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花花公子》|CP:恺撒×楚子航|短篇贺文|

CP:恺撒·加图索×楚子航

 

About:总裁×男模

 

Written By:苹果十少

 

Tips:尝试一下新设定,短篇,祝楚子航生日快乐。

 

 

[01]

 

恺撒一边朝办公桌走去,一边爬梳着金子般的长发,旁边的助理接过他刚脱下的外套,接着另一只手递上装着红茶的薄瓷杯,恺撒摆了摆手,助理朝他微微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走到办公室门口,拉开这扇镶着黑钻的单面玻璃门,退了出去。

 

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响瞬间被隔离,办公室恢复一片寂静,高楼楼顶的光线被窗边的薄纱掩去,恺撒端着茶杯,终于在纯黑的真皮椅中坐下,椅背上有金丝绣着一个精致的“C”,他松了松墨绿的领结,喝了一口红茶,然后把杯子搁在桌上一旁。这张宽大的桌子上放着两台电脑,电脑旁铺满了各式文件和图纸,恺撒挑了挑眉,扫了一眼旁边放着的行程安排,拿起文件开始看了起来。

 

文件上方的商业标识是一只黑色的堕天使,一圈“Cattuso”的英文小字环绕着,这就是意大利时尚业巨鳄家族,加图索的徽章。恺撒作为加图索家族最新的继承人,毫无意外地在20岁生日当天被宣布成为加图索公司的新总裁,开始接管一切公司事务,这位上流阶级里无人不知的贵公子在短短两年间证明了他皇帝一般的领袖能力和魅力,把加图索的事业带上另一个巅峰。

 

而此刻这个皇帝一般的男人却盯着一份很普通的简历看了很久。加图索秋季的平面广告即将开拍,创意总监诺诺提出了全用新人的大胆想法,男装部分最后敲定了两名西班牙模特,还有一位19岁的亚裔男生。

 

本来这些事情恺撒无需多管,交给诺诺他完全放心,可这几份新人简历却被送上了他的办公桌,他随手翻了两页,目光停在了最后那名亚裔男生的证件照上。这是一名看起来很清秀的男生,资料显示国籍为中国,他眉眼英俊,面无表情,却没有如今T台上流行的细眼凶狠模样。而且资料后的照片附件并没有很多张代言平面照,更多的是不经意间的偷拍,恺撒微微皱眉,看起来这个男生并不是很爱拍照,却成为了新一期的平面代言模特。

 

他最后看向这个男生的名字,姓名栏里单单一个“Chu”,再没有多余的字母。

 

最后恺撒想了想,在合上文件的刹那,又将那几张生活照从文件里揭下,单独放在了一旁。照片中这个男生背着一个网球包,坐在许愿边,他身材修长,背脊挺拔,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一只白鸽从水池后盘旋而起,白鸽后是异国的汹涌人潮,他看着白鸽,日光徐徐地投在他侧脸上,把他漆黑深邃的眼睛点亮。

 

[02]

 

罗马的7月十分干燥,尤其是在冷气充足的室内,空气里水分像是被抽干,楚子航坐在摄影棚的一旁,他全身不自然地紧绷,处于一种无意识的警戒状态,最后化妆师无奈地咳了两声,用英语表示道,如果再这么僵硬下去,拍摄进度将会拖延很多。

 

楚子航握着手中的一次性水杯,表示自己只是有些紧张,并示意化妆师继续。化妆师看着这个清秀的东方人,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他直挺的鼻梁上打高光,一边开玩笑似的说道:“Chu,你是第一次接到这么大的代言所以才这么紧张?”

 

楚子航额角隐隐作痛,他淡淡回答了一个肯定答案,然后得到了化妆师安慰的眼神,化妆师冲他小声说道:“虽然不得不说Chu你真的很帅,可是太过生涩,会被加图索的摄影师和老大批评得很惨,要做好心理准备。”

 

“老大?”楚子航突然重复了一遍这个单词。

 

“对啊,恺撒·加图索,你该不会连他都没有听说过吧?你真的是这个圈子的模特?”

 

楚子航却不再作答。

 

终于到了开拍的时刻,头发暗红,穿着一条黑色连衣裙,脚上一双7厘米高跟的诺诺站在摄影棚另一边,朝楚子航扬了扬手,示意他进场地,并且吩咐场工把衣架栏推到自己这边。楚子航身上是加图索秋季的新款设计,他有些僵硬地抬起手,搭在领口上,另一只手垂着,整个人半侧着倚在背景板上,强光一直对焦打在身上,冷气全开的情况下,他额头却微微出汗。

 

诺诺点头示意摄影师可以按下快门,并且吹了个口哨,她是这里除了楚子航唯一的中国人,便直接用中文朝他说了句“帅”,楚子航只好面无表情地收下这个称赞。诺诺身边的意大利美女助手问她刚刚说的中国话是什么意思,诺诺眨了眨眼睛,但没有回答。

 

“她在称赞这个东方人。”

 

突然摄影棚的门口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诺诺回头,有点儿惊讶地朝来人吐吐舌头:“恺撒?你的行程什么时候这么空闲了?”

 

楚子航转头,镁光灯微微模糊了他的视线,眼前一片亮白,可恺撒的金发更耀眼,旁边的工作人员自动让了一条路给这位年轻的总裁,楚子航眯着眼睛,终于看见了他。这是他第一次在非照片或是杂志上见到恺撒。

 

恺撒在诺诺跟前停下了脚步,他双手插在兜里,朝摄影师说:“不用管我,拍你的。”

 

于是诺诺也大手一挥,对着楚子航说:“Chu,换件衬衫,我们继续。”

 

楚子航点点头,从强光下走出,旁边的造型师立刻迎上去,几个助手帮着把他身上的衣服脱下,他站在影棚另一边,背对恺撒,恺撒看见他换穿上衣时裸露的背脊,意外地发现这位中国男生的身材好得令人惊讶,肌肉线条分明却精瘦,可也不像健身房练出来的轮廓。楚子航没有回头,可他能察觉到恺撒在观察他,楚子航脑中又回忆起了恺撒的个人资料,平静地换好衣服,正要回场时,恺撒却喊了声:“等等。”

 

楚子航皱眉,无意识地握拳,结果恺撒下一秒却是对着发型师说:“换个发型,把刘海打散,让头发垂下试试。”

 

发型师立刻上前照做,楚子航立在原地,眼神却越过眼前的发型师,毫不掩饰地看向恺撒,后者则饶有兴致地等待着。楚子航原本刘海略长,被略微打湿放下来后便垂在了他浓密的眼睫上,英挺的眉毛若隐若现,眼上多了一道阴影,配合身上的深灰衬衣以及灯光,效果果然出彩。摄影师的快门连动,持续的闪光灯下楚子航还是觉得很不自然,就在诺诺要宣布这一套拍摄过关时,恺撒却抬手叫停。

 

他说:“姿势太僵硬,像个外行。你确定你会看镜头?”

 

楚子航神情严肃起来,众人沉默,只见恺撒似乎是觉得灯光热,解了两颗衬衫扣子,然后抬步走向楚子航,最后停在了离他一尺不到的距离前。突然,恺撒抬手,搭上楚子航的右肩,然后微微低头,在他耳边慢慢说道:“把手再抬起一些,头不用仰得太高……别直接盯着镜头,试试看着我。”

 

说完,恺撒便放下了手,退后到了远处,楚子航背脊僵硬,他试着按恺撒说的照做,微微偏头,看向他深邃的冰蓝色的眼睛。

 

    最后收工时,恺撒忽然在角落将楚子航拦住,后者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恺撒笑笑:“眼神太业余了,演技很不合格。看来你们很赶时间,培训不够严格。”

 

他说完这句话,发现楚子航看向他的眼神终于像是变了个人,所有的伪装都被收回,取而代之的是毫不掩饰的锋利。

 

恺撒扬眉:“十点,加图索大楼顶层见。”

 

 

[03]

 

风越过阿尔卑斯山,掠过地中海面,夹着一丝腥咸,吹拂着整个夜中的罗马。楚子航在夜风徐徐的高空之上,一手握着操纵杆,熟练地后推拉直,眼前的仪表盘里指针精确转动,她驾驶着这辆小型直升机一路直飞,然后在某幢高楼前减速下降,螺旋桨切割星空,发出响亮的轰鸣。

 

单耳微型对讲机里又传来他的老师施耐德的声音,无非是认为楚子航这种过早向目标暴露己方的行为欠妥,然而对于楚子航这种时常脱离计划行动的学生,批评早已失去了效力。他一边在加图索大楼的天台上粗暴地骤停,一边说着“明白了”,然后切断了通讯。

 

他利落地踢断了天台楼梯的门锁,而后顺着楼梯一路向下走,停在了顶层的通道间。此刻加图索大楼已经熄灯,只有顶层尽头的总裁办公室还有光亮,楚子航穿着衬衫牛仔裤,背着网球包,像个要去面试的大学生一般,走到了办公室的大门。

 

正要抬手敲门之时,大门却自己打开,楚子航下意识后退一步,却意外地看到诺诺手里抱着一桶快要见底的爆米花、穿着平底鞋散着头发从办公室走出,她抬眼看了看楚子航,说了句“这么晚还来找恺撒?他不会是拿这次的代言威胁你,想潜规则你吧。”

 

“……”

 

“不逗你们了,电影看完啦,影碟我先借走去重温了,拜拜。”诺诺转身朝身后的恺撒扬了扬手中的影碟,然后冲楚子航做了个鬼脸,走向转角处的电梯。楚子航看着她身影消失在转角后,才跨进恺撒的办公室,然后反手关上了门。

 

恺撒办公室非常大,右侧还有一面影墙和一部大沙发,用来投影看片娱乐消遣,看来刚刚诺诺就是在这儿看了场电影。沙发旁有个迷你酒柜,恺撒正站在酒柜前,朝楚子航问道:“你很准时。要喝点什么?”

 

“不必。”

 

恺撒只好给自己倒了杯威士忌,拎着杯子走到楚子航跟前,说:“你就不担心诺诺说的是真的,我要潜规则你?”

 

下一秒,恺撒听见极快的上膛声,一把M500转轮抵在他头上,楚子航举着枪,似笑非笑,看向恺撒:“虽然你是我的任务保护对象,但难免我会失手。”

 

恺撒眼里些微的惊讶褪去,重新涌上的是赞许和兴奋,他似乎并不担心楚子航的“失手”,甚至还抬手喝了一口酒,而后,他开口:“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根本不像一个模特,你的照片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更不用说身材和气质。”

 

楚子航:“后勤失误。”

 

“你们的人能够把你安排进来,已经很不错了。”恺撒耸了耸肩,“让我猜猜,是为了一周后的酒会?那时有人要对我下手,所以你的任务是拿到邀请函进入酒会并能待在我身边。”

 

恺撒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能猜到是谁要买凶杀我,无非是我那个觊觎家主之位的叔叔,看起来他想借这次酒会彻底换下我。但不过我很好奇又是谁得到了这条消息,接着雇佣了你们作为我的保镖。”

 

“客户信息不对外公开。”

 

“那你答应赴约是为了什么,就为了站在这里拿枪指着我的脑门?”

 

“收到消息,对方行动时间有变,就在今晚。”楚子航低头看了眼腕上的表,边说“你正好给了我一个不用闯进办公室就能带你离开的机会。”

 

“今晚?我叔叔还真是一刻也不能等,一贯的作风。”

 

 

突然,楚子航的耳麦被强行连接了通讯系统,苏茜的声音从里面传出:“会长,有人锁定了加图索大楼,你直升机上的监测信号开始出现异常。请尽快带着目标离开。”

 

“给我一条飞向安全屋的最近路线,并继续探查对方此次携带的人数及装备。”

 

楚子航收回抵在恺撒头上的手枪,别在腰间,而后瞥了一眼恺撒,说道:“把灯光全部灭了,跟着我。”恺撒随即从桌上拿起微型遥控器按下关闭键,顿时四周陷入黑暗,他把遥控器扔开,却并没有跟着楚子航走,而是转头从办公桌下拔出了两把枪,借着月光楚子航看清那是两把沙漠之鹰,加图索的家徽烙印于上,恺撒转了转枪身,说:“这也是我一眼能认出你不仅仅是个模特的原因,你的气质,和我拿枪的时候最像。”

 

 

[04]

 

苏茜发送的飞行路线很快便传到了楚子航手机里,他划开屏幕看了一眼,忽然又把手机放回了口袋,恺撒看见了他的动作,挑眉问道:“怎么,我们不逃了?”

 

“我并不打算逃,本想把路线和直升机都交给你,我留下处理现场,不过,”楚子航看了一眼恺撒手中的枪,说,“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

 

恺撒冲着大门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冲出去吗?不过你的转轮根本快不过我,你要怎么保护我,楚先生?”

 

“我更擅长用这个。”

 

楚子航没有再回头看恺撒,他左手拉开办公室的大门,右手反手绕到背后,拉开了网球包的拉链,然后从中抽出了一把通体漆黑的长刀。他把网球包甩在地上,拔刀出鞘,恺撒看见金属的冷光在夜里闪烁,刀镡铮响。

 

在他拔刀的刹那间,大门被完全打开,楚子航把耳麦的音量调大,从耳上摘下,别在了衣领上,恺撒也听见了苏茜的声音,苏茜正在及时为他们探测局势:“走廊上有两人,持枪,一人潜伏在转角,一人正在向你们移动,你们很快就要进入他的射程。”

 

楚子航不再站在原地,他和恺撒对视一眼,便冲了出去,奔跑的过程中对面开始射击,他侧身躲过流弹,子弹贴着他的耳朵飞出,恺撒及时追上,在避头躲过一发后,顺着子弹飞来的角度回击了一枪,这发打中后楚子航听出那是打在防弹衣上的声响,那人并未倒下,而是继续接近,于是他回头看了一眼恺撒,后者及时补枪,一发爆头,弹壳落下的声响伴随着肉体摔在地板上的声音,一并回荡在走廊间。

 

楚子航忽然开口:“后勤给我的资料中,并未提到你擅长射击。”

 

“加图索花了百年时间好不容易把黑道背景洗白,所有外漏的资料我都处理过,你们是无法调查到的。”

 

这时通讯器里突然听到苏茜说了一句:“怪不得每次入侵你私人电脑超过十秒就会被反侵,根本来不及搜集完所有资料。”

 

恺撒扬了扬眉,又想起他样苏茜是看不见的,只好说道:“我还是希望,全世界时尚圈的女人记住我只是她们爱的花花公子就行,其他的不需要知道。”

 

显然楚子航对这种话题毫无兴趣,他在苏茜开口前出声打断:“苏茜,帮我锁定一下转角。”

 

“三十二尺距离,选的角度很专业,非常擅长伏击,你们小心。”

 

楚子航不再说话,他贴墙低身移动,在接近转角时猛地踏了一步出去,在对方抬手开枪之前绕至对方背后,抬脚踹向那人膝盖,那人跪着被踹出一段距离,正要反身攻击时,楚子航的刀锋落下,插进了他僵直的颈背。恺撒看见他持刀的身影如一杆长枪般挺直,刀锋有水珠自动凝聚,把血迹洗去,最后滴落在地面上。

 

恺撒皱眉:“明早要让清洁公司派一队人来洗地板了。”

 

“可能还要洗天台,加图索先生,”苏茜的声音及时地响起,“天台正上方还有一名杀手,但他似乎并没有下楼的打算,也没有抢夺直升机飞走的意图……他身边还有个人,并没有显示攻击倾向,那是……”

 

“诺诺!?”恺撒吼了一声,“该死!”

 

两人飞速冲上楼梯,踹开了天台的大门,只见一名杀手正持枪抵着诺诺的太阳穴,站在天台的边缘,只要再向后一步就能坠楼,恺撒紧握着枪柄,看着自己最好的女性朋友的红发散在风中。杀手见他俩正欲上前,便吼道:“不要过来,把武器都扔在地上!”

 

楚子航和恺撒对视一眼,然后照做,村雨和沙漠之鹰都被放在了地上。随后那个杀手忽然换了右手持械,左手伸进衣服里掏出另一把枪,朝两人扔了过来,并命令道:“那个中国人,用这把枪杀了恺撒!”

 

楚子航眼睛眯了眯,却并未照做,杀手等了片刻,发现他们毫无动作,便试着往后又走了一小步,诺诺的身影在夜空里显得摇摇欲坠,恺撒神情凶狠,对着杀手道:“你这是找死。”

 

楚子航却突然说道:“你的担心很多余。”

 

恺撒转头看他,还没来得及想为什么楚子航要说这句话,只见眼前突然传来杀手的惨叫,诺诺瞬间挣脱了桎梏,并猛地一个手肘击碎了杀手的下颌,一把夺过枪后将他甩进了天台,她跨进安全区域,朝着杀手的脑门开了一枪,整个过程极其利落,快到恺撒有些发愣。

 

 

“下个班都能被劫持,我的影碟也被摔碎了。”诺诺扬手把枪扔在尸体旁,一边说着一边走向恺撒和楚子航,然后朝恺撒吐吐舌头,“对不起啊,让你担心了。其实我和他很早就认识了,我们也算是同事。”

 

“虽然你一直没有加入狮心会,但谢谢你对我们频繁的帮助。”楚子航一边拎起村雨,把它收回刀鞘,一边朝诺诺点了点头。

 

恺撒听见“狮心会”三个字,倒是毫不意外。这是一个古老而强大的跨国佣兵组织,承接各类非涉及犯罪事务,各个国籍的成员都有,而且每人都是战斗力极高的单兵,这次看来是有人找上了他们,让自己免遭暗杀。

 

至于这个人……恺撒看向诺诺,后者正在用一根皮筋把她的长发束起,察觉到恺撒正在看自己后,诺诺也说道:“弗罗斯特老头子要雇凶的计划被我偶然截获了,虽然我知道你很厉害啦,但是还是安全起见找了我最信任的人。不过你骄傲的自尊心绝对不允许你被人保护不是吗,就不想让你知道……”

 

“我已经知道了。”恺撒无奈地耸肩,“而且你最信任的人显然在扮演一个男模并混入我的公司这事情上毫无演技。”

 

“我只是觉得他长得这么帅,拍什么都没问题。”

 

    “我开始对你的专业态度留有怀疑。”

 

     诺诺翻了个白眼,见一旁的楚子航并没有参与讨论的打算,便不再说话,只是朝恺撒做了个鬼脸,决定不再理他,便和楚子航挥挥手,打开天台的门走回了楼内。

 

 

[05]

 

苏茜的声音打破此刻短暂的沉默,她说:“行动已经全部结束,收尾工作留给后勤部,会长,你可以返回了。”

 

“我知道了。”

 

楚子航决定不去取回自己的网球包,他朝恺撒点点头,正转身走向直升机时,恺撒忽然开口:“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他脚步顿了顿,片刻,他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道:“楚子航。”

 

“楚子航,”恺撒重复了这个名字一遍,看着夜空下他挺直的背影,说道,“诺诺把其他所有人的简历都拒绝了,新品就要发布了,平面照如果如期不能发布,估计会很难办。”

 

恺撒认真地继续问道:“作为加图索的第一行政领导人,恺撒·加图索,我希望我们与楚子航先生的合约能够继续。所有的,我都能教你。”

 

 

楚子航笑了笑,却没有说出拒绝。

 

其实他并不想正面接触恺撒这样的自大狂,他的交友圈很窄,也早已习惯在刀锋上搏杀,他并不喜欢被镁光聚焦,也本能抗拒走向闪光灯前,最重要的是,他没有体会过一个全世界女人都想嫁的花花公子,忽然靠近自己,在耳边低声地说,怎样才是拍摄的最佳姿势。

 

他知道恺撒也擅长用枪,所以应该明白,距离太近,温度过高,气氛干燥,最容易走火。

 

 

[FIN]


评论(4)
热度(428)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