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狗茨]《万众瞩目》[上]

|大天狗×茨木童子|

 

|1.娱乐圈架空,短篇

2.明星×狗仔|

 

文/十少

 

[上]

 

茨木窝在车内,一手端着相机,另一手拿着手机刷微博,车内暖气开得很足,午夜的电台放着情歌,配上主持人的轻声细语,催得他昏昏欲睡。茨木个字高,长手长脚的,整个人都蜷在驾驶座的靠背上,歪成一个诡异的姿势,怎么坐都不舒服。他把朋友圈那些无聊的笑话看了好几遍,实在是没什么能看的了,这才把手机屏幕锁上。

 

他看了眼时间,已经要凌晨一点了。他的车子停在这片住宅区的地下停车场里,安安静静待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住宅区的门卡是借来的,否则他根本进不来这种连一块草坪都买不起的高档住宅区。茨木困得哈欠连天,一点干劲都没有了,他心想自己果然不适合干这行。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屏幕重新亮起,茨木勉强打起精神,低头看手机,发现是一通来电,他坐直了身体,把车内音响的声音调低了一些,这才接起了电话。

 

“晴明?”

 

“你还在他家小区吗,”安倍晴明在另一头说道,“有什么发现没。”

 

茨木懒洋洋的,回答道:“没有啊,我今天连他人都还没看见呢。”

 

电话那头传来了收发电子邮件的声音,片刻后,晴明又说道:“今天晚上电视台有个慈善晚宴,估计回来得是会晚一些,杂志社也收到了邀请函,不过我没去,神乐去了,我等会儿替你问问她晚宴散场没。”

 

说完,晴明又叹了口气:“这么晚辛苦你了,调来部门没多久就被安排做这种工作。”

 

茨木千言万语的抱怨又堵在心里,他抓了抓头发,应了几声:“习惯就好,没什么事我先挂电话了。”

 

两人互相道了再见,茨木重新仰靠在椅背上,把手机扔在一旁,电台换了一首钢琴曲播放,他忍不住闭上眼睛,手中的相机也被搁在了副驾驶座上,想要暂时休息一会儿。

 

 

茨木要等的人是大天狗。大天狗算得上是当下最红的男明星之一,演戏票房实绩可观,拿过奖,上遍各大杂志单封,娱乐八卦论坛长期的流量担当,一举一动都被众人关注着,就连给别人微博点个赞都能被粉丝分析出一篇小论文,最近他又演了部古装玄幻剧,收视率狂涨,迷妹要排出太阳系外,人气又被推向另一个巅峰。

 

各家娱乐杂志、报纸还有媒体网站如今每天都在大天狗的公司前打得头破血流,为的就是和公司疏通关系,能拿到大天狗的一手真料,博更高的销量和点击率,但很遗憾的是,大天狗在娱乐圈活跃的这么些年过得就像个模范三好学生似的,别说恋爱这种猛料了,私生活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

 

茨木就职的杂志社算是业内娱乐大刊,他本来一直在广告部做事,和那些演员明星的正面接触不多,结果部门前段时间大变动,他不知怎么的就被调去总编手下做事了,总编就是晴明。他现在的同事是一群每天忙得焦头烂额的俊男美女,要跟着跑活动现场,时刻盯着娱乐圈风吹草动,手机里有无数明星经纪人及公司的联系方式。

 

调进部门不足几周,茨木不用接手什么工作,只好被晴明拜托着拿相机去蹲大牌,看能不能拍出点儿独家新闻和照片之类的,给好久砸不出重量级水花的杂志内容添上精彩的几笔,拉动一下最近略显疲态的销量。

 

于是茨木这周就来蹲大天狗了。其实大天狗住处的安保系统非常全面,一般人确实进不来这片小区,他之所以能开着车驶入停车场,是因为他有一个发小叫酒吞,酒吞是当下红得发紫的多栖艺人,人气和大天狗不相上下,虽然活跃在不同领域,但平时出席活动或是节目也都是一块儿被邀请。

 

酒吞算是茨木和娱乐圈唯一的直接关系了,茨木前段时间问酒吞要了一张小区门禁卡,酒吞一开始奇怪得很,怀疑茨木这么多年来对自己坦诚流露的仰慕和崇拜终于有了质的变化,转化成了另一种不好言说的感情,要夜闯自己家门做点什么,茨木无言以对,只好澄清自己对他没有其他想法,要门禁卡是工作需要,为了蹲点儿大天狗的独家新闻。

 

那时听完茨木理由的酒吞直接摆了摆手,说你蹲大天狗能蹲出什么料啊,全圈认识大天狗的都知道在他身上挖不出半点劲爆新闻,茨木无奈,说我也没办法啊,蹲不到就算了呗。

 

酒吞还是把卡给他了,其实酒吞有点担心茨木被大天狗身边的安保人员揪着为难,他只好又给茨木挑了台自己的跑车,这样停在这儿停车场里也不会有什么违和感,不容易被发觉。

 

 

眼下茨木已经在大天狗家小区里蹲了近一周了,每晚目睹大天狗的车从眼前擦过,然后大天狗在平平无奇毫无爆点的众助理及保镖跟随下从车内出来,再毫无爆点地回到家里,他身边唯一跟着的女人就是经纪人,什么花边都逮不着。

 

今天大天狗要比平常回来得晚很多,茨木查过了,这周大天狗没有外出拍戏的行程,基本活动都在市内,结束行程后估计都会回家,所以他挑了这周跟拍,但是直到刚刚晴明说起电视台晚宴,茨木才想起来这事儿。

 

他等得累了,心想今晚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事儿发生,大天狗确实一点毛病都揪不出来。

 

茨木正想着再睡十分钟,他手机又有新的信息切进来,他只好睁开眼睛,把信息点开,晴明给他发了一条“问过神乐了,说晚宴刚散”,茨木双手抄在脑后,琢磨着晚宴多半都要喝酒的,大天狗说不定一喝多就搂个什么小花小嫩模回来的,他也许能交个好差。

 

脑补到这儿茨木也不睡了,又振作了起来,拿起手机重新刷微博,他微博新关注了这一批同事,大家正在热火朝天地直播今晚慈善晚宴的现场。

 

这种活动都是各家通稿的狂欢,什么视觉系女歌手红叶长裙惊艳红毯,什么新晋组合鬼使黑白互动不断,什么实力派男演员荒川之主造型吸睛,什么歌坛人气天王酒吞豪捐善款五百万,什么影帝大天狗黑色西装低调压轴……

 

茨木在大天狗的这条微博上停顿了片刻,然后忍不住戳进去,点开了大天狗的高清现场照一张张看了起来。

 

平心而论,大天狗确实长得非常好看,这张脸就是为大荧幕和闪光灯而生的,在拍戏之外,大天狗的发色总是保持着淡淡的金色,衬得皮肤更白,这一组现场照拍得很好,大天狗穿着一身黑色,身材修长,额前的头发都梳了上去,露出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他朝着人群微微一笑,被镜头捕捉下了这个瞬间。

 

这样的大天狗看起来真是光芒四射,离自己的生活非常遥远。茨木挑了挑眉,感慨着他这种本来和焦点人物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人,也有因为当狗仔而不得不潜伏蹲点在人家楼底下、近距离接近大明星的时刻。

 

终于,茨木听见车库的入口隐约有引擎声传来,他赶紧调整状态,熟练地抓起相机,看着两束车灯从墙上缓缓滑过,接着是大天狗的车从入口处滑了进来。

 

茨木把车内的灯光和电台一并关了,静静地架着相机,调好焦距,等着大天狗的车在公寓电梯旁停了下来。车门开了,有位黑长直美女踩着高跟从副驾驶座上走下,那是大天狗的经纪人,雪女,雪女下车后助理也跟着走出了车厢,最后拉开车门的才是大天狗。

 

大天狗依然穿着那身西装,和茨木在微博图片上看的一模一样,只不过真人要比照片更高一些,大天狗气质出群,穿这么一身站在泛着白冷灯光的停车场里,像是一帧电影画面。

 

遗憾的是,今天的大天狗也没有任何可拍的价值,他并没有搂着任何陌生女人,也不像喝醉了似的,只是揣着外套准备回家而已。雪女给助理交待了些什么事情就重新开着车走了,大天狗让助理先去等电梯,自己才慢悠悠朝着楼道走去。

 

茨木叹了口气,随便拍了两张,准备收拾收拾回家。

 

就在这时,他眼前忽然窜出了几道人影,把茨木吓了一跳,他看见几个年纪轻轻的小女生忽然朝大天狗扑了过去,一边尖叫一边跑动,尖叫声在停车场里格外嘹亮。大天狗显然也被吓着了,他愣在原地,看着这些女生冲过来围住自己。

 

女生们狂热的神态令茨木目瞪口呆,他在想这些人是怎么混进小区里在这潜伏如此之久的。茨木见女生不停地想要触碰大天狗,甚至掏出手机要强行合影,大天狗皱起了眉,神情严肃,显然是很苦恼。

 

助理闻声从楼道里赶回来,可是怎么也拉不开那些女生,大天狗被左右夹攻,被拽着手臂又摸又抱的,连手都抽不出来,但又不好对女生发作。茨木看着着急,头脑一热,想不了那么多,直接拎着相机就推开车门大步走了过去。

 

“缠着不让人走还动手动脚的,”茨木大声说道,“你们不是这里的住户吧,再不离开我要叫保安了。”

 

女生们被这个突然冲出来的陌生男人吓得一愣,茨木佯装掏出手机准备喊警卫人员,助理反应得快,趁机将大天狗从人堆里拽出来,茨木一边朝电话里说着什么,一边指着车库的出口让她们快点走,女生们这才低着头赶紧跑了。

 

茨木放下电话,转过身,看见大天狗也正惊讶地盯着自己,茨木第一次和他距离这么近,反而下意识退了一步,摆了摆手,说道:“我只是路过……”

 

“刚刚的事,”大天狗开口,声音沉缓,“谢谢你。”

 

“没什么没什么,”茨木说,“不过刚才挺吓人的,怎么现在的小姑娘追星这么疯狂。”

 

一旁的助理忍不住生气道:“这些都是私生啊,已经不是第一次堵家门口了,真是没完没了。”

 

茨木有些心虚,毕竟自己也是个在这儿蹲等着拍照片的狗仔,他看大天狗没什么事了,就想早点离开:“那我也走了,你们小心点。”

 

大天狗却看见了他手中的相机,他皱着眉,抬头打量茨木,他在这儿住了挺久,周边邻居基本都认识,茨木这种长得好看身高出挑的男生,若是住在这里,他不可能一次都没见过。茨木最近又总是熬夜,作息不规律,导致眼下有黑眼圈,显得人比较憔悴,现下只穿了件休闲连帽衫和七分裤,踩着板鞋,拎着相机,出没于高档住宅区停车场里,怎么看怎么可疑。

 

茨木也发现了大天狗注视着自己相机的眼神,他心里暗叫不好,正想转身开溜,大天狗思索片刻,出声道:“狗仔么?”

 

开溜的脚步停住了,茨木尴尬地转身,助理“啊”了一声,神色又变得焦急起来,想冲上前来收缴茨木手中的相机,茨木躲着助理的手,慌乱中拼命解释:“等等等等你听我说,我什么也没拍,而且你也没什么能让我拍的啊……我明天不来了行吗!”

 

助理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茨木也晕头转向,他把相机搂在怀里,这要是磕了碰了得自己掏钱赔杂志社的,他给大天狗道了句歉,还不等人反应过来,就飞快地跑回了自己车边,发动车身踩着油门从大天狗跟前奔了出去,超跑醒目的颜色消失在夜色尽头,一气呵成,停车场里只剩轰鸣声还在回荡。

 

助理:“……”

 

大天狗却似乎在想着什么,片刻后,他自言自语低声道:“红色迈凯伦……酒吞的车?”

 

 

第二天茨木起了个大早,忧郁地来到公司,直奔晴明办公室。晴明在椅子上还没坐满十分钟,就见茨木闯了进来,神色坚决,说道:“不行,我还是不蹲大天狗了。”

 

“我也这么想的,”晴明喝了口咖啡,点点头,丝毫不知道昨晚的状况,“他私下确实没什么料能挖的,这几天辛苦你了。”

 

“是啊,我觉得他私生活根本就毫无爆点啊……不是,除了这个原因,我还有个事要和你说,”茨木老实道,“我昨天被大天狗发现了。”

 

“啊?”

 

茨木便将昨晚发生的一连串事情都说了出来,晴明一时无语,他摇了摇头:“也不是什么大事,他又不认识你,正好也不再安排继续跟拍了,这事儿算了吧,你以后就和阎魔一起跑外务,我等会给她说一声。”

 

说完,晴明顿了片刻,把手边一叠崭新的文件递给了茨木,说:“正好过几天有个电影节开幕,这是资料和出场名单,你们准备着去一趟现场,你就帮整理写报道的素材吧。”

 

茨木接过文件,说了声“好”,退出了晴明的办公室。

 

他走到茶水间,准备给自己冲杯咖啡,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他只好放下杯子去接电话,酒吞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了出来:

 

“茨木,你昨天是不是遇见大天狗了?”

 

“你怎么知道的,”茨木撑着流理台,“我就看他被粉丝疯狂纠缠,下车去见义勇为了一下,结果忘记把相机放车上,被他猜中身份了。”

 

酒吞继续说道:“他认出了我的车,早上来问我昨晚在小区里开着我跑车来偷拍他的是谁。虽然我和他没事业冲突,构不成对家关系,但万一他以为就是我雇狗仔来拍他黑料的怎么办。”

 

茨木站直了身体,愣愣地接话:“那怎么办啊。”

 

“不怎么办,管他呢。你吃早饭没有。”

 

酒吞本来也就那么随口一说,他没想让茨木多心,准备岔开这个话题。

 

“不行,我不能让挚友被误会,”茨木无视了酒吞的岔话,变得严肃起来,认真地思考着,“我想想要怎么办……”

 

“你别放心上了,我乱说的,”酒吞补充了一句,但话说到一半,又被助理催着去化妆间,只好说道,“我去赶通告了,有空再聊。”

 

说完酒吞就挂了电话,茨木却还站在茶水间里,忧心忡忡的。

 

TBC

评论(28)
热度(755)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