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复杂情人》|原著向|CP:恺楚|【第六章】

【Chapter.6】

 

 

用餐完毕后,他们走出了Noma,展开地图后发现下一个目的地离这里并不远,于是他们没有再选择乘坐公交,而是直接步行。他们要去的最后一站,是一栋已经关门多年的影楼,它坐落在城市的东南角,挨着克里斯蒂安港,资料显示这座影楼早于十几年前就永久地关闭了,但店面却迟迟未转让,一直尘封着,仿佛让时间在这里静止了一般。

 

距离影楼还有一条街时,恺撒手中的炼金石终于开始有所反映了,它上面的龙文纹路开始炙热起来,整个石身都在发烫,闪烁着荧荧的光芒,恺撒和楚子航交换了一个眼神,加快了脚步,这条街不长,很快他们便到了拐角处,现在四下已经没有人烟了,荒芜笼罩着这个角落,他们转过这个街角,猛地,一座灰白而斑驳的矮楼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楼顶的标牌早已被风和雨水侵蚀得失去形状,只剩下模糊的轮廓,楚子航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字母是“英灵殿”的希腊文,难怪他之前搜索关键词,永远找不到符合要求的检索目标,因为他默认搜索的语言是丹麦语和龙文,而如今他们终于找到了这里。

 

两个人立刻警惕起来,这一片的死亡气息太浓郁了,已经开始刺激到了他们的血液,以至于做出了生理性的反抗,然而他们迄今还未解开入口的密码,影楼大门上的封印随着两人的到来也有了反应,符号若隐若现,那是出现在过冰海残卷上的、白王的记号。

 

楚子航有些惊讶,他们此次的任务说明提到这里该有的,明明是黑王的线索,可为何白王的标记却出现在了英灵殿的入口,他立刻拨通了Lars的电话,并且将这一情况告诉了他,Lars也表示很惊讶,同时,他还在电话里告知两人,在他们外出的这几个小时里,他在破译上获得了惊人的突破,只要再给他几天,密码就能被计算出来。楚子航表示自己会尽快赶回来协助他的破译工作,然后挂断了电话。

 

这时,恺撒也打开了木箱,从里面拿出了五支袖珍的长剑,它们分别闪烁着不同属性的光泽,他把其中几支给了楚子航,两人同时将剑插在了影楼的大门两旁,瞬间,剑上的光芒迸射而出,又互相联结,光的尘埃在大门的符号上流淌,最终结成了炼金阵,终于,那股暴躁的死亡气息又被强压了下去。

 

眼前的场景很诡异,这里除了门上的符号外,没有明显的龙类痕迹,或者说,有痕迹,但他们无法捕捉,楚子航想了想,将这片的景象全部拍摄下来,然后收起了手机,对恺撒说:“可以回去了。”恺撒却看着他拍照的全过程想了想什么,他问:“你准备把这些发给诺诺?”

 

楚子航手上动作停了几秒,而后点点头,回答道:“嗯。我需要她的帮忙。”

 

这是他们分手几个月后,第一次提到诺诺的名字,两人心中都不可避免地抽动了一下,恺撒眯了眯眼睛,他走前一步,站在距楚子航不到一尺的地方,他垂下目光,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地看着楚子航,后者感觉到对方的身体轮廓在自己身上投下阴影,几乎要把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但他没有抬起眼睛,只是慢慢地整理着衬衫的袖口。

 

恺撒右手微动,他看着楚子航的额发,看着眼睫,看着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一时间想要抬手,却又不知抬手后该做些什么,是为了把心中那团堵着的棉花扯开,去给上楚子航一拳,或是捏着他的下颌,好好地、仔细地、重新打量这个看起来陌生很多、却又什么也没有改变的旧情人。是的,他什么也没改变,还是那副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样子,哪怕是提到诺诺,他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异样,这才是让恺撒恼火的地方。

 

就在这时,楚子航却突然先于恺撒一步有所动作,他向后退了一步,那片阴影终于从他身上移开,他说:“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和你浪费。”

 

恺撒轻笑了一声,他最后瞥了楚子航一眼,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背对着他往前走去,楚子航眼神微敛,又环视了一圈,确认没有遗失的信息和可疑的威胁后,也朝着离开的方向走了。

 

 

快艇重新靠上凯斯楚普镇的岸边时,天色已经有些暗淡了,夕阳来得很早,昏黄把天空铺满。他们重返码头取车,一日下来的阳光根本晒不烫全车冰冷的外壳,他们把工具收进后备箱,然后驱车回到公寓,一路上依然是再平常不过的沉寂,终于,到达公寓大门前时,暮色已经彻底笼罩了这个小镇。

 

Lars拿着一叠资料等在门口,楚子航一下车,他便迫不及待地将今天的计算结果递了过去,楚子航动了动肩颈,一手接过资料,一边回了屋内。恺撒停完车后却没有进公寓,而是站在车边,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客厅里,楚子航和Lars正坐在一起研究资料,楚子航顺便把今天一整天他和恺撒的勘测结果说了一遍,他把影楼的异常波动告诉了Lars,并表示那就是英灵殿的入口,只要加快破译密码的速度,他们就能开启英灵殿的大门。说到这里,楚子航眼神闪了闪,他问道:“我们发现影楼大门上的封印是……白王的符号,这很奇怪,我们此次应该是来追踪黑王下落的才对。”

 

Lars不知是不是被这个异常的发现吓到了,他愣了一会儿,直到恺撒开门进屋,他才回过神来,断断续续地回答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资料里提到白王的地方……很少……几乎是一笔带过……怎么会……”

 

楚子航没有怎么在意,只是“嗯”了一声,然后接着说道:“此外,我拍摄了影楼附近的景象,我有一位朋友非常擅长侧写,希望她能帮忙将这个留下活动痕迹的龙类的特征找出。”

 

Lars点点头,他没有表示要看看那些照片,只是将手中的资料收拢,然后偏了偏头,示意自己要继续回房去完成计算工作了。楚子航则站起身,迎上朝这边走来的恺撒,他开口:“你刚刚在外面做什么?”

 

“没有必要告诉你,”恺撒耸了耸肩,他看了看楚子航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继续说,“诺诺十点会睡觉,你要找她需要尽快一些。”

 

楚子航没再说什么,他拿起手机,拨通了诺诺的电话,很快电话便被接起,楚子航将自己现在的情况说明后,诺诺表示她对于帮忙很感兴趣,她正在澳大利亚过夏天,整个人都要被晒化了……楚子航在听了诺诺诉说自己假期见闻两分钟后,轻咳一声打断了她,他说他等会儿会把所有照片传过去,希望明早能够收到诺诺的分析报告。

 

恺撒在他身边站了一小会儿,便没再听下去,他脱下风衣,搭在一旁的沙发上,然后去餐厅的酒柜边拿了一瓶维波罗瓦伏特加,倒入一旁的冰杯里,又取了两片紫苏叶扔进杯中,餐厅离客厅很近,他手上动作熟练,全程目光却始终没有放在眼前的酒上,而是一边轻轻摇晃着酒杯,一边靠在酒柜上,看着不远处的楚子航,直到楚子航挂了电话,他才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

 

 

第二天清晨,楚子航的闹钟准时响起,他换好衣服准备出门晨跑,这一次客厅里没有恺撒的身影了,天还没亮,整个屋子十分寂静,只有晨风扬起落地窗前白纱的簌簌声落在他耳中。他把手机放在茶几上,只带着iPod换上运动鞋就出门了。而在他关上门后不久,恺撒也起床了,他打开房门时,听见茶几上的手机传来来电铃声,机身不停震动,恺撒走近,亮着的屏幕上显示着“陈墨瞳”。

 

恺撒犹豫了片刻,他没有替楚子航接起电话,替人接电话应该是关系亲密的人之间才会做的事情,可他们已经不再亲密,顶多只能算是同事而已了,手机响了很久,最终屏幕暗了下去,他转身离开客厅,在经过自己房门前,脚步还是顿了顿,最后决定回了房间,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给诺诺回了一个电话。

 

诺诺有点惊讶,她掐着北欧和澳洲的时差给楚子航回复消息,但她并不知道恺撒此刻和楚子航在一起,她以为这次任务是楚子航单独完成的,昨天通电话时也并未向她提起,直到恺撒的这一通电话,她才了解到这次的任务竟然是两人一起执行的,在感慨的同时,她又不由得赞叹了一下执行部诡异的任务分配方式。

 

恺撒用肩膀夹着手机,走进了盥洗室,一边刷牙一边听诺诺说话,诺诺在另一头说道:“真是没想到你们还有重逢的这天,你们复合了吗?”

 

恺撒一嘴的牙膏,含混不清地回了一句:“你想多了。”

 

“真遗憾,不过我和苏茜打赌,她觉得你们不出三个月就会复合,我认为不会,看来我赢了。”

 

恺撒听见这句话倒是愣了一下,他含了一口水,把嘴里牙膏吐掉后追问:“噢?你们还打过这样的赌?”

 

“无聊时说说而已啦。”

 

“那继续说说看,为什么苏茜赌会,而你赌不会。”

 

“你真要听?”诺诺罕见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苏茜说,楚子航这人,要让他动情实在太难了,你猜得透他在想什么吗?是不是猜不透。”

 

“他从来没有给过我猜的机会,可我并不觉得,两个人在一起还需要相互猜忌。”

 

“不,正因为难猜啊,所以想要打动楚子航,基本无从下手。之前的夏弥,楚子航没有承认过自己喜欢她,但是你们却真的在一起了,他甚至愿意对外承认,你是他的同性伴侣。”

 

恺撒沉默着,然后又听见诺诺接着说下去:“所以她认为,如果楚子航真的决定要和谁在一起,那就算中途会有再多差错、矛盾、误会都不会影响他做出这个决定,就算你们分开,那也是暂时的。”

 

恺撒点开扩音器,把手机搁在一旁,他双手撑着盥洗台,他听见诺诺似乎并不打算往下说了,于是他想了想,问:“这是苏茜的理由,你的呢。”

 

诺诺顿了顿,继续道:“苏茜只了解楚子航,但我不同,我更了解你啊。”

 

“这就是理由吗。”

 

“听我说完,”诺诺语气有一点儿无奈,她补充道,“你这人和楚子航其实特别像,做出的决定绝对不会更改……不过,楚子航虽然看起来像个顶天立地的金刚石,可他其实比你敏感得多。”

 

“我确实不对感情敏感,我认为我不需要。”

 

“就是因为这样,你从来不会去考虑这些。所以,如果哪天你要去改变你做出的决定了,那你一定不会再回头了。这才是我的理由。”

 

诺诺话音落下,电话两头都安静了很久,恺撒皱着眉,眼前的镜子映射着他复杂的神情,冰蓝的眼底情绪诡谲,一丝丝金色流过,有什么感情在冲撞着这层瞳膜,甚至要溢出。最终恺撒拿起电话,对着诺诺说道:“你说的很对,其实楚子航也是,我们都不打算回头。”

 

正巧这时他听见门外传来动静,那是楚子航刚晨跑回来,恺撒扬了扬眉,以他最常见的、自信的口气对着电话继续说道:“但可以重新开始。”

 

-TBC-

评论(3)
热度(26)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