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狗茨]《史诗级任务》[第三章]

前文:[第一章]&[第二章]


|大天狗×茨木童子|

 

|全息网游架空,长篇|

 

文/十少

 

[三]

 

鬼王地图里烟雾缭绕,高大鸟居的废墟横插在山地中,河流缓缓淌过,试图冲散这里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人群乌泱一片,围绕着鬼王刷新点,各种武器和装备的光效混在一起,还有大家没有停下过的讨论声,混乱得很。

 

酒吞盘腿坐在一处高耸的巨石上,一边观望着其他阴阳寮的动静,一边指挥着自己的人手,让大家形成有利的站位。茨木站在巨石边上,看见好几个玩兵佣的玩家从眼前走过,站在了队伍最前面,随时准备拉BOSS仇恨。

 

其他几个阴阳寮也没闲着,茨木看见了不远处树梢上横坐着的阎魔,居高临下在布置着,她察觉到了茨木的目光,转头看了他一眼,下一秒,茨木听见自己的私聊频道“滴”了一声,点开一看,果然是阎魔发来的消息:

 

“下周什么时候开荒困难业原火?固定团别散了。”

 

茨木寻思了一下,回道:“我晚上问问酒吞,晚点答复你。”

 

“最好快点,”阎魔叮嘱道,“我们还要拿五甲的。”

 

“知道了知道了,都记着呢。”

 

业原火副本新出了困难级别,下周就是开放时间,茨木他们和阎魔一直都在一个固定副本开荒团里,听说要开新难度级别的副本,早就商量好要去开荒,争取拿下全服前五,延续五甲团的神话。茨木把聊天界面关了,心想阎魔每次都选在这种紧张的时刻给他发消息,明摆着要干扰自己抢boss嘛。

 

于是他收了收心,又把目光放在了鬼王的刷新点上。很快,酒吞也站起身来,跳下巨石,回到茨木身边,眯了眯眼睛,说道:“准备好了么?”

 

茨木挑了挑眉:“当然。”

 

下一秒,官方的提示公告在所有人的游戏界面里亮起,告知狩猎战正式开始。顿时地图内飞沙走石,所有红色的烟雾都被吹开,刷新点强光乍起,亮如白昼。混沌之中,鬼王的身形显现出来,一只足有三米高的四星水麒麟破光而出,周身的水流猛烈拍打着地面,站在地图的中央咆哮。

 

“来来来速度引仇恨,所有dps跟着我绕背面!”

 

酒吞一跃而起,身后的巨型酒葫芦张开血盆大口,茨木和他并肩而出,带着另一队人从侧面饶过河流,想要将其他阴阳寮的人拦截在外。大江山这边的兵佣玩家速度略胜一筹,迅速石化后挡在了水麒麟的脚边,果然将它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大义的人冲过来了,他们要抢仇恨,”酒吞朝茨木大喊,“拦住大天狗!”

 

“我知道了!”茨木抬起左手,用衣袖勉强挡住了漫天的烟沙,“注意你头顶,阎魔那边要突袭!”

 

场面一度陷入混战,茨木护在水麒麟左侧,眼看大天狗从对岸飞向这边,他几秒内预判好位置,立刻出招,释放了地狱之手,一只山岳般的鬼手横在大天狗跟前,猛地一抓,这一下暴击震退了一大片人,消息栏里的战斗频道不断滚动着,提示茨木刚刚的一击释放了多少伤害值,又打伤了多少名玩家。

 

那边大义的帮众哗啦啦掉了一大截血,红色的负值数字在人群里炸开。大天狗刚刚避开了这一击,他挥手示意大家先停下,而后指挥道:“所有治疗保住自己,群回复一直刷,不要断,给团里人加好buff,桃花的复活一定要留住,必要时刻丢给我和荒川!”

 

大义的治疗们反应很快,立刻又将大家的血线抬了回去,大天狗停在空中观察地形,和不远处的茨木对视着。茨木不给他们过多的喘息机会,很快又带人攻了上去,准备将大义的人拦在这条河外。

 

技能CD好了,茨木正要新一轮出招,忽然间他头顶投下一大片阴影,茨木暗叫大意了,想要往旁边躲去,结果没来得及,红色的玫瑰特效就在他周身炸开,腾起一大片骷髅,茨木一看技能栏,所有攻击都被锁住了,消息频道里刷新道:

 

“[战斗]玩家[阎魔]对您使用了[怨魂重压],您获得效果[沉默]。”

 

“………………………………………………”

 

茨木站在原地,debuff的图标围着他打转,持续时间还剩两分钟。他心中简直有一亿句脏话狂奔而过,但又不能说,在游戏世界里说脏话会被系统罚款,十万金币起步。他只能朝半空中正坐在一轮月亮上悠悠而下的阎魔扔了一个普通攻击,阎魔闪身,肩上的蓝色光电留下一条长痕。

 

她说道:“总算搞定你了,接下来去对付大天狗了,拜。”

 

说完,阎魔就朝大天狗的方向飘去,身后跟着一个团的帮众,身形越来越远。大天狗也注意到了阎魔,他警惕地退开了一些,心下飞快计算着阎魔的技能CD时间,他带着人往茨木这边躲来,目标依旧是身后的水麒麟,茨木的特殊攻击暂时失效,只能让其他人先顶上。

 

三方又混战起来,寮里的夜叉见状,替茨木带着人继续防住,茨木绕回水麒麟身边,想要和酒吞会和。此时水麒麟的生命值已经被压到百分之八十了,无数的技能特效在它身上狂轰滥炸。

 

“注意血线,要触发boss的水风了,”酒吞回头对大家说道,“赶紧躲开攻击面向!”

 

话音未落,一道冲天的水柱拔地而起,冲击着面前大地上站着的玩家,许多人被抛向空中,流畅的攻击循环被打断了,茨木往前一个箭步,接住了从天空中摔落下来的治疗萤草,他把萤草安顿在一旁,后者赶紧站起身来为大家回复生命,试图挽救一些伤亡。

 

就在这时,茨木身后狂风大作,他猛地转身,看见大天狗一众趁势追了上来,他们身后是接近残血的夜叉,虽然大天狗自己也中了好几个debuff,看起来略显狼狈。

 

茨木盯着他那个稀奇古怪的面具看了一会,眼见阎魔给他的沉默效果终于消失了,立刻朝大天狗飞出一串连击,凶猛地止住对方前来抢boss的脚步,大天狗身影极快,在荒川声东击西式的掩护下,绕过了茨木的连击,径直朝水麒麟飞去。

 

“酒吞!”茨木回头大声喊道,“当心!”

 

酒吞迅速反应过来,指挥所有人把boss往另一个方向引去,不过大天狗比他速度略快一筹,还未等酒吞重新组织起人继续引仇恨,大天狗已经横起了一支笛子在嘴边,接着,笛音吹彻,一阵飓风将大江山的兵佣玩家卷飞,水麒麟OT了。

 

“大天狗换了个武器?什么时候的事?”茨木心急,一刻不停地赶过去,边跑边查看大天狗装备面板的属性,“我靠,暴击比之前多了百分之五!”

 

“别管那么多了,”酒吞勉强挡下刚才的攻击,身上血条掉下一截,“直接打鬼王!我还在挡地府的人!”

 

茨木跑近,看了眼酒吞,出声提醒道:“鬼使黑在你身后!”

 

酒吞下意识一躲,接着一把重如玄铁的镰刀砍在他之前站着的那块地上,砸出一条裂沟。鬼使黑是地府有名的dps,最近在斗技积分榜上的成绩很是惹眼,好几次打狩猎战都能和他交上手,此刻鬼使黑正带着地府的人试图夹击酒吞,他一身黑衣,从水麒麟的尾巴后面冲了出来。

 

忽然人群里又爆发出一声惊呼:“我抢到仇恨了!”

 

众人脚步一滞,朝那人看去,发现一名大江山的玩家正把大义的人打成了重伤,水麒麟的仇恨值回到了他身上,酒吞不容迟疑,出声力断道:“所有治疗盯紧他的血线!其他人往前压,不准后退!”

 

这时水麒麟的生命值已经迅速降到百分之三十以下了,并且还在飞快地往下掉,如果再OT一次,恐怕大江山就抢不回来了,酒吞扛着酒葫芦,站在高处,硬是把阎魔和她身后的玩家堵在了一侧,茨木见状,也带领着人把boss往一旁的树林里引,试图甩开另一边的大天狗他们。

 

“挚友,还剩百分之二十了,”茨木在语音频道里呼叫酒吞,“你那边扛得下吗?”

 

“废话。”

 

茨木不再担心酒吞,一心一意领着众人攻击水麒麟。

 

突然他听见耳边有利器破空的声响,茨木回头,看见成千上万片暴雪朝他飞来。

 

雪女站在大天狗身后,蓝耗掏空,召唤着暴风雪降临在所有人的身上,茨木想要再一次释放地狱之手,但是没能够赶上雪的速度,很快,他身边的玩家都被冻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茨木装备有抵抗属性,没有被完全冻住,所以系统并未提示他已经收到冰冻效果,只不过他的双腿埋在雪堆里,一时半会没法拔出。

 

水麒麟未受影响,却隐约开始变换了行进的方向,正欲朝大天狗那边移动。大天狗收起了双翼,站在茨木不远处,准备走进这一片冰柱里,解决那个抢到仇恨值的玩家,再亲自消灭水麒麟。

 

眼看大天狗要出手,茨木简直心急如焚,他手中凝聚火焰,往身下的雪堆直接拍去,终于撼动了这片冰层,缚住双腿的寒冰哗啦碎裂,茨木管不上那么多了,一个飞扑,撞开了大天狗,阻止了他的攻击,把人按在了地上。

 

下一秒酒吞闻声赶到,大江山的玩家一拥而上,重新控制住了水麒麟,在系统提示音唰唰响起的瞬间,他们终于击杀了鬼王,官方公告在眼前重复滚动着,宣布击杀奖励归阴阳寮大江山所有,人群顾不上厮打后狼狈的模样,纷纷欢呼起来。

 

在这片欢呼声的角落里,茨木正压在大天狗身上,几乎和他那个古怪的面具相贴,正在大眼瞪小眼。他们刚刚一齐摔倒在这个坑里,此时坑边上全是玩家走来走去,挤得两人连站起来的空间都没有,惨得很。

 

茨木尴尬地撑着大天狗肩膀,地上扬起的灰尘扑了满脸,他怕松手失了平衡,又想擦去脸上的灰尘,一时间他半坐在大天狗身上拧着肩膀和胳膊,动作实在别扭得很。

 

然而意外地,大天狗却抬起了手,替他把下巴上的灰都抹了个干净,茨木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半晌才道:“谢了……”

 

几秒后,茨木说道:“抱歉啊,我也没想到会摔到这里。”

 

他看不见大天狗的脸,都不知道大天狗此刻什么神情什么反应,茨木只能继续道:“修装备的钱我帮你出了,到时候给你寄邮件。”

 

大天狗不说话,只是指了指他身旁好不容易腾出来的空地,茨木意会,连忙起身,从大天狗身上下来,大天狗也很快站了起来,他抖了抖一身的灰尘,没再看茨木一眼,飞离了这片地方,留给茨木一个远远离去的背影。

 

茨木又忍不住用袖子抹了抹下巴:“摔个跤而已,不至于生气吧。”

 

 

大天狗先回了一趟阴阳寮的结界,结界里坐着才回来不久的荒川他们,大天狗没打招呼,只是打算去找纸片式神修一下装备。

 

荒川晃了晃扇子:“刚刚可惜了,就差最后一击,可惜被茨木那家伙给截下来了。”

 

雪女摇头:“本以为冻住就没事的。”

 

“尽力而为,”大天狗轻描淡写道,“注意提高行动力。”

 

“你怎么一身都是灰,”荒川看了一眼大天狗,震惊了,“你装备耐久度都掉成百分之十了??”

 

“摔了一下。”

 

“……”

 

荒川一时语塞,一会儿后才道:“被茨木扑的那下摔的?唉,不是我说,你这样还能和他心平气和当师徒吗,虽然我也知道你干不出用小号打击报复这事……你明天难道继续上小号?”

 

“嗯。”

 

“来真的啊,”荒川撇撇嘴,“这么有意思?”

 

大天狗不再和他多说了,转身离开前说道:“挺有意思的。”

 

TBC


凌晨还有一次更新,大家可以早点休息,明天醒来再看(。)

评论(23)
热度(499)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