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狗茨]《史诗级任务》[第七章]

前文:[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大天狗×茨木童子|

 

|全息网游架空,长篇|

 

文/十少


 

[七]

 

茨木和羽刃说了声“抱歉”,然后点开了酒吞的私聊,酒吞开门见山道:“你在哪?”

 

“我在结界里啊?”茨木愣愣回道,“怎么了吗?”

 

“你结界里没人,我刚去过,”酒吞很快又说道,“开荒困难业原火的事你是不是又忘了,人都齐了,差你一个。”

 

之前茨木还和阎魔承诺着肯定记得开荒的事情,结果这下他真的又差点忘了,茨木愣了两秒,一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他暗叫一声“完了”,猛地站了起来,在对话框里飞快输入道:“我带我徒弟买结界呢,门口等我,我马上来!”

 

发完私聊,茨木赶紧对一直看向自己的羽刃解释道:“我忘记和酒吞他们约好开荒业原火,现在我得过去了。”

 

这边酒吞的消息又弹了一条新的在眼前,茨木有点顾不过来,只能继续点开对话框。酒吞语气微妙:“那你徒弟呢?”

 

茨木输字的手停在空中,一时半会无法回复。他转过身,重新坐在了羽刃跟前,说道:“那我和他们去打本了。”

 

“嗯。”

 

“我都差点忘了这件事,还打算帮你觉醒,现在可能要搁置一段时间了,哎……这个月都会很忙,每周起码要在本里待两天……”茨木挠了挠脸颊,在想要怎么表达自己的歉意,“所以可能不能像这样……每天都带着你了。”

 

“我没事,”羽刃淡淡道,“我可以自己升级做日常。”

 

半晌,羽刃继续说道:“你已经教了我基本的东西了。”

 

说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不再说话,眼神有些复杂,看了一会儿茨木后移开了视线。茨木和他在桌边对坐,时间在催促着自己快些离开,但是看着羽刃一个人坐在那里的样子,茨木却迟迟没有动身,他犹豫了一会儿,对着羽刃说道: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个合格的师傅,我们才认识不到半个月,一直以来我都是把自己的游戏经验告诉你,带你练级,因为我认为级别高了变强了才算带大了你,能成为别人的师傅,我很开心……然而我也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带徒弟的,是不是做到这样就好。”

 

“但像现在这样,我必须要去打个本,”茨木补充道,“可是因为级别的原因没办法带着你,我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可我不这么觉得,”羽刃语气平静,否认道,“只是这段时间待在一起的时间会变少而已,而且你已经很合格了。”

 

茨木随口感慨道:“真希望你能快点满级,长大成大号,这样开荒也能带着你了。”

 

羽刃听后挑了挑眉,若有所思。

 

“我该走了,”茨木重新起身,“我的结界对你开放的,你想去就过去,不用通知我。”

 

他刚想离开,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转头问道:“对了,之前你说有话要和我说,是什么?”

 

羽刃抬起头,对上茨木好奇的眼神,两人对视着。

 

他犹豫良久,却决定什么都不说。

 

“没什么,”他轻轻地摇了摇头,“下次见,师傅。”

 

 

游戏世界的夜晚喧闹如常,不比白天安静多少,反而多了一群做完日常无所事事的通宵党,挤在町中的大街和广场上闲聊。大天狗重新上线时,正好随机刷新出现在了人堆里,身后的双翼忘记收起,差点扫倒一大片玩家。

 

“哎呀,大天狗,”有人惊呼,“这么晚了大神上线来干嘛?”

 

“大义又有新活动了?”

 

“只许你们熬夜,不许高玩通宵?大惊小怪。”

 

大天狗戴着面具,没有人能看见他是什么反应,聊了两句自觉无聊又闭上了嘴,该干嘛干嘛去了。

 

这个时间点的好友列表里只有雪女还亮着头像,大天狗查看了一下她的坐标,毫不意外地发现对方正在郊外刷小怪。雪女对提高输出伤害这件事很是执着,玩游戏百分之九十的乐趣都来源于此,对其他事情都不太提得起兴趣。

 

大天狗想了想,雪女多半不会知道黑夜山这个地图的事,点开了对话框又作罢,结果雪女倒主动给他发了条消息,问道:“你很少这个点上线,今天有事?”

 

“你知道黑夜山在哪里吗?”大天狗回问,“一个地图。”

 

“我没听说过,”雪女说道,“你在哪看见的,官方说要开新地图?”

 

“忘了。”

 

他没有告诉雪女事情真相的打算,这样看来全服真的只有自己才知道这个任务的详情了,他今天特意在午夜重新上了一次线,根据对八百比丘尼提示的猜测,地图应该是这个点会出现才对。然而大天狗点开世界地图仔仔细细找了个遍,哪儿都没有。

 

对了,凤凰林。大天狗想起那道裂缝形状的传送光圈,毫不犹豫地往凤凰林飞去,他又回到了八百比丘尼的神社,虽然NPC本人没有任何多余的动静,和她对话也没有结果,但是那道传送光圈却依然存在,没有消失,显然还有用途。

 

大天狗伸手去触碰光圈,裂缝果然有了变化,它扩张开来,似乎在邀请大天狗进入。大天狗踏了进去,果然,他进入了地图转换的缓冲界面。

 

新的地图已经和之前他第一次进入的时候大不相同了,阴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黑沉的山麓,不见人烟,也不见任何小怪走动的痕迹,像是只为他一人而开放。大天狗点开略缩图,发现这里格外地小,应该是剧情需要所设置的特殊地图,名称显示为“黑夜山”。

 

很快,他绕过一片黑漆漆的树林,就看见了之前见过的NPC黑晴明,黑晴明的头上有一个灰色的问号在闪烁不断,标志着任务并未完成,大天狗看见任务面板里依旧是“将八百比丘尼之话转达给黑晴明0/1”,于是他走上前,和黑晴明开始对话。

 

黑晴明察觉到他的前来,转过身,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有新的进展要汇报吗?”

 

大天狗整理着措辞,回想着八百比丘尼之前的话,说道:“八百比丘尼想让我转告你,你最不愿见到的人已经醒来,她会在凤凰林等待那个人。”

 

“和我说话要称呼‘大人’。”黑晴明纠正他。

 

“……”

 

大天狗出于对NPC的礼貌,保持了沉默。

 

“哼,那个女人占卜这么多天就得出这么个结果,安倍晴明又怎样,他根本阻止不了我的计划……”黑晴明手持折扇,不徐不慢地敲着掌心,“她愿意继续待在安倍晴明身边观察就随她去吧。”

 

黑晴明头上的问号由灰变黄,任务进度填平,大天狗耳边响起了任务完成的提示音。

 

“你且去召集三尾狐与九命猫,让它们拖住安倍晴明的脚步,”黑晴明继续道,“完成后,静待我的安排。”

 

于是大天狗的新任务变化成为“击杀并劝服三尾狐、九命猫各50只,当前进度:三尾狐0/50,九命猫0/50”,他关闭了任务面板,和黑晴明告辞,又朝那道传送光圈走去,打算离开黑夜山。

 

然而当他重返凤凰林时,他远远地看见了另一头有别的玩家也在接近八百比丘尼的神社,大天狗下意识站住了脚步,没有朝前行进,他直觉来人是茨木,于是大天狗停在了神社后的树丛中,看着那人直奔八百比丘尼。

 

来找八百比丘尼的确实是茨木。茨木开荒打到大半夜,好不容易推进了点进度,全团折腾一晚摸清了击败第一个boss“贪”的门路,大家才从本里出来,约好明日继续。不过茨木没想直接下线睡觉,他想来凤凰林转悠一下,看看安倍晴明什么时候能出现。

 

很显然他又要失望了,安倍晴明大概此时还站在町中给玩家发布日常任务,神社空空荡荡,八百比丘尼坐在占星台边,保持着默认待机姿势,什么反应也没有。

 

茨木耸了耸肩,不想继续在这里兜圈子了,这才打算下线,明天再来看看。他点开系统面板,正准备离开时,好像看见对面树丛里有别的身影,有玩家ID在夜里若隐若现,只不过相隔有些距离,所以看不清楚,茨木以为自己眼睛看花了,迟疑了一下,点击了“退出游戏”。

 

待茨木的身影完全消失,大天狗从树丛里走了出来,他没想到这么晚还能碰上茨木,看来他们团真的在本里开荒了很久。自从上一次他得知茨木要来凤凰林后,大天狗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任何关于这个任务的信息了,之前是出于疑惑才问了茨木,然而现在他知道了,这是双向任务,所以大天狗不愿意再通过这种方式取得对方的情报。

 

看来茨木在凤凰林的任务还未结束,而八百比丘尼重新回到了神社,照理来说茨木已经和她对话过一次了,现在八百比丘尼还未离开,依然等待于此,那就说明安倍晴明仍然没有出现,如果自己赶在茨木之前完成召集三尾狐和九命猫的任务,晴明就会在来这里之前被拦截。

 

大天狗忽然笑了一下,他并不担心自己完成任务后晴明会如何,因为他是茨木的委托人,凭茨木的本事,怎么可能帮不了他。

 

只是大天狗又想起不久前和茨木在结界里的那番对话。就连他自己也很惊讶,他没能在那时就把小号的真相直接说出来。

 

其实在解开对茨木任务的好奇心之后,“羽刃”这个身份就应该消失,可是当他看见茨木说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个合格的师傅时,看见他认真带自己升级的身影、为自己只是普通地升了一级就高兴万分时,要坦白说出的话突然卡在了喉咙里,迟迟不能说出口。

 

在这次意外相遇之前,他对茨木的印象仅仅停留于“和自己实力相当”之上,由于曾经通宵冲过斗技排名,茨木对于实力的执着他也有所耳闻。作为同一批接触这个游戏的人,他们共同代表着玩家实力的巅峰——然而关系也仅仅止步于此了,事实上,他和茨木连话都没有说过。

 

如果他真的只是“羽刃”而已,那么茨木在他眼里,则会多出很多不同的形象,比如仗义的路人,比如热情的师傅,比如很爱说话、聊起来没完的好友,但绝不会是总是在野外boss出现时针锋相对的、“从没说过话的”眼熟玩家。

 

大天狗静静地站着,盯着茨木消失的那个地方。

 

他又开始期待起来,这个任务究竟会发展到什么地步,又到哪一天,他会和茨木站在两个NPC的两端,成为彼此非要打倒不可的人。

 

 

在游戏长达一整个上午的维护之后,新的地图景象开放在所有玩家的眼中,冬日总算过去,町中终于迎来了春季,游戏的主色调更换成了暖黄,主城中央的朱雀大道上总有樱花旋落,标志着游戏新版本的到来。

 

茨木起了个大早,开服的瞬间就冲上了线,把这次新版本的改动内容看了个七七八八后,又无聊地点开了商城,发现商城里上架了新的外观,还有高价稀有红发。茨木想着自己从初始设定成白发之后一直没什么改动,干脆就买了个新的红发换上。

 

他顶着新造型在町中走着,吸引了不少仰望土豪玩家的眼神。茨木心下一动,准备给徒弟也买个,点开好友列表却发现羽刃一直没有上线。

 

准确地说,羽刃已经三天没有上线了。不像酒吞和自己是现实中认识的好友,平时下线后也能很快联系到对方,羽刃和他的交流仅仅就停留在线上,而且羽刃似乎也没有别的朋友,除了游戏这个方式以外,他根本不知道上哪去找羽刃,更无从问起他这么多天不上线的原因。

 

正想着,茨木瞥见自己的阴阳寮频道“滴滴”地响个不停,帮里聊得热火朝天,多半是在讨论游戏新版本的数值变动,还有人点开装备面板发现茨木换了个新的外观,新奇地广而告之,下一秒所有人都知道茨木换红发了,说要来围观。

 

“酒吞还换了个白的呢,”茨木转移视线道,“你们怎么不围观他?”

 

“早看过了,”酒吞亲自站出来,不满地回复,“本大爷站在寮里结界里被看了一早上。”

 

凤凰火冒出来说道:“换造型挺好的,斗技全服排名前五的不是都会被做成雕像摆在斗技赛场大门口吗,现在的外观比较帅,你们打上前五了摆出去更拉风。”

 

“哎,说到斗技,新赛季又开始了,谁来和我打协同啊?有美丽的治疗姐姐看我一眼吗?”

 

“求协同队友大佬,你carry,我躺尸,不上八段不分手。”

 

“出息,自己打去吧!”

 

……

 

酒吞适时地在寮内插科打诨的闲聊里,给茨木插播了一条私信,他问道:“你找好协同队友了没?”

 

“没啊,”茨木也在苦恼,“我昨晚就问过一目连了,然而问得太晚,他不缺队友了,挚友呢,你找队友了没,要不我俩组个队?”

 

“找了,和花鸟卷打,”酒吞回复道,“正好换了套新御魂,这赛季试试反击流……你赶紧找吧,晚上九点都开始了,实在找不到那就我和你组。”

 

“算了,反正我也能一带二,”茨木放弃思考,“我去世界上随便喊一个吧。”

 

说完,茨木把消息频道调成了世界,在输入框里随手写道:

 

“求协同22队友,对上赛季段位无要求,职业无所谓,网不卡就行。”

 

他刚发完,消息浮动在世界频道还未足一秒,立刻一条新的邀请弹在了他的眼前:

 

“玩家[大天狗]邀请您共同组建协同斗技队伍,同意 or 拒绝?”


TBC

评论(39)
热度(586)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