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狗茨]《史诗级任务》[第十一章]

ps:这章有点长


前文:[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第十章]


|大天狗×茨木童子|

 

|全息网游架空,长篇|

 

文/十少


[十一]

 

时钟挂在墙上,指针跳动的声音极轻,却清清楚楚落在茨木耳中,他刚洗完澡,正是躺在床上却不想过早入睡的时候。距离他摘下虚拟头盔、从游戏里登出已过去一小时了,他半靠在床头,手里拿着手机,屏幕正亮着,待机界面一动未动,安静极了。

 

大天狗问他要了手机号,茨木也给了。自从和大天狗深入地聊过一次后,他俩的关系进展飞快。不熟的时候茨木也不知道大天狗是什么样的人,但是现在感觉还不坏。而且虽然说不上来为什么对大天狗有种亲切感,但是茨木已经觉得大天狗算是自己的朋友了,况且之前还和大天狗说了希望朋友不要无故消失的话,对方问自己要手机号的理由也很合理……

 

茨木在黑暗中眨了眨眼睛,盯着手机,似乎在等着什么。

 

终于,在他把游戏论坛反复刷新数十次后,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弹出,茨木将它点开,短信内容写着,“是我”。

 

虽然只有两个字,可是它的发件人究竟是谁,茨木心知肚明,他一边腹诽果然是大天狗一贯的说话风格,一边将这个号码保存进联系人列表里,然后回了一条,说道:

 

“已存!”

 

大天狗没再回复,茨木把手机放在一边,然后躺了下去。分针指针又走了半轮,茨木正准备入睡的时候,忽然听见枕畔又传来一声震动,他转头,撑起上身去看手机,发现大天狗又迟迟发来了新的消息。

 

“明晚不能上线,抱歉。”

 

“是有什么事吗,”茨木躺在床上单手打字,“那后天能上吗?”

 

“抱歉,后天会上的。”

 

茨木噼噼啪啪打字道:“好,那就后天见。”

 

经由这么一打断,茨木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睡意又没了,他一手枕着后脑,看了看天花板,突然想到他今晚做任务时的疑惑,于是他重新按亮了手机屏幕,在两人的短信对话界面停了片刻,试着问道:“你知道黑夜山这个地图吗?”

 

刚刚刷论坛的时候,茨木就特地搜了一下这个名字,结果什么也没搜出来,任务说三天之后要出发前往黑夜山,可他确实不记得游戏里有过这个地名,哪怕是大地图里的小场景也统统没有,他在阴阳寮的群里问了一遍,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无奈之下,他只好试试向大天狗求助了。

 

然而大天狗好一会儿才回答道:“想了解什么?”

 

茨木眼前一亮:“真有这个地方?难道是官方准备开放的新地图?”

 

“我知道的不多,”大天狗回得不快,“应该是个地图。”

 

这样看来大天狗可能也不太清楚,茨木只好回了个“好吧”,然后重新躺回了被窝里,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凌晨一点了,茨木脑袋一热,接着给大天狗发了一条:“这么晚还不休息吗?”

 

发完茨木又有点后悔,毕竟两个人的关系还止步于线上,今天也是第一次互通短信,这种询问作息的内容似乎太过亲近了。

 

不过很快,大天狗的短信弹了出来:“正准备睡。”

 

茨木给他发了一串月亮的表情,加了个“好”,正想补一条“明天见”,又想起大天狗说的明天没法上线,只好把三个字又删掉,将手机关上扔回了枕边,扯了扯被子,这才闭上了眼睛。

 

几分钟后,手机又震了震,茨木却已经睡着了。

 

屏幕上安静地亮着一行字:“晚安。”

 

 

大天狗估算着自己小号的经验值,自觉醒后确实涨幅缓了很多,但若是多刷困难级别的探索,他今天就能连升五级,这样下去离满级也不是很远。他推掉了今晚用大号和茨木打斗技的活动,却登了小号,是因为上次觉醒后匆匆下线,还没来得及好好答谢茨木。

 

满级之后会自动解除师徒关系,可能不过这两周,茨木就不再是他的师傅了,如果日后早晚都要将这个号的情况解释清楚,至少在这之前,把属于这个号的恩情还清也好。

 

他登陆了羽刃这个账号,发现茨木还未上线,他的好友列表内除了茨木外几乎是空的,只加了一两名知道这号真身的好友。荒川的头像也灰着,剩下的只有又在野外练手的雪女。

 

雪女主动敲他道:“又玩小号。”

 

“嗯。”

 

“不对,这个点你怎么不上大号,”雪女有些疑惑,“斗技快要开始了。”

 

“今天不打,”大天狗回道,“晚上有点事。”

 

他本来没打算和雪女继续聊太多,就关闭了对话框。大天狗回到了自己的结界里,等待茨木上线,结界安静如旧,几只被圈养着的招福达摩正蹦蹦跳跳着,在结界的院子里走来走去,大天狗更换了新的结界卡,又验收了已满级的招福达摩,这才在玉石桌边坐下。

 

最近新赛季活动频繁,商城界面自动弹了出来,轮换播放着新出的时装和道具,大天狗本来没什么兴趣,正想关掉,忽然又看见了什么,关闭界面的手停在半空中。商城右上角标出了他的金币与勾玉余额,他皱了皱眉,并不想下线重新充值,只好又给点开和雪女的对话框,说道:

 

“现在有空么?”

 

“有,”雪女觉得他今晚有点奇怪,“做什么?”

 

“你身上还有多少勾玉?”大天狗单刀直入,“能借我吗,明天大号还你。”

 

雪女摸不着大天狗的动机,下意识回问:“你要买什么,需要那么多吗?”

 

说完,她不见大天狗回复,知道对方不打算告诉她实情,也只好停下了手中刷怪的动静。通过邮件寄信送勾玉需要等待两小时,雪女不打算走邮箱,于是她准备直接去找大天狗交易。她打开好友列表,见大天狗正待在自己结界内,于是掏了个传送卷轴,直接设定目的地为结界。

 

几秒过图后,雪女重新出现在了大天狗的结界里,她对内里豪华的景物布置没什么感觉,也没有多看,只是朝不远处的玉石桌飞去。

 

大天狗坐在桌边,把玩着手里的酒盏,酒盏每隔一段时间会自动盛满,喝下后能够涨一些经验,他刚喝了一口,此刻酒盏是空的。见雪女来,大天狗也没起身,只是让对方在桌边也坐下。

 

雪女把背包打开,掏出了里面用于存储勾玉的钱袋,钱袋里的空间也是无限的,雪女掂量了一番,剩余勾玉数量自动浮现在了钱袋上方,她把钱袋递给大天狗,说道:“还有六千多,你全部都要么。”

 

大天狗点头,接过钱袋,系统显示“您与玩家[雪女]的交易已完成,您获得‘勾玉x6010’”,钱袋自动落进了背包中,他又重新打开了商城界面,开始浏览起来。

 

雪女坐在他身旁,心底终于有一些好奇,她问道:“忽然要这么多勾玉,又不见你买符咒礼包什么的,你究竟要买什么?”

 

“买份谢礼,”大天狗总算说话了,“这个如何?”

 

他把商城里某个装饰品贴在了聊天频道里,共享给雪女,雪女点开,看见是个造型霸气但是极其浮夸的背部挂件,她哑然,只能感慨这些平时不是杀就是打的男玩家审美明显有异于自己。

 

“我欣赏不来,”雪女无语,“你见过有谁背这个吗?我是没见过。”

 

大天狗不紧不慢道:“两面佛。”

 

雪女冷哼一声,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不用猜也能知道,大天狗这礼物是要送给茨木的,她对茨木的印象仅仅停留在数次交手中,没有近距离接触过,一时也不知道要出什么建议,她见大天狗还在认真地翻商城列表,倒是有些难以置信。

 

“我从没见过你对什么人这么上心过,”雪女道出心底的想法,“说实话,自和你一起玩游戏,你关注的只有帮会发展,野战胜负,斗技分数。”

 

“是吗,”大天狗以前从没想过这些,“我对帮会的人都很上心。”

 

“那是因为你是帮主,你一心要把它建设得最好最强,”雪女语气平淡,“包括你自己,因为很快就展现出了很强的实力,和别的玩家差距越来越大,没什么人敢接近你,你也没兴趣搭理他们。”

 

“你会和荒川、和我走得近一些,也是因为共事久了,你才愿意像朋友一样相处。”

 

她若有所思道:“你对茨木……真的不太一样。”

 

大天狗瞥了她一眼,没有接话,翻阅商城界面的动作却停了下来。

 

系统突然弹出一条特别提示,打断了大天狗的沉思,提示悬停在他的眼前,写道“[系统]:您的师傅[茨木童子]已上线,您可以和师傅一起完成任务,获得双倍奖励”,这条提示还未消失,大天狗听见身后有结界被闯入的音效。

 

他回头,看见茨木站在结界入口。

 

茨木今天没去斗技,因为大天狗临时有事不上,他一上线就看见羽刃也在,没多想就往结界里来了,只不过他没想到结界里并不只有羽刃一个人。他第一次看见,羽刃身边站着自己以外的别人。

 

羽刃和雪女坐在桌边,似乎在聊什么,见他来了却什么也不说了。

 

茨木对雪女倒是不陌生,只不过他不知道还能在战场之外的地方看见她,尤其是在自己徒弟的结界里。茨木没有怀疑两人的关系,第一反应却是“羽刃什么时候认识了新的朋友”,而且是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茨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有点不太舒坦,他咳了一声,像是要打招呼,目光却还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羽刃先站了起来,点头问好,茨木笑了一下,思忖片刻,看着他身旁坐着的雪女:

 

“这是你新认识的朋友吗,”茨木好奇又犹豫,“我怎么不知道。”

 

几秒后,羽刃才点头承认道:“是。”

 

“我走了,”雪女插话道,“你们聊。”

 

说罢,她就准备用传送卷轴离开,走之前深深看了羽刃一眼,羽刃权当没注意到。茨木这才走近,也站在了桌边,说道:“我觉得……多交些朋友也很好,不能老是和我待在一起。”

 

他语气有些奇怪,羽刃不接话,只是看着他。

 

“有些任务就是要很多人才能一起完成的,”茨木朝羽刃笑了一下,自顾自说了下去,“打本也是,你以后还会结识很多的人,师傅再厉害也不能一个人带着你打,等以后出师了,你就要自己……”

 

“碰巧认识的。”羽刃打断了他。

 

“哦,”茨木愣了一下,“哦。”

 

他摸了摸鼻子,问道:“我今晚不用打斗技,也不和酒吞他们开荒,你有想去刷的本吗,或是要我协作做的任务,我陪你。”

 

“想去一个地方,”羽刃回答,“现在。”

 

“是哪?”茨木有些意外。

 

羽刃把传送卷轴拿出来,选中了町中,接着让茨木和自己一起站了上去,眨眼间,两人便重新回到了町中的夜色里。茨木看着身旁的羽刃,他刚觉醒完,装备从头到脚换了一套颜色,恍惚间倒是很像某个熟悉的人影。

 

不等茨木细想,羽刃带着他往町中某处偏僻的高楼上走,高楼独立风中,直面朱雀大道,和城门互相对望,每层挂满了不会熄灭的灯笼,正在空中轻轻摇晃,像倒映着星光的闪烁河面,从楼宇上倾泻而下。

 

“我从没来过这里,”茨木俯瞰着整座京都,夜景尽收眼底,“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无意发现的。”

 

其实不然,当他登大天狗这个号的时候,他能够轻易飞到各个地图的高处,这些地方都是他挂机的最佳地点,因为没有多少人来打扰。更重要的是,他享受风景,更享受居高临下的感觉。

 

茨木趴在栏杆上,夜空离他极近,伸手就能碰到,许多玩家的吵闹声都模糊起来,像是被屏蔽在了另一个世界。

 

他刚转身,想问羽刃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儿,下一秒,他听见耳边有“叮铃”声。

 

“[世界][公告]:玩家[羽刃]对[茨木童子]使用了‘纸鹤·思语’,并深情表白道‘谢谢’。”

 

红色的纸鹤一只只腾空而起,在两人身边打着旋,飞向远处,铺满了整个夜空,和灯笼闪烁一处,无数桃花花瓣像雪片落下,许久不停。茨木站在这场雪中,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和羽刃对视着,半晌才回神:

 

“谢我什么?”

 

“这段时间以来……谢谢,”羽刃淡淡道,“本来觉醒的时候就想这么做,现在也不晚。”

 

身旁的流云散开,圆月显露,那些纸鹤和桃花都被风刮落,从整个町中的上空飘扬而下,慢慢融化在夜色里。特效能维持五分钟,五分钟后它们都逐渐透明起来,显然是要消失了。

 

但是接二连三地,更多的纸鹤重新浮显出来,世界频道上被公告刷屏了,只不过之后羽刃一个字也没再打。他一口气连放十个,铺天盖地的纸鹤从高楼中溢出,像一场纷纷扬扬的雨,被光效照得朦胧,茨木忍不住伸手,想要捉住一只,这些特效却从他掌心穿了过去,并没有停住。

 

“可以了可以了,”茨木反应过来,有些心疼,“这一个就要五百多勾玉,你不会又充值了吧?”

 

“……”

 

羽刃叹了口气:“算是吧。”

 

茨木其实很感动,他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道:“不必谢我的啊,我是你师傅,这些是我应该做的,况且我也不称职……”

 

“但是,我很开心,”茨木感慨,笑意让他那双金色的鬼煞眼睛柔和了一些,“该说谢谢的人是我……谢谢。”

 

茨木看着同处风中的羽刃,对方的发尾被吹起,冰蓝色的眼睛里有自己的倒影……他心底些微的、异于感动的感情打了个颤。


TBC


不好意思前段时间一直在忙,其实是在准备CP20出本的相关事项,上至封面插图特典,下至排版设计印刷,都已经基本处理好了,为保持惊喜,在本宣之前就不再透露相关信息=3=

从这章开始恢复更新,离完结估计不太远了!

评论(35)
热度(502)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