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狗茨]《万众瞩目》[下](完结)

|大天狗×茨木童子|


|1.娱乐圈架空,短篇

2.明星×狗仔|


文/十少


前文:[上] [中]


[下]

 

剧组专车车厢内格外安静,和窗外人群的沸腾截然相反,专车沿着特别通道行驶,途经无数的尖叫声和闪光灯。大天狗坐在后座,从头到脚一丝不苟,颈前有一只白金色的丝绒领结,造型师还在抬着他的胳膊给他别袖扣。

 

后座另一侧坐着他的红毯搭档、也是这部电影里的女一号辉夜姬,辉夜姬刚在车上睡了一觉,此刻还在睁着眼睛犯懵。马上他们就得一同下车,于是两人的助理正凑在一块儿确认回到后台的时间和休息室地点。

 

大天狗忽然抬头,问道:“手机带了吗?”

 

助理有点莫名其妙:“我没动过你手机呀。”

 

“不是我的,”大天狗提醒他,“是我上次捡的那个。”

 

助理这才想起来,前两天大天狗在酒店里吃个饭的工夫就捡了一台手机回来,助理本打算交回前台,让酒店找到失主认领,结果大天狗说不用了,他知道是谁丢的,他亲自去还。助理好奇是谁,大天狗却说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并且让自己去查这次和剧组合作的每个杂志社成员的名字。

 

之后大天狗就交待说电影节时记得带着手机,助理没敢忘,这会儿已经从背包里拿了出来,递给了大天狗。大天狗接过,放在外套的内侧,然后再也没有说什么。

 

辉夜姬看见了这一幕,有些感兴趣:“随身带那么多手机呢?”

 

大天狗摇摇头:“要还人的。”

 

助理在旁插了句话:“就是那个茨木嘛,让我帮忙去打听的那个杂志社的人。”

 

“茨木?”辉夜姬又好奇起来,“这是谁呀,他丢手机怎么会被你捡到呢?”

 

大天狗脑中闪过茨木显眼的外貌,闪过两人次数不多的见面,茨木冲出来替他解围的瞬间,那天电梯里的情形,停电时的接触……大天狗选择了沉默,不打算回答。

 

 

天色沉得极快,还未过多久就已经暗下许多,傍晚的萧索被吵闹的人声尽数取代,开幕式红毯两侧全是气势恢弘的各盏镭射灯,光束扫过精心布置过的每一处,把整个会场撑起。

 

茨木依然手持团扇,站在拥挤异常的粉群中央,艰难地呼吸着,他怕自己稍微一个抬手就把漂亮女孩们手中的相机给碰了,红毯入席式已经开始了,他眼前陆陆续续走过了许多演员明星,光鲜异常,礼服上的碎钻看得人眼花缭乱。

 

再这样下去他就要窒息了,茨木忍不住转头,问身旁的女生:“大天狗还有多久才能出现?”

 

“不要着急啦,”女生安慰他,“每次都得等很久呢,太红啦,没办法的事。”

 

“……”

 

茨木默默地叹了口气,他很后悔自己没有把平板也一块儿拿下车,这样他还能再看两集《情迷平安京》打发时间。就在他百无聊赖之时,他身旁的女生忽然爆发出了猛烈的尖叫声,茨木浑身一震,以为是大天狗来了,结果红毯尽头走来的人并不是他。

 

“快看微博快看微博!大天狗发新微博了!”女生握着手机大叫,一脸兴奋地摇着茨木的胳膊,茨木尴尬地回以微笑:“然而我没有手机……”

 

女生在屏幕上噼里啪啦打了一大段转发微博的话,点完发送后才满足地把自己的手机伸到茨木眼底下,说:“是新的照片啦,一定是今晚的造型!”

 

茨木低头看着手机,图中的大天狗穿着礼服,车窗上映着他的侧脸,脑中不自觉蹦出“赏心悦目”一词,这条微博的配字是一句简短的“很快就能和你相见”,他看了眼图,又看了眼沉浸在大天狗美颜里无法自拔的粉丝,迫于对方眼神里赤裸的期待,茨木诚实地道出自己的看法:“好看,帅。”

 

“就这样?”女生有些失望,“你怎么看起来不激动。”

 

“怎么会呢”茨木连忙说道,“都是大实话!”

 

女生又开始琢磨大天狗这句微博的配字,把手机捂在胸口:“我也很想和他很快相见!”

 

大概是老天大发慈悲,听见众人心声,在好几名女演员提着如云的裙摆打眼前走过后,红毯另一头终于传来了格外响亮的骚动声,大天狗所在剧组的几名演员率先出场了。茨木被身后的粉丝不断往前推着走,眼看要冲破安保防线,他简直站都站不住,一边稳住脚步,一边躲闪着,怕被镜头和手机砸中脑袋。

 

眼看着大天狗的车也抵达了入口,茨木感觉到自己被人扯住了衣服下摆,他疑惑地回头,看见有个小粉丝正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她身高勉强能够着茨木的胸前,眼看要被人群遮掩得严严实实,茨木在尖叫声里不得不提高嗓门问她:“请问有事吗?”

 

“能不能帮我拍一下大天狗?”小粉丝把手机递给他,“我挤不进前排,拜托你一下可以吗?”

 

茨木心情复杂,见对方神情急切,想着也是举手之劳,于是就答应下来:“好吧。”

 

在大天狗走上红毯的瞬间,茨木举起了那位小粉丝的手机,对准了大天狗的身影,辉夜姬挽着他的手款款而来,两人被连续不断如缝纫机运作的快门声淹没,大天狗人高腿长,在挥手的同时迈步前行,身旁辉夜姬也楚楚动人,十足的拉风。

 

茨木看着大天狗离自己越来越近,莫名紧张起来,他手心发汗,努力握住手机聚焦,拍了好多张远景,每一张里的大天狗都要比之前的更近一些,人像从模糊变得原来越清晰,茨木发现自己就站在安保防线的前沿,往前再迈几步都能走上红毯了。

 

等等,这个距离……茨木心下一咯噔,手指还在机械地按快门键,不出两分钟,大天狗已经走上了茨木眼前这条红毯大道。对比之前在地下停车场的匆匆一面、电梯里不怎么仔细打量的素颜,现下茨木眼里的大天狗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聚光灯下,万众瞩目。

 

茨木有些恍惚,移开了视线。

 

随着大天狗走近,身旁所有人都开始爆炸式尖叫,茨木透过手机镜头看着大天狗,大天狗轻而易举地通过这片闪烁的灯牌发现了自己的粉群,于是也转过头来和大家微笑,当他将目光投向这里时,意料之中的,他和茨木对视了一眼,表情变得惊讶起来。

 

辉夜姬发现大天狗脚步顿了顿,她维持着笑容,趁低头时悄声问了一句:“怎么了?”

 

大天狗平静道:“没事。”

 

 

之后的红毯合照和观影礼茨木都没再跟着继续看了,直接溜达回了后台,电影剧组在后台有专门的休息室,现在都快被挤满了,他推门而入时,几名素不相识的工作人员都好奇地盯着他看,见茨木长得抢眼,还以为是走错休息室的电影新人。

 

阎魔已经在后台准备多时了,她简单介绍了一下茨木,说是编辑部的同事,之前没见过是因为茨木刚进编辑部不久。除了还在外边接受采访的大天狗和辉夜姬,电影导演和其他演员都差不多来齐了,众人正打算休息片刻,然后回开幕式现场参加采访。

 

茨木和旁边负责拍摄花絮的摄影师打了声招呼,转了半天连张闲着的凳子都找不到,于是拿了一支录音笔,回到了阎魔身边站着。

 

阎魔随口问他:“兴致不太高啊?”

 

“还行吧,”茨木笑了下,“人多,太挤了。”

 

站在后台都能听见一直不消停的尖叫声,阎魔心下表示同意,她继续说道:“见到大天狗和辉夜姬了吗?”

 

茨木顿了一会儿,点点头,说道:“就从我眼前走过。”

 

“那你还不激动?”阎魔挑了挑眉,“见你看大天狗演的电视剧那么入迷,还以为你多喜欢他呢。”

 

“咳……”茨木一个不注意被呛着了,不知怎么接话,只好装作没听见,单手转着录音笔,毫无目的地四处张望。

 

还好这时休息室的门又被推开了,转移了两人的注意力。大天狗拧开门把,将让辉夜姬先进屋,自己才走了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助理们赶紧上前去递水和整理头发,休息室里又开始热闹起来,花絮摄影师也把镜头转过去,对着大天狗拍了好一会儿。

 

造型师在人堆之外指着茨木喊道:“那边白头发的小哥,麻烦拿一下你身后的外套。”

 

茨木冷不防被点名,从发呆中回神,造型师这么一喊,大天狗也跟着一同看见了人堆之后的茨木,两人四目相对了片刻,茨木把他手中的东西都放在桌上,去取衣架上晾着的外套。大天狗眼尖,早就发现茨木手中拿着自己的应援扇,他看了它一会儿。

 

手里这堆外套比大天狗身上那件要休闲得多,茨木心里暗想,参加一次活动竟然需要准备这么多套衣服也是挺累的,正好各类服装也是开幕式花絮的一环,摄影师直接对准了茨木,想拍摄他拿衣服的过程。茨木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对着镜头灿烂地一笑。

 

有剧组工作人员看见了摄影师镜头画面,忍不住朝他说道:“小哥怎么不来我们演艺圈混嘛,你好上镜。”

 

茨木这种话从小听得也多了,不置可否,没有回答,只是提着一手的衣服朝大天狗走去,造型师一件件地在大天狗身上比划,半天选不出适合的,正犹豫着,茨木用下巴指了指深灰色的一套,说道:“我觉得这件就挺合适的啊。”

 

造型师多看了几眼:“唔,那还得重新换件衬衣才行,我再看看……”

 

“不看了,”大天狗直接说道,“就这个颜色。”

 

“那好吧,”既然大天狗难得发话,造型师也不纠结了,把衣服递给大天狗,“隔壁有试衣间,赶紧换上吧。”

 

说完造型师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衣架旁拎了件新的衬衣给他,说:“里面的也换了。不过这外套后面还有系绳,你一个人怎么穿……”

 

助理们现下正在忙别的事情,大天狗身边倒是只剩茨木,于是他朝茨木开口,问道:“现在有空吗,能帮我换个衣服吗?”

 

“我?”茨木指了指自己,有点意外,“怎么换……”

 

“就替他系个带子嘛,”造型师把外套翻给他看,“抓紧时间,采访快要开始了。”

 

茨木只好把外套和衬衣都抱在手里,跟着大天狗离开了休息室,转而走向走廊另一头的试衣间。大天狗走在他跟前,背影挺拔,却被昏暗的廊灯打上一层温和的色彩,茨木迈着步子,直到他们先后挤进试衣间都没人开口说话。

 

试衣间只有一盏头顶的射灯,投下朦胧的光,两人挨得有些近,大天狗手脚利索,直接面对着茨木开始解外套,他修长的手指在扣子间游走,不一会儿就把外套脱了下来,茨木总觉得这个气氛太过暧昧,再不说点什么打破它,他可能会脸颊发热。

 

茨木开始没话找话:“今晚挺忙的。”

 

“是吗,”大天狗抬眼看他,一边对视一边开始解衬衫,“我在红毯外看见你了,还以为你们编辑组不忙的。”

 

果然是看见了。茨木没法逃避这个问题,只好说:“就随便走走。”

 

大天狗看着他,从眼神里读不出什么情绪:“你那时是在拍我吗?”

 

“是啊,”茨木说完又顿了一下,改口道,“不对,也不是,有个你的粉丝让我帮她拍的……”

 

大天狗没有移开眼神,缓缓地回了一句:“你一直对任何人都这么热心吗?”

 

茨木不明白大天狗忽然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他似懂非懂地点了下头,脑子里转了好几个弯,大天狗的语气总是十分平淡,让人几乎琢磨不出他在说话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情绪。而且

更巧的是,每次他和大天狗但凡要聊些什么,总是离不开拍与被拍这个话题,他都快拍大天狗拍出心得来了。

 

    大天狗不再说话了,只是将衬衫下摆从皮带中扯了出来,手臂微微用力,就将衬衫褪了下来。

 

他看起来瘦,但是锻炼良好,身材有型,茨木移不开眼神,打量着大天狗赤裸的上身,直到大天狗朝他走近了一步,两人几乎要撞上,茨木后背贴着试衣间的门板,显然是被吓了一跳,不知道大天狗要做什么,甚至下意识地闭了闭眼睛。

 

“衬衣。”

 

大天狗用眼神示意被茨木抱在怀里的衣服,茨木愣了一下,回过神来,连忙把衬衣递给大天狗,这件和之前的白衬衫是截然相反的色号,穿在大天狗身上显得对方多了一分成熟。大天狗把外套也重新披上,然后转过身去,茨木看着他腰后的系带设计细节,确实仅凭一个人是不能够着的。

 

茨木低头,认真地替大天狗把两边的带子都系好,他的额头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大天狗后颈的头发,自己却毫无知觉。完成后,茨木往后退了一步,正打算让大天狗出门时,大天狗忽然反手抓住了他还未收回去的手。

 

“茨木,”大天狗转过身,喊他的名字,“你刚刚以为我要做什么?”

 

他说这句话时的语气轻描淡写,茨木已经不知道是先疑惑大天狗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还是先考虑怎么将手抽出来,大天狗握着他的手腕,没有松开的打算,茨木脑中乱糟糟一团,甚至认真地回想起来他之前究竟以为大天狗要对他做什么。

 

对了,他刚刚闭上眼睛了来着,是因为他以为大天狗靠近他有别的目的……茨木没敢说出自己那个荒谬的想法,他们之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片刻后大天狗主动放开了手,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理了理衣领,茨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打算离开这里。

 

下一秒,他眼前的光亮都被截断,大天狗单手遮住了茨木的眼睛,在茨木愣神的时候,大天狗吻了吻茨木的额头。

 

茨木怔住,一动不动地站着。他们与外界只有一门之隔,后台热闹而忙碌的噪声清晰可闻,在这扇门之外有无数人等着大天狗出场,走进聚光灯下,而门内的大天狗却在和自己做着如此亲昵的事情。

 

“抱歉,”大天狗在他耳边说道,“我之前误会了很多事情,以后不会这样了。”

 

茨木在脑中飞快分析着大天狗这句话的意思,误会是什么意思,他不是已经澄清过偷拍的事情了吗,那大天狗究竟误会了什么……他忽然有个离谱的猜想,从最初自己的跟拍,到酒店的偶遇,再到红毯边的等待,甚至是手中那个显眼的应援团扇……

 

大天狗口中的误会是不是他误会了自己……喜欢他?

 

茨木脑中嗡鸣作响,大天狗收回了手,光亮重回了他的视野,他迷茫地和大天狗对视了片刻,后者已经不打算在此逗留,准备绕过他往门外走,茨木总觉得自己想说些什么,明明现在的所有想法都是没有亲自说出口的猜想,但他依然对大天狗那句“误会”有种反驳的冲动……

 

自己究竟想反驳什么呢?是想反驳说你没有误会?为什么会有这种冲动?

 

但最后茨木什么也没说,和一言不发的大天狗一齐走出了试衣间。

 

在走廊上走了没几步路,大天狗又开口:“你的手机在我这里,那天你落在电梯里了。”

 

茨木就猜是那天掉的,他呼了一口气:“谢谢。”

 

大天狗停住脚步,在休息室门外停下了,他从之前那件外套的内衬口袋里将茨木的手机拿了出来,递了过去,茨木讷讷着接过,发现手机电量竟然是满的,显然这几天大天狗都替他充着电,屏幕上花花绿绿一堆信息和推送提醒,他也没心思现在就查看。

 

茨木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一会儿。他们也算打过几次照面了,尽管每次方式都不太寻常,若是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会不会很奇怪。他有些纠结,又觉得两人毕竟也没有那么熟。很快。他们又会回到众人之中,说不定以后都不会有这种单独相处的时候,于是在大天狗要拧开房门进休息室之前,茨木还是叫住了他:

 

“留个电话号码?”

 

令他意外的是,大天狗回答道:“我已经存进你手机里了……以后记得给手机上个锁。”

 

接下来的工作活动里茨木都心不在焉的,花絮的拍摄过程很顺利,编辑部在旁记录得很流畅,过程中基本没有遇到什么问题,茨木坐在一旁,看着忙碌的剧组和剧组中央的大天狗,一直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脑中总是回荡着大天狗在试衣间里说出的那句道歉,明明不是什么需要道歉的事情,却让自己开始愧疚了起来。茨木握着手机,心绪乱成一团。若是真的让大天狗误会了,那该道歉的人是自己才对。

 

离采访还剩不到二十分钟,剧组是时候重新回到现场入座了。所有人都在准备着动身,茨木本来待在墙边,现下也站起身来,和大天狗之间隔着一大片杂乱。拍摄人员率先扛着器材小心翼翼地走了,编辑组的人也跟着出门,演员们陆陆续续地离开,最后只剩大天狗和茨木两人,大天狗背对着茨木,似乎不知道房间里还有别人,外面璀璨的灯光照亮了他的侧面,另一边沉在黑暗里,像一副构图严谨的画。

 

清脆的“咔嚓”声响起,大天狗回头,茨木放下了手机。

 

他终于开口,坦白道:“就拍了一张。”

 

茨木继续说着:“关于之前的事,如果我真的让你误会了什么,我才要说这句抱歉。”

 

“很奇怪吧,我们明明没说过什么话,没见过几次面,还总是猜错对方的意思……但是啊,”茨木轻声说道,“我也不知道……你还能不能继续误会下去。”

 

“你很耀眼,我好像开始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你了。”

 

 

大天狗表情有些模糊,在黑暗里看不清楚,他朝茨木走了两步,似乎有话要说。

 

然而两人的对话被突然打断了,助理急急忙忙地折回来,让大天狗快些赶去采访现场,大天狗只能暂时离开,消失在了茨木的视线里。

 

茨木摸了摸鼻子,朝着采访区走去,一边走一边打开手机,翻找通讯录,发现确实多了一条联系人方式,那是大天狗的手机号码,他点开这条联系人的详细资料,找到发送信息的界面,将刚刚拍的那张照片发送出去。

 

这还是他第一次完全出于自己意愿地偷拍大天狗,虽然依旧被抓了正着。

 

 

采访终于开始了,茨木在阎魔身边入了座。台上采访席的正中央坐着大天狗,接二连三的记者提问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机会,大天狗一直看着台下,像是在找什么人,在和茨木对上目光的瞬间,他放松了一些。

 

他们都听见了这一刻有记者笑着说道:“也许电影中的感情戏演起来会很费劲,毕竟大家都知道,大天狗先生一直以来都是单身,没有恋爱,也没有喜欢的对象……”

 

“不。”

 

罕见地,大天狗打断了这句话,他握着话筒,注视着台下的某个地方。

 

“现在有了。”

 

 

END



最初的想法就是写一个点到为止、收尾时其实正要开始的故事,谢谢你们对它的喜欢!

评论(29)
热度(732)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