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复杂情人》|恺楚|原著向|【第四章】

【Chapter.4】

 

早晨的凯斯楚普镇码头已经繁忙起来,海港内陆续有来往船只,笛声落了又响起,各类载着集装箱的卡车在这里接洽,等着货物被搬下,再由货船装载着它们,驶向哥本哈根。作为全球十大集装箱港口之一,丹麦的码头永远忙碌而热闹。

 

ST1 50S Zenvo在码头附近绕了一圈,最终在停车坪上刹住了车轮,恺撒把车窗全部摇上,拧动钥匙,引擎熄灭,他自顾自地推开车门走出,没有再和楚子航多说一句话,后者把安全带解了,也开门下车。扑面而来的海风扬起恺撒的风衣下摆,他禁不住深呼吸了一口,锁了车门后拎着箱子便向停船处走去,楚子航提着网球包,跟在恺撒身后。

 

两人乘上提前预订好的的快艇,很快便离开了阿迈厄岛,不出半小时,他们踏上了哥本哈根的地界。今天天气不错,云卷单薄,阳光也开始有了一些温度,哥本哈根风景和安徒生笔下的童话一般别致,游客络绎不绝,好几个外国旅行团也乘坐着快艇靠岸。楚子航上岸,转身对着恺撒说道:“地图给我,我们沿着标记好的路线寻找就好。”

 

恺撒从怀中抽出那一卷文书,递给楚子航,楚子航上前一步,正好一阵海风拂来,吹开了他的额发,恺撒发现他又戴上了黑色的美瞳,眼里没了逼人的金色,只给人温和的错觉,这种错觉他见了很多年,熟悉又危险。恺撒抑制着心里隐隐的躁动,抬起木箱,单手解开了上面的皮扣,然后拿出了一块黑色的炼金石,他说:“勘测器我拿着。”

 

楚子航点了点头,然后展开了地图,从旁人看来,他们就像两个来这里自由行的外地游客,和大部分来往的行人没有什么区别。楚子航用手指上距离他们最近的一处标记点,说:“先去这里。从脚下的位置出发的话,再走两个街区就能到。”

 

说完,他便合上了地图,恺撒刚刚扫了一眼,那是一个偏僻的民居,位于街区地图的边缘,他握了握手中的炼金石,和楚子航并肩离开了码头,逆着人流朝暗处的小巷走去,人声被他们逐渐甩在身后,耳边只有彼此的脚步声和偶尔的鸟鸣。

 

周围已经非常寂静了,楼房的样式也陈旧起来,甚至已经到了荒无人烟的废宅区,红砖上爬满青苔和爬山虎,破败的窗沿被杂草和蜘蛛网掩埋,街道渐窄,头顶狭长的天空被松垮的信号线切割,最后,他们停在了一座上锁庭院的大门口。

 

门上的木漆早已脱落,锁却并未被铁锈侵蚀,像最近才被动过的样子,恺撒手上的炼金石毫无动静,他和楚子航对视一眼,然后两人分别环绕着这座房子打量了一番,找到了房后的小窗,然后轻轻一跃,翻了上去,从窗台跳进了屋内。

 

屋内并没有两人想象中的灰尘弥漫,甚至还有人居住的痕迹,房里没有一切现代设施,只有样式古典的家具和简陋的设施,他们环视了一圈,四处走动着,但炼金石上的纹路始终没有亮起过。最终他们来到了二楼走廊尽头的卧室,里面是再简单不过的一张软床和一个床头柜,床头柜上扣着一个相框。

 

恺撒想了想,轻轻地将相框翻了过来,拿在手中,楚子航也注意到了,便一同仔细看了看。相框内有一张男女合照,但是两人都没有正面,而是逆光的背影,他们衣着复古,并肩坐在河岸边,男人搂着女人的腰肢,女人穿着白裙,轻靠在男人的肩上,气氛非常甜蜜。恺撒和楚子航都沉默了,这个房子很古怪,很明显,这里依然有人居住着,他们碰巧选在了主人外出的时候闯进来,然而这个地方太偏僻了,四周都是废宅,偏偏这里还有人没有搬离,而且合照上的两人应该是这座房子的住户,可是卧室的床上只有一个枕头,那么另一个人呢?

 

很遗憾的是,恺撒手中的勘测器没有勘测到一丝一毫英灵殿的气息,他们便不能再多停留,这个地方显然不是入口,为了工作效率,他们应该立刻离开,前往下一个标记点。楚子航拿出地图,看了看路线,示意恺撒可以接着动身了,于是恺撒没有再想,他把相册扣回了原位,然后和楚子航翻着窗户离开了这里。

 

 

他们下一个目的地很奇怪,竟然不是想象中的废墟或者旧工厂,而是个街区活动中心,街道很宽,两边还有各式各样的小店铺,人行道旁铺着常绿灌木丛,在冬天的末尾里添了一笔生机。活动中心就在街区的尾部,有很多小孩和少年在玩耍,还有坐在长椅上读报纸的老人,小径右手边是一块很朴素的绿茵,有孩子在草地上打棒球,而左手边是个小小的篮球场,放眼望去,只有一个孩子在练习投篮。

 

楚子航看着那个投篮的小孩,没有再移开视线,而恺撒注意到了这点,他停下脚步,顺着楚子航的眼神,也观察起了这一幕。这个小孩子似乎很不熟练,抱着篮球时,身子还会轻轻摇晃,由于年纪太小,力气不够大,投了很多次都没有进球,可他并没有放弃,而是一遍又一遍地捡起地上的篮球,然后回到白线上继续投篮。

 

过了一会儿,楚子航走向篮球场,恺撒站在原地,看着他走到那个小男孩身边,然后说了些什么,小男孩似乎不会英文,只好摆摆手,楚子航半蹲下身,捡起男孩身边的篮球,瞬间起立转身,手腕轻扣,投了一个完美的空心球。

 

恺撒从来不觉得篮球这类平民运动的乐趣在哪里,以前在学院里时,他会无情地在机械系和其他院系搞民间篮球比赛时,带着一众学生会精英坐在观赛席上嘲笑楚子航。他从来没试着去学着打篮球,曾经还和楚子航在家里因为抢电视频道而打架,楚子航要看篮球赛直播,而他要看赛马,最后只好又买了台电视。

 

除了一两次去恶意围观过楚子航的篮球赛,恺撒似乎没有正儿八经地看过他打篮球的样子,大学毕业之后楚子航就很少打篮球了,因为他不再像大学时那么闲,每天的固定运动项目改成了长跑,恺撒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看过楚子航运球的样子,他站在场外,头一次对这项被自己嘲笑过的运动感兴趣起来。

 

在小男孩崇拜的眼神中,楚子航把网球包放下,然后给小男孩示范着自己投篮的手势,又重新站在三分线上投了一次,小男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捡起篮球模仿着尝试了一遍,果然这次已经不再是连篮筐都碰不着了,而是险些命中,被篮板弹了回来,小男孩很高兴地朝楚子航笑,但是楚子航背对着恺撒,恺撒并不知道楚子航有没有回以一个微笑,他看着他的背影,竟然不觉得无聊起来,这时,楚子航突然回头,朝他说道:

 

“要试试吗?”

 

恺撒愣了一下,曾经楚子航也偶尔提起过,问恺撒要不要学打篮球,这样他们竞争的项目又能多添一个,可恺撒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就和楚子航拒绝学习打猎一样,他无法接受这种满林子跑就为了追击一个目标的活动,这不符合他追求快节奏高效率的行动方式。然而这一次,恺撒没有摇头,那个小男孩带着笑容转而看向他,眼里有着天真的期待,于是他沉思了几秒,选择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向楚子航。

 

篮球被塞到手中,楚子航说:“不要动手臂,试着用手腕的劲,把它投出去。”

 

恺撒盯着篮筐,按找楚子航说的,抛出了人生中第一次投篮,然后毫无意外地,球进了篮筐,他偏头看向楚子航,对方难得扬了扬嘴角,但又很快地恢复了那副面瘫脸。楚子航把篮球交还给了小男孩,然后没有再看恺撒,只是说了句“既然这里没有什么发现,那就走吧”,接着提起网球包,走出了活动中心。

 

恺撒学过一点点丹麦语,他以前的建筑鉴赏老师是个丹麦人,于是他礼貌地用丹麦语和小男孩道了声再见,也离开了这里。

 

 

从始至终,炼金石都没有亮过,这里也没有任何龙族存留的痕迹,可这里确确实实是通过数据和计算筛选出的地点,楚子航皱眉,细想着那些线索和资料。他们走在去往下一处地点的路上,两人之间又恢复了常见的沉默。下一个目的地是个老旧的景点,不同于哥本哈根颇具人气的小美人鱼雕塑或是哈姆雷特的克伦堡,那景点很普通,对观光团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很多人都不会将它列入参观的计划之中,但还是间或有执意要前往的游人和他们擦肩而过,多半是一家三口,或是新鲜的年轻情侣。

 

恺撒突然开口:“你篮球打得很好。”

 

楚子航的思绪被中断了,他顿几秒,回道:“很小的时候,别人教我的。”

 

确实是小时候别人教会他打篮球的。那时楚子航上小学,爹妈还没离婚,他每天下午放学回家都会经过一个区篮球场,他很好奇,就问来接他放学的爸爸这是什么,于是他爸开始手把手教他打篮球,从投篮连篮筐都砸不中,到后来很快就能上手,当他终于第一次站在初中篮球赛的赛场上,进行第一次比赛时,教他打篮球的人已经离开他的生活了。所以他第一眼看到那个小男孩投篮的样子,他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之后喊恺撒来场上也是个意外,他最近状态很不对劲,自从抵达丹麦开始,他总是做一些身体先于思考的事情,他不得不承认,只要一见到恺撒,自己的冲动就会多增几分,把他原有的理性压下去,恺撒太耀眼了,霸道地、无可避免地占据他的视线,他并不擅长对付恺撒,这人永远是他最棘手的对手。在碰到篮球时,他也难免想起了曾经的事,他突然很想再尝试一次,让恺撒碰篮球,于是他说出了口,却没想到恺撒竟然答应了。楚子航一直在和恺撒保持距离,他实在不想再和恺撒有过多的交集,他们并不是没有试着贴近过彼此,可结局是两败俱伤。

 

但是眼下的发展却已超出了两人的预期,明明应该是剑拔弩张的重逢,火药味却永远差一分火候才点燃,反而徒添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像个迷一般的漩涡,在努力拉扯两个拼命想要背道而驰的人。他们都是众人公认的好领导,是混血种中的强者,拥有绝对的冷静和强大的自制力,可他们也永远是对方的不冷静和不自制,只要稍微靠近彼此,就会濒临失控。

 

 

眼前的道路越来越宽,楼房开始退去,入眼的是一片古老而神秘的公园,这座公园的构造很朴素,只有一方喷泉和一座很简单的礼拜堂,游客还不如喷泉边的白鸽多,但由于这里临靠了一条小河,现在正值冰水开始消融的时节,景色变得生动起来。河岸边有个冰淇淋小摊,摊边还有个大学生模样的青年,正架着三脚架,似乎在拍摄着附近的风景。

 

恺撒低头看了看勘测器,它依然沉睡着,楚子航对此皱了皱眉,这一路过来,勘测器几乎像失灵了一般,于是他凑近了一些,试图观察得更加仔细点儿,最后他抬头看着恺撒,说:“再试试下个地方。”

 

就在这时,有人出声打断了他们。

 

“请问,你们是情侣吗?”

 

两人都愣了一下,他们转过身,发现来人是刚刚河岸边那个摄影大学生,他手里拿着一张快照,正冲着两人微笑,他不等恺撒和楚子航有所表态,又接着说道:“我是这附近的学生,出来采风,喜欢免费帮来这里的游客拍照,刚刚你们实在太适合和这里的景色一起被拍下来了,所以我这么做了,实在不好意思。这是属于你们的照片。”

 

说着,他递过那张快照,照片上正好抓拍到两人挨近说话的模样,恺撒微微垂眼,在听楚子航说话,而楚子航正看着他的眼睛,侧颜被阳光照得朦胧起来,他们几乎贴着,身后是喷泉溅撒的水珠,以及静静淌过的河流,一只白鸽飞过他们头顶,被镜头捕捉而下,整个画面美好得失真,大概是风景太柔和,恺撒产生了他们眼底有着温柔的错觉,怪不得这个人会误以为他们是情侣,至少照片上的一瞬,他不能否认,看起来确实很像一对。

 

年轻的大学生还伸着手,他想把这张照片交给他们,却又不知道是给其中哪一位比较好,直到楚子航开口。

 

楚子航说:“抱歉,我们并不是情侣。”



-TBC-

评论(3)
热度(29)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