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狗茨]《史诗级任务》[第一章]&[第二章]

——“我刚刚去刷了个御魂。”

“刷御魂?有没有掉什么好东西?”

“东西没有掉,倒是捡了个徒弟。”


|大天狗×茨木童子|

 

|全息网游架空,长篇|

 

文/十少

 

[一]

 

茨木站在地图传送光圈之前,柔和的蓝光跃动着。当他正要动身离开时,他的眼前弹出了一条半透明的气泡,消息来源是阴阳寮内某群众的一条私聊,挡住了他的去路:

 

“副会现在有空吗?寮里准备组个业原火团,就差一名犀利dps了。”

 

要是换作平常茨木早就答应了,刷副本这种事他乐意得很,但是今天比较特殊,因为他确实有点儿别的事要做,自然是没空的。茨木只好抬起手,点开了空中浮动的回复界面,在对话框里回道:“不去啦,有个任务等着做呢,你们再喊喊人吧。”

 

“那行吧,副会做什么任务呢,日常?”

 

“也不是,挺麻烦的,”茨木想了想,输入道,“这任务要我去御魂一层里刷五百只天邪鬼赤。”

 

天邪鬼赤算是《阴阳师online》这个游戏里最为常见的一种小怪,它总是出没在各个低级地图的角落,比如御魂这个日常副本的第一层,也算是新手升级的最佳陪练。通常来说,随着等级升高,新手长大,满级之后的玩家也很少能够接触到它。

 

而且茨木可不是新手——《阴阳师online》是当下最为风靡的全息网游,运营时间已有一年多,买不起营养舱的玩家也能通过虚拟头盔登陆,所以自公测以来,这款游戏迅速走红,流行于当代热爱游戏的年轻人之间,平均在线玩家人数能达数十万。

 

而这一年多来,高端玩家也慢慢从最开始的遍地新手里涌现出来,他们手法犀利,装备精良,分散在服务器排名前几的超大阴阳寮内,盘踞在PVP系统斗技场的高分段位里,是每周固定击杀野外BOSS时的主力,通杀全服,成了玩家口中的传说人物。

 

茨木就是这样的一个传说人物。

 

同时他也是所在阴阳寮“大江山”的副会长,正会长是他当初一起来玩游戏的多年挚友,酒吞,两人靠猜拳决定了谁来担任正副会长,并且一路把大江山发展成了全服顶级帮会。

 

现在这位大帮会副会正莫名其妙地说自己要去新手练级区里杀五百个低等级小怪,倒是把对话另一端的帮众给吓懵了。

 

茨木没和帮众闲扯多久,他把对话框隐藏起来,眼前的聊天界面在空中闪了闪便消失不见。他走进光圈点里,确认是否要进入地图的提示栏浮现出来,他点下“确定”,眼前的画面立刻变化了起来,很快就出现了御魂一层的地图景象。

 

自十级之后之后,茨木就几乎没有来过御魂一层了,重新站在久违的场景里,还带了点怀念的味道。身边有许多忙于杀怪的新手跑过,穿着基础套装,顶着五级十级的头衔,灰头土脸的,路过茨木时都忍不住回头看上好几眼,毕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一个金光闪烁戴满极品御魂的英俊满级玩家,还是在这种新手练级区里。

 

想到自己得和这群小新手抢怪,茨木还有些挺不好意思的,他自觉地往偏僻的地方走去,打算找个人少的地方开始做任务。

 

 

他踏上了一片相对安静的草坪,看见几只天邪鬼黄在树后打着鼓,像是在围着什么打转。茨木拨开草丛,发现它们正在集体攻击一名新人玩家。

 

这名玩家只有八级,他背对着茨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手里什么也没拿,完全就是在挨打,而且已经被打得只剩血皮了。

 

这种被动挨打式杀怪的人怎么升到八级的?茨木看不下去了,他见那新手还差一点儿就要被送回重生点,立刻往前扔了一把火焰,那几只嚣张的天邪鬼黄立刻灰飞烟灭,只掉了几枚金币和一只突破卷轴在草丛里。茨木走上前去,把金币和突破卷轴捡起来,准备给这个新人。

 

他绕到这人面前,却毫无防备地惊讶了一下。

 

新人和他差不多高,穿着朴素的基础套装,但是长得特别好看,一头金发,眉目清俊,和身上穿着的这些破铜烂铁非常的不般配。为求真实客观,阴阳师的外观系统百分百还原玩家真实长相,除了发色可以自行挑选之外,不允许做任何修改。

 

神奇啊,茨木心想,竟有长得好看却如此迟钝的人,等级低时能站着被怪打,等级高了以后保不准在游戏里被人骗财骗色的。

 

茨木看了一眼他头顶上的ID,叫“羽刃”,茨木伸手,把卷轴和金币递给他:“这些你拿着吧。”

 

羽刃终于有反应了,他抬起头,盯着茨木看了好一会儿,像是有些没反应过来,茨木以为他不愿意收下,又往前伸了伸手:“没事的,反正我用不着,你还小,要多攒点儿。”

 

“……谢谢。”

 

羽刃终于说话了,他把它们接了过来,收进随身的无限空间包裹里。

 

“怎么被怪打了也不还手呢,”茨木忍不住想要操心两句,“连个武器也不拿,被杀是要掉经验值的,你这样一掉就掉回新手村了。”

 

不等对方回答,茨木又自觉教起人来:“你从包裹里找到武器,就能施展攻击了,二十级才能学特殊技能,你先用普攻就行的。”

 

羽刃张了张口,好像要说什么,但最后只是回答了一声:“嗯,我知道了。”

 

“第一天玩吧,”茨木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第一天不懂也很正常,以后就熟练了。”

 

羽刃看了他一眼,又将目光移向茨木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没有说话。

 

茨木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倒是心下一动,眼睛亮了亮,调出了自己的系统面板,找了一会儿,食指轻点右下角漂浮着的某个图标,给眼前的小新人发送了一条邀请:

 

“[系统]玩家[茨木童子]申请收你为徒,同意 or 取消?”

 

“这样吧,你以后就跟着我,”茨木解释道,“我对游戏比较了解,可以多教你一些,你升级也快一点。不过我还没收过徒弟,没什么经验,不知道你介不介意。”

 

对方和他对视了片刻,不知道在想什么,茨木兴致勃勃地眨了眨眼睛,一会儿后,羽刃抬起手,犹豫了片刻,然后在“同意”的按钮上点了一下。下一秒,他们两人四周都闪过一阵白光,接着系统语音在茨木的耳边响了起来:“恭喜您和[羽刃]结为师徒。”

 

茨木很满意自己的头衔列表里多出了一个[羽刃的师傅],感觉有些新鲜,他交待道:“那从今天起我就是你师傅了,你有事都可以直接私聊我的,看到系统面板里的‘召唤’按钮了没,要是你下次再被怪打,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你就召唤我,我会过来帮你的。”

 

“……我知道了,”羽刃欲言又止,看着茨木,半晌才补了一声,“师傅。”

 

“你这身装备也不好,”茨木打量了一下那堆基础级的破铜烂铁,“我先带你升级,升到十五级就能换入门套装了,师傅给你买套好的。”

 

他调出了羽刃的装备面板,看见那空空如也的御魂界面,嘀咕道:“我那还有一套加暴击的御魂丢在仓库,换完装备就能装了……”

 

羽刃看着茨木在那筹划了半天,出声打断了他:“你满级了,为什么要来这里?”

 

“啊?”茨木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有任务在身的,“来做个任务,你不说我差点忘了。”

 

他看着头顶上方时不时加亮一下的任务进度条,“击杀天邪鬼赤0/500”的大字令他有些忧郁,茨木挠了挠鼻尖,说道:“我来这里刷怪的……哎对了,正好,我带着你刷,你可以跟着涨经验。”

 

他说完,朝羽刃发去了组队邀请,很快两人的名字就变成了同色,显示正处于同队的状态,眼前右上角处的地图略缩图也冒出了一个新的光点,表示着队友的坐标。

 

队友可以共享任务,羽刃抬头,看见了茨木头顶上的任务内容,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茨木没有察觉,他动了动胳膊,斗志昂扬,往另一边的怪物刷新点大步走去:“记得捡掉落的金币和道具,不要离开我身边,有看不懂的地方不要不好意思问我……暂时就这些吧。”

 

他朝羽刃笑了一下,见后者很是听话地跟在自己身后,感觉有种强烈的责任感油然而生。茨木聚了一大群天邪鬼赤到某个点上,抬抬手就能消灭一群,羽刃周身的经验数值哗啦啦地响,连升了好几级。

 

“你要打500个这个?”羽刃冷不防开口问道。

 

“是啊,”茨木说着又团灭了十几个怪,“也不知道怎么就接到了这个奇怪的任务。”

 

他出手威风,横扫一片,吸引了几名在旁练级的小新人来围观,叽叽喳喳地讨论,其中有人是逛完论坛做足了功课才来玩游戏的,正向旁人科普道这就是有名的大神级玩家,茨木童子,没想到刚玩不久就能遇上,大神出手好不一样啊真是大开眼界,吹得茨木都不好意思了。

 

说话间羽刃又涨了几级,茨木一看他已经满十五级了,自己的任务也恰好完成,于是他准备飞回主城町中去交任务,顺便带大天狗去学特殊技能、换身装备。正准备离开,又听见围观玩家在那继续聊天,说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其他大神,酒吞童子,大天狗之类的,”那个做足功课的玩家摇头晃脑道,“我告诉你们啊,眼前这位茨木和酒吞是一个阴阳寮的,大天狗却是另一个叫做‘大义’的阴阳寮会长,我看过他们抢野外boss的视频,那打得可太激烈了,据说私下关系也不好,论坛里都说他们偷偷约过架的……唉,真想亲眼看看大神切磋是什么场面……”

 

茨木听得满脸不高兴,他转头看着新认的徒弟,见对方也听得十分惊讶,连忙澄清:“这都哪来乱七八糟的谣言,就那个谁,大天狗,我们根本就没有私下约架过,除了平时野外抢个boss,话都没和他说过一句好吗……你别信他,我不是那种乱结怨的人。”

 

“我知道的,”意外地,羽刃很快就相信了茨木,“这是造谣。”

 

“对,就是造谣,”茨木点头,“还私下约架呢,我连大天狗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二]

 

两人走在去光圈传送点的路上,茨木手里幻化出了一册卷轴,是他任务的具体说明,他边走边看着。他是在今早做完日常时偶然触发的任务,那时他正刷完一遍探索副本,出了副本后眼前多了道传送门,显示着他发现了一个特殊boss,石距。很快地茨木就解决了这个boss,但是boss掉落的东西却和平时不一样,它掉了一册卷轴——就是茨木现在手上的这册。

 

卷轴上是一个任务,发布人未知,只说明要先去消灭五百只天邪鬼赤,然后回町中角落的河畔找到河童交任务。这任务罕见的地方在于,它的等级没有标明,寻常的任务会有“困难”、“中等”和“简单”三种模式,可是这个任务的等级却是“未知”。茨木好奇,就干脆接了起来。

 

正思考着,他和羽刃已经回到了町中。灯火通明的长街出现在眼前,正值休息日,町中满是走来走去的玩家,茨木下意识抓着羽刃的胳膊,往自己这儿拉了拉,怕他被人群冲散了。

 

“你的引导NPC在这边,”茨木带着他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先把特殊技能解锁了,再去旁边的装备店里换新衣服。”

 

羽刃被他拉着往前走,一步步跟在身后,茨木抢眼的白发在眼前飘动,他看了一眼自己被牵住的胳膊,若有所思。

 

引导NPC正被无数的新手玩家淹没,茨木一来,玩家都被他周身装备自带的特效给吓住了,不自觉让了条路,茨木把羽刃推到NPC跟前,说:“就是这儿了。”

 

NPC是风系的引导者,叽里咕噜说了一堆过场台词后,拉起了羽刃的手,接着白光在他的掌心聚起,无名风起,吹动着羽刃的头发,等风歇下时,羽刃头顶的昵称闪了一下,[风系初学者]的头衔自动挂在了昵称之前,说明他已经学完特殊技能了。

 

引导NPC朝羽刃挥了挥手,鼓励他踏上正式的游戏之旅,茨木有种见证了新徒弟成长重要时刻的成就感。他指了指一旁的装备店,说道:“这里是买装备和武器的地方,以后你可以自己来更换不同等级的衣服,就不用我带你来啦。”

 

装备店里人头攒动,茨木扫了一眼,在西南角发现了风系装备的购买点,他带着羽刃走去,却发现柜台前站着另一位朋友,一目连。

 

一目连也是个全服知名玩家,难得把风系玩成防御的一位犀利治疗,他和茨木一起打过一次协同斗技,两人关系很好。茨木见他身后的金龙上下翻飞着,上前拍了拍肩膀,和他打招呼:“在这儿干嘛呢?”

 

一目连回头,发现是茨木,笑了一下:“修装备。”

 

他说完,又发现茨木身后跟着一名相貌出众但顶着初学者头衔的新手,有些好奇,看了看,问道:“这位是?”

 

“我刚刚去刷了个御魂。”茨木答非所问。

 

“刷御魂?有没有掉什么好东西?”一目连也不在意,只是顺着他的话问下去。

 

“东西没有掉,倒是捡了个徒弟。”

 

茨木给一目连介绍道:“就是他了。”

 

羽刃站在茨木身后,朝一目连点了点头,一目连回了个微笑,感慨道:“之前从没见你收过徒弟,这位是第一个吧。”

 

“是啊,”茨木回答,“玩了这么久也想试试当师傅的感觉,不忍心看他站在那儿挨打,就收成徒弟了,现在带他来买新装备呢。”

 

“风系的啊,”一目连了然地点点头,“你徒弟和大天狗是一个职业吧,倒是可以照着他参考。”

 

“可我不了解大天狗,”茨木老实说道,“我没怎么研究过他装备搭配。”

 

一目连侧身,让出柜台的一角,上面放着一本选购装备指南,封面赫然是大天狗的角色截图:“游戏运营半年之后官方整理过每种元素的顶尖玩家基本资料的,做成了手册,添加在装备店里,给新手参考,你可以看看。”

 

茨木以前从不注意,看着很是稀奇:“是吗,官方还做过这个,那我看看吧。”

 

“你们选吧,我先走了。”一目连修好了装备,重新披上外袍,转身离开了装备店。

 

 

“这都什么时候出的,”茨木把指南拿在了手中,示意羽刃也过来一起看,“我还从没见过……还真是大天狗的基本配装数据,我研究一下。”

 

他看着指南封面上同为传说级玩家的大天狗,大天狗一身蓝袖金袍,身后黑色双翼泛着光效,夺人目光,但是长相不明,因为他戴了个非常狰狞的面具,把整个脸都遮住了。有人透露大天狗在刚玩游戏时就掉落过一个面具道具,自那之后就一直戴着了,几乎没人见过他的真实面貌,玩家间关于这方面的猜测也是漫天乱飞。

 

茨木朝羽刃说道:“这位就是大天狗,是你同职业的玩家中最为犀利的那个,我每周野外抢boss都能遇上,虽然知道他实力很强,倒是一直没机会单独接触过,也不知道为人怎么样,这人太神秘了……咳,回到正题,我刚刚看了看,他配装确实很合理,适合给你参考,等会就按这个属性买……怎么了,你有疑惑吗?”

 

羽刃神情莫测,茨木以为他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停下来问他,然而羽刃摇了摇头:“没有,挺好的。”

 

“那就行,”茨木觉得这个新徒弟真的非常听话,他喊来了装备店的贩售NPC,“您好,能帮我拿一身风系的dps装吗,十五级的,属性和这上面大天狗的一样就好。”

 

NPC忙不迭去找衣服了,茨木转过头,见羽刃还在盯着那本指南封面上的大天狗,想了想道:“这么快就崇拜上了吗?”

 

“不,我……”

 

“要相信自己,万一你以后比他还厉害呢,”茨木笑着鼓励他,“你想想,你还比他帅呢,你看大天狗整天都戴着个面具,说不定就是因为对自己长相太过自卑。”

 

“……”

 

“呃,我推测得不对吗?”

 

“师傅,”羽刃神情复杂,缓缓道,“你说什么都对。”

 

 

待他们从装备店走出,羽刃已经换了一身全新的装备,他穿着月牙白的外衫,手中有一把崭新的团扇,茨木又在自己仓库里翻出了一套添加暴击属性的御魂,递给羽刃,却发现他的御魂栏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装了两颗三星的上去。

 

“你怎么装的三星,”茨木好奇,“等级太低了,换上我这个吧。”

 

“刚刚跟着你打怪时掉的,顺手放上去了。”

 

羽刃调出面板,把灰色的御魂摘下,收在手中。茨木抬头,把自己手中的五星御魂为羽刃一颗颗嵌了上去,眼见羽刃的身上开始散发着柔和的五星光效,茨木满意地笑了一下:“这样就好了,至少可以用到四十级。”

 

说完,他看见羽刃又把之前的灰色御魂放回仓库里,问道:“这些你还收着做什么?”

 

“留着做个纪念。”

 

羽刃没有过多解释,把仓库的界面又关闭了,他看了一眼时间,临近傍晚,官方的公告在他们的眼前弹出,提示还有一小时就是每周鬼王狩猎的时间,今晚刷新的是四星水麒麟,请各位玩家及各家阴阳寮做好迎战准备。

 

他朝茨木说道:“我该下线了。”

 

“这么早吗,”茨木皱眉,“本想带着你今晚去打鬼王的,还能多涨些经验。”

 

“晚上有点事,明天我会上线的,”羽刃和他约定时间,“明早十点,我在这里等你,可以吗?”

 

茨木还沉浸在收徒的新鲜感里,自然有些恋恋不舍,只能和他挥手道:“好的,明天师傅再带你升级。”

 

羽刃笑了一下,片刻后,他的身形就化作光点消失了,好友列表里的头像也灰了下去。茨木一个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突然想起自己还有另一件事要做,于是茨木拨开人群,也朝町中的地图边缘走去,他的目的地是河岸,他要找到河童交任务。

 

河童就站在河流的中央,正待在一片荷叶上,他的头顶有一个硕大的问号图标,正亮着黄光,这个问号只有茨木能看见。茨木提着卷轴,走到河边,朝河童招了招手,示意自己要来交任务。

 

“哦,你好,”河童推开荷叶,回到了岸上,说着NPC的固定台词,“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个任务的交付人是你,”茨木给他看卷轴,“我已经完成了。”

 

河童手中的水球“噗呲”一声炸裂消失了,他双手接过卷轴,仔细看了一遍,又抬头和茨木对话,认真道:“最近妖界有异,河川水流极不稳定,是天邪鬼赤在下游作乱,企图阻塞河道,所以才有人委托了你帮忙清理。”

 

“是谁发布的任务呢,”茨木看着卷轴上未知的发布人一栏,“能告诉我吗?”

 

河童却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很感激这位,天邪鬼赤确实困扰了我们河里的妖怪很长一段时间。”

 

下一秒,茨木看见河童头顶的问号发生了变化,它“嘭”地一声化作了一个新的感叹号,而自己的任务面板也显示该任务已完成,金币和勾玉奖励已经自动落进了背包之中。

 

他看了眼河童头顶的新感叹号,有些惊讶,这竟然是个任务链,于是茨木继续和河童对话,想要触发新的任务:“还有什么我可以帮你们的吗?”

 

“嗯……”河童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其实天邪鬼赤之前和我们相安无事,不知为何最近忽然性情大变,我觉得这其中必有什么原因,我想查明真相,免得之后河川附近还有祸乱滋生。”

 

“我来帮忙吧。”茨木说道。

 

话音刚落,他的耳边“叮”地一响,系统音提示他已经获得了新的任务,茨木还没来得及查看,河童又委托道:“这件事凭我和你的力量很难做到,我想问问其他居住在河川周围的妖怪,你能替我去上游找到鲤鱼精小姐吗,我想知道她是否有这个意愿。”

 

任务面板实时更新了信息,要求已经变换成“找到鲤鱼精并对话0/1”。

 

但是茨木愣住了,他看见了这个任务的级别前缀,写着“史诗”两个大字。

 

 

晚上六点四十,大天狗终于上了线。瞬间他的私聊频道快要爆炸了,“滴滴”的声音根本没停下过,全是副帮主雪女和荒川之主发来的消息,两人轮流轰炸他,说还以为今晚全寮要被放鸽子了,眼看不到一小时就要开始狩猎鬼王,结果帮主迟迟不见踪影。

 

大天狗一一回复:“通知所有人换好装备御魂,在水麒麟刷新点集合,开好团,固定三名治疗,派两个速度高的去查看刷新点周围其他阴阳寮都在什么位置,坐标报给我,其他人不得擅自离开地图。我很快过去。”

 

他输完字,直接把窗口关闭,切进了帮会语音频道,然后直飞鬼王狩猎地图。

 

荒川给他实时更新信息:“我进地图了,地府的人已经接近了刷新点,阎魔每次都挺快的……大江山的人也到了,啧,一眼就能发现酒吞童子那家伙,像团火似的,看着都热。”

 

大天狗还没到传送光圈点,荒川仍在继续说:“行了,人来齐了,酒吞身边站着茨木呢,晚上估计又要打很久。”

 

大天狗身形一顿,不动声色道:“我知道了,告诉大家先不要动手,重点是鬼王,盯紧boss更重要。”

 

说着,他接近了光圈,毫不犹豫飞了进去,地图场景飞速变换,大天狗从天而降,双翼一振,落在了自己阴阳寮的众人跟前。狂风慢慢消散,他转过身,面对着其他几个帮会黑压压的一众玩家。

 

他和大江山的人隔河对望,他看见茨木意气风发,和酒吞并肩站着,眼里有着一贯好斗的热切,猝不及防地,茨木被自己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转过头,和大天狗的目光对上。

 

荒川站在了大天狗身边,打断了他们短暂的对视:“你一整天都做什么去了,一直不上线。”

 

“玩了个小号,”大天狗简单地回答道,“还认了个师傅。”

 

“不是吧,”荒川惊奇,“谁这么有能耐,收了你做徒弟。”

 

大天狗淡淡地和他简短讲述了一下自己的经历,荒川一脸复杂地听完,看了眼河对面的茨木,又看了眼身旁的大天狗,问出了最想问的问题:“你竟然站着给怪打,然后还被茨木救了?你故意的?不能吧,你怎么想的?”

 

“……”

 

大天狗难得诚恳地解释了这个问题:“那时喝水去了,挂了个机。”


TBC


ps:开了个新文,自己写得很开心,也希望大家看着开心^^

评论(48)
热度(780)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