在游戏里和对方说清一切,也许比通过电话交流要更有用。

 

可好友列表里茨木的头像始终灰着。从上午到晚上,都不曾亮起过。

 

TBC

评论(24)
热度(447)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