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复杂情人》|原著向|CP:恺楚|【第七章】

[Chapter.7]

 

 

接下来的几天内,楚子航把诺诺发来的分析报告看了一遍又一遍,基本能推测出这个龙类的体型特征,他便试着开始建模,而Lars也一直致力于计算密码,恺撒则又去了一趟哥本哈根,为的是继续采集英灵殿附近的信息,并且把门口的封印也一并传了图回去。

 

恺撒和楚子航还是几乎没有什么和平的交流,除了任务上的事,他们之间连“好的”和“谢谢”都没有说过,又回到了最初的较劲,仿佛前几日在哥本哈根时的那些若有若无暧昧已经彻底烟消云散,可看上去似乎一片冰冷,其实也不全是这样,在他们拒绝沟通时,出卖两人的除了默契和习惯,还有心底尚存的那一点侥幸,是他们刻意选择忽视的侥幸。侥幸还有这场重逢。

 

他们明明在同一个屋檐下,却依然怀揣不同的心思,有着对彼此不自觉的注意和猜测,暗涌时刻都在流动,每一秒都不可控。

 

 

终于又过了两天,一夜未睡、在客厅敲了很久键盘的Lars宣布,他把密码解开了,并且表示,这个密码其实是动态的,它的排列会随着附近海岸的潮汐引力而变动,每隔两天就会自行打乱重组一次,现在手上破译的这个还有十二个小时就会失去效力,行动刻不容缓。

 

于是他们将这个信息发回了执行部,施耐德接收消息后同步更新了任务内容,下达了新的通知,希望两人立刻开始行动,楚子航负责行动策划,但行动过程中的指挥权交给恺撒,楚子航却表示,他的行动,从来不需要策划,更不需要指挥。施耐德也不再多做要求,他知道,他的要求楚子航从来没有不出差错地执行过……

 

Lars看见两人收拾着武器和行装,没有选择跟着一起行动,而是申请在英灵殿外做后勤支持,楚子航点头答应了,人多反而暴露目标,也容易诱发很多紧急危机,他不擅长和多人配合,和恺撒一起已经是他极限。

 

楚子航在耳后固定好微型通讯器,不仅背着村雨,还在腰间别了一把勃朗宁M1906,而恺撒则带上了狄克推多,把沙漠之鹰藏匿在风衣里,除了手提猎刀,看上去只是一名普通的贵公子,正在整理衣着,准备赴一个晚宴的约。

 

Lars驾车将两人送到了阿迈厄岛的码头,便不再继续前行,他手上有一个信号接收器,负责他们的通讯器,一有情况便能立刻知晓。恺撒和楚子航带着保存着液态密码符文的容器和Lars分开,然后再次并肩踏上了哥本哈根,一下快艇就直奔目的地。

 

影楼大门上的炼金阵显然起了成效,封印符号的光芒比上一次见到还要虚弱很多,楚子航拧开容器的瓶口,将里面的液体尽数泼洒在了封印之上,瞬间,强烈的白光从大门上迸射而出,直冲天际,将这一整片地区的形状都模糊,恺撒和楚子航不由得别开目光,周边腐朽的死亡气息在白光中蒸发殆尽,终于,那道白光散尽,眼前的景象骤变。整栋影楼开始扭曲起来,露出了幽暗而阴森的入口,入口像液化的棱镜,上面流淌着数不尽的符文,恺撒和楚子航对视一眼,然后楚子航率先踏过了棱镜,走进了英灵殿。

 

英灵殿偌大而空旷,抬眼望不见穹顶,四壁的青铜铁柱以参天之势伫立着,上面刻满了古老的传说,狰狞的神像诉说着久远的故事,耳边持续不断地传来龙文的吟诵。眼前只有一条漫长的石阶,连接着入口和远处的大殿,石阶旁是无尽的深渊,那些在神话传说里受人敬仰的英灵们,此刻却在这深渊里化作虚无的灵体,发出凄厉的哀叹,故事里死去的战士从来没有成为过英雄,他们只成为了死灵,那些令人痛恶的死亡气息,正是这些死灵散发的。他们连龙血都不配沾染,成为不了死侍,以致连实体的肉身都无法拥有。

 

恺撒和楚子航在石阶上前行着,那座大殿似乎怎么也无法接近,楚子航渐渐停下脚步,身后的恺撒像是知道他要做什么一般,距离楚子航还有几步时,他也停止了前进。然后楚子航闭上眼,吟唱起了龙文,身边的气流聚集转动,在他身旁升腾起来,空气逐渐发烫,君焰从楚子航的身前燃起,随后向前爆裂开来。许久之后,眼前的景象像是被烈焰的炽热融化了一般,竟如流水般地褪下,远处的大殿景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又是一片黑暗,只剩君焰的火光成为了周遭唯一的光亮。

 

突然,恺撒吼了一声:“楚子航!趴下!”

 

楚子航立刻照做,蹲下的瞬间,有尖啸擦着他的头顶而过,随即是恺撒的枪声,尖啸被遏止,回音被黑暗收割。他转身,恺撒的沙漠之鹰指向前方,枪口还残留着硝烟,在幻象褪去的那一刹那,恺撒便将镰鼬放出,敏锐地捕捉到了有什么在极其小心地逼近,但黑暗里窥不见丝毫身影,若不是镰鼬这份超于常人的听力,刚刚楚子航很可能就被偷袭成功了。

 

但现在令人极不舒服的是,那个偷袭未遂的生物很像英灵殿里的无数死灵,但却拥有了实体,仿佛他们都重生了一般,这就意味着两人的对手是无数曾经骁勇无比的英雄们。更可怕的是这个英灵殿似乎由那个留下活动痕迹的龙类操纵着,而他的似乎能自由操纵这里的景象,制造一个又一个幻象。君焰的爆发不能持续太长时间,燃尽一个幻象耗费的精力是极大的,除非爆血,否则楚子航也撑不过多久。

 

就在他们认为要与那些死而复生的英雄战斗时,眼前的景色又变,这次两人直接跨越了石阶,站在了大殿的中央,身边空无一物,只剩中央留有一方高铸的青铜祭台,祭台高耸,顶部有个很庞大的身影,盘踞在祭台上,龙尾若隐若现。

 

楚子航立刻拔刀,想要冲上祭台,却在发力的刹那感到一阵剧烈的晃动,地板的青砖开始疯狂掉落,祭台和大殿的景象都变得模糊不堪,恺撒见楚子航脚下的青砖抖动不停,来不及出声,直接伸手将楚子航拉向自己,在对方靠近时后退一步,放开手臂,不得不揽住腰来支撑着不向后倒,像是拥抱一般。

 

两人都能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变得僵硬起来,楚子航不动声色推开了恺撒,而后回头,他刚刚站着的地方已经变成一片虚空,而青砖还在持续不断地渐少,脚下的地面面积越来越小,再过不久,两人都会掉进黑暗里。这时,祭台的幻象抖动了一下,上面盘踞着的龙影腾飞而去,伴随着高昂的龙吟,恺撒猛地转身,楚子航却不见了身影。

 

他下意识地呼叫楚子航,却没有得到任何回答,通讯器里只有一片嘈杂的杂音,信号似乎被强行切断了,于是他试着呼唤Lars,得到的依然是沉默,他又喊了一声“楚子航”,通讯器依然毫无反应,于是他直接把耳机扯了下来,捏碎在手里,眼神凶狠,眼里有隐隐的金光,仿佛下一秒就要迸出。

 

楚子航也陷入了同样的困境里,他身边只有黑暗,他呼叫恺撒和Lars都失败了,于是也放弃了靠通讯器进行联络,他试着再一次释放君焰,可这次却没有成功,黑暗依然笼罩着自己,什么变化都没有出现。

 

正当两人试尽方法却无所突破时,恺撒和楚子航耳边却响起了Lars的声音,他说:“加图索先生,楚专员,你们还好吗?”

 

恺撒愣了一下,刚要答话,却想到通讯器已经被自己摘了,楚子航听后也发现这个声音并不是从通讯器里传来的,而是头顶的虚无,他们都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心底的质疑呼之欲出。

 

Lars的声音持续传来:“欢迎来到英灵殿,如你们所想,我就是那个龙类,是这里的主宰……为了能够释放整个英灵殿的死灵,我精心策划了几百年,却在最后一刻等来了令人头痛的你们。”

 

“你擅长幻象,伪装成混血种却从未被识破过,所以才能进入卡塞尔,成为执行部专员,这也是炼金石不会在你接近时有反应的原因。”楚子航突然开口。

 

“是的,没错,”Lars继续说道,“楚专员,我很欣赏你的头脑,可惜你身体里的龙血来自那令人厌恶的黑王……我发现你们的行动力远远高乎我的想象,就算没有我的帮忙,你们也迟早会破译的,与其这样,我倒不如帮你们一把,将你们引进这个英灵殿,你们根本无法逃出这里,只能在我铺下的黑暗里死去。”

 

“令人厌恶的黑王,”恺撒却捕捉到了这个关键词,他皱眉,“你是白王的后裔?”

 

“不,我并没有那样尊贵的身份,我只不过是白王陛下身边的一名信使罢了。白王陛下率领的那场圣战中,我本来是要一同在前线战斗的,可是白王陛下却让我偷走尼德霍格珍藏的数卷卷轴,吩咐我一定要离开战场,他很快便会凯旋,然后召集我回到他的身边。于是我带着那些卷轴朝着西北飞了一天一夜,最终栖息于此,很快,我便找到了英灵殿作为我的藏身处。我没有收到白王陛下的召请,只得知了圣战失败的消息……我只好长居于此,并且不断吸食这里的死灵之力,来充盈我的力量,以维持混血种的幻象。”

 

“原来关于黑王的重要线索指的是你带走的那些卷轴。”楚子航终于解开当时对大门封印的疑问,他继续问道,“白王已经死去,你释放英灵殿,是为了复仇么。”

 

“为了复仇。卡塞尔学院里的藏书,是我所知存有最多黑王资料的地方,为此,我伪装成混血种,混进学院,这一切不止是为了白王陛下,还有……我在战争中死去的爱人。”

 

Lars说到此处,又发出了一阵激烈的啸声,虽然看不见他的实体,可从这声怒吼中能感受到他强烈的愤恨和悲痛,直接对他们四周的空间产生了震荡。Lars的啸声停止后,他以极其缓慢又喑哑的声音继续说了下去:“我的爱人没能像我一样,收到特殊的命令得以远离战场,她在圣战中和我无数的同族一样被杀死,我甚至不能回去寻找她的骸骨。我身上仅有的,就是一张与她的合照,那时我们喜欢以人形出没人间,有一次在河岸旁休息,被人拍下了背影……这竟然成了我唯一能用来怀念她的物品。”

 

恺撒和楚子航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什么,那就是他们曾经调查过的古宅,卧室床头柜上拜访的合照,和Lars描述得一模一样,而Lars也像是看穿了他们的心思,补充道:“没错,你们去过的所有的勘测地点,都是我活动次数最频繁的地方,我故意将它们圈了出来,引导你们去探查。那所房子,是我一直以来下榻的家,那个活动中心,是我晨练的场所,那个公园的河景,和合影上的景色极像,所以我常常去那里散步,以及这座影楼……是我购买那个相框的地方。”

 

不等两人来得及思考这些,Lars又轻蔑地笑了一声:“我看得出来,你们的关系,分手了的情人?虽然表现得像是敌人,可你们却没有学会伪装眼神,眼神是无法骗人的。”

 

“你管得太多了。”楚子航不想再听他多说什么,只是握紧了村雨的刀柄,“现身吧。”

 

“现身?”Lars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嗤笑着,发出了巨龙吐息般的闷响,“我是不会让你们有机会接近我的。既然楚专员如此迫不及待,那我就送你点儿什么,庆祝你来到这里。”

 

楚子航全身的肌肉紧张起来,他双手持刀,冷静而沉稳,准备好了迎接未知的战斗,可半晌后什么也没有发生,四处仍是寂静无比的黑暗,他黄金瞳的光芒敛了敛。就在此刻,终于,他察觉到身后有一丝动静,于是他猛地旋身,刀锋向后劈砍而去。

 

入眼的却并不是他等待许久的英灵或者Lars,而是恺撒。

 

“楚子航?”

 

 -TBC-

评论(2)
热度(37)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