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狗茨]《万众瞩目》[中]

|大天狗×茨木童子|


|1.娱乐圈架空,短篇

2.明星×狗仔|


文/十少


前文:[上]


[中]

 

离电影节开幕式还剩不到三天,雪女拿了大天狗近两周的行程,盘算半天,除了新戏剧组的拍摄不能推以外,其他的活动都基本安排到了开幕式之后。大天狗上一部电影的角色在这次电影节里拿到了个奖项提名,而且获奖可能性挺大的,她想让大天狗在家好好修整,以最完美的状态出席。

 

于是大天狗难得获赦好几天假,拿着年卡开着车就往家附近的酒店去了,酒店顶层有个健身房,地段偏僻,平时出入于此的会员都对明星见怪不怪了,所以是个很适合自由锻炼的地方,不用担心被跟踪打扰。

 

助理自然也是跟着去了的,大天狗在跑步机上做热身的时候,助理就在一旁拿着这次电影节开幕式的流程念叨。由于他需要跟着整个剧组出席,所以也不用太担心被逮住单人采访,助理念了几个常规的记者问题和对应的标准答案,这份流程文件就已经要见底。

 

“还有别的么?”大天狗在跑步机上发问。

 

“没了,”助理翻了翻文件的最后一页,说道,“不过雪女走前还有一件口头交待的事情。”

 

大天狗按停了跑步机,走到助理跟前:“你继续说。”

 

助理回想了一下,说了个大概道:“制片方想要做一个关于这部电影的后续花絮,会有摄影师跟拍这次的开幕式,记录一下剧组被提名及可能获奖的画面,也会拍你们在后台的情况,说需要你注意一下镜头,别太松懈。”

 

大天狗没出声,只是点了点头。

 

“啊,对了,”助理把水壶递给他,顺便补充道,“这个花絮拍摄好像还和杂志社合作了,由他们负责在专栏上的文字宣传部分,可能会派编辑过来跟全程,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女主编,阎魔。”

 

对于阎魔,大天狗完全不陌生,这位已经和他见过好几次面了。他“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大天狗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一声,他低身去拿,看见屏幕上有来自酒吞的消息。大天狗单手解锁,消息便自动弹了出来,酒吞留了一句“你问那么多做什么”,大天狗微愣,而后想起来他昨天给酒吞打了个电话,想知道那天晚上在停车场里开着酒吞跑车的狗仔是谁,酒吞当时简单回答说是朋友,就没再多说。大天狗脑中还晃着那个男生显眼的白色头发,于是今天又去问酒吞他朋友叫什么。

 

然而大天狗并不知道的是,酒吞完全误解了他的意思。酒吞也正在发愁,是不是大天狗真被拍到了什么不该流出去的照片,导致现在在这儿追问茨木的信息,好找上门去。茨木是自己多年朋友,他自然不能把茨木的名字告诉大天狗,只是替茨木说了两句好话。酒吞想着现在能敷衍就敷衍过去,事后他给茨木说一声,让他把照片都删了作罢。

 

大天狗边往泳池走去,边拿着手机打字,给酒吞回消息:“没什么。”

 

发完,大天狗把手机一搁,也不打算继续这场对话了,他自己这样对一个陌生人的关注确实太过头了,也许是该适可而止。从踏进这个圈子开始,他遇到的奇怪的人数不胜数,也不是第一次和狗仔打交道。大天狗觉得可能是因为这几天不够忙,导致他有空想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临近饭点,大天狗才从泳池里走出,浑身湿淋淋的,助理在旁赶紧递上了浴巾,并告诉他已经预订好了楼下的餐厅,可以随时下去用餐。大天狗在健身房自带的浴室内冲了个澡,头发也没擦干,换了身休闲的衣服就准备去餐厅吃个晚饭。

 

助理被他吩咐着将换洗衣服送去洗衣房了,现下大天狗一个人站在走廊里等电梯,餐厅在三楼,距离这一层有点儿远,大天狗有点无聊,数着电梯上不断跃动的数字。

 

还好他没有等太久,电梯总算停在了自己跟前,大天狗走了进去,按亮第三层的按钮,很快,电梯开始下坠,但是却在中途又被人按停。大天狗没有抬头,只是听着门闸自动拧转的声音,镜面般光亮的电梯门向两边拉开,外边等电梯的人随之走进。

 

对方似乎是愣住了,迟迟没按楼层,大天狗以为是认出了自己身份的粉丝,见怪不怪地想要回以一个微笑,结果他一抬头,发现跟前站着那个白色头发的男生,脸上是同样惊讶的神情。

 

茨木僵硬地站在原地,脑中开始叽里咕噜冒胡话。他们负责的这次电影节开幕式报道有个编辑小组,为了方便开会和加班,阎魔就订了个酒店房间,好让一组人能够专心负责这次工作的准备,茨木当然也跟着过来了。他正在房间里和大家讨论报道版面的事讨论得口干舌燥,准备下楼吃个饭缓缓,谁知道搭个电梯也能遇见大天狗。

 

大天狗像是某种稀有气体,一旦被巧合地注入了自己的生活之中,就开始扩散到各个角落,从此出现在随时随地。

 

为了防止上次被认出身份的尴尬再次发生,茨木这次主动解释道:“你别误会,我不是为了你才来这儿的。”

 

见大天狗没有说话,茨木以为他仍然不信自己,又将手从口袋里抽出来晃了晃,说道:“你看,我没拿相机,不会偷拍你的。”

 

大天狗只是指了指楼层的按键,说:“你要去几楼?”

 

茨木才发现自己没有选楼层,难怪电梯迟迟不关门也不动,他只好转头去看,发现餐厅那层的按键已经被大天狗按亮了,他下意识拒绝和大天狗再走进一间餐厅吃饭,于是撒了个谎:“一楼。”

 

大天狗替他按亮了一楼的按键,电梯门这才缓缓合拢,将他们与外面的走廊隔绝。电梯安静地下沉,隔间内灯光璀璨,茨木特意侧着身,结果发现眼前的镜壁反射着大天狗的身影。茨木打量他,见他头发湿着,垂在额前,套着宽松的T恤,平添了几分学生气,大天狗一直看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茨木忽然想起酒吞之前和他通电话时的内容,决定趁这个机会解释清楚:“那什么,我之前……”

 

猛地,他头上璀璨的灯光骤然熄灭,脚下剧烈晃荡了一下,茨木直接磕在了眼前的镜子上,他忍不住惨叫了一声,然后发现这截电梯已经停住不动了。这瞬间,茨木已经在心里骂了成千上万句,他活了二十多年从没经历过电梯事故,结果好巧不巧他和大天狗在一起时就遇上了小概率事件。茨木揉着额头,转过身来,掏出了手机照明,发现大天狗已经按了紧急事故键,不一会儿,酒店负责人员的声音就通过音响传了出来。

 

“我们被困在了单号层电梯里,”大天狗对着负责人员说道,“目前不仅电梯停止了运行,还停了电。”

 

负责人员战战兢兢:“真的非常抱歉,我们的技术人员正在抢修,希望先生耐心等待,不要随意走动和自行撬动门板。”

 

说完,电梯内再次陷入了寂静,黑暗中只有茨木的手机屏幕亮着灯光,把两张脸照得惨白惨白的。茨木站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大天狗却开口打破了沉默:“你刚刚要和我说什么?”

 

茨木继续着之前被打断的澄清:“哦,是这样的……我本职不是个狗仔的,以后也不会跟拍你了,希望你不要误会酒吞,虽然我开着他的车,但这事和他没关系。”

 

“误会酒吞?”大天狗有点好奇,“我没有误会他,我了解他的为人,他不会做这种事。”

 

“那就好,”茨木叹了口气,随即语气又变得欢快起来,“挚友确实是个光明磊落的人对吧,他从小学起就看不惯那些偷偷给老师打小报告的人,和我说有事当然要当面解决……”

 

茨木说着说着总感觉哪里不对,怎么好像变成他说自己不够光明磊落去干狗仔这一行了,他看着大天狗,真诚道:“之前我那是,呃,工作需要,现在工作已经不需要了。”

 

大天狗一直静静地听着茨木说话。他其实没怎么把茨木跟拍的事放在心上,反正也没被拍到什么,只不过他觉得茨木认真解释的时候很有趣,也就没打断,电梯停在这里,狭小的空间内总要有些什么,让等待救援的过程不再无聊。

 

“那你现在是什么工作,”大天狗自然地顺着茨木的话题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在杂志社工作吧,或是娱媒网站?”

 

茨木觉得告诉他也无妨:“杂志社,我在编辑部。”

 

“来这里也是因为工作吗。”

 

“是啊,”茨木回答道,“不是马上电影节开幕式了吗,据说要负责某部电影剧组的花絮拍摄过程,小组搬这儿来开会呢……说到开幕式这种事你肯定比我清楚,都要忙飞了。”

 

大天狗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问:“你们主编是阎魔小姐吗?”

 

茨木非常好奇:“你怎么知道的?”

 

他话音未落,两人脚下又是一阵猛烈的晃荡,茨木没拿住手机,唯一的光源被抛落出去,掉在了角落里,他借着最后一点微弱的光,瞥见大天狗身体失衡向后倒去,茨木下意识往前伸手,一手拉住大天狗,一手撑着他身后的墙面,两人贴在一起,勉勉强强能站稳。

 

茨木怔住,低头和大天狗对视,黑暗中他能听见大天狗呼吸的声音,他抓着大天狗的手腕,才发现大天狗虽然身形修长可身材很好,比他想象中重好多,茨木能感觉到大天狗的一腿正插在自己双膝之间,他赶紧又放开了大天狗。

 

大天狗站直身体,和茨木面贴面,那双蓝色的眼睛盯着自己,茨木莫名其妙地有些不自在,他移开眼神,往后退去,掩饰般咳了一声。

 

随着刚刚那场震荡,电梯又恢复了正常,灯光闪了两下重新亮起,酒店的负责人员总算重新说话了,告诉两人电梯已经修好,酒店方面会免去两人一晚的房费作为补偿,到时候只要去前台报出自己房号就好。

 

大天狗回答了之前茨木那个问题,他说:“因为你们负责的那部电影是我主演的。我今天也刚得知你的主编要来开幕式,你应该和她是同事。”

 

茨木头晕目眩,在电梯修好的瞬间,他就按了下一层的按键,尴尬地一笑然后闷头冲了出去,甚至忘记要道别。大天狗一个人站在电梯里,神色如常,在离开之前,他把茨木不小心摔落在角落里的手机捡了起来。

 

 

阎魔坐在副驾驶座上补妆,他们前往开幕式的车堵在了半路上,迟迟不动,她只好对着遮光板的镜子重新刷睫毛,她一边刷一边对茨木叮嘱道:“待会儿记录时尽量避免出错,录音笔和手机都是允许的。”

 

“嗯。”

 

“演员的名单给你了,别认错人。”

 

“嗯。”

 

“剧组走红毯的时间很长,我们在后台先等就行,如果你想去现场看我也没意见,记得提前回来。”

 

“嗯。”

 

阎魔听着茨木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显然没有专心听自己说话,她转头看向后厢的座位,发现茨木正端着平板戴着耳机,似乎在看什么视频,津津有味的。因为茨木分心的样子很少见,所以阎魔也不生气,只是转过身继续刷睫毛,缓缓问道:“在做什么?”

 

茨木摘了耳机,回答道:“在看《情迷平安京》。”

 

《情迷平安京》就是大天狗主演的那部古装玄幻剧。剧中大天狗的造型白衣猎猎,手持团扇,有一双被黑羽覆满的羽翼,他站在山巅之上,风振起他的袖摆,轻轻抬手就能唤来一阵飓风。这幕经典画面曾被人剪辑下来放在网上,剧集播出期间靠这个剪辑炒了很高的热度,阎魔自然耳熟。

 

她随意道:“男主是大天狗。”

 

“嗯……”茨木重新戴起了耳机,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两天出于什么原因把这部电视剧下载了下来,还一口气看了快一大半,导致他睡觉时都能梦见大天狗从他眼前飞掠而过。而茨木自从手机掉了之后一直忘记重新买,正好这时候堵着车,他没有别的事做,只能掏出平板看电视剧。

 

又堵了一集电视剧的时间之后,前方的道路总算疏通了不少,车子继续前行,终于赶在开幕式前半小时到达了会场。现场已经基本布置完毕,红毯从远处的舞台处一路延伸而来,两旁全是早就等待多时的各家粉丝,一时间场面热闹非凡,前来采访的一众媒体早就守在入口,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

 

茨木从幕后转台前还没多久,以前又不怎么感兴趣,现下第一次亲临这种大场面,也是有些震撼。阎魔见茨木看了好一会儿人群,以为他对红毯的入席仪式感兴趣,直接说道:“那你留在这儿看吧。”

 

于是茨木下了车,一个人晃荡在红毯两旁,胸前挂着他的后台通行证。他仗着身高优势轻而易举地挤在了前排,身旁全是端着长枪短炮镜头的漂亮女孩子,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他看了眼身后,是根本望不到尽头的粉丝群,许多人举着不同名字的灯牌。

 

身旁有个女孩子注意到了这个长相出众的男生,见他正在东张西望,以为是和自己一样也在期盼着偶像赶紧出场,于是女孩子主动问道:“你也在等大天狗吧?”

 

茨木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是站在了大天狗的粉群里,而且粉群数量庞大,等他想离开时发现已经挤不出去了,茨木一时半会还没忘记电梯里那一言难尽的近距离接触,现下正被粉丝数量可观的灯牌闪得眼睛疼。

 

他眨了眨眼,忘了接话,女孩子发现他全身上下连件应援物都没有,想要照顾一下这个稀少且好看的男粉,于是她很大方地从包里掏出了一把扇子,塞给了茨木,茨木倒是认出来了,这是《情迷平安京》里大天狗手上拿着的那个团扇。

 

茨木干巴巴地道了声谢,只能收下这份热心的礼物,他祈祷着大天狗快点出现,最好下一秒就走完这条红毯,好让他赶紧离开。

 

给他递扇子的女孩子看见这个男生拿着扇子不再说话了,反而有点生无可恋的样子,她转过头偷偷和另一个女粉说道:“我觉得这个男粉挺特别的。”

 

女粉:“我也。”


TBC

评论(19)
热度(525)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