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复杂情人》|原著向|CP:恺楚|【第五章】

【Chapter.5】

 

年轻的大学生愣了一下,拿着照片的手在空中僵着,表情看起来略微尴尬,但很快他便将手放下,并且真诚地向两人道歉,表示是自己冒犯了。恺撒回以微笑,说:“并没有什么关系,照片很好看,你的技术很好。”

 

楚子航看了恺撒一眼,没再说话,那个大学生想了想又开口道:“两位是来这里旅游的吗,刚刚不好意思,如果需要导游,我可以免费为你们讲解。”恺撒想了想,回答道:“我们想了解一下,这附近有没有历史年代久远的建筑或是雕塑?”

 

大学生思忖了片刻,然后很遗憾地摇了摇头,他说:“这里最漂亮的风景就是这条古曾河,这是丹麦最长的河流,这里的河岸很低,很多游客会来这里看一看河景。”

 

两人听后便不再多问什么,向大学生道谢后便离开了公园。他们心中的疑问越来越明显,文书里提到的、有龙类出没痕迹的可疑地点就是这些,但真正勘测后却一无所获,勘测器是装备部精选的炼金石,对龙类反应极其强烈,可它现在死气沉沉,躺在恺撒的手心。

 

但现下最重要的并不是质疑,而是继续行动,于是两人又穿过了几条街、探查了好几个地点,然而结局都不容乐观,眼看接近正午,恺撒提议不如先解决午饭问题,下午再继续,楚子航扫了眼地图,发现他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离现在所处的位置非常远,于是点点头,开口回答道:“吃什么你决定吧,我随意。”

 

恺撒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指了指身旁的公交站台,问:“这个多人共乘巴士是投币就能上车吗,是否能到克里斯蒂安港。”

 

“那是公交车。”

 

楚子航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也不知道他忽然要去克里斯蒂安港的原因,恺撒便接着说道:“因为来丹麦之前,我就让帕西定了哥本哈根最好的米其林二星餐厅,不过……我预订的是一人位。市区没有安排私人交通工具,看来只能坐这个……公交。”

 

楚子航以为恺撒又开始了那套无聊的添堵把戏,故意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解决午餐,而他则去高级餐厅享受美食。可楚子航对于这种事毫不在意,他以为恺撒认识他这么多年,知道他在这些方面根本不会有和恺撒较劲的心思。但还没等他说什么,恺撒忽然又补充道:“如果他们拒绝给你加位,那明天他们接到的就不是预订,而是股权被并购的通知单。”

 

话音落下,楚子航难得有些惊讶,他不知道恺撒究竟是以什么心思在邀请他共进午餐,他们两个人对于对方的心思永远都是不清不楚的,互相想要疏离,却又怀着一丝不甘心在试探着,哪怕还未分手时,他们之间也并没有打破这层矛盾,看似亲密,又总是习惯性地要推开彼此。楚子航以为分手后他们就会变本加厉地想要避开过去,避开曾有的关系,可他们也发现了,这几乎是做不到的,对于他们而言,最致命的,就是对方对自己的吸引力。

 

恺撒见楚子航没有回应自己,只是站在原地,用他惯有的、像含着冰的眼神看着自己,他有些自认为被拒绝了的尴尬,他很久没有这样尴尬过,像他这样骄傲又完美的人,生命中本来不应该有任何时候是尴尬的,可楚子航就是那个打破他所有的“不应该”、“不可能”的意外。就在恺撒准备转身走向公交站台时,楚子航开口:“如果我没有猜错,你身上没有带零钱,坐公交不能刷黑卡。”

 

说完,楚子航从口袋里拿了四枚硬币出来,一共二十四克朗,正好能坐一趟公交,他对恺撒说:“走吧。”恺撒挑了挑眉,勾着嘴角,和楚子航一起走向了站台。

 

 

由于临近中午,公交上的人很少,整个车厢显得十分空荡,楚子航投完币后看了眼线路,对着丹麦文下面的英文翻译看了一圈,发现终点站才是克里斯蒂安港,他们至少要坐半小时才能到目的地,他对着跟着他上车的恺撒说:“我们要坐到最后一站。”

 

恺撒耸肩,他第一次体验平民交通工具,就算要花上一段时间在这上面,他也是不介意的,这是人生经历的一部分,他很乐意去享受。楚子航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下,他有种回到中学时代的错觉,偶尔他会吩咐司机不必来接他,然后他会坐着公交,戴上耳机,忽视身边向他投来爱慕视线的女生,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窗外,听iPod里的歌哼完一首又一首。

 

恺撒没有和楚子航坐在一起,他刻意坐在了最后一排的另一边,和楚子航之间隔着漫长的距离,他坐上和私家车完全不能相比的狭小座位,余光瞥到楚子航靠在椅背上,目光投向窗外,阳光很淡,透过车窗投在他脸上,他心里又突然冒出了想吻上去的冲动,和之前在车上一般,这个念头来得突然又危险,让他很错愕。明知道楚子航一身都是棱角,他自己也是,可他还是会忍不住想再近一些,就算会互相折损,满身痛楚,他也觉得那不算什么坏事,因为他们之间最不缺的就是伤痕。

 

恺撒习惯性地把镰鼬释放了出来,车轮滚动的噪声、偶尔的颠簸、车内难得的动静、到站的电子提示音、车外的风声都瞬间涌向了他的耳膜,他觉得他和楚子航之间的沉默和静谧太多了,他不是楚子航,他永远不会习惯这种沉默,他的世界应该是热烈的,所以他选择了用其他的声响来填满这些安静。可他还有个习惯,这个习惯从他和楚子航在一起时就有了,那就是他会不自觉地、用镰鼬去捕捉楚子航的心跳,通过那些频率,他能知道楚子航的状态如何,而此时,他听见的是有规律的、沉稳的跳动,和曾经很多个夜晚,楚子航和他共枕而眠时,传入耳中的一样。

 

他总想时刻把楚子航的一切都掌握,想办法去了解更多,去征服,去控制,去深入地探查他看不见底的灵魂,可楚子航不是风筝,他没有线能让恺撒牵在手中,他是一只很孤独的黑鹰,没有群伍,毫不在意是否有栖息的枝桠,只知道一味地用尖利的喙去斩开一切,或是保护自己。一个是骄傲的狮子,一个是暴戾的鹰,在一起时平静太短暂了,让人疲惫不堪。

 

时间好像放缓了流动的速度,从他们之间淌过时,刻意慢了慢脚步,从他们再次回到一个屋檐下以来,那一触即发的紧张感仿佛被此刻的宁静轻轻地抚平。楚子航看着窗外不停掠过的风景,有些出神,他永远都处于一种警戒状态下,脑内的弦是绷紧的,遇到恺撒更是,现在终于能够松动一些,他却感到了一点累,他和恺撒之间的敌对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是单纯的引人兴奋,而是开始渗入了更多的情感,等到两人终于有所察觉,它已经不可控了,那让他们开始相爱,也让人伤痕累累,满是倦怠,让宁静反而变得珍贵起来。

 

风从窗内吹拂进来,吹过他们的衣摆,吹过发梢,却吹不开满怀的心事,只好在杂乱的思绪前缓缓熄灭。

 

 

这半个小时太过漫长,终于,提示音再次响起,他们到了克里斯蒂安港的站台。这里的自由气氛浓郁极了,一切热烈而无束,到处都是废弃的军事基地痕迹,空气里甚至还含着一股淡淡的大麻烟味。

 

恺撒理了理衣领,轻车熟路走到了一间船运货仓改造的房门前,对楚子航说:“就是这里。”

 

眼前的货仓看起来陈旧而复古,带着铁皮的冷气,它名叫Noma,门口的侍应生见到恺撒的到来,万分恭敬地鞠躬:“欢迎加图索先生,这就领您去您的座位。”恺撒却摆了摆手,示意侍应生看他身边的楚子航,说道:“重新准备一个两人位,我要和这位先生一起用餐。”

 

侍应生愣了一下,但是立刻退下去处理了,其他店员前来为两人拉开大门,邀请入内,那位侍应生随即又上前,表示一切已经安排好了,希望能够领着二位前去入座。他们的座位靠近落地窗,光线怡人,纯黑的桌椅上摆着洁净的餐具,恺撒和楚子航坐下时感觉有点不自然,这样的场景总让他们想起曾经那些约会。

 

那时恺撒总会提前找好最昂贵的餐厅和最完美的位置,他对这些餐厅了若指掌,预订的都是顶尖的美味,甚至偶尔他会将自己打猎的胜利品交给餐厅,亲自点出菜肴里要用什么样的食材,然后通知加图索在各地的酒庄,对比后选出年份和时节最醇美的香槟,空运到餐厅里,再送上他们的餐桌。恺撒会把楚子航喜欢的歌曲名单报给餐厅,以便琴手能提前练习,然后在他们进餐时完美地奏响。眼下这样的场景,让他们都产生了回到过去的错觉。

 

侍应生朝楚子航微微弯腰,问道:“请问这位先生想要什么餐点?”

 

“和他一样。”

 

“好的,”侍应生点了点头,又问道,“请问先生有什么特殊要求或者忌口的食物吗。”

 

“他/我不吃洋葱。”

 

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楚子航抬起头,撞上恺撒难以捉摸的眼神,两人对视片刻,恺撒移开目光,对侍应生说道:“开始准备吧。”

 

侍应生又鞠一躬,然后退下,又只剩下他们两人对坐着,安静了半天后,恺撒开口:“楚专员这不爱吃洋葱的毛病原来还没改掉。”

 

楚子航本来不想回答这种无聊的挑衅,可他还是开了口,他说:“习惯了。”

 

这顿饭他们吃得很沉默,心思都有些游散,显然没有放在面前的高级料理之上,最美味的食材和烹饪技术都不能让他们全神贯注。他们之间有无数的习惯,那些习惯早就和呼吸相融,就像以前,恺撒永远会在用餐时告诉餐厅,楚子航不吃洋葱,久而久之,他已经无法把它戒掉了,这早就成为了先于思考的本能。习惯才是最可怕的,它会一直提醒你曾经的喜好,提醒你的过去,而他们的过去里是有彼此的,哪怕在分开以后,这也是不能磨灭和否认的,楚子航总认为人像磁盘,会慢慢消磁,可就算如此,世上总会有什么,在看不见的地方去履行铭记的职责,那就是习惯。


-TBC-


评论(2)
热度(28)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