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切肤之爱》|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现代架空|[第二章]

[二]

 

凌晨一点,十字路口没有晚高峰的车水马龙,只是间或有成群结队的白人青年走过,无一例外都有些醉意,路过佐助时甚至还有小哥和辣妹朝他吹口哨,佐助全当没看见,在和鸣人断开连接前,他思绪都有些混乱,就连和鸣人道别也说得略显敷衍,鸣人只认为他加班累了,反而劝佐助早点休息,却对他心里真正的想法一无所知。

 

说来也很巧合,明明能够共享一切感觉,拥有着万中无一的偶然性,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贴近彼此,却偏偏无法感知到对方在想什么。有时候他也嘲笑鸣人心思简单,比如他们明明已经聊了近一个小时,鸣人却丝毫没有发现他所在的地方有什么不对,也没发现他这边景色根本不像一个白领下班会走过的寻常街头,而更多时候,也是由于他对对鸣人的刻意隐瞒,才让两人的相处意外地平和。

 

他在等下一个绿灯亮起。

 

 

佐助想起鸣人曾说过,他想要成为记者的原因,正是想要竭尽所能地把真相和正义还原,成为带来光明的人。听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两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之后,鸣人提出想看看佐助的要求,而他想了想也没拒绝,之后在镜子前站定的时候,他觉得鸣人的长相确实让他有些意外,尤其是那双湛蓝的眼睛,清澈得一望见底,发色也和人一样灿烂得要命,鸣人则停不住地念叨,说佐助比他想得还好看,是他见过留着黑发的人里最好看的。

 

那时候佐助说了句“无聊”就走开了,躺回床上时,心里却回想着鸣人所说那些,想着那句“正义”,想着他那毫无杂质的眼神,仿佛要看进自己心底,透过这种特殊的对视方式,把那份光明和热情全部传达给自己。可是倘若你毫不犹豫想要交朋友的这个人、和你有着亲密联系的这个人,其实就一直活在你所憎恶的黑暗里呢?

 

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也出于一些他自己也说不明白的原因,佐助自那之后对隐瞒自己身份这事更加仔细了,甚至因此刻意忽视过很多次鸣人的连接请求,半年来,他试着尽力维护着自己原有的生活节奏,但还是不可阻挡地任由鸣人一点一点地改变着他的人生。

 

第一个发现他种种细微改变的自然是鼬,佐助本不想向他提起最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超科学变化,然而有次两人像寻常一样搭档出行时,鼬很自然地提了一句:“你最近似乎很喜欢走神。”

 

“……”

 

佐助不知怎么解释,结果又听见鼬追问了一句:“你笑的次数也更多了,连止水也说他偶尔看见过。”

 

“看错了。”

 

佐助有些不自然地回道,只好低着头加快脚步,鼬也不再多说,这事就此揭过,虽然此后鼬也没有提过这方面的事,但佐助却开始留意,自己是否真的如他所说,和鸣人连接时也会分神,好几次后,他突然觉得自己把太多精力放在鸣人身上了,这太反常,他心底隐隐有些不知所措,最后只好作罢。

 

 

回到他在旧金山暂定的酒店已是夜半三更,佐助把外套随手丢在沙发上,看了看手表,也不打算睡觉了,只想着把东西收拾一下,再直接乘早晨的航班离开,他算了算时间,刚好够洗个澡,于是将衣服脱了,径直走向浴室。

 

佐助将淋浴的开关拧了半圈,冷水兜头而下,他低头站在花洒之下,低温让他不自觉地打了个激灵,也赶走了所有的睡意和疲惫,他伸手去拿洗发露,这时候突然脑内一阵熟悉的阵痛,是鸣人的连接请求,痛觉来得措手不及,佐助没站稳,他脚下一滑,全靠手撑在墙壁上才勉强扶住,这短短几秒内佐助下意识同意了连接信号,导致他刚站起身,鸣人的声音就闯了进来。

 

“佐助,我想和你说个……哎,你、你在洗澡?”

 

佐助没回答,只是不自然地咳了一声,算是默认,他重新站回水下,倒是另一头的鸣人被冻得很意外,他视野里都是浴室的瓷砖和水流,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想象佐助淋浴的画面,幸好佐助要么都仰着头,要么闭着眼睛,他也没怎么见着佐助的身体。更要命的是,鸣人能够很清楚地感受到佐助的手在自己上身、腿侧抹过沐浴露的触感,但佐助自己似乎没注意到这点,他脸红了红,却没打算说破。

 

半晌,倒是佐助先开口问:“你要和我说什么?”

 

“啊对了,”鸣人恍然,又有些支支吾吾,“我想说,我们这次外出采访的队里有个女生……她……”

 

佐助擦拭身上的手顿了顿,很快又恢复了动作:“她怎么了?”

 

“她刚刚敲我门,给我递了双新手套就走了,说看我那双被割破了,让我别再受伤了。这是……这是什么意思啊?”

 

佐助没说话。

 

“我想啊佐助毕竟比我多一些在社会上的经验,也许懂的会更多吧,所以才打算问你的说。”

 

他觉得鸣人的逻辑很哭笑不得,两人并不是没有互透过年龄,他其实也只比鸣人大几个月而已,而且自己也不知为何并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只好回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

 

鸣人没再追问了,自言自语地说了声“噢”后也放弃了思考这件事,接着他感到身上那份水流的冲刷感停住了,是佐助关掉了水龙头,下一秒,他觉得有毛巾的柔软在身上游走,眼前的画面也不再是单调的墙壁,而是佐助时隐时现的手臂、小腿、甚至是腰腹。

 

他一直知道佐助皮肤很白,但以前也只是少数几次让佐助对着镜子,他能匆匆撇几眼,这次意外撞到佐助洗澡的时间,这才偶然发觉佐助比他印象中还白很多。鸣人思绪有点混乱和发散,明明身处雪山的半山腰,他却莫名地有点燥热,他决定在佐助走向镜前的时候结束这次连接。

 

鸣人并不知道在他匆匆道着晚安时,佐助也正准备和他说些什么,而佐助喊完鸣人的名字后才发现对方已经断开了连接,瞬间他耳边又安静下来,只剩水滴从花洒坠到地板上的声响,他裹着毛巾,很慢地走出浴室,无意识地重复着擦头发的动作,目光却不知放在何处。

 

他本来是决定和鸣人说清情况的,他并不想等正式见面的那一天——如果真的会遇上的话,两人站在对立而混乱的立场上,四目相对,却无话可说,比起那样,他宁愿提前就做好所有的坦白,甚至如果鸣人不能接受,然后失去选择这个本就是意外的羁绊,那也是他意料之中。

 

佐助站在落地窗前沉默良久,决定明早再连接鸣人一次,最好能在自己执行任务前把一切说清楚。

 

 

可令他意外的是,第二天他试着连接鸣人很多次,却没有一次得到了对方的回应,请求石沉大海,像断在云层中的信号无人回答。

 

直到佐助在基地的房间里待到深夜,准备入睡的时候,他也没有收到任何连接请求,他想到在此之前,他似乎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鸣人,都是对方一次次地来找自己,而他也越来越习惯听鸣人说话。

 

在接触的半年内,佐助其实没有鸣人任何的联系方式,除了这份不可为外人道的连接关系,他们两人都没有想过要交换别的什么,他也从没想过,若两人之中的任何一方,忽然不再接受任何的连接请求,直至另一人也选择放弃连接,直至能力失效,直至他们回到最初毫不相干的关系,会是如何。


-tbc-

评论(2)
热度(53)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