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我们接吻时》|太宰治×中原中也|短篇|

|1.短篇

2.他们不属于我,只属于彼此|


文 / 十少


BGM:冷めたスープ

 

*故事很短,仅赠予友人。



“赏脸跳支舞吗?”

太宰治朝眼前的女士伸出手,单脚后撤,优雅地弯了弯腰,微笑着注视着对方的双眼,被邀请的人有些惊喜,她并不认识来人,但还是小心翼翼地提了提裙摆,将手放入了太宰治的手心。

舞曲应着两人双手牵起的动作慢慢奏响,宴厅里杯影交错,人们随着大提琴的前奏滑入池中。宴会设在一艘丽星游轮中,灯光在船身上闪烁如星,它像一座璀璨的岛屿,在横滨的港湾里缓缓前行。

太宰治有些心不在焉,他牵着舞伴,配合对方的舞步时进时退,但眼神却落在别处。为了能够潜入这场宴会,他难得换下了常穿的风衣,此刻正规规矩矩穿着礼服,颈口系着一只黑色的丝绒领结。

太宰治不动声色地扫了一圈周围,这里人太多了。

今夜是横滨某财团的庆典,因此特地包下了一座游轮,并邀请了各界人士前来,太宰治为了侦探社接的一桩委托,也弄了一张邀请函,顺利地登上了游轮,船上人流如水,没有人注意到他,一小时前他把该解决的都解决了,这才来宴会现场转转。

窗外的夜幕刚沉下不久,人们都涌入了大厅找乐子,大厅占据着这座巨轮的顶层,月色从宽大的天窗投下。

太宰治领着舞伴渐渐往大厅的中央滑去,眼看这一曲快要跳完,一直沉默着的女士犹豫片刻,准备说些什么,想要在分开之前再搭上两句话,以此留住这位陌生但迷人的年轻男人。但她没有机会了,她正要开口,却看见对方似乎发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似的,目光越过了她,投向了身后的某个角落,又很快移开。

一曲终于落下。太宰治在女士的手背上落下一个轻吻,整个宴厅安静了数秒,接着人们又走动起来,说笑声渐起——舞会还没有停下,现在是与身边人交换舞伴的时刻,太宰治礼貌地松开了女士,让她轻盈地转了半圈,交到了身边另一位来宾的手中。

现在他又是独身一人了,本应轮换而来的舞伴迟迟未到,太宰治看了眼左侧,另一边的人却一直没有动作,太宰治也没离开,只是站在原地静静等着那人转身。

 

中原中也回头,当即怔在原地,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惊讶的神情没有掩饰住,被太宰治尽收眼底。Fly me to the moon的前奏响起,“嗒嗒”的轻响一下下打在中原中也的耳边,他确实没想过会在这里也偶遇太宰治,正欲转身离开,却又被身后的来宾不小心撞到,反而将他推向了跟前的人。

“跳吗?这首歌不长。”

太宰治主动问道,他又笑了一下,表情玩味,中原中也见四周只剩他俩依旧站在原地发愣,确实有些格格不入。而他还未来得及细想这个突如其来的邀请,就被太宰治牵起了左手,慢慢地握住。

只有中原中也戴了手套,他隔着皮革,感受不到太宰治手上传来的任何热度,对方修长白皙的手指扣在自己手背上,中也不知道太宰治究竟想做什么,却已被动地跟上了他的步伐,他的后腰也搭上了对方另一只手,微微一用力,他就被拉向了太宰治的怀中。

“你怎么在这里?”

中也终于开口,他没抬头,只是不自觉随着华尔兹的节拍往前走了两步,尽管他们贴得不算近,中也还是闻到了太宰身上的香水味道,混着一点淡淡的雪松香,这令他觉得危险,但说不出危机感从何而来。

“应该和你来这里的理由差不多。”

太宰治退后一步,握着对方左手的动作换了换,改成托着手心,只剩食指和中指牵着指尖,中也随即和他拉开一段距离,看了他一眼,太宰背着灯光,表情有些朦胧。他皱了皱眉,继续问道:

“你一开始就知道我会来?你打听了黑帮的消息?”

“没有啊,”太宰治耸了耸肩,“刚刚顺道听来的消息而已。”

中也没再说话,曲子不知不觉已走了三分之一,太宰治将人往自己这边一带,两人重新贴在了一起,只不过这次比上次贴得更近,中也觉得只要自己抬头,就能蹭到太宰治的下颌,他的呼吸落在太宰治的衣领上,而整个人都被揽在臂弯之中。

太宰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我还听了个消息,是关于你的。”

“听到什么?”

中也抬眼看他,发现对方也正俯视着自己,目光撞在一起没几秒,中也移开了眼神。

太宰没有回答中也的问题,他颇有兴趣地又和中也跳了一圈,毫不意外地看见中也变得不耐烦的神情,舞曲变得欢快不少,男声的哼唱徐徐落在厅内,太宰带着人往宴厅侧门处走,他们改成双手交握的姿势侧迈两步,他手上用力,中也只能顺着他的节奏走向自己。

“你卖关子的样子还是这么欠揍。”

“告诉你也不是不行,”太宰回道,“我总要收点什么作为谢礼。”

中也毫不留情:“你做梦吧。”

“是吗?”

太宰眯着眼睛笑了笑,又叹了一口气,接着又陷入了沉默,舞曲已接近尾声,两人都各怀心事,他们的节奏慢了下来,只是松松地牵着手。

在他们还仍是搭档的时候,也从未像现在这般挨得极近,更不用说交换低语,或是共舞,他们上一次没有针锋相对地站在一起是何种情形,两人都早已记不清了,现下气氛虽然不可避免地陷入僵持,但至少比平常激烈的争吵好一点儿,倒显得尤为难得。

 

“你的目标在三楼。”

太宰治忽然开口,中也没反应过来,他看向太宰,对方却在这时松开了他,接着耳边的歌也哼到了尽头,太宰朝他鞠了一躬,单方面完成了所有该做的礼节,作为这支舞的句点。

过了几秒后,中也这才明白太宰刚刚说的就是他听来的另一个情报,而且恰好是他需要的。

中也心情有些复杂,他是时候离开这儿了,比起和老搭档用沉默叙旧,他身上的任务才是最重要的,但他却迟迟没有动身,太宰治也是,他们站在宴厅的边缘,再往后就能退到甲板上,夜风从大门里灌进来,把他们的额发吹起。

“不去吗?”太宰治露出他惯有的笑容,“还是在想该怎么谢我?”

“你想多了,”中也收回发散的思绪,语气又变得凶狠起来,“就算你不告诉我,我自己也能找到人。”

太宰治不置可否地摊了摊手,中也还站在原地,有点欲言又止。

“不知道回什么礼的话,那我自己决定了。”

 

中也微怔,对方话音还未落下,自己却感觉视野里人影突然靠得极近,他正要抬头,恰好迎上太宰的轻吻。

他的吻停留时间不长,待中也回过神来,太宰治却已经转身准备离开这里,中也只能看见对方背向自己,朝他摆了摆手,就算看不见正脸,中也还是能够想象出这人眯着眼睛微笑的样子。

中也有些恼火,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下唇,这个吻很凉,也不够深,留下的触感似乎能被海风一吹即散。

 

脑中千遍万遍设想,若下一次再遇见会是在怎样地点,是否依旧选择手下留情,用意想不到的吻作谢,还是他们只允许今夜如此特别。


FIN

评论(4)
热度(210)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