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合久必恋》|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现代|短篇|娱乐圈AU|

|1.明星×助理

2.完结,he

3.他们不属于我,只属于彼此|

 

文 / 十少

 

 

[01]

 

沙发上两个手机来回震动,不间断的电话打进,铃声在酒店的房间里吵了快一个下午,漩涡鸣人顶着青黑的眼圈靠在套间的床上,裹着被子根本不愿起床,他手里拿着个iPad,上面的社交软件就装了个微博,私信声叮了又叮,鸣人本来戴着耳机在看缓存的电影,最后被推送消息扰得无处可躲,只好硬着头皮点开。

 

他微博设置里屏蔽了所有的非关注人消息,此刻转发评论点赞区都是小红点,真正显示的未读消息只有私信和新粉丝提醒,私信人的ID是“天塌了再找我”,鸣人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经纪人奈良鹿丸的小号,他以前悄悄关注过,于是鸣人把他发的私信全点开,内容果然是“人上哪儿了”、“再不吱声我就和公司说你在马桶里睡着了”、“记得注意安全,别被乱拍”之类的,鸣人想了想,还是没有回消息。

 

鸣人在屏幕上随意划了几下,又点进热门微博,发现热门微博排行第一条正是自己两天前的自拍,此刻已经转发评论好几十万了,他高兴地戳进去看,里面都是自己粉丝的表白:

 

“太子早安,爱你[哆啦A梦微笑][哆啦A梦微笑]!”

 

“今天又重温了一遍漩涡大人的《木叶传》,演得真是太好了[流泪],真的特别喜欢太子这个角色,呜呜呜我要再去看几眼花絮!”

 

“评论里的黑子能歇会儿吗,是有多见不得别人红?[拜拜]说只有颜没有演技的,不好意思哦鸣人君刚拿了金九尾奖,有人又看不顺眼了吧?”

 

……

 

虽然偶有几条不和谐的挑刺,但鸣人也没怎么在意,看着粉丝们的鼓励和示爱,他嘿嘿地笑了几声,心情好了些,接着又觉得有点惭愧,他在床上坐了一小会,便决定离开卧室去客厅拿手机。

 

不出所料,他工作用的手机号未接电话都快上百了,公司上层的合作方的谁的都有,鸣人没空一个个拨回去,他拿起了另一个日常用的手机,上面除了鹿丸的未接来电提醒,还有一个,来自他意想不到的人,显示名称为宇智波佐助,时间是五小时前。

 

鸣人在这个号码上逗留很久,犹豫了片刻,手指还是从拨打的界面上移开了,他又点开鹿丸的号码,深吸一口气,给鹿丸回了一个电话。

 

“终于想起我这个经纪人了吗,”鹿丸的声音听起来比想象中平静一些,“你都快消失两天了大明星。”

 

“其实也只有一天多一点……”

 

鹿丸一时无言以对,只好继续说道:“你知道帮你应付公司和片方广告商有多麻烦吗,一整天的通告都没去,我一晚上没睡好觉,在公司里快跑断气了,你究竟出什么事了,说出走就出走。”

 

鸣人答不上话,只好含糊其辞:“也没什么,我明天就回去。”

 

“对了,”鹿丸严肃了几分,“你知道佐助又怎么了吗?”

 

鸣人下意识手一抖,差点把电话摔地上,他回道:“佐助……?佐助说什么了?”

 

鹿丸语气里带了点迟疑,他说:“佐助突然和我提辞职的事,说不能再做你的生活助理了,希望公司能同意他的请求,他本来想和你说一声,但打不通你电话,于是来和我打了个招呼,把辞职信放我桌上了。”

 

鸣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赶紧追问道:“什么辞职信?公司同意了没?!”

 

“还没,”鹿丸声音有点疲惫,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他反问鸣人,“是不是你和佐助之间闹什么矛盾了,你俩怎么同时不正常?”

 

鸣人罕见地没有反驳。

 

“再大的架也吵过,还有什么能让佐助辞职不干啊……你不会把佐助非礼了吧?”鹿丸觉得有些新鲜,又感到好笑,于是调侃了一句。

 

“……”

 

“不会吧,我还真说中了?”鹿丸见鸣人继续不说话,他有些头晕脑胀起来。

 

“也不是,”鸣人摸摸鼻子,原地饶了两圈后还是下定决心开口,“应该说是我……我被佐助、被佐助非礼了。”

 

 

[02]

 

两天前刚落幕的金九尾电影节可以堪称整个娱乐圈最大的盛事,每年各类的奖杯归属成了百猜不厌的谜题,而今年鸣人获奖后公司众人纷纷嚷着要聚会庆祝,他当然没有拒绝,开心地带着工作人员和各位合作的明星一起好吃好喝了一顿。

 

聚会开到近凌晨四点,大家喝得东倒西歪,从KTV的包间里走出时鸣人脑袋里还是一团浆糊,一旁还稍微清醒点儿的鹿丸见状只想先把他送回家去,省得被什么娱乐报记者撞见乱写一通,这时他看见了整群人里唯一没怎么沾酒的佐助,于是松了口气,放心地让佐助把两眼冒金星的鸣人艰难地扛去了地下车库。

 

佐助担任鸣人的生活助理近三年了,当初谁也没有想到娱乐帝国公司的小少爷会来漩涡经纪公司应聘做助理,后来才得知是宇智波现任董事斑提出的能力锻炼要求,实习期虽然是八个月,公司却直接将他安排给了鸣人做生活助理,实习到期后佐助意外地选择了留下,于是一直就任至今。从最初的磨合期到成为如今最让公司放心的优秀职员,他不仅负责了鸣人工作时的各处后援,生活中也面面俱到,就连私人司机的事项也能胜任,无论从哪方面而言,他都无可挑剔。

 

回家路上,鸣人在车后座上睡得迷迷糊糊,胃里也不太舒服,途中几次都被颠簸震醒,在看清前座坐的是佐助后又放心睡回去,直到车子再次停下,他被佐助拦着肩扶回家中的时候,才更清醒了一些。两人进屋后佐助似乎去厨房找能醒酒的了,而鸣人则一头倒在沙发上,打个嗝喉咙里都还是啤酒的泡沫味,后劲上来什么也不想做只希望赶紧睡一觉。

 

当他真的快在沙发上睡着时,佐助回客厅了,鸣人不想睁眼,却听见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半晌后,他感到身上一沉,似乎是佐助拿了床毯子给他披上,虽然披得挺潦草,但鸣人却觉得挺不可思议,他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佐助这般照顾人的一面。

 

在他印象里佐助一直是严谨却不太近人情的,做事风格也如此,虽然每件事都处理得一丝不苟,但鸣人总是抱怨他固执不讲情理。好比某次他为了一个电影形象必须节食一段日子,期间他忍不住想吃次烤肉,结果无论他怎么请示,佐助都坚决不同意,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就这么馋了两个月,尽管之后他确实达到了导演的理想效果,因此被导演大力地夸赞了一把,鸣人回去后又夸佐助管住了自己,把之前吃不着烤肉的怨气抛得一干二净。

 

鸣人一边打瞌睡,一边胡思乱想,他又听见茶几上传来一声轻响,是茶杯被搁上桌面的声音,自那之后便再没听见其他的动静,周围安静得他以为佐助已经不站在那儿了。

 

结果他想错了,非常久之后,他忽然觉得自己脸上传来微痒,他反应了会儿,那似乎是发丝在搔刮他的侧脸,这屋里除了他和佐助以外根本没别人,鸣人觉得更晕了,佐助为什么要突然低头离他如此之近,他没敢动,直到唇上传来薄如羽毛擦过的触感。

 

佐助吻了他。

 

鸣人瞬间就醒得非常彻底,他的醉意从脑里全退了出去,这简直难以置信,他整个人僵硬起来,脑内的各种猜想挤在一起,炸得他无从反应,于是晕头转向之中他选了最蠢的一个办法,他抬手抓住了佐助的腰,睁开了眼睛。

 

对上佐助那双满是错愕的双眼后,鸣人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他结结巴巴地想开口,却除了“我我我”和“佐助”之外什么也说不出来,两个人在黑暗里对视了一会儿后,佐助轻轻挣开了鸣人的手,很快退身起来,然后朝玄关走去。

 

鸣人在原地愣神两秒,终于说了句话:“这么晚你去哪?你房间不是在楼上吗?”

 

佐助停下脚步,却没有转过身,最后他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家里没有醒酒药,我去趟便利店。”

 

 

[03]

 

自那之后两人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佐助本来作为生活助理一直和他住在一起,但那晚上佐助买药回来后,却依旧没有留下,只说想早点去公司处理事情,凌晨五六点就拿着外套和车钥匙走了。鸣人在客厅坐了一早上,他下意识以为佐助是真的去工作了,中午就会回来吃午饭。他根本还没想好怎么回应佐助,但总觉得不给个确切说法很不应该,在想清楚前,他又不愿意干巴巴地和佐助这么相处下去,最后在纠结中找了间酒店静静待着。

 

可他想得太多,又想得太少了,原来那天早上佐助是去公司写辞职信的。鸣人在挂掉鹿丸电话后,站在酒店落地窗前挠着头发,他出走的这两天都很茫然,虽说要趁此机会好好想个明白,但实际上他什么也没想通,他光顾着感受惊吓,却从未仔细地彻底地去思考佐助的感情、以及自己对佐助的想法。

 

鹿丸说他错过了佐助的道别,佐助是真的打算辞职的,他连行李都快打包完送回宇智波家宅了,只不过公司还没给个答复而已。鸣人听完鹿丸的话后也立即给佐助回拨了电话,可手机里传来的却是电话已关机的忙音,他拿着手机愣了半天,又想到这三年间,他错过了的佐助的电话其实还真的不算少。

 

佐助成为他助理的第一天,鸣人正从自外地拍戏赶回本市参加采访的飞机上下来,飞机晚点了两个多小时,他顶着满机场的闪光灯走进停车场,却看见来接自己的车旁站着一位陌生人,他问鹿丸这是谁,公司又给了新人让他带着参加活动吗,鹿丸说这是今天新来的生活助理,来送采访时要换上的西装。

 

鸣人瞪大眼睛,他想这人竟然是来给自己当助理的,论相貌论身材哪怕是去做艺人也不过分啊。

 

在鸣人胡思乱想的时候,佐助向他说了他们之间的第一句话:

 

“我是宇智波佐助,从今天起是你的助理,今早我向你打了一个电话,本想提前自我介绍,但你没有接。”

 

 

鸣人也有很多次忘带手机的经历,总是因此有了很多佐助的未接来电,甚至偶尔耽误正事,但佐助虽然会口头上批评一两句,但也没有真正对鸣人动过真怒,公司里其他人常说佐助完全不像个助理,别人助理都是点头哈腰任劳任骂的,只有佐助总是对鸣人皱着眉,鸣人竟然还被管得很开心。其实只有鸣人自己明白,佐助比其他任何人都来得更细心,再繁琐的日常事务也不会抱怨一句,也总是一言不发地就把他的日程安排得几近完美。

 

是啊,这么完美的佐助竟然喜欢自己,鸣人只要想到这点就觉得不可思议,他下意识地用指腹抹了抹唇,还没能从那轻到犹如没发生过的一吻里回神。

 

如果它停留的时间更久一点……

 

鸣人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烦躁地绕着客厅转了转,他满脑子都是他和佐助的事,那些本来微不足道的场景也不受控制地清晰起来。从佐助第一次面无表情嚼着他煮的面,到他喝下佐助买回的番茄汁,从佐助拿着姜茶在冬日的深夜里等他收工,到飞机上佐助为将要睡着的他关掉头顶的阅读灯,从他把在广告外景处沙滩上捡的贝壳偷偷塞进佐助的口袋里,到他获奖后在后台高兴得紧紧搂住佐助根本不想放手……鸣人头靠在落地窗玻璃上,闭着眼睛,他想,原来他们相处的近千天里,竟然有这么多分秒是一起分享的。

 

但佐助要走了,他要辞职,要把所有的工作交接给下一个陌生人,这一切都因为自己那晚愚蠢地睁开了眼睛,如果他装睡下去,佐助会不会一直吻他,两人可能还能像以前那样工作生活……

 

 

这时他酒店的门铃突然被按响,鸣人转身想去开门,但考虑到自己身份的特殊性,他没出声问,只是站在猫眼处往外看,正巧对上门外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鸣人手悬在门把上,他忽然紧张得不得了,他想到自己只穿着T恤大裤衩头发还乱糟糟的又手足无措起来,最后对方又敲了一次门,他才鼓足勇气将门把拧动。

 

门被打开的瞬间,两人皆是一愣。佐助站在门口,表情写满了意外,他对上鸣人那胡渣都没刮干净的脸,不愿选择进屋,只是调头往电梯走,却又被鸣人一把拉住。

 

佐助明白过来,这又是鹿丸给他谎报的地址,他本来已经回到了家宅,结果刚刚突然接到一个打往家里座机的电话,那头的鹿丸说佐助之前还落了几分员工合同没签完,但他人此刻不在公司在XX酒店,于是佐助只好又开着车来到这里,结果谁想门后站着鸣人。

 

鸣人也猜到了这期中大概发生了什么,他看见佐助又要离开,下意识去抓他手臂,把人拉进了屋内,又趁佐助没来得及挣开时把门又关上了。

 

佐助皱着眉:“我已经辞职了。”

 

“是吗,”鸣人挑了挑眉,“鹿丸明明说公司还没同意。”

 

佐助又想说些什么,鸣人却突然放开了他胳膊,转而握住了右手,他上前一步,把佐助困在自己和房门之间,声音放低了一些:“我……没接到你电话我很抱歉,我只是没听见,我这两天想过了,我好像……并不讨厌你吻我。”

 

“你……”

 

“听我说完,”鸣人打断他,他看着佐助那双如清潭般的黑色眼睛,继续说道,“我好像也有点喜欢这种感觉,我是认真的……我可以要求你再吻一次吗。”

 

佐助盯着他,试图从他眼里看出一丝戏谑的意味,但他失败了,他好像总是被鸣人毫无遮拦的真诚打败,三年来一直如此,只要和鸣人对视,无论有意无意,他永远是先移开目光的那个。

 

沉默之中,佐助觉得鸣人抓住自己右腕的力度更大了,手心又烫,他却推不开。

 

他终于开口:“你以为接吻是随便两个人都会做的事吗。”

 

“如果成为恋人呢?”

 

佐助抬头。

 

“我想清楚了,我想你留下……不是仅仅让你作为助理留在我身边,更是像你喜欢我一样,我也喜欢你的那种,留在我身边。”

 

鸣人攥着佐助的手,语气坚定,说道:“我们交往吧。”

 

 

[尾声]

 

 

偌大的电影发布会现场满口挤满记者和粉丝,把红毯几乎围了个水泄不通,将被报导的是国内名导自来也的新作《我与仙人同居的日子》,男主是他一直以来力捧的漩涡鸣人,此刻离红毯典礼开场只剩十分钟,大家的相机镜头都纷纷对准了入口。

 

鸣人坐在车里,手忙脚乱地往衬衫领口别领针,车里光线暗,他戳了半天没戳准位置,眼看车子就要驶出这个拐角了,坐他身旁的佐助终于看不下去,倾身过来,接过他手里那两枚小小的银针,低着头静静地帮他别上。

 

佐助的头发随着他动作,刮了刮鸣人的下巴,鸣人心头微动,他在佐助要坐回原位的时候揽住佐助的后颈,抓紧时间,在他唇上亲了好一会儿。

 

佐助猝不及防被吻住,开门之前的最后一秒,鸣人才放开了他,他靠在车座上,看着鸣人被闪光灯照得发亮的背影。

 

 

旁人以为他早习惯了这般耀眼,习惯了意气风发,和每一个为万众瞩目的瞬间,只有他却想慢慢去习惯和另一个人相拥入眠,习惯今后将一起走过的漫长岁月。


END


写在之后的话:这次写了个很短很甜的故事,明星×助理,欢乐轻松向。最初只是想试试写个如果佐助暗恋鸣人会怎么样的文,结果冒出了这么个人设念头。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评论(8)
热度(177)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