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狗茨]《史诗级任务》[第八章]

前文:[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大天狗×茨木童子|

 

|全息网游架空,长篇|

 

文/十少


[八]

 

新赛季开始后论坛的闲聊板块比原来还火热,讨论新玩法的人源源不断,从困难副本的开荒模式到协同斗技的队友选择,技术交流贴热度已经远超之前的花边八卦,而最近PVP版块聊的最多的便是哭诉遇到了怎么也赢不了的对手。

 

“有谁打协同时和我一样,对面匹配到大天狗和茨木的?”

 

“举手,我我我,我当时还特地截了图呢![图片][图片]”

 

“就是他俩!茨木大神换红发了吧,我记得可清楚了!”

 

“你们也遇到了啊?我还以为我眼花了呢,没反应过来就被秒杀了,惨。”

 

“这两人什么时候成队友了,震惊,之前不是还杀得你死我活的吗?上次大江山拿下了鬼王,大义也不记仇?”

 

“昨晚就差一盘升段,结果碰上大天狗和茨木,我正懵逼着他们就一人带走一个了,求求大神们不要再在六段以下虐菜了,赶紧打上高分段,放过我们领低保的吧。”

 

“谁下次能录个像发上来看看啊,讲真,斗技输了这波也不亏啊,一次能见两个大神呢!”

 

    ……

 

茨木准点上线,离斗技场还有十分钟开放的时候站在了门口的广场上,静待队友的到来。他和大天狗已经协同斗技快一周了,与其说配合得好,不如说各自实力过硬,导致他们几乎每一盘都毫无悬念地胜利,一路飙上了六段。

 

昨晚打完后两人互加了好友,茨木点开了好友列表,见大天狗头像这一秒正好亮起,于是想了想,整理了一下语言,给对方发了一条:“在哪儿呢?”

 

“回头。”

 

大天狗的消息回复得很快,茨木转身,差点和大天狗撞上,后者和他贴得极近,茨木几乎能磕上那张古怪的面具。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总觉得这场对话这个情景似曾相识,但一时又说不上来在哪儿发生过。茨木摇了摇头,不再细想。

 

他指了指身后的斗技场,问道:“你装备和御魂还有要调整的地方吗?”

 

大天狗在队伍频道打字道:“不用,走吧。”

 

茨木也不多话,直接和他并肩走向了斗技场指引NPC,这几天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大天狗根本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迫不得已要茨木换技能或者注意走位的时候,才会在队伍频道里单方面打字提醒,算是难得的沟通了。

 

两人坐在金鱼梦境的等待区里,离这场开始还剩两分钟,场景安静得只剩下背景音乐和倒数时间的滴答声,茨木偏头,看着身旁的大天狗,隔着面具也不知道对方正看着哪儿,他就像一个待机的NPC,既不说话也不动。

 

茨木忍不住问他:“你平时都是这样的吗,只打字,不说话?”

 

很快,消息栏里冒出一行“……”

 

“不是,”大天狗终于打字解释道,“最近营养舱的声卡坏了,我说不了。”

 

他总不能说是因为你认识我的声音,我一说话你就知道我是谁了。

 

“哦,原来是这样,”茨木恍然大悟,“营养舱挺贵的吧,更别说维修费用了,我现在都还在用虚拟头盔呢,等毕业了再换,酒吞说毕业那会儿正好就出新款了,配新型电源的……”

 

茨木盘腿坐着,自顾自地和大天狗聊起天来。大天狗忍不住偏头看他,茨木摇头晃脑地说着,从营养舱聊到游戏配置,又聊起了其他东西,大天狗捕捉到关键词,他调出对话框,输入道:“毕业?”

 

“在读大学,”茨木回答道,“我和酒吞一个学校的,现在不是正放暑假吗,要不然哪来时间玩游戏,对了,你也是学生吗?”

 

“嗯。”

 

“是哪个学校的啊,说不定我们离的很近,还见过面呢,”茨木有了兴趣,“不过我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就算见过也未必知道是你吧,话说你这个面具……”

 

大天狗忽然站起身来,茨木的话说到一半被打断了,大天狗低头和茨木对视,对方还在愣愣地看着自己,他只好又打字道:“还有五秒开始。”

 

茨木了然,立刻也站了起来,不再和大天狗闲聊,他整了整衣摆,迅速进入战斗的准备姿态。五秒后等待区的空气墙破碎,显现出不远处敌对玩家的身影,正式开始的界面在双方眼前闪现了两秒,接着呈现的是玩家的信息。

 

“姑获鸟和白狼?”

 

这一次两人对上的竟然是熟悉的名字,姑获鸟和白狼都算阴阳师早期玩家,最初一起开过荒,野外打过无数次照面,今天竟然恰好匹配在一起了。眼下双方都是输出阵容,要分胜负只能纯粹拼伤害量,以及看队友默契程度了。

 

白狼在斗技场聊天频道里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请指教。”

 

茨木回道:“等着!”

 

金鱼梦境是平原式地形地图,中间有两条巨型而立体的金鱼模型规律游动,每分钟交换一次位置,算是整片平地上唯一的遮挡物。一开场,茨木和大天狗就分头奔向了对面,打算从两侧包抄,逐个击破,姑获鸟主攻近战,白狼能打远程,若是搭在一起,很难突破她们的攻击范围。

 

“我看见白狼了,”茨木报点,“藏身在第二条金鱼之后,离你更近,她一箭的射程是25尺,但武器给大招附加了3尺的攻击距离。”

 

“我知道了。”

 

大天狗简短地回了几个字,茨木只能单方面和他语音交流,难免有些担心,他看了一眼远处大天狗模糊的背影,两人此时已经踏入了斗技场中央,茨木正准备寻找姑获鸟,并主动出击。

 

很快,茨木听见了疾驰而来的脚步声,他往旁边迅速一闪,一道剑影劈头而下,击落在他脚边,姑获鸟衣袖飞扬,带起一片粼粼的金光。茨木警惕着不能和她贴身,立刻往身后跑去,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你那边情况如何?”大天狗又发来一条消息。

 

“我拖住姑获鸟,你解决白狼,”茨木绕着金鱼的模型走着,说道,“她天翔鹤斩还没用,估计在等待时机,等我们重新站在一起。”

 

大天狗回他三个字:“多当心。”

 

茨木重新将注意力投放在姑获鸟身上,姑获鸟速度极快,出手快准狠,只要一不当心踏入她的攻击范围,她就会迅速追上并出手,平原地形也不适合总是绕着模型兜圈子,茨木估算了一下自己的伤害范围,特意放慢了速度,想要和姑获鸟打正面。

 

金鱼缓缓摆动尾巴,开始交换位置,茨木和姑获鸟之间横着的阴影一点点消散,茨木屏息,等着出手的时机,果然,在场地中央视野变得开阔的一瞬间,姑获鸟跃起,拔剑,像闪电一样朝茨木刺来。

 

这一剑没能刺成,地狱之手破土而出,把姑获鸟的攻击尽数挡下,她白色的长发被紫黑色火焰所吞噬,茨木看见敌方数据面板上的血条终于有所松动,姑获鸟的生命值唰地掉了一截。然而姑获鸟反应极快,她落地的瞬间便重新发动了第二次攻击,茨木变换着视角,想要躲过这接下来的一剑。

 

一支长箭带着炫目的光效飞来,直直钉在了茨木的前路上,茨木回头,白狼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不再与大天狗纠缠,想要赶来辅助姑获鸟的突袭。

 

“白狼进入冥想了,”大天狗的消息应时弹出,“快离开她的射程。”

 

不用大天狗多说,茨木已当机立断换了方向,姑获鸟紧跟在他身后,茨木盯准场中央一只金鱼的位置,在它朝自己这边浮动的时候,猛然一跃,跳了上去,终于消失在了姑获鸟的视线里。

 

大天狗速度比白狼稍快,他展翼而来,飞掠过赛场上空,俯瞰着全局,给茨木发送了姑获鸟和白狼的坐标,让他能绕开她们的夹击,在这之后,大天狗摸出袖中的横笛,召唤了一次风袭,终于拖住了白狼的脚步。

 

茨木勉强从白狼的射程里走出,却被另一侧追来的姑获鸟刺中一剑,茨木俯身,见自己也不得不掉了一大半生命值,他不再和姑获鸟拖延下去,有了大天狗从空中替他报出对方坐标,他已经能够预判姑获鸟的攻击位置了。

 

“她朝右前方移动了,”大天狗给出信息,“就是现在!”

 

再一次地,在模型向两边移动、拉开中央宽阔的平地时,茨木毫不犹豫地拍下一掌,鬼手撼裂地面,整个空间摇动起来,姑获鸟来不及收身,剑未出鞘,就被茨木的黑焰抓在了掌心。

待火焰散去,姑获鸟生命值终于清零,从斗技场上退回了等待区。

 

现下只有白狼还站在赛场上,她的冥想状态全开,鲜红的光效从她周身迸发出来,她提着弓箭直接跃上了模型的高处,想要把大天狗从空中击落下来。

 

白狼的文射技能没有CD,每一箭都快得像幻影,大天狗在空中旋身闪避着,一支支由光化作的翎羽和他擦肩而过,纵使平时手速再快,这时候他也抽不开身去打字,他想将白狼从高处引下,再由茨木接手补刀。

 

大天狗皱了皱眉,暗想能不能做到这一切,全凭两人的默契了。

 

白狼还在顺着金鱼模型往上攀去,大天狗猛地俯冲,瞬间飞到与地面只有二尺距离的高度,从白狼视野里骤然消失,茨木从另一处赶来,借着模型重叠时的遮挡,和大天狗迅速换了个位置,待白狼回到地面,眼前只剩下茨木一人。

 

茨木重新释放了地狱之手,但却没有打中白狼,后者避开攻击后立刻站定,毫不犹豫拉弓,光和火在她的弓弦上凝聚,白狼将弦拉满,猛地松手,红箭配合着冥想境界的暴击加成朝茨木飞去。

 

这一次白狼没有射偏,箭尖精准无误地插进了茨木的右肩,茨木捂着伤口倒地,白狼起身,走近了茨木,蹲在他身旁,正打算补上最后一击——

 

茨木忽然睁开眼睛,对她笑了一下,白狼愣住。

 

飓风腾空而来,卷下天空中的流云,风卷将白狼直接击出百米开外,然后从赛场中退下,大天狗停在空中,俯视着一切,一片鹰羽不轻不慢地旋落,落在茨木身边。

 

屏幕上缓缓打出“胜利”的字样,茨木松了口气。

 

这场耗时长达二十多分钟,算是两人成为队友以来第一次碰上强敌,结束后茨木身上的伤口也自动愈合了,血条回满,他站了起来,和大天狗面对面站着,大天狗收起了武器,场上所有风暴瞬间烟消云散。

 

茨木高兴道:“刚刚要是再晚一步我也挂了,幸好你大招放得很及时。”

 

“你能明白我的想法,”大天狗打字道,“最后是你替我消耗了白狼的大招。”

 

“这叫默契,”茨木哈哈一笑,“能和你配合得这么好,我挺意外的,我俩认识才几天,沟通也不多,我还以为当队友要磨合很久。”

 

大天狗看着他,没有接话。茨木能看穿自己的意图他并不惊讶,因为他用小号和茨木刷材料打boss的时候就时常这么打,换上同职业的大号也不会影响什么。他早就和茨木培养出了默契,只不过不是用真实的身份而已。

 

“继续,”大天狗在输入框写道,“下一场要开始了。”

 

他们同时点下了离开斗技场的标志,等待系统将两人传送出图,然而过了很久,两人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茨木忍不住发问:“怎么没有传送出去?”

 

“不清楚,”大天狗在消息频道里说道,“也许是卡地图了。”

 

茨木急忙调出了GM频道,把问题反馈了出去,过了难捱的一分钟,他终于收到了GM的回复。GM声称是斗技场数据出了一些异常,玩家有小概率会被困在地图里,然而茨木和大天狗就撞上了这种小概率。

 

GM极其官方地安慰着茨木:“请玩家耐心等待服务器修复,不要强行下线,以免数据丢失。”

 

“这……”茨木站在安静而空旷的斗技场里,朝大天狗无奈地说道,“真的出BUG了。”


TBC

评论(23)
热度(487)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