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花好》&《月圆》|阿飞x沈炼|古风短篇|R18|

《花好》

 

CP:阿飞x沈炼

 

文 / 苹果十少

 

Tips:1.角色拉郎文,阿飞出自电视剧《小李飞刀》,沈炼出自电影《绣春刀》,本文设定两人都心无所属,脑洞和扯淡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2.京震rps

     3.元宵贺文。祝大家元宵节愉快,阖家欢乐,岁岁年年。

 

 

正月十五,元宵节。

 

冬末春初,京城还是扬着绵绵细雪,雪落在皇城外胡同院落里家门口的红灯笼上,红灯笼里烛光已经燃起。

 

沈炼抬手,掀开窗上棉帘一角,往外看了一眼,见天色彻底昏暗,各家各户已是炊烟袅袅,于是转头对身边的卢剑星和靳一川说道:“看起来雪要停了,出门吗?”

 

“当然要出,”靳一川已经准备起身换衣服了,他拿下巴指指外面,“一年一度的灯谜大会,反正最近咱们兄弟也闲着没事,不出去转转怎么行。”

 

“行,那就去吧,我也挺想逛逛的,”卢剑星笑了笑,拍了拍沈炼的肩膀又说道,“还愣着干什么?”

 

沈炼点了下头,从炕上翻下,拿起挂在一旁的外套,又将头发重新束了束,然后走向门外。

 

 

冷风吹不散节日的喜庆,当他们三人走出院子来到长街时,已经能见到小贩们支起的摊子一摊挨着一摊,直至长街尽头。街旁的酒肆和糕点屋挤满了年轻姑娘和小孩,一碗碗元宵从铺子里端出,摆上街旁的桌子。三人并肩走着,还时不时被乱跑的调皮小孩撞到,他们头顶是无数花灯串起的灯幕,盏盏摇曳,把风中的雪粒也映红,长街温暖如春,是正月新年才有的热闹。

 

靳一川摸了摸腰间藏着的碎银子,多看了街边卖元宵的摊子两眼,正打算买给大哥二哥的时候,被卢剑星摁住了要掏钱的手,卢剑星说:“好不容易兄弟一起过节,做大哥的当然要给你们买才是。”说完他就走到摊前,向忙得热火朝天的老板喊了三碗,然后瞅着角落里还有个空着的座位,便带着两人过去坐下。

 

沈炼看了卢剑星一眼,他想了想,趁靳一川没看见的时候,摸出一些铜钱,塞在了卢剑星的手里,然后低声说道:“也算我请三弟的。”

 

沈炼坐在角落里,面向街外,他注意到了隔壁那桌的几人,其中一人还在桌上扣着一柄非常古怪的剑,那甚至不能称作是剑,这引起了沈炼的注意,除了政府官兵之外,他人私携刀剑是几乎不允许的,何况还不是寻常的剑。

 

他沉默着,抬眼打量剑的主人,那人星眉剑目,面容英俊但很年轻,眼底含着笑意,正和他旁边坐着的另一位男子交谈着。突然那人像是注意到他的目光般,眼神转向他,沈炼来不及垂下眼睛,两人就这么对视着,然后他看见那人也没说话,倒是朝他露出一个微笑。

 

沈炼移开视线,皱了皱眉,靳一川发现他不寻常的举动,问道:“哎?二哥怎么了?”

 

“……没事。”

 

 

正好这时元宵已经端上,沈炼便不再注意他们,和卢剑星和靳一川一起聊了聊最近较为清闲的日子和长街尽头就要开始的灯谜大会,还有一些家常事,卢剑星见两人仍然没有心仪的姑娘,也劝起了弟弟们的人生大事。

 

沈炼的回应依旧是不咸不淡地一句“不急”,卢剑星有点无奈,他又说道:“要不就趁这次上街,你待会留意有没有合眼缘的?”

 

靳一川插嘴:“我看到有卖花灯的,护城河那儿不是能许愿放花灯吗?我来的时候都看见河里飘着好多盏了,要不二哥去买个灯求求姻缘?”

 

“不必了……真不急,我只想好好做事,早日大家能一块出头。”

 

“不能这么想,做事和谈婚论嫁是两回事。”

 

“行了,快吃,待会要凉了。”

 

 

待他们从小吃铺子里再走出时,灯谜大会大概要开始了,人流朝着街的另一头涌去,不少姑娘提着裙边快步走过,不断有“借过”声在耳边响起,沈炼被人群挤着有点头痛,又不敢碰着来往的姑娘,迈步都艰难,他只能随着人群朝前移动。好不容易到了稍微宽敞些的地方,沈炼回头,却发现身后没有卢剑星和靳一川的身影了。

 

他愣了一会,在原地环顾,周围人群熙攘,和他擦肩而过,沈炼又等了片刻,确定自己是和他们走散了。他想了想,决定继续往前走,看能不能和他们在大会现场重新遇见。

 

 

沈炼脚步顿了顿,他听见即将路过的一个胡同里传来了打斗的声音,穿插在烟火的尖啸里,被他敏感地捕捉,他对此类声音再熟悉不过。沈炼皱眉,身形一转,闪进胡同里。

 

黑暗里看起来有一伙人,沈炼微眯着眼睛,放轻脚步。看起来他们正在和另一个人搏斗,正当沈炼要出手时,只见被围攻的那个身影一晃,从腰间抽出一把剑,以极快的速度将这些人的包围瞬间冲散,剑刃的光影一闪一灭,刀柄击打着肉身的闷响传来,不出片刻,他们就倒在了地上。

 

胡同里漆黑一片,但借着长街上投射进的灯火,沈炼认出了这个使剑的人,正是他在小吃铺子上注意到的那位。他终于开口:“京城脚下,持械私斗?”

 

阿飞收剑,他没有回答沈炼的问题,反而走上前来,停在他的跟前,抱拳说道:“这位兄台刚才是想要出手相救?在下在此谢过了。”

 

“现在看来,幸好我没有多此一举。”

 

阿飞笑道:“兄台看起来便是常年习武之人,刚才那一问……莫非是官家的人?”

 

沈炼沉默了一会儿,答道:“锦衣卫。”

 

接着,沈炼又说道:“你看起来不像是这里的人,竟连不能带剑入京都不知?”

 

“确实不是,”阿飞摇头,“只是在下的朋友听闻这里元宵节有活动,很好玩,所以我和另一个兄弟才陪她前来。”

 

沈炼回想,刚才在小吃摊上,他身边确实还坐着一位姑娘。不过沈炼并不想多管,既然眼前这人看起来并非有意带剑,方才拔剑也只是为了自保,今天他便衣出行,只为放松不为管事,故沈炼说道:“既然无事,那我便告辞了。”

 

“哎,且慢,”阿飞叫住他,“看起来你和你其他两个兄弟走散了?正巧,我也是,看在你刚才要帮我的份上,我还你个人情吧?”

 

“不必了。”

 

“相逢就是缘分,反正你我都暂时找不着同伴,不如边走边聊?”

 

沈炼想了会,看着那人直视着自己的眼睛,没有再拒绝。

 

 

 

他们重新回到长街上,这时人群更加稀少,似乎大家都前去猜灯谜了,一下子让大街空出许多,反而有点不太适应。他俩并行在街中央,雪已经停了,橘红的光线笼着他们,阿飞看了看在他身旁沉默着缓缓走着的沈炼,侧脸没有正面看起来削瘦,嘴唇紧抿,灯火下少了一些疏离感,他开口:“我叫阿飞,你呢?”

 

“沈炼。”

 

“为什么要当锦衣卫?”

 

“……不为什么,正好有机会,就去了。”

 

阿飞没再问,他透过头顶如星的灯盏看夜空,说道:“如果不是在这里遇见你,而是在江湖中,还真想和你切磋一番。你也用剑,我猜得对吗。”

 

沈炼想了想,纠正道:“是刀。”

 

“刀……不过此刻我们相逢在灯会上,没有刀光剑影,好像也挺不错。”

 

沈炼有一瞬间的失神,这种没有血和黑暗,没有惊心动魄的任务,只剩市井热闹的平凡日子,他不得不承认,有一些时候,他是向往的。

 

他低声说:“是挺不错。”

 

这时他们发现身旁人渐多,又喧闹起来,他们眼前一亮,发现自己开始走入千万盏不同形状的灯笼编织缠绕而成的阵中,每盏灯笼下都垂着一张红纸写着的灯谜,有不少文人和世家公子都聚集在灯笼旁猜谜,还有猜出谜底的人摘了纸条便朝前头走去,似乎是有翰林院的学士为猜中灯谜的人授奖。

 

阿飞觉着有趣,抓着沈炼的手就往里走,边走边指着不同的灯谜,嘴里念着,让沈炼也猜猜看。沈炼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他朝阿飞说:“我不太识字,不懂这些,猜不出什么意思。”

 

阿飞不再注意他收回的那只手,继续说道:“那我看看能不能猜中,去领个奖。”

 

说完,阿飞朝他一笑,然后看了眼身旁那只灯笼下悬着的灯谜,思忖片刻,便将它拽了下来,沈炼偏头扫了眼上面的字,然后又听见阿飞说:“我知道这个是什么,在这里等我一下。”沈炼还未来得及说什么,便见阿飞钻入人群,很快便没了身影。他有些无奈,只好站在原地,顺便继续打量四周,看能否找到大哥和三弟。

 

正当他仔细观察人群,看着来往行人和灯火有些出神的时候,一只杏色的花灯突然出现在他眼前,沈炼下意识退后一步,又看见花灯被移开,取而代之的是阿飞带着笑意和自信的眼睛。

 

“果然猜对了,他们给了我这个。”

 

沈炼只好说道:“恭喜。”

 

“别恭喜我啊,”阿飞挑眉,“这是我赢来送你的。”

 

沈炼愣住,又听阿飞说:“是在护城河那边的桥头放吗?过去吧,就是不知道灵不灵。”

 

说完,阿飞把花灯往沈炼怀中一送,后者有些不自然地接过,提在手上。

 

 

护城河边便没了头顶那些眼花缭乱的装饰,却依旧灯火闪烁,许多年轻的姑娘蹲在桥头,向桥头卖花灯的老人家求助,让他帮着在灯上写下自己心上人的名字,然后将花灯放入水中,站在桥上看它顺水远去,心中默默祈愿。

 

沈炼看了看手中的花灯,对阿飞说道:“我没有心上人。”

 

“那就写你最在乎的人的名字,”阿飞回道,“这总有吧?”沈炼点头,他向身边的人借了支笔,阿飞的看着他往花灯上一笔一划地写下“卢剑星”和“靳一川”两个名字,心中微动。

 

当沈炼蹲下身把花灯轻轻放在河面上时,阿飞微笑,淡淡地开口:“你是个很重情重义的人。”

 

“他们是我在这世上最珍惜的兄弟。”沈炼起身,静静地注视着花灯漂走,“你呢?”

 

“我也有,这是当然。”

 

桥上不断有年轻的女子许下一个个心愿,桥下行人纷纷,两岸有无数有缘相逢的人,他们身影倒映在河中,河流缓缓涌动,头顶夜空里绽放的漫天烟火也融进,宽阔而静谧的河面上有一盏盏花灯,灯影摇曳,像一颗颗火种,载着连绵美好的心愿与祝福,顺流至天际尽头。

 

 

《月圆》


全章R18放在子博,密码apple,地址:http://heroless.lofter.com/post/48ed1b_61276ee

评论(1)
热度(43)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