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切肤之爱》|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现代架空|[第三章]

|架空,实习记者×杀手|

|文/ 十少|


(这章结尾终于见面了)

前文:第一章 第二章



[三]

 

伤口的阵痛将漩涡鸣人从昏睡里拉扯出来,他勉强睁开眼,试图动了动手指,一股巨大的疲累感涌上全身,他想要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几乎动弹不得,从额头到小腿都有或长或短的伤痕,好像肋骨也断了两根。

 

鸣人缓了口气,他发现自己的伤口都被仔细清理过,腰腹也缠上了干净的绷带,接着他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是一间布置简陋的房间,灯光昏黄,窗门紧闭,也看不见外面的天色,无法判断此刻是什么时间,除了自己身下躺着的这张床,屋里似乎就没有别的家具了。

 

昏过去之前,鸣人只记得自己正打算和随行的小队一起往采访对象的家中走去,他们通往目的地的途中有一段十分陡峭而狭窄的山路,仅靠藤条简易地拉起了一道扶手,一行人走至山路一半时,他们突然遭到了意外的袭击。

 

那时有两辆直升机忽然从远方俯冲而来,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螺旋桨卷起的大风刮得摇摇欲坠,鸣人极力想抓住藤条,但他很快就被打开机舱门、蒙面端枪朝他们射击的男人打伤了左手,最后为了避开子弹,小队都往山中的森林里跑去,逃散得七零八落,鸣人则没能在慌乱中站稳,最后从半山上滚了下去,背部撞击在沿路的岩石上,痛得他两眼一黑,很快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时,他就发现自己受了救治并躺在此处。鸣人看见自己的外衣和行李都堆在房间的一角,他闷闷地呼了一口气,在无法正常活动的情况下,他只能等着救起他的那个人早点出现,好问清这一切,并早点找到同事们和他们会合……这不是他第一次在外出采访时遇到意外,只不过这一回实在伤得重了些。

 

在加入新闻社的那一刻起,鸣人就很清楚这一行即将遇到的危险和阻碍,要将不为人知的黑暗揭开是一件极其艰险的事情,但他已经为此做好了足够的准备。鸣人虽然没有起身的力气,但他还是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在这个陌生而未知的处境里,了解真相依旧是他最重要的目的。

 

又躺了一会儿,鸣人忽然想到了佐助,他也明白自己大概昏迷了一段时间,经历了一场如此惊心动魄的意外,他感觉和佐助说话好像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就在他想要试着连接佐助、听听对方的声音的时候,他额头的伤痕又隐隐作痛起来。

 

鸣人立刻停住了思维里去连接对方的动作,他闭了闭眼睛,难得地叹了口气,如今的自己全身都是伤,更不用说它们引起的各种不适和痛苦了,这样的痛觉怎么能让佐助也陪着他一起遭受,更何况他在弄清现下的处境前,没有想让对方担心自己的打算——佐助应该会担心自己的吧,如果他知道这些的话。

 

就在鸣人思绪混乱的时候,他的房门外突然传来了不大不小的动静,鸣人警觉起来,他的目光转向房门口,紧盯着那儿,接着他听见了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步伐缓慢,踩得木质地板吱嘎作响。

 

终于,门被拧开,一位看起来年过七旬的老人走进房中,鸣人在看到他的瞬间瞪大了眼,并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哈希姆先生?!”

 

被称作哈希姆的老人点了点头,并踱向了鸣人的床边,他坐在了床沿处,手中拿着止痛药,他开口,声音低而沙哑:“你睡了两天半,现在已经是第三天的傍晚了。”

 

鸣人沉默,眼前这位老人正是他们此行的采访对象。不久前,新闻社收到一条加密的匿名信息,称某起曾经轰动一时的跨国犯罪案件的证人终于愿意接受采访,愿意还原更多案件内幕,而此人则是正隐居在南欧山林间的哈希姆,主编联系上哈希姆后,双方约好了采访时间,于是鸣人便跟着小队踏上了这次任务的行程。

 

哈希姆一边把鸣人手上的绷带拆开,一边缓缓说道:“很抱歉将你们卷进来,这间小屋是我以前下山采购时建的临时歇脚的地方,在那些人袭击之后我沿着小路逃到了这里,并找到了昏迷不醒的你……我知道我时日无多,我必须将更多的真相说出来……”

 

他顿了顿,接着说了下去:“我在那次审判出庭作证之后,便独自一人来到了这座山中,本想躲开那些人,但没料到几年后他们便找到了我的住处。一个月前,我收到了一封信,上面说我带走了不该带走的东西,我想那就是当初我搜集到的罪证……”

 

“等等,罪证不是在审判前就被老头你交给法庭了吗?”鸣人听到此处,一头雾水地打断道。

 

“我给的不完全,”哈希姆摇了摇头,“后来新闻报道说这只是某个独立团伙所为,其实不是,我还发现了他们和另一个地下组织合作的证据,只不过那时候我为求自保,没有一并抖露出来。”

 

鸣人愣了愣,问道:“难道说这次联系我们新闻社的人,其实就是你自己?为什么突然又决定说出这些?”

 

哈希姆说:“既然他们已经找出了我的下落,哪怕我将这些证据归还,可能也活不了多久,不如交给你们……我还同时联系了警方,将一部分资料传了过去,为防内部有他们的人从中压下消息,我也需要你们媒体同时报道这些。”

 

说完后,两人皆是沉默了片刻,最后鸣人向哈希姆说道:“我明白了,这次用袭击来阻止我们的人也是那个地下组织干的吧……我们会尽力帮助你的,在这之前,我想知道我的同伴们都在哪,我得赶紧去找到他们……”

 

“我在山中找到了几位,并将他们都接到了这里,就在这间房间的隔壁休息。”

 

“那就好,”鸣人松了口气,“我们得尽快完成这次采访,然后将报道赶紧发出去。”

 

 

哈希姆给鸣人换了新的止痛药后就离开了,在他走后,屋内又重寂静,他听见窗外似乎有几声虫鸣,是森林独有的响声,鸣人睁着眼睛,想要定下心来理清这一切,这是自他拥有和佐助的特殊联系以来,第二次觉得经历的事情有些不真实。

 

自毕业后他就申请了加入这家顶尖新闻社工作,在实习期间虽然也接到过大大小小的任务,但将性命也押在上面的还是头一回,更不用说亲身参与到这类大事件之中,和跨国地下组织之流也扯上关系,或是遭遇一场彻彻底底的枪劫。

 

突然,鸣人脑中一阵熟悉的刺痛闪过,他眨了眨眼睛,想到那是佐助在尝试着和他连接,哈希姆说自己已经睡了近三天,难道这期间内佐助也这么做过吗。他有点意外,也觉得高兴,好像大半年来这还是佐助第一次主动和自己要求连接,但是……

 

鸣人深呼了一口气,将连接请求拒绝了。

 

佐助此刻会在做什么……明明之前自己还在调侃,说两人都过着很普通的生活,却如此不普通地认识了彼此,结果现在他就碰上了这样的事情,连想要像原来一样和对方分享采访中的趣事都做不到。不敢说出自己正接手怎样危险的采访,也没有办法接受佐助的连接,因为怕给他带去自己这身体上的疼痛……鸣人有点沮丧,本是独一无二的五感共享,此刻却成了两人交谈的阻碍。

 

 

两天后。

 

哈希姆的止痛药很管用,鸣人觉得自己轻松了不少,他的伤口也愈合得很快,而且在床上修养的这几天,自己恢复了一定的体力,已经能够下床走路了。鸣人的同伴都陆陆续续被哈希姆接到了这间小屋里,团队聚齐后,正式的采访工作便开始进行了。

 

这几天内,鸣人了解到哈希姆曾经的屋子早被前来灭口的袭击者扫荡了一番,幸好资料和证据被隐藏在了林中的地穴里,没有被对方发现,哈希姆将它们都取来了屋里。与此同时,地下组织的袭击者们并未死心,依然在山内搜查着,想要找到哈希姆本人,只不过暂未寻到此处。

 

此刻的小屋内,众人正围坐在火炉旁,深山之中的气温极低,推门就能见到台阶前的积雪,鸣人披着外套,火炉的暖气扑在他身上,令他不禁有些走神。而主编也发觉了大家的疲累状态,在短短几天内经历诸多变故后,确实不能一直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于是他也暂停了采访,让大家都休息片刻,等会儿再继续。

 

于是鸣人一个人走到了屋后,在犹豫了一会儿后,他开始集中精神,朝佐助发出了近一周内久违的连接请求。

 

令他意外的是,请求很快便接通了,他眼前的雪地似乎晃了晃,便开始变化起来,逐渐展示出另一幅场景。鸣人咳了两声,试探着说道:“佐助?”

 

“嗯。”

 

这一声再短不过的回应,突然令鸣人心里安宁下来,好像这一刻所有危险和不安都离他极远,远到只剩模糊不清的印象,远到根本及不上佐助的一句话,能让他更加在意。

 

“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鸣人说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直到现在才联系你……抱歉。”

 

“没事……我只是……”

 

“只是什么?”鸣人下意识追问。

 

他问完后,佐助没有再做声,鸣人靠在木屋的墙壁上,等着他答话。他眼中看见的不只有雪地,还有一片昏暗的景象,他没在意,以为是佐助的房间,毕竟他很多次和佐助连接时,他看到的都是佐助无光的天花板。

 

半晌,鸣人才听到耳边传来一句很轻的回答。

 

“只是以为失效了。”

 

以为连接猝不及防地失去了效力,不再有用,零碎的请求被拒绝后,一切羁绊又清除归零。

 

 

鸣人笑了笑,他刚想伸手去捞一把屋檐上的雪,又想到自己手上缠着的绷带,若是这么做肯定会被佐助看见,只好赶紧把手收了回来,他想要再和佐助说些什么的时候,佐助忽然抢先开口问他: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声音很急,比起之前的闲谈,声调也提高了不少,鸣人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这种语气,还未来得及回答,又听到佐助那边的嘈杂声猛地大了起来,眼前场景乱晃,有强光忽然投进昏暗之中,又似乎有人影闯了进来,打断了佐助的提问,接着便是一阵脚步声和硬物碰击的声音,鸣人皱着眉,他甚至还看见了一闪而过的枪,他以为自己看错了。

 

 

“不……我们真的要……”

 

“你确定是这里吗……不可以……”

 

“没有……但……”

 

“……哥哥,我不能……”

 

他想要问佐助怎么了,耳边的噪音却不断涌进脑海,吵得他下意识捂住了耳朵,几句夹杂在噪音里的对话被鸣人捕捉到了,其中还有佐助的声音,可鸣人却听不懂他们究竟在争吵什么,最后他们的连接被骤然切断,是佐助断开了这一切。

 

不等他继续思考,这片森林开始狂风大作,雪片被卷起,混着落叶一起四处飞散,鸣人睁不开眼,他抬手抵住飞来的雪和风,想要转身回屋,这时他听到和佐助连接时才听见过的噪音——不,那根本不是什么噪音,那是直升机的引擎声,就和袭击他的那些一样!

 

鸣人僵在原地,甚至来不及躲开从天而下的流弹,一枚弹头贴着屋檐,打穿了他脚边的积雪,他抬头,看到越来越近的黑色机身,上面站着两个身影,其中一人正在试图拦下另一人的枪口,在争执之间,那人转过头,和鸣人的视线撞在一起。

 

 

哈希姆的话,地下组织的信息,第一次连接的兴奋,佐助站在镜前的身影,两人无数句闲谈的细节,山路间的突袭,他为佐助用报社相机拍下的风景,无可替代的安心,日夜间他心底发酵的情感,和令他战栗的枪响,最后都混杂在鸣人脑海里,定格成这一刻的眼神交汇。


“佐助……?”


-tbc-


ps:这一更没来得及捉虫,若有错别字见谅。。

评论(7)
热度(52)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