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EC]《Eon/永世》|原著向|短篇|ABO|[Chapter.03][完结章]

|Erik Lensherr×Charles Xavier|

 

*原作向,ABO,双向暗恋

 

文/苹果十少


*本章分级警告:NC-17


(本更万字,一发完结,篇幅不是很长,希望大家吃得开心就好,明天会继续更新番外,大概是辆车;以及会更新此文作为SLO突发小料的相关信息^^)

前文:01 02


[Chapter.03]


 点此上车


Charles费劲地套好裤子,他的衬衫下摆皱得根本不能看,他只好把它们扎进裤腰更深处,显得稍微平整了些,他们简直像一对在大学校园的教室里偷着亲热的情侣,必须得在午休结束前收拾好一切再把教室还给其他同学。

 

Charles被自己这个想象逗乐了,他摇了摇头,看见Erik不解的眼神,后者似乎没明白Charles为什么要笑,Charles没告诉他,心想幸好Erik拥有的不是自己的能力,否则Erik也会对这个幼稚的比喻感到无奈。

 

Erik的腕表在他们结合前就被他卸了下来搁在一边,此刻他又将它重新戴回手腕上,他看了眼表盘,时针已经快走了两轮了,他们应该快要到达目的地了。

 

恰好此时机舱内的广播也响了起来,Scott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教授,我还有十分钟准备降落。”

 

Erik和Charles交换一个眼神,他们把所有狼藉都统统扫进垃圾桶里,感受机身开始逐渐倾斜,机翼擦过云层,窗外的视野变得丰富起来。

 

他们的目的地位于弗吉尼亚州的某地,Charles在用主脑定位到当时在场另几位变种人后,立刻潜入了他们的记忆之中,获知他们并没能走太远,而是在弗州较偏僻的一处准备停顿,他们得赶在这几个变种人再次离开前到达。

 

飞机在郊区几乎没有人烟的废弃麦地上缓缓降落,Charles有点儿耳鸣,但他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Erik从他身后站起,机舱舱门慢慢地打开,他俩从机舱走了出去,新鲜的空气和冷风扑面而来,吹散了他们周身尚显倦怠的气息。

 

Scott很快也从驾驶舱出来,他看到两人的瞬间就皱起了眉,他似乎想要开口询问什么,但是半天没有说出口,他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Charles若有所思,他看了一眼Erik,然后将手指扶上额角,他顺畅地进入了Scott的思维里,从他的视角打量起了自己和Erik.

 

这之后,Charles缓慢地放下了手,他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迅速将自己的衬衫领子往上提了提,遮住了刚刚不经意暴露在外的吻痕,显然Erik和他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倒是被Scott看见了,所以他才露出那种尴尬的神色。Charles没敢继续读取Scott的脑海信息,他怕自己再看到什么Scott关于他俩的胡乱猜测。

 

Scott将手抄在皮夹克的口袋里,他看向不远处某间破旧的农庄,说道:“这就是教授看见的他们的藏身处吗?”

 

“就是那里,”Charles神情严肃起来,“但愿我们来得及时。”

 

 

农庄里什么也没有,从外看去就是几幢早就失去作用的老砖房,Erik的步伐有点急,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进去把那个冒牌货揪出来教训一顿,Charles跟在他的身后,Scott则在四处打量这里。

 

没过多久,他们接近了农庄,果然隐约能听见交谈声,Erik没有犹豫,直接将农庄的铁门拆下,封在了砖楼的后门处,将对方的逃跑路线堵死。如此之大的动静自然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Scott站在Charles跟前,调整了目镜的开闭程度,瞬间,一束强大的冲击激光将眼前房子的外墙击垮,整栋楼开始轰塌,不一会儿,有几个人影从里面被逼出。

 

Erik警备起来,他盯着烟尘中的人影,只见对方为首的某人从里面冲了出来,甚至运用着和Erik一样的能力,控制着房梁里的金属钢架,让自己免于被它们砸垮。Charles皱眉,眼前这个未知的变种人确实能够运用同样操控金属的力量,他也戴着头盔,这让Charles无法进入到他的脑中。

 

Charles只好转而去操控另外几个变种人的思想,他将他们定在了原地,并且透过意识得知他们似乎称这位冒充Erik作乱的变种人叫做Jerry,他大声说道:

 

“Jerry,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做出这些事情,你现在都必须向大众公开你的真实身份,停止冒充Erik的行为!”

 

Jerry有些惊讶自己为何会被如此之快找到,他一眼就认出了Charles等人,听到Charles的警告后不置可否,接着立刻退后了几步想要逃走,Erik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试着去操控对方的头盔,将人扯向自己,但是对方也同时在抵抗着,他们相同的能力作用正在互相抵消,Erik觉得有点吃力,又有些恼火。

 

Scott在一旁见状,及时调整了眼间的冲击激光扫向Jerry,后者不得不分神闪避,这给了Erik机会,他将Jerry的头盔扯下,摔到一旁,使他被迫露出全貌,Charles松了口气,他正要趁此机会入侵Jerry大脑的时候,突然感到手臂上一阵尖锐的疼痛,他下意识叫了一声,Erik立刻回头看他,发现Charles正捂着左手手臂。

 

是一块铜片刮伤了他,看样子是农庄的旧式门锁锁片,铜片带着血迹飞向Jerry,Charles不解地抬头,Erik也看不清对方的意图。Jerry将铜片在自己手指上也划了一道口子,Charles的血迹融进了伤口之中。

 

“我之所以能操纵金属,正是因为我能够通过血迹吸收对方的能力,”Jerry说道,“要向那些精明的老鼠复仇,换一个曾经与政府为敌过的人的身份最好不过了。”

 

“你什么时候接触过我?”Erik愤怒道,“我对你的仇恨毫无兴趣,但你将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我说到做到。”

 

“还记得前天你被一个街边的乞丐撞到了吗,你的手背上现在应该还有我留下的针眼。”

 

Erik抬手查看,果然如此。

 

“就因为我同为变种人的弟弟的一次能力失控,他们就要抓走我所有的亲人,”Jerry继续说道,声音越来越激动,“没有人能承受得住那种残酷的折磨,我侥幸逃了出来,却没能救出父母和弟弟……我找到了几个与我同样可怜的朋友,终于成功实施了计划。”

 

Charles静静地说道:“这不是你伤害别人的借口,更不是你可以利用别人身份为自己开脱的理由。”

 

Jerry突然笑了,笑得诡异,令Charles心底突然渐渐不安起来,Jerry慢慢抬起左手,学着Charles一贯做的那样,将手指放在额头上:“据说Xavier教授的能力是控制别人的大脑和思想?我真是迫不及待要试试了。”

 

说完,他将视线投向了一旁的Erik,Charles低咒一声,他看见Erik来不及将刚刚丢在一旁的头盔戴起就变得神色痛苦起来,Charles顾不上曾经说过不会再进入Erik脑中的话,他几乎是同时去读取Erik的意识,很快他便也来到了Erik的脑海里。

 

Erik却感觉糟糕极了,除了Charles之外还从未有人同样进入过他的脑中,他真想立刻把那个陌生而嚣张的入侵者狠揍一顿,但是对方似乎已经控制了他的行动,令他无法动弹,甚至被迫要去攻击Charles,还好这时Charles也在尽力帮助他,Erik捕捉到那久违的熟悉的感觉,他眼前有点模糊,是因为脑中太混乱导致的。

 

Charles有些愧疚,是因为他不得不读取了Erik的意识,这令他看到了很多Erik脑中的记忆画面,它们在眼前飞闪而过,Charles一边努力将Jerry从Erik脑中赶出去,一边被迫一一读完了这些记忆,他有点恍惚,因为他看到了很多令他惊讶的东西。

 

这些记忆里几乎都是他熟识的场景,有的是他和Erik刚认识不久时的几句对话,有的是他们争吵后一言不发的对视,还有一些是从Erik视角出发时的自己——Charles不合时宜地红了耳根,他从来不知道Erik偷看过他这么多次。

 

他有点高兴,心底是压抑不住的惊喜,Erik从以前到现在的一些想法都灌进了他的脑海之中,它们一点一滴地汇聚在一起,把Erik更多的心意都展露在Charles的眼前。Charles突然有些欣慰,原来这些年来并不是只有他才对对方有着超越友情的想法。

 

原来如此多自己在担忧忐忑对方的时刻、Erik也在想着同样的事。他们似乎耽搁了很长一段时间才互通心意,不过幸好,他们还是没有错过彼此。

 

Charles深吸一口气,他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对付Jerry上面,准备更加尽力地帮助Erik摆脱这个困境。

 

Jerry第一次得到Charles的能力,他很快就显得力不从心了,脑袋里一时间涌入的声音太多,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理。可Charles比他有经验得多,渐渐地他占了上风,他不客气地将Jerry赶出Erik的脑海,并捣毁了对方窃取而来的能力,令他脑中空白一片,再也不能像自己一样掌握他人的思想,Jerry被压迫得往后踉跄几步,跌坐在地上。

 

Charles朝他开口:“你真不应该一而再再而三地做这些蠢事。”

 

Erik定了定神,他似乎并不知道Charles都在他的脑中看到了什么,只是朝他道谢,Charles朝他点了点头,却什么也没说。

 

Erik没有太在意,接着他和Scott一起上前打昏了Jerry,Charles也松开了对其他几位变种人的禁锢,让他们和Jerry一起昏睡着,Scott联系上了尚在学校里的几人,简单说明了情况,Hank表示他会将信息都如实告知给政府。他们人将一齐带上了飞机,统统扔在了尾部机舱内关押好,然后踏上了返途。

 

 

当他们再次着陆时,等待在机舱之外的便是问询赶来的军方,他们简单检查了一番Jerry等人,然后统统将他们带上了用于收押嫌疑人的车厢内。为首的军官与Charles握了握手,说道:“谢谢。”

 

“希望你们能够帮忙澄清Erik是无辜的,”Charles严肃道,“以及那些变种人……无论如何,我都不愿意看到他们被有心人用来研究并利用。”

 

对方没有答话,只是静静地转身离开了。

 

Charles目送军方的车辆消失在出校的路上,他和Erik也在庄园里慢慢走着,Erik说道:“你不能总把他们想得那么天真。”

 

“Erik,这个话题我相信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次了,”Charles笑着摇了摇头,“你有你的看法,我有我的坚持,可能再过多年我们还是不能劝服彼此。”

 

Erik也没再继续,他将手搭在Charles的肩上,换了个话题说道:“那我们聊些其他的,比如……拥有一个Alpha的感觉如何?”

 

他们自在飞机上结合以来,直到处理完Jerry的事件,都没能认真聊聊关于彼此之间的事,现在突发案件终于告一段落了,Erik和Charles拥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好好谈谈这些。

 

Charles直说道:“我觉得好极了,有了一位人生伴侣难道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吗。”

 

他说完,又想到了什么似的,继续补充道,声音里多了点狡黠的趣味:“话说我竟然从没发现过你很早之前就想标记我了,Erik,你对我有这样的想法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Erik猛地低头看他,惊讶道:“你怎么知道……不,你是那时候看见的。”

 

“我看到的也不多,”Charles耸了耸肩,“我没有深入太多,能知道这些真是意外的收获。”

 

“这已经够了,”Erik罕见地有些无奈,“我承认我从很早以前就想要标记你、成为你的Alpha,以更亲近的关系站在你的身边,但你知道的,Charles,我们之间曾有那么多分歧……”

 

“其实我也是,”Charles忽然说道,“实话说,Erik,我也对你有着一样的心思,从很早之前开始。”

 

 

Erik说不出话了,他怔怔地看着Charles,看着他的眼睛,眼神清澈而温暖,又直率得令Erik措手不及,他总以为Charles是从最近才对自己有意思的,所以会在飞机上提出想被标记的要求,但其实……其实Charles也和自己是相同的吗,早在更早之前就抱有特殊的感情。

 

他们对视了片刻,然后同时微笑起来。耳边隐约已能听见学生们的吵闹声,他们在庄园的灌木丛后,没有继续向前走,晚霞落在彼此的肩头,令气氛变得更加柔和暧昧起来。

 

Charles闭上眼睛,接着Erik俯身吻住了他。

 

他们不带任何情欲因素地接吻着,只有风轻轻吹拂而过,像来自远方的、将持续永世的一句赞叹。

 

END


评论(2)
热度(79)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