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狗茨]《史诗级任务》[第九章]&[第十章]

攒了两章,一起发了


前文:[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大天狗×茨木童子|

 

|全息网游架空,长篇|

 

文/十少


[九]

 

斗技地图又小又单调,多走两步就能走到边缘,茨木百无聊赖地走了一圈,又回到了大天狗身边,GM一点动静也没有,既没有告诉他们什么时候能修好,也没有说这个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茨木和大天狗不敢贸然下线,只能老老实实待着。

 

茨木干脆坐了下来,长腿一伸,开始发消息骚扰好友列表里在线的各位,把表情栏里的每一个都点了一遍,发了一大串,然而这个时间点不是在斗技就是在打本,人人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空搭理茨木,更别说聊天了。

 

茨木想了想,看了一眼身边的大天狗,说道:“站着挺累的,你也坐会儿吧。”

 

大天狗没有拒绝,规整地收拾好衣摆,盘腿坐在了茨木身边,茨木打量了一会他那个面具,出声问道:“这个不能把它摘了吗?”

 

大天狗转头,见茨木指了指他自己的脸颊,反应过来这是在说面具,于是大天狗慢慢地摇了摇头。茨木摸了摸后脑勺,不再对这个问题深究下去,也许大天狗有什么非戴不可的理由,作为旁人只好尊重个人选择。

 

一时间两人又陷入了沉默,茨木眼前的好友列表还没关闭,他伸手在界面上滑来滑去,忽然间他翻到了页面下方的离线列表,位列第一的便是羽刃。羽刃的头像灰着,已经很久不亮起了。

 

茨木停下了动作,神情变得低沉起来,他看着远方,似乎有些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天狗注意到了这个细小的变化,茨木很少有这么安静的时刻,也很少露出这种表情,大天狗犹豫了片刻,调出对话框,试着问他:

 

“在想什么。”

 

茨木有心事,忽然被这么问倒是吓了一跳,这是大天狗头一回和他主动聊起非战斗的话题,他想大概是困在这里太过无聊,连大天狗也想聊聊天排解一下沉闷的氛围。

 

“没想什么,”茨木回答道,有些纠结要不要告诉大天狗,“唔,就是有点不明白。”

 

他沉思片刻,说了下去:“你在游戏里有过忽然消失不见的朋友吗?”

 

大天狗身形一顿,简短问道:“怎么说?”

 

“就是……就是忽然不上线了,也没有说明原因,”茨木叹了口气,“我直说吧,就是我有一个徒弟,前段时间收的,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见着他,我也没有他的其它联系方式,真担心他是不是出事了。”

 

大天狗听后,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良久,才在消息频道里说道:“不会的。”

 

茨木略带诧异地看向他:“为什么这么肯定?”

 

“没有理由。”

 

“但愿如此吧,”茨木还是有些困惑,但他心情不是很好,就没有深究的意愿,“其实我从来不收徒弟,他是第一个,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收了,人又耿直,又一无所知,而且长得挺好看……咳,就是比起我来还稍微差一点。”

 

平日里茨木一直没有倾诉这件事的对象,因为他直觉酒吞并不是很喜欢自己提他,其他朋友也不太了解羽刃,所以茨木近段时间一直把这个担忧闷在肚子里,简直要闷坏了,今天他终于能有个聊天对象,所以茨木干脆就和大天狗全说了——反正大天狗看起来就不是会到处八卦的人,知道这些也无妨。

 

“你很舍不得他么。”大天狗不动声色继续问了下去。

 

“那是自然啦,”茨木露出了理所当然的神情,“就算不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徒弟,是个普通朋友,也怎么会舍得他忽然消失呢……”

 

他说着,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最后一个字也不再说,漫长的沉默重新回到了两人之间,大天狗想说些什么,几行字在输入框里写了又删,最后竟无话可说。

 

毫无动静的GM忽然“叮咚”一声有了新的消息,茨木被惊醒,所有惆怅的思绪都被搅了个烟消云散,他调出消息频道,发现GM正在通报喜讯:“经过技术人员的紧急抢修,所有被系统BBUG卡在斗技赛场里的玩家现在可以自行离开地图,谢谢各位大人的谅解!”

 

“修复了?”茨木站了起来,“再试试看,看能不能离开这里。”

 

大天狗点了点地图左下方的离场图标,图标终于有了动静,读起了离场的进度条,大天狗朝茨木点了点头,茨木也紧跟着选择离开斗技场,两人的身形摇动了一秒,接着消失在了场地中央。

 

 

“[阴阳寮][茨木童子]:速刷魂十,1=2来dps!”

 

“[阴阳寮][夜叉]:哟,这么快就打完斗技了?和大天狗那家伙打得怎么样?”

 

“[阴阳寮][络新妇]: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你们都不刷论坛的?”

 

“[阴阳寮][夜叉]:我这就去论坛上看看,[表情/奸笑][表情/奸笑]”

 

“[阴阳寮][凤凰火]:魂十给我留个坑!修个装备就来。”

 

“[阴阳寮][萤草]:咦,好奇怪哦,今天怎么突然1=2了?以往副帮主不是都带徒弟刷的吗?[表情/卖萌]”

 

“[阴阳寮][茨木童子]:人不在。”

 

“[阴阳寮][妖狐]:闹矛盾了吧,小生早就说过,收什么同性别徒弟,肯定要闹僵的,像小生我就只收美丽可爱的小姐姐,师徒关系可好了。”

 

“[阴阳寮][寮主][酒吞童子]:缺人?”

 

“[阴阳寮][茨木童子]:缺的!挚友快点我进组。”

 

“[阴阳寮][萤草]:啊呀,唯独跳过了妖狐的发言呢。”

 

“[阴阳寮][妖狐]:小生真是伤心。”

 

“[阴阳寮][茨木童子]:靠!”

 

“[阴阳寮][萤草]:[表情/疑惑][表情/疑惑]”

 

“[阴阳寮][茨木童子]:那什么魂十不用来人了,我离开一下,拜。”

 

“[阴阳寮][凤凰火]:啊???怎么不打了??我这都要飞本了啊???”

 

“[阴阳寮][妖狐]:哟,又受刺激了吧。”

 

“[阴阳寮][寮主][酒吞童子]:刺激个毛啊,他那僵尸徒弟突然诈尸上线了,散了散了!”

 

“[阴阳寮][夜叉]:哦?”

 

“[阴阳寮][萤草]:哦??”

 

“[阴阳寮][络新妇]:哦???”

 

“[阴阳寮][凤凰火]:哦。[表情/微笑]”

 

 

茨木有些意外,两分钟前系统弹出了羽刃的上线提示,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调出好友列表一看,羽刃的头像真的亮了起来。他点开了对话框,飞快编辑了一条消息发过去:“这几天怎么都不见你上线?”

 

“有点事情,”羽刃回道,“抱歉。”

 

“你在觉醒之塔门口?”茨木不纠结他轻描淡写的解释,点开列表看见了他的位置显示,说道,“那别动了,站着等我。”

 

“好。”

 

茨木落地的时候,看见羽刃安安静静站在副本入口,消失了好几天,但什么也没变,茨木自己都没注意到脚步加快了不少,只是高兴地打了个招呼,羽刃朝他走来,站在他跟前,淡淡地笑了一下。

 

两人像以前一样组好队进本,茨木瞥了一眼羽刃的等级,发现已经39了,今天就能到四十级然后觉醒,他指了指羽刃的头顶,说道:“再刷半小时估计你就能满四十了。”

 

“是么,”羽刃看了眼自己的经验值,“升得很快。”

 

“嗯……”茨木一边拉怪,一边准备说些什么,他想了半天,说道,“下次如果有急事不能上线,可以提前告诉我吗。”

 

羽刃手中的动作一顿,说:“我知道了。”

 

“你不在的这几天还发生了很多事呢,”茨木开始闲聊,“你肯定猜不到,我和大天狗协同打斗技去了,而且还配合得挺好,明天又要升段了。”

 

“这样啊,”羽刃淡淡道,“那很好。”

 

“我也觉得打得很痛快,”茨木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看他,“对了,你和大天狗一个职业的,如果你晚上没事的话,明天开始可以来观战啊,看看他怎么玩pvp的,学点手法什么的都好。”

 

羽刃脚下一滑,差点没站稳,半晌才转过身:“我可能不能来观战。”

 

茨木疑惑:“为什么?”

 

“晚上我都有事,最近……比较忙。”

 

“这样么,”茨木有些失望,也有点愧疚,“白天要开荒,晚上又要斗技,都没什么时间带你了,真的没关系吗。”

 

羽刃点点头:“没关系的,放心吧。”

 

说话间,羽刃周身一道红光蹿起,他头顶的等级数字发生了变动,从“39”跳至了“40”,茨木高兴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再刷怪了,他提醒羽刃去查看自己的游戏指引,羽刃照做,点开了指引面板,上面写着让他去町中找到NPC安倍晴明,听他讲述觉醒的方法。

 

“要去找安倍晴明,”羽刃合上了面板,“之后就能觉醒了。”

 

听羽刃提起安倍晴明这个名字,茨木才又想起了自己那个做到一半的任务。这几天他抽空去了一趟凤凰林,依然什么进展都没有,安倍晴明每天仍然站在町中的中心,做日常任务npc,仿佛从来没有向茨木发布过这个任务似的,也没有去凤凰林找八百比丘尼的打算……

 

不对,茨木打断了自己的念头,他重新从头捋了一遍,发现他似乎漏了些什么,既然安倍晴明才是他这个任务的始发布者,那是不是需要自己直接去找安倍晴明,告诉他已经有了另一位能够帮上忙的人,那就是八百比丘尼……毕竟八百比丘尼的信息是鲤鱼精透露的,安倍晴明可能迄今还不知情。

 

他发现不能用传统的游戏思维去看待这个任务,自己原本的任务是等待安倍晴明的到来,可是这明显存在逻辑BUG,如果没有人告诉安倍晴明,晴明怎么会知晓八百比丘尼的存在,又怎么能主动前来呢。

 

[十]

 

茨木对羽刃说道:“我陪你一起去町中。”

 

“我知道觉醒的方法,材料也齐了,不要紧的。”

 

“不是这个原因……”茨木不知道怎么解释,“我自己也要去找安倍晴明。”

 

“交日常么?”羽刃随口问道。

 

茨木摇了摇头,羽刃忽然反应过来,他似乎又在无意中打听到了对方的任务信息,这下也不再多问了。两人各怀心思,直飞町中,一路上茨木又说起了觉醒之后能做的很多事情,比如能开放一些特定副本,比如可以参与妖气封印这些,说着说着就走到了安倍晴明跟前。

 

安倍晴明的台词也不多,作为NPC,只要玩家去搭话,他就会说一些固定的台词。比如此时羽刃走上前去,安倍晴明就微笑着提醒他,说你已经可以进行觉醒了。羽刃点了点头,点开了人物面板,最下方的“觉醒”按键已经亮起了红色的光,他点了点按键,瞬间全身都开始变化,力量充盈在体内,身上的装备也焕然一新。

 

世界频道滚动着消息,“[系统]玩家[羽刃]经过不懈努力,觉醒成功”。

 

茨木也准备上前,和安倍晴明说话,羽刃不愿意窃听他的任务内容,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只好说道:“我该下线了。”

 

“这么快吗?”茨木下意识问道,羽刃好不容易才重新上线,这还没待多久,怎么又要下线了。

 

“不早了,”羽刃说道,“师傅……也早点休息吧。”

 

“好吧,”茨木有点不舍,“明天也要上线啊,如果不能上的话,现在就要告诉我。”

 

羽刃眼神有些复杂,欲言又止:“好。”

 

 

目送着羽刃下线,茨木这才重新和安倍晴明对话,安倍晴明见他走来,收起了手中的折扇,神情严肃了一些,说道:“「茨木童子」,等候多时了。”

 

果然是要等自己主动找他吗,茨木终于触发了剧情对话,他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

 

“之前你委托我的任务我都完成了,鲤鱼精告诉我凤凰林住着有一位占星师,叫做八百比丘尼,于是我找到了她。八百比丘尼说最近天象有异,但不能立刻查明原因,需要你去找她一趟。”

 

“八百比丘尼,”安倍晴明露出了微讶的神色,“我知道了,我这就和博雅一起前往凤凰林。”

 

茨木打开任务界面,发现上面的任务总算有了变化,“和八百比丘尼等待安倍晴明一行人的到来0/1”一行字消失了,重新出现的是“陪同安倍晴明前往凤凰林0/1”,他的任务终于有了新的进度。

 

源博雅在一旁等待多时,就在大家准备出发时,町中的另一位日常任务NPC神乐也走了过来,她对着安倍晴明说道:“神乐也一起去。”

 

神乐是个话不多的小姑娘,之前茨木没怎么注意过她,他努力想了想,好像很早以前做主线剧情任务时提起过神乐晴明和源博雅三人之间的关系,因为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会主动提出前往的请求,茨木又看了一眼这个阵容,恍然大悟,若是算上神乐,再算上凤凰林那位,这个队伍正好就有五个人,算是一支标准的刷本队了。

 

难道之后会出现其他的战斗吗,茨木眼前一亮,变得有些期待。

 

传送到凤凰林后,茨木带着晴明一行人直奔神社,一招解决了路上跳出来阻挠的三尾狐和九命猫。八百比丘尼站在占星台前,虔诚地朝晴明颔首,微笑道:“晴明大人。”

 

安倍晴明朝她点了点头,八百比丘尼继续道:“可否借您力量一用,开启「灵视」,我就能看到邪祟之物的流动方向了。”

 

“这女人竟然知道你有「灵视」,”一旁的博雅插话道,“确实不是寻常之人。”

 

茨木一头雾水:“「灵视」是什么?”

 

不等有人回答,安倍晴明已经闭上眼睛,全神贯注地集中着灵力,待他再次睁眼时,这天地间森罗万象已经换了模样,一切的光源都被阻隔,漆黑的世界铺展开来,延伸至远处。茨木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不由得惊讶了起来。

 

八百比丘尼手中的法杖迸溅出光芒,她扬手一辉,星光就在空中自由飞舞起来,慢慢地,它们似乎是落入了看不见的风流里,开始有规律地朝着某个方向飞去,像一条光河,而河流的尽头则是每个人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京都。

 

“这些邪祟之物的最终目标是京都,”八百比丘尼说道,“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逼近。”

 

源博雅神色担忧:“京都有危险了。”

 

“是打算占领平安京作为据点吗,”安倍晴明皱眉,“无论是谁,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八百比丘尼又说道:“占卜结果告诉我,力量的源头在黑夜山。”

 

怎么又是个没听过的地图名?茨木站在一旁很是茫然,觉得自己这么久以来都白玩这游戏了。

 

“黑夜山吗,”晴明正色道,“那是神兽镇压之地,难道说早已被入侵了。”

 

源博雅拎着弓箭,有些急忙:“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去黑夜山。”

 

“不,”晴明拦住他,“贸然前去不够稳妥,三天之后再出发,大家在此期间都做些准备。”

 

“也好,”源博雅点头,“那三天之后再聚此处。”

 

八百比丘尼走下占星台,站在安倍晴明面前,说道:“请让我也一并前往。”

 

安倍晴明神色有一丝犹豫:“不要紧吗?”

 

“我的苏醒就是为了等待晴明大人的到来,”她微笑道,“我这不死之躯,只有大人能够破解,希望在那之前,可以为您尽我所能。”

 

安倍晴明沉默了几秒,最后应允。

 

茨木看着安倍晴明的头上冒出了黄色的问号,显示任务已完成,他走上前去,对话道:“那么我也一起去吧。”

 

“有了你相助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安倍晴明朝他点点头,很快,问号也变成了新的感叹号,茨木打开任务界面,之前完成的奖励已经落入背包,现在显示的新要求是“前往黑夜山0/1”,他盯着这个地名看了一会儿,发现确实没有有关它的任何记忆,只好暂时作罢。

 

 

隔天晚上,大天狗准点上线,站在了斗技场门前,茨木十分钟前正把刷了一下午经验值的徒弟送下线,此刻正慌忙赶来,踩着斗技场开门的时间来到了大天狗跟前。

 

“不好意思,”茨木气喘吁吁,“差点迟到了。”

 

大天狗依然在频道里打着字:“不必道歉。”

 

茨木也算摸清了一些大天狗性格,知道对方不爱听这些,也不纠结了,随口聊道:“声卡还没修好吗?”

 

大天狗看着茨木,想了想,才慢慢回答道:“可能还要坏上一阵子。”

 

昨天被困在斗技场里时,大天狗确实没有想过,茨木会和自己坦露有关羽刃的话题。明明早就做好了要说清实情的准备,临到开口时却一个字也没能说出来,看见茨木在世界上喊队友的消息,自己想也没想就点了建队,建完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拉茨木进组似乎成了习惯,也控制不住想要让他和真实的自己更接近一些,不再登陆小号是不愿意这层不够坦白的师徒关系继续发展下去、发展到难以收束的境地,当他发现自己真的习惯了茨木喊他徒弟时,他的理智在警告着应该结束了。

 

所以他选择了让羽刃消失,可是他直到昨天才明白,茨木并没有就此淡忘这个人,反而因为他的不告而别变得苦恼起来,字里行间都是困惑和不舍。

 

打完斗技后,大天狗躺在营养舱里,迟迟没有出来,最后还是重新登陆了小号。

 

在看到茨木高兴地和他打招呼时,大天狗心里那些要坦白的冲动,不知为何又被压抑了下去。他昨晚想了很久,也开始疑惑起来,他平时明明对这种不够坦率的行为是最不屑的,可为何轮到自己面对相同的情况,他竟也开不了口。

 

是因为茨木每次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太真诚和热情吗,大天狗沉默着,可是茨木的眼神投向的人、他的真正身份,却是此刻队伍列表里、和他的名字摆在一起的自己。

 

“在想什么呢?”茨木打断了大天狗的思绪,“你走神了。”

 

“不,没什么。”

 

大天狗打完这行字,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了赛场上,对面的配置对他们而言没有压力,又是可以轻松碾压的一局。他和茨木一波带走了敌人,很快又从赛场里传送出来。

 

“对了,”茨木想到了什么,扬了扬眉,高兴地说道,“我徒弟,就是昨天和你说的那位,他终于又出现了。”

 

大天狗看着他,茨木继续说了下去:“说来也很巧,和你聊完之后没多久,他就上线了。”

 

半晌,大天狗输入道:“那就好。”

 

“之前突然不上线真的让人非常担心,”茨木坐在赛场等待区里,显然在他心里,大天狗已经成为聊起这个话题的最佳对象,“也希望无论哪个朋友,如果有事不能上线,都能提前说一声……”

 

“你手机号多少?”

 

大天狗忽然在频道里问道。

 

“什么?”

 

茨木愣了,转头看向大天狗。

 

“以后如果我有事,不能按时上线打22,我会发短信告诉你,”大天狗沉静道,“你也一样可以。”


TBC


谢谢留评的各位,抱歉没有一一回复,但我都有认真看=3=

评论(30)
热度(518)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