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狗茨]《史诗级任务》[第十二章]

ps:这章,更长……


前文:[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第十章] [第十一章]


|大天狗×茨木童子|

 

|全息网游架空,长篇|

 

文/十少


[十二]

 

“每日一签·末吉:是生灭法,多加小心。”

 

 

大天狗今天上线后,发现界面左侧的任务栏有些不一样,那个史诗级任务一直在跃动着黄色的光,像是在催促着什么。大天狗点开任务栏,上面的说明已经有了新的变动,声称黑晴明正在召唤他,有新的事情需要宣布于他,让大天狗前往一趟黑夜山。

 

距上一次他完成黑晴明布置的任务已经过去小半月了,不知道茨木那边是否完成了帮助安倍晴明的任务,总之若不是今天的变动,大天狗险些要以为这个任务就要中断于此。

 

他看了一眼时间,斗技快要开始了,他决定在斗技结束后就顺应任务要求重新回一趟黑夜山。

 

就在大天狗要关闭任务界面时,他瞥见了界面最下方一栏的奖励,便无法移开视线。在这之前的所有任务奖励都只属于个人,无非是金币、达摩碎片或是长时间有效的buff这些,最丰厚的一次也不过只送了他一袋沉甸甸的勾玉,但这一次不一样了,大天狗看见这一次预告的任务奖励竟然是发给整个阴阳寮的。

 

只要他完成整个任务,阴阳寮所有成员都能获得奖励,不仅有可观的金币数量,更重要的是有阴阳寮勋章,而且寮内公有结界也能获得提升防御值的buff,可为什么个人任务会和阴阳寮扯上关系?

 

 

大天狗皱起眉,盯着这个任务沉思起来。

 

一声私信的提示音打断了他,茨木的消息弹出:“我上线了。”

 

“我在门口,”大天狗回神,打字道,“先组队。”

 

说完,茨木就向他发起了组队邀请,两人的名字并列显示在屏幕的左侧。

 

茨木很快就用传送卷轴飞了过来,带着传送特效从天而降,醒目的红发在大天狗眼前飞扬,他看见茨木朝他露出熟悉的笑容,忽然想到了昨天晚上在夜色月光中也是这样,好像习惯了对谁都带着这种没有防备的表情。

 

大天狗静静注视了茨木片刻,茨木察觉到他的目光,疑惑道:“怎么了?不进去吗?”

 

“不,”大天狗否认,不过也没说实话,他在消息栏里写道,“在看你的配装。”

 

“哦你提醒了我,我忘记换御魂了,”茨木摸了摸鼻子,赶紧调出界面,戴了一套适合打斗技的御魂,“昨天没打斗技,还穿着和酒吞他们开荒时的装备呢。”

 

两人成功进入了斗技场,升上七段后总算开始有点难度了。黄泉阴界的等待区临近灰紫色的山峦,一轮巨大的圆月把枫叶都照成深粉色。茨木看着眼前的开场倒数数字,开始和大天狗聊天:

 

“你昨晚没上线。”

 

大天狗回答得很模糊,他打字说道:“你昨晚看见我头像亮了吗。”

 

那自然是没有的。昨晚茨木被徒弟刷了一世界的纸鹤公告,特地留心了一下好友列表里都有谁在线,想知道都被多少熟人看见了,这种事解释起来也是很头疼的。茨木感觉自己问了句废话,不自觉地补了一声咳嗽。

 

“大天狗,”茨木罕见地叫他的名字,语气带着一些犹豫,“你给别人放过纸鹤吗?”

 

大天狗转头看他,茨木自言自语补充道:“不过我没见过你因为这个上公告,那大概是没有。”

 

大天狗不说话,打量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算了算了,没事,当我什么也没问。”

 

茨木只当大天狗是因为觉得自己莫名其妙才不接话,神情也有些不自然,又自顾自地终止了这个话题,他看见开场倒数已经临近尾声,立刻起身,冲到了等待区的边缘,随时准备入场。大天狗跟上,和他并肩站着,一言不发地等待着比赛开始。

 

今夜的茨木又有些反常,茨木反常的次数很少,但是最近这段时间未免有些频繁,他又变得沉默起来,手上动作一忙,大天狗也没空在消息栏里打字,两人之间几乎只剩眼神交流,在协同斗技的这一小时里虽然有惊无险地赢了每一盘,但是气氛依然有些古怪。

 

结束后大天狗留住了茨木,他直觉茨木有些话要说。

 

但是大天狗心里应该也有答案,茨木一旦在他跟前露出这种态度,多半都是和自己小号有关。稍微想想也能理解,他很清楚茨木身边的朋友都是什么态度,酒吞对于自己向来是不耐烦的,女性亲友多半都有些敏感,茨木估计也不好意思和她们谈这些,只剩下对此事有一定了解的自己……不过对方不想开口,他就不打算追问。

 

茨木说道:“那我走了。”

 

大天狗点点头,斗技场门口人来人往,都是刚结束比赛不久、正欲离开去做些别的事情的玩家,茨木的身影也融入了人群之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凤凰林寂静如常,只不过当大天狗赶去的时候,却发现神社的四周多了几名NPC,八百比丘尼的身旁站着安倍晴明等人,显然是随着茨木的任务进度来到此地的,只不过大天狗试了一下,自己上前对话触发不了任何剧情,这不是属于他的任务范畴。

 

看样子茨木很快也会来到这里,只不过他抢先了一步。大天狗没有犹豫,找到了隐匿在丛林间的那道裂缝,顺利地被传送到了黑夜山内。

 

黑夜山的地图场景不同于自己上一次来时的模样,这一次它出现了更大的变化——一团浓重的黑雾凝聚在半空中,像是阴界的妖气集结,半边天空被黑雾里时不时闪过的电光照得白亮,大天狗察觉到脚下的地面在隐隐颤动。

 

黑晴明的头上顶着黄色的问号,大天狗朝他飞去,黑晴明感觉到他前来,于是转过身,露出满意的笑容:“上一次交待给你的事办得很出色。”

 

任务完成的标志亮起,大天狗看见那些奖励落进背包里,阴阳寮频道里也同时滚动播放着公告:“阴阳寮会长「大天狗」成功完成任务,为本寮获得了特殊礼包,各位阴阳师大人可以在邮箱内收取奖励。”

 

“什么任务?怎么回事?”

 

“妖怪退治开始了吗,不对……现在都几点了?”

 

“不是妖怪退治,这个时间点没有公共活动。”

 

“谁能告诉我帮主干嘛了?[表情/疑惑][表情/疑惑]”

 

“惊了,这奖励好多啊。”

 

“小号快去蹭公共结界!收取经验值多了百分之五!”

 

……

 

荒川之主正在线上,身为副帮主却对此事一无所知,快要被其他帮众的询问淹没了,他只能转而去求问大天狗,结果大天狗回了一句:“一时半会解释不了。”

 

“……”荒川心情复杂,“到底什么情况啊?”

 

“还不是很清楚,”大天狗回道,“但如果不出意外,很快就能知道了。”

 

说完,无论荒川怎么敲,大天狗都不回话了,荒川只能放弃,寮内频道沸腾了一会儿,由于问不出结果,也渐渐被别的话题转移了注意力。

 

在完成这个任务后,黑晴明并没有立刻发布新的任务,大天狗站在他身前,又聊了几句,却迟迟没有见到新的感叹号在黑晴明头顶亮起,就像是整个任务链中断在了这里。大天狗不再进行无意义的对话,黑晴明却自顾自地有了新的动作,他走向了那团黑雾,从怀中掏出符咒,撒向了半空,黑雾发出了渗人的吼叫,一个熟悉的轮廓在黑雾中若隐若现。

 

大天狗觉得眼熟,很快反应过来这个轮廓就是御魂副本的boss八岐大蛇。

 

阴界之门终于被开启,妖界的力量在天地间涌动着。

 

完成这一切后,黑晴明察觉到了什么,冷笑了一声:“那家伙终于过来了……没用的,没有人能够阻止我。”

 

很快,黑夜山入口处的光圈又有了新的动静,一队人闪现在地图中央,大天狗看见了急急赶来的安倍晴明和八百比丘尼等人,在他们身旁站着的,是茨木。

 

茨木显然对这个地图陌生至极,正在四处打量着,大天狗看见他扫视了一圈后,终于将目光投向了自己这边。

 

大天狗没有任何惊讶的神色,可当茨木的眼神和大天狗的撞在一起后,他愣在了原地。

 

“你怎么会在这里?”茨木脱口而出。

 

还没等大天狗回答,双方NPC却已经自动进入了剧情,安倍晴明上前,瞧见黑晴明身后已经大开的阴界之门,不禁皱着眉头,厉声道:“快住手!”

 

“镇守着北方的玄武之力正在流失,”神乐在旁摇头,“小白变得虚弱了很多。”

 

狐狸样貌的式神窝在神乐的怀里,显然有些痛苦。

 

“等你很久了,”黑晴明神情悠闲,“不过你来晚了,京都很快就会被阴界的力量吞噬,你无法阻止我了。”

 

“你这家伙,目标果然是整个京都吗!”博雅激动起来,想要直接上前和黑晴明动手。

黑晴明没有否认,放肆地笑了起来,他对着博雅嘲弄道:“王族和权贵还是早点逃命吧,你们在京都活不了多久了。”

 

茨木站在一边,显然是还没从剧情的发展走向里回神,他更惊讶的则是出现在此地的大天狗,这一瞬间脑中已经闪过一万个猜想——大天狗是NPC?为什么大天狗和黑晴明站在一起?这个任务究竟要做什么?

 

他等不到NPC对话结束、剧情走完,就直接点开了对话框,朝大天狗发问:“为什么你在我的任务剧情里?”

 

“因为这也是我的任务剧情,”大天狗坦白,“我们接到了双向任务。”

 

茨木艰难地消化着这个事实:“你是说你也一直在做这个,呃,特殊任务?”

 

“对,”大天狗补充道,“史诗级。”

 

“这真是……”

 

“你的任务发布对象是这个……黑晴明吗?你是什么时候接到的?”茨木在短暂的惊讶过后,又变得无比好奇起来,心里冒出无数个问题想要大天狗回答,“我还以为全服只有我在做呢,当时怎么搜也搜不出相关信息。”

 

“大概是和你差不多的时间接到的,因为两条任务链是同时进行的。你也看见了,你要帮的对象是安倍晴明,而我的是黑晴明。”

 

茨木头一回经历这种事情,还没能从见到大天狗的震惊里回过神,现下正激动着,难免也变得话多起来:“竟然真的是黑晴明,我之前从来没见过这个NPC,不过话说回来,你的任务剧情是什么?安倍晴明被我一路带来到这里,我觉得快要进入战斗了。”

 

“还没那么快,我这边的NPC人数并不够打架,”大天狗想了想,回道,“至于我的任务,大概是和你反着的。”

 

不过大天狗也有些困惑,如果任务结局是要两名NPC之间进行战斗,就算搭上八百比丘尼,自己这边的人数也凑不够一台比赛,那战斗要怎么进行。

 

茨木还在好奇状态里:“你也是第一次在任务里见到我吗?之前肯定也没想到吧?”

 

虽然大天狗的反应比他想得还要冷静,不过这是大天狗一贯的性格,茨木也没在意。

 

大天狗打字的手停在输入框上,面对茨木的提问有些难以作答。他并不是今天才得知这件事,恰恰相反的是,他几乎从一开始就知道茨木也接到双向任务了,可是他知道的原因却一时间如此难以说出口。其实今天见到茨木,他也是能猜到的,只要任务进行下去,两人总有见面的那天,在决战一触即发的此刻,他对茨木的出现毫不惊讶。

 

想到决战这个问题,忽然间大天狗又想到了什么,他没有回答茨木的问题,却提出了另一个话题:

 

“你上一个任务的奖励是什么?”

 

“奖励?”茨木如实道,“全阴阳寮成员获得金币和勾玉,还有勋章,结界buff加成什么的……”

 

说完他自己也反应过来有点不对劲:“你知道为什么会是帮会的奖励吗?今天酒吞他们还在问我来着,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明明之前都只是个人奖励而已。”

 

“和我情况一样,如果我没有猜错……”

 

大天狗的话被进行到高潮处的剧情特效打断了,一声巨大而凄厉的尖叫声从阴界之门里窜出,黑晴明和安倍晴明对峙着,气氛紧张无比,两人不得不注视着地图内发生的一切,安倍晴明想要就地将黑雾封印住,却被黑晴明拦了下来,最后那黑雾四散开来,飞速流窜,像风一样逃到了天外。

 

神乐惊叫:“它朝京都去了!”

 

“可恶,还能追上吗!”博雅盯着黑雾远去的方向,有些着急。

“拦不住的,”黑晴明说道,“占领京都之后,那位大人就能复活,再次回到这个世界!”

 

安倍晴明不愿和黑晴明多加纠缠,此刻更重要的是保护京都,他对着黑晴明严肃道:“不,绝不会让你得逞。”

 

至此,任务剧情终于结束,大天狗和茨木从剧情动画场景里传送出来,回到黑夜山山脚下,安倍晴明与黑晴明对立着,在大天狗和茨木的游戏界面里,自己的任务发布人头上重新闪烁着新任务的感叹号,他俩无声对视了一眼,走到了NPC面前,把任务从重新接起。

 

片刻后,茨木转头看向大天狗,对方也看着自己。

 

“你接到了什么?”茨木忍不住问道。

 

大天狗直接把任务界面截图下来,贴在了对话框内,于是茨木也把自己的贴了上去。

 

下一刻,时间跳至零点,游戏里迎来新的一天。

 

随着大天狗和茨木同时点下接受任务的按钮,新的系统公告立刻在世界频道内滚动播放,覆盖了所有消息,置顶在最上方:

 

“玩家[大天狗][茨木童子]开启了史诗级任务‘阴阳之理’,任务要求将会通过阴阳寮公告的方式向全服已加入阴阳寮的玩家推送,请各位阴阳师大人前往公共结界内查看。明早6:30将进行服务器例行维护,预计维护时间为四个小时,请玩家在维护之前及时下线,以免出现数据错误。本次维护将会在阴阳寮界面中添加更多玩法及内容,敬请期待。”

 

世界频道又瞬间爆炸了,茨木就地回了趟公共结界,看见所有没睡觉还在线上的玩家都凑在了公告栏前,见茨木过来,几乎是瞬间将他维护,此起彼伏的发问让他头晕脑胀,好不容易挤在了公告栏下,茨木这才仔细看起来。

 

公告上的任务要求和两人所接到的几乎无异。

 

京都动乱,八岐大蛇复活,茨木需帮助安倍晴明等人守护京都,免遭黑晴明的进攻。而大天狗的则正好相反,他要做的是协助黑晴明、顺利进入京都城中央。但显然,这两个任务的执行人已经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样了,这一次,任务的参与者单位是接收人所在的阴阳寮,且要求不单只有这个寮要参与,每方起码要另外联手五个或五个帮会以上,不超过十个,在任务正式开始前,双方都有两周的准备时间。

 

换句话说,这将是这个游戏开服以来,第一场规模极大的城战。

 

TBC


ps:离狗哥掉马的日子没几天了

评论(31)
热度(482)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