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霜白中见我》|CP:博人×三月|短篇|原著向|(r18)

「漩涡博人×三月」

 

「Ⅰ. 原著向

 

Ⅱ. 他们不属于我,只属于彼此 」

 

「文 / 十少」

 

 

[上]

 

 

博人右手从腰后摸出两支苦无,半蹲在草丛里间,蒺藜没过他的脚腕,他尽可能地压低自己的身形,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眼前枝桠交错的树林上,感受着周遭查克拉的流动。倏地,他将苦无猛地扔向了左上的方位,同时向后尽力一跳,瞬间他刚刚蹲着的地方落下巨大的轰鸣,尘雾中隐约有个人影。

 

那人影冷笑一声,博人皱眉,刚想冲过去却听见耳边传来高高低低破空的尖啸声,他猛地俯身,数十只利针贴着他头顶飞过,再次抬眼,身前早已没有敌人的身影。突然,博人感到眼前一暗,是敌人瞬移到了他跟前,博人下意识闭上双眼,意想中的攻击却迟迟未落在自己身上,他腰上一紧,接着被一股力量迅速抽离战场。

 

三月呼了一口气,他刚刚在千钧一发之际赶到并把博人拉开,现下两人都隐于一棵古树的荫蔽里,博人扶住他的手臂,在他身旁站稳,朝他咧嘴一笑,说道:“多谢啦!”

 

估计是两人站得过近的缘故,博人看到三月苍白的耳廓红了薄薄的一片,正午的阳光从树叶缝隙里挤进,投在三月已经长过肩骨的白发上,白发遮住他修长的身肢,片刻后,他朝博人微微笑了笑,说:“没关系,我本来就是来增援你的。”

 

博人点了点头,刚想再说些什么,突然他眼睛猛地睁大,左手艰难地捂住后颈某处,在三月的愣神里痛苦地缓缓跪在地上,三月来不及去扶住他,博人便昏在了他跟前,左手搭住的地方衣服被割破,露出里面被利器擦伤的伤口,伤口没有流血,却在往外流着黑色的雾气。

 

幻术?!

 

三月的眼神里笑意褪去,他眉头紧皱,双手结印,试图破解博人所中的幻术,却发现并未起效。就在这时,另外几个人影也从树林里冲出,停在他的身边,是同样来增援的佐良娜他们,众人看到博人倒在地上,抬头看向三月正要问些什么,三月先一步开口:“他后颈有个细微的伤口,大概是刚刚和敌人交手时不小心中了附在杀器上的幻术。”

 

佐良娜蹲下身来,试着解术却也没有起效,她想了想只好劝道:“任务还没完成,你和我们一起继续往前追,井阵能把博人先带回去。”

 

但三月却拒绝了,他淡淡说道:“我负责带博人回村子,任务交给你们了。”

 

 

 

木叶。

 

手术室里几名医忍围在博人的病床前,小樱手中查克拉亮起,泛着荧绿,她双手交叠放在博人的伤口上,却始终无法将黑雾吸净,也不能将伤口愈合,她虽然擅长幻术,但从没见过这一类的招式,仅凭一己之力似乎无法破解,小樱想了想,示意其他人先停止治疗,让他们从博人的病房里暂时退出去。

 

医忍们相继告退,病房房门打开的瞬间,在房门外一直等着的三月便走了进来,他看向小樱,礼貌地欠了欠身:问道“请问博人情况如何了?”

 

小樱对眼前的三月其实一直不甚了解,只隐隐知道他天赋过人,能力出众,是佐良娜的挚友,前不久他、博人和佐良娜相继获得了上忍资格,十八岁的少年也成长得愈发惹眼,佐良娜曾经提起过他的父母是大蛇丸,小樱还一时无法把这位村里出了名的喜欢微笑示人的少年和那张阴毒的脸联系在一起。

 

刚刚三月背着博人冲到木叶医院时,倒是罕见地不再眯着一双月牙般的眼睛微笑了,而是朝自己鞠躬道博人中了无法破解的幻术,希望能够尽快治疗,说这些话时,小樱只看到他额上的一层薄汗。

 

她想了想,朝三月问道:“我能问个问题吗,你们此次任务的目标是什么人,我想了解更多信息,来推测博人受的伤究竟是什么类型。”

 

“是雾隐村的叛忍,潜在木叶搜集情报以此贩卖,暴露后带着几卷机密文件逃走了,博人便接到了追杀的任务,”三月缓缓说道,“对方很擅长暗杀,我作为增援赶去的时候,正碰见博人险些被暗算,他没过多久突然昏倒过去,我就将他先带回来了。”

 

小樱没再接话,雾忍擅长的一般是水遁之术,这种特殊的黑雾太罕见了,她反倒是想起了什么,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是梦貘吗……”

 

三月抬眼看她,小樱接着说了下去:“是一种通过伤口入侵人体内的古术,我曾经看过古书记载,梦貘之术能够通过黑雾扎根于大脑神经内,从而吞噬受伤者的梦境,侵占精神世界,在梦里将人杀害。”

 

“操纵梦境吗,”三月追问道,“那请问要怎么才能解开?”

 

“眼下只能试试进入梦境看能否把黑雾拔除了,”小樱把手上的手套紧了紧,转头看向躺在病床上意识不清的博人,她说道,“仅凭我的力量估计不够,我只能尽力协助他人进入博人的梦中……佐良娜还在执行任务,鸣人倒是在来的路上,可是他在幻术这方面并不够精通……”

 

“就让我来吧,我的幻术能力和佐良娜勉强能平手。”

 

三月朝小樱微笑道,眼里金色流转,他朝她走近了一步,接着开口:“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小樱沉默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两人站在病床前,三月闭上眼睛,右手轻轻拨开博人额前的头发,然后将右手覆了上去,小樱双手飞快结印,瞬间,他们周身的空气旋升而起,查克拉随着气流将三月包裹起来,屋内狂风刮起,最后三月身体摇晃了一下,接着倒在了病床前。

 

 

“唔……”

 

三月顶着白色的强光睁开双眼,他下意识抬手,宽大的袖袍遮去眼前一半的视线,此刻他置身博人的梦境里,一片片画面迥异的碎片悬在空中,而前方隐约能见到黑色的雾气在不断膨胀,似乎妄图扎根于此。三月环视了一周,却未发现博人的身影,他眼里的金色诡谲起来,数条白蛇从袖口中缓缓爬出,其中一条蜕变成长剑,他握住剑柄,和蛇群一起朝黑雾的方向奔去。

 

碎片不断与他擦身而过,三月不自觉将余光投向它们,看到的全是博人不同的梦境,从内容无聊的日常到各类幻想,他刚想收心,却无意瞥见自己的身影。三月脚步放缓,那片碎片上映着的是自己的背影,梦中的他在月下的草地中小憩,而他的身旁坐着博人,博人盘着腿,胳膊肘搭在膝盖上,而手撑着脑袋,正盯着自己,而后博人抬手想要触碰自己的眼睛,快要挨到睫毛时却又把手收了回去,最后有些尴尬地起身踢了踢草屑走开了。

 

他接着往前走,看见自己又出现在了另一片碎片里,这个梦境的场景很眼熟,好像是他们在成为上忍前去雪之国边境执行的一次任务,那时他被敌人缠住,无法动弹,博人从高空中扑下,螺旋丸的风力把自己也掀了出去,之后便失去了意识。可他不知道的是,原来自己是被博人背回歇脚处的,梦境里天地皆白,雪地里的博人把他背在自己身上,走了很长的路,甚至用下颌帮他把落在鼻尖的雪粒蹭落。

 

他甚至看到了博人更深层的梦境,耳根红了一片。

 

三月就这么愣在原地,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博人会做这样的梦,而他像是窥见到了自己根本不敢去想的某个秘密,手指轻颤,眼神带着些微泛酸的高兴,冰冷慢慢退去,变得柔和起来。

 

无论什么时候,望向博人都似乎是件很自然的事情,三月想了想,好像是从初次见面开始,他的视线就总是投在博人身上,在忍者学校时,博人上台自我介绍的那一刻,他在想,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七代目的儿子吗,眼睛真蓝啊,就像海洋一样。

 

起初受大蛇丸影响,三月对于血统有着不一般的好奇,由于自己血统和身份的特殊,他对博人这样流淌着英雄之血的后人多了几分羡慕和关注,可久而久之,三月却猛然意识到自己对博人的关注早就不再单纯了,他会开始注意博人的一举一动,博人成长得飞快,如今已经比自己高出不少,上忍的制服在他身上尤为合适,三月的目光依然会被他吸引,可原因和性质却不同以往了,甚至每次博人那双带着得意的湛蓝眼眸看向自己时,他都会不自觉地走神。

 

与其说渴望被自己一直关注着的博人认可,他更希望博人能够离自己再近一些,三月本不曾想过将这种心思表露出来,他把这些都静静地隐藏起来,像个普通的挚友一样,在博人说话时对他露出再寻常不过的微笑,成为他可靠的搭档,其他的,他都不会说出口,因为那都不重要,也没有必要,对他而言,能被那样的湛蓝看着就已经足够了。

 

 

 

梦貘还在不断吸收着梦境的碎片,三月加快脚步,身旁的蛇群张嘴咬住那些扭动的黑雾,雾中传来非人类的嘶吼声,他把手中的剑朝黑雾的中心投掷而出,剑脱手的瞬间,三月双手合在一起,口中念着什么,接着有细密的黑色咒印爬上他的左脸,他周身的查克拉气场慢慢改变,从纯净的白过渡到缭绕的紫,这些查克拉顺着蛇群的身体缠绕而上,不断反噬着黑雾。

 

就在这时,三月看见了黑雾后昏迷不醒的博人,梦境的碎片从他的身体里流窜而出,又被黑雾吞下,博人的意识似乎还在与幻术苦苦纠缠,看起来十分痛苦。三月飞身上前,广袖蹁跹,像一只振翅的白雀,毫不犹豫地落进了黑色的泥沼里,他的金瞳变得妖冶起来,紫色的查克拉把黑雾旋绕着包裹,脸上咒印爬到眼尾的瞬间,查克拉也随之燃烧起来。

 

梦貘的惨叫更加凄厉了,被它吞下的梦境又被迫往外飞散开来,三月向前方抬手,长剑又化作蛇身蹿回了他的手中。博人似乎有些要清醒的势头,他皱着眉头,还在和入侵意识的幻术斗争着,终于,博人勉强睁开了右眼,在适应完周遭的强光后,他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三月将长剑刺进梦貘的眉心,而后缓缓朝他转过头,露出熟悉的微笑,博人刚要张口喊他的名字,却只看到三月转眼便摇摇坠入虚空、逐渐消失的身影。

 

 

 

鸣人赶到病房的时候,博人正好从梦境里刚醒过来,他眼皮发涩,盯着医院的天花板老半天才回神,只听见耳边是自己老爸正在询问情况,他隐隐约约捕捉到了“幻术解除了”、“没什么大问题”等词眼。

 

注意到他醒来,鸣人又走近他的病床,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博人?”

 

“……还行,”博人动了动手指,意识恢复得很快,他身体的酸痛正在慢慢消退,突然他想起了什么,猛地坐起来,又因为脑袋眩晕而躺了回去。

 

“你最好别乱动,你现在头脑还处在紊乱状态,精神力非常疲惫,”小樱走上前来,朝博人叮嘱道,“你需要好好休息几天。”

 

博人强撑着胳膊立起上身,开口:“三月呢……进入我精神世界的那个人是三月,我没看错吧?”

 

小樱点了点头:“是他帮你解开的幻术,我小看他了,他能力确实很强,不过他也因此透支了查克拉,现在躺在隔壁病房休息。”

 

博人罕见地沉默了一会儿,鸣人却拍了拍他肩膀,他抬头,看到父亲朝自己咧嘴一笑,博人愣了愣,而后也回给了他一个一如以往的灿烂的笑容。

 

 

 

[下]

 

 

在小樱的安排下,博人最近几天都只能躺在医院休息,以便负责看护他的医忍随时检查身体状况,查看恢复进度。他醒来的当晚就已经恢复行动力了,本想着去隔壁病房看看三月,却得知三月早在下午就离开,博人只好回到自己病房里,此刻正是急需休息的时候,他很快就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日子也过得十分枯燥,除了同伴偶尔来看望他,给他说说任务执行的情况和村子里几件不大不小的闲事,博人觉得自己快闷出病了,而且最让他疑惑的是,三月在这期间,一次也没来过看他,博人问起,大家也都一副不知道三月在哪儿的样子。

 

佐良娜安慰他说道,大概是因为帮他解除幻术消耗过度了,三月还在别处休息,所以才没能来吧。

 

 

夏夜闷热不堪,病房的空调聊胜于无,博人睡得不太安稳,窗外偶有几声虫鸣搔刮他的神经,博人刚想翻个身,突然他停住了。有人缓慢地拉开了他床边的窗户,然后动作极轻地翻了进来,博人热得有些恍惚,他睁眼,却再一次愣住。

 

是三月。


上车



各类鸟凑在医院的树林里,叽喳太过吵闹,博人终于转醒,他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却没有意料中的日光洒在他身上,取而代之的是窗台上坐着的一个身影,博人入眼只有一片浅蓝和纯白,他下意识开口:“三月?”

 

“好些了吗?”

 

三月回问道,他背光而坐,像一只随时要飞走的白雀般轻薄,博人回想起昨晚那个梦,有些尴尬,不敢看向三月弯如月牙的笑眼,也没回答三月的问题。三月并未再追问,只是靠在窗框上,偏头看向窗外。

 

随着三月的偏头,日光又重新漏进来几缕,博人撑起身,他借着日光,突然看到了三月侧颈上没被衣领遮住的吻痕。

 

 

 

[尾声]

 

 

他本以为心意就如同投向大海的石子,只能沉于水底,连涟漪都不敢泛宽,可现在他终才明白,这颗石子原来也被另一个人握在手心,还好没有错过那人梦境里出现的那片霜色,有时大雪,有时月白,而他向往湛蓝,才甘愿沉海。

 

 

 

-FIN-

 


评论(26)
热度(322)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