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凌晨四点》|cp:飞波|短篇同人|电影衍生向| [上]

About:谭小飞×张晓波

 

Written by:苹果十少

 

Tips:1.电影《老炮儿》衍生同人,一切脑洞属于我,设定属于原作;

     2.非rps,请勿上升演员。

     3.有R18内容

 

[上]

 

弹球儿瞥了眼墙上挂着的钟,时针刚走过12,留下嗒嗒的摆声。他打了个哈欠,把手中的抹布搭在胳膊上,百无聊赖地倚着吧台,睡意灌沉他的眼皮,这个点儿酒吧也只剩零星几个散客,喝成烂泥摊在角落里,指着脑袋骂也骂不醒,现下店里只留了他一人轮值夜班,他只好陪着这几个醉鬼继续待在店里。

 

整条胡同如今静得只剩风雪穿巷的呼啸,聚义厅是此间唯一一家还亮堂着的店门。弹球儿似盯非盯地瞅着门口,冬夜外出的人越来越少,一般进了凌晨,这扇大门就难有人再推开了。

 

正胡乱想着,弹球儿忽然听到门外头隐隐响起了不似风声的动静,虽离得不近,却十分喧闹,他一愣,觉得这聒噪有点耳熟,于是他站直了身体,往门口走去,先是掀开了薄棉门帘儿,再一把将门给拉开,瞬间被刀子似的凛风刮了满脸,他拿胳膊挡了挡,紧皱着眉,朝声源处看去,却被胡同口的光亮闪了眼睛。

 

那是两道雪白的车灯远光,伴着引擎规律的轰鸣,划亮了这条不宽不窄的小道儿,弹球儿愣了,还没来得及反应,光亮和喧闹骤灭,眼前又归于黑暗,黑暗中依然还有悉索的声音,那是车门开合的摩擦声,干脆利落。而后,弹球儿听见有串依稀有几分熟悉的脚步声,正不紧不慢地接近这里。

 

 

最近这小酒吧的张老板嫌天冷,自冬至以来常常九十点钟就收拾回屋,清早再提着鹦哥儿来换弹球儿的班。如今酒吧生意稳定,无心可操,张晓波日子过得算惬意,胡同里有邻居调侃他过得甚至有点儿六爷的样子,他成熟得太快,像是把之前的任性都补偿了回来,眉眼褪了许多叛逆,虽然话里话外依旧还带着不羁的朝气。

 

而此刻惬意的张小老板正躺在酒吧后院屋里的大床上,正值午夜,通了暖气的屋子格外舒服。几年前,他脑后挨的那一棍带来的后遗症一直没痊愈,算不上疼,也不碍事儿了,只是偶尔会抽跳两下,像是记忆的脉动。

 

张晓波睡得正沉,忽然,他感到后脑又隐隐抽了抽,把他正要成型的美梦给抽得七零八落,他不愿睁眼,只是翻了个身,正准备继续睡回去,他床头柜传来一阵震动,接着来电铃声跟着响了起来。

张晓波皱着脸,依旧闭着眼睛,右手伸出被窝,胡乱摸索两下摸到电话后,也没看来电显示,拇指拨划两下,就把电话接了起来放在耳边,嘟囔着开口:

 

“谁啊?”

 

电话那头像是愣了愣,随后答非所问地回道:“睡着?”

 

这嗓音太过耳熟,虽然被电流压得有几分失真,但依旧磁而低沉,张晓波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抓着手机半天没接话,末了,电话那头的人又笑了笑:“还那么怕我?”

 

“谁他妈怕过你,”张晓波顿时清醒,说话又利索起来,“你丫少给老子胡说八道。”

 

“猜我在哪?”

 

“关我屁事。”

 

“以前这个点不还玩得挺疯的,”那人又换了个话题,“现在倒是睡得早。”

 

张晓波叹了口气:“谭小飞,有什么事赶紧的,我没精神搁这儿和你瞎扯,就算几年不见你想叙旧,我也没和你熟到半夜聊闲天的份儿。”

 

“你怎么知道我想叙旧?”

 

“我……”张晓波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彻底没了脾气。

 

“我在你店里,想喝两杯,但你这小酒保非要赶我走,”说罢,谭小飞又顿了顿,补充道,“只有我一个人。”

 

 

聚义厅有个后门,直通张晓波住的后院侧门,张晓波觉得自个儿可能是被暖气蒙了脑子,挂了电话后虽不情愿得很,却还是套了件毛衣出门。走到酒吧后门时,他正要掏钥匙进去,又突然愣住了,在原地发怔,他盯着门锁,左手捏着钥匙揣在兜里,漫天飞雪的冬夜,他手心却在微微地发汗。

 

他不是没想过再遇谭小飞是个什么情形,他们的交集短促、却不太平,让人这辈子也没法忘记这段过去。他和谭小飞的一切纠葛本该在几年前一切尘埃落定时就终结,但事与愿违,两人都做不到说放就放,无论是年轻气盛的对撞,还是难以言说的那次……张晓波干咳一声,不再迟疑,掏出钥匙把后门拧开,迈步跨进了聚义堂。

 

谭小飞正坐在吧台前,身形修长醒目,穿着白色的线衫,身边搭着一件黑色大衣。张晓波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不那么嚣张和乖戾的造型,印象里谭小飞永远都是显眼的银发,喜欢挑着眉居高临下地看自己,而现下是他第一次见谭小飞把头发染回黑色,还剪得挺短,微微盖住前额,就像个高中男生似的。

 

而弹球儿则在一旁瞪着眼睛,嘴里絮絮叨叨着,对这位难得的客人丝毫不待见,谭小飞面前的吧台桌上除了一串车钥匙再无他物,显然弹球儿根本没想给他端酒来。张晓波站在屋后打量着这一切,右手轻轻握拳,随即又放开,最后却没有直接朝谭小飞走了过去,而是绕进了吧台里,没有理会谭小飞听到动静后投来的目光。

 

他从酒柜里轻车熟路地提了瓶酒,又拿了只新杯子,转身磕在谭小飞面前,撞上谭小飞那双深邃的眼睛,他没移开眼神,也没有松开握着杯子的手,两人都没有再开口。弹球儿看这形势,只好叹了口气,拍了拍衣服走开了。

 

最终谭小飞打破沉默:“就一个杯子?还怎么喝。”

 

“想酒后驾驶?”张晓波坐了下来,把酒打开往杯里倒去,接着自己喝了一口,“门都没有。”

 

谭小飞盯着他,半晌,无奈地给自己点了支细烟,深深吸了一口,而后忽然站了起来,左手扣着张晓波的后颈把他拉向自己,而后俯身吻了上去,烟草味在唇间渡过,呛入张晓波的咽喉里,顺着还未吞尽的酒液一路而下,他被吻得大脑一片空白,手僵在原地,任由谭小飞的吻越来越深,舌尖撬开他的唇齿,汲取他口中绵延的麦苦味儿。

 

这不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接吻,张晓波闭上眼睛,意识不自觉地发散,他此刻被烟和酒的刺激打乱了思考,谭小飞搁在他后颈的手掌滚烫无比,和当初一样霸道,不给自己任何逃脱的余地。那时他被锁在车中,两人也是对视了许久,在他还在想谭小飞又有什么新点子来报复自己时,谭小飞却挑眉笑了笑,然后猝不及防地压下身来。

 

察觉到他的走神,谭小飞试着咬了咬张晓波的下唇,后者想要推开,又被他拦了下来,最终张晓波有点呼吸困难,在唇舌交缠的间隙里轻喘着,谭小飞这才放开了他,用指腹帮他抹去了嘴角的水渍。

 

吧台的位置不在中央,谭小飞帮他们挡住了身后的醉鬼,把张晓波遮在自己的身影之中,张晓波耳根发红,刚要说些什么,却听谭小飞开口道:“我可能明天就离开北京了。”

 

“那赶紧滚蛋。”

 

“晓波,”谭小飞嗓子有点发紧,“我想说这句话很久了……对不起。”



-TBC-


r18在下章,还是没忍住,加入了车震的洪流之中,明天有机会写完和结局一并发上来


ps:能打电影tag吗

评论(8)
热度(127)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