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月满斯卡拉》【第三章】|CP:恺楚|现代长篇|

【第三章】

 

芬格尔整了整衣领,让其看上去更挺括一些,又捋了捋肩后的长发,然后才踏入了眼前这间学生酒吧。

 

他身上这件西装虽然看上去款式老旧,但好歹还算干净,是芬格尔从一堆脏衣服里花了半小时才拎出来的,他记得上一次穿它是在开学典礼上,袖口还有开会时偷吃鸡腿而留下的小块油渍。不过这并不能难倒芬格尔,他把袖口卷了起来,露出了衬衫的袖边,还有一截体毛浓密的小臂。

 

今天芬格尔要赴一个听起来很仗义的约,为此他难得洗了把脸,把拉碴的胡子刮了,找回了一点入学舞会上和外语系一众漂亮妹子跳探戈的气势。他带着这种气势坐在了吧台边,很冷酷地点了杯马提尼,正想一直这么冷酷下去时,有人拉开了他旁边的高脚凳坐了上去,并伸出了左手,食指曲起,在他酒杯旁边轻轻地叩了两下。

 

芬格尔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抬头看了眼来人。这个人有着近乎铂金色的金发,刘海很长,遮住了一只眼睛,但长得很英俊,身着一件一眼就能看出十分昂贵的白色西装,芬格尔觉得自己身上这件对比起来简直就像一块皱巴巴的地毯。

 

这是芬格尔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眼前的人,他刚加入加图索在米兰大学城附近的势力帮会时,只远远地瞥过这人一眼,那时他在角落里打瞌睡,而这人在众人面前彬彬有礼地发言。但后来他才知道,这人叫帕西,是加图索家大少爷的贴身秘书,掌握着很高的权力。

 

他们今天之所以要会面,是因为帕西掌管的范围内有着一张十分重要的情报网,而这张情报网的主人就是芬格尔·冯·弗林斯。七个小时前,帕西接听了来自芬格尔的电话,听筒另一头扬言有要事要与帕西谈判,希望他能尽快与之联络并且答应这场谈判。同时,芬格尔也提到了一个最近在整个加图索都传得很热的名字,楚子航。帕西在思忖片刻后,与芬格尔定好时间地点,答应了这个要求。

 

 

帕西拒绝了酒保要帮他来杯清啤的提议,然后看着对芬格尔说:“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半小时后有个重要的会议我需要出场,请尽快说明情况然后解决谈判问题。”

 

芬格尔刚才努力找回的那一点点风骚冷酷的感觉瞬间散尽,他堆笑着伸手握了握帕西搭在腿上的右手,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您跑一趟,事情也没有那么严重,就是我有一朋友叫楚子航,他最近……”

 

芬格尔顿了顿,琢磨了一下用词,然后继续道:“他最近是不是和咱们扯上了什么关系?”

 

“楚子航……”帕西重复了这个名字,不动神色地抽回自己被芬格尔握住的手,“他是你的朋友?”

 

“是啊,我俩是室友,他前天突然要我帮他调查加图索的底细,还要精确到什么时候在哪儿做了什么事,大大小小统统都要。你想吧这我哪能全部给呢,这不是出卖老大吗!但是我看他神神秘秘的样子什么也不说,担心他是不是和加图索有了什么纠葛。”

 

“这就是你要的谈判?”帕西突然有点哭笑不得。

 

“我还是很看重这个朋友的,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朋友真和加图索有什么牵扯不清的事,希望您和老大能看在小的这点薄面上能放了他就放了他……不然”

 

“楚先生并没有得罪我们的地方,你不用太担心。”

 

“噢……那就好那就好……”芬格尔松了口气,手搭在吧台上,心里嘀咕着,楚子航在他流落街头没钱付房租时救了他一把,如果楚子航真惹了加图索什么事,自己不帮这个忙那就太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况且这个月的电费还要仰仗他……

 

在芬格尔走神的时候,帕西开口:“其实我今天来,也是有事需要冯先生配合的。”

 

芬格尔又恢复狗腿作风,他热切地点头道:“组织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我随时愿意为老大奉献我的肉体和灵魂!”

 

“并不需要奉献肉体,”帕西被这种热情的老流氓作风搞得很是无语,“也不是有关灵魂的问题,只是最近少爷对楚子航很感兴趣,但有些资料无从搜集,希望你能帮助我们。”

 

芬格尔一脸狐疑:“怎么双方都要我帮忙打探家底?”

 

“同时我们还将增派一名人手,我了解到楚子航的一名大学同学也在这里,和他同期交换到米兰攻读研究生,并且和你是一个分会的成员。”

 

“等等你说的这个人我好像认识……他是不是叫……”

 

“路明非。”

 

帕西微笑,他继续道:“是你电子信息技术实验课的搭档,我们调查到的情况是你们两位当初一起加入的分会,分会记录显示路明非几乎从不参与行动,但配合过你几次针对其他黑手党家族信息系统的黑客行为。”

 

“路明非也要搬进来?”

 

“是的。麻烦了,希望能尽快把少爷需要的信息调查出来。”

 

 

 

恺撒睁开眼睛,感受到机身正在穿越云层逐渐接近大地,他拉开了机窗的遮光板,入眼是罗马的缩影。他抬起右腕,看了眼时间,离音乐会开场还有近一个小时,落地后他还可以让当地接车的司机载着他去附近的花店订一束郁金香。

 

楚子航送的门票是贵宾席,并非包厢座,恺撒觉得很新鲜,而且这说明他能坐在舞台的前方的观众席间,只要微微仰头,就能近距离地看见台上的演奏者。这和他之前那些坐在包厢里、远远俯视整个舞台的感受不同,今晚他的眼里容不下整个舞台,他只会看见楚子航。

 

这时机长的声音响起,他提醒这位年轻的加图索少爷,还有五分钟飞机就会着陆。恺撒把防噪耳机也摘了,随意地丢在眼前的矮桌上,然后撑着下巴,开始欣赏起窗外的夜景。

 

 

黛拉公园音乐厅位于罗马之北,而且此场音乐会在其唯一的露天广场Cavea举办。恺撒到达音乐广场时,距离开场还有二十分钟,他没有让帕西和其他手下跟着,独自进了场。他像所有赴会的观众一样,手中握着门票,穿过连接多个大厅的长廊,最后驻足于Cavea的入口。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手里还抱着一束郁金香,宝蓝色的丝绒包裹着这些金黄的花朵,让他格外受人注目。这不是他第一次来这里听音乐会,但却是最令他期待的一次。

 

检票处的经理一眼便认出了恺撒,这个矮小的男人差点尖叫出声,他小跑着来到恺撒跟前,深深地鞠了一躬,低着头问好,声音还在发抖:“加图索少爷……您今天怎么来了?事先并没有接到预订通知,所有的单人VIP厢已经满了……非常抱歉……”

 

“别太在意,只是受友人邀请,我有门票,”恺撒懒洋洋地回道,“贵宾席怎么走。”

 

“贵宾席?”经理发愣,但不敢多问,只能赶紧给恺撒清出VIP入口的通道,亲自带着恺撒入座。恺撒跟在他身后,不紧不慢地走,他习惯性地提高注意力,观察着四周,暂时没有捕捉到可疑的身影。恺撒在贵宾席的沙发上坐下,然后拾起了座前桌上放置的节目单,他用右手食指翻开,扫了一遍后,目光停在倒数第四个节目的表演者上。

 

整张节目单的文字都是用金色丝线绣上去的意文,唯独这场独奏的表演者名字是中文的拼音,恺撒看着那个“Chu”笑了一下,然后指着这个名字,抬头对等候在一旁的经理吩咐道:“这束花帮我交给这个人,等他节目一结束就送去。”

 

“没问题,一定办到。”

 

 

音乐会准时开场,整个舞台的灯光为了配合今夜的色调,换做了深蓝。第一首交响乐缓缓响起,恺撒双手交叉,随意地放在腹上,他一眼就看见了低音部里的楚子航,他的发色太突兀,让他变得特别起来。那些提琴和管乐器遮住了楚子航大部分脸,不过恺撒还是能看清一些,楚子航演奏时表情很严肃,或者说他一直都这么严肃,不说话时嘴唇永远抿成一条线,而且没有弧度。

 

终于,接连几首演奏落幕,帷幕在掌声中重新合上,恺撒回想刚刚所看的节目单的内容,接下来就是楚子航的独奏,他调整了一下姿势,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放松地靠在沙发上,而是坐得更直了些,并端起了眼前的鸡尾酒,在灯光再次亮起前抿了一口。

 

楚子航今天打着一只深蓝色的领结,像是剪切下了头顶星空的一片,灯光也换成了柔和的乳白色,整个人像被光晕托起,他坐在黑色的椅子上,双腿伸展,开始奏响第一段旋律。楚子航似乎习惯在演奏过程中低着头,他额前的刘海垂下,显得脸部轮廓柔和很多,光线模糊了五官,此刻的楚子航像个高中生一般,从里到外都带着一点儿嫩。

 

想到高中生,恺撒回忆起楚子航资料里那一段空白。他静静地坐在台下,眼神不曾从楚子航的身形上移开分毫,他冰蓝的眼睛里开始融进楚子航的黑色。他看着楚子航握着琴弓的手,却想着这只手如果握着枪该是什么样的;还有楚子航修长笔直的小腿,看似纤细,但恺撒知道小腿上肌肉的爆发力绝非一般……他明明应该只是一个普通学生,课余时间随乐队拉大提琴赚学分,是校内篮球队主力,会在专业课上冷静地分析机械图表,但实际上,他远不止这么普通。

 

尾音落下的时候,恺撒想,他并不只想揭开楚子航身上的迷,他还要和他像朋友一样相处,最好能比朋友更进一步。

 

 

楚子航和乐团的各位一一道别过后,提着大提琴,捧着一束郁金香走出了后台,夜色已深,音乐会早已结束,除了清洁人员之外观众席空无一人。他独自一人走在前往音乐广场出口的路上,四下寂静得只剩晚风拂动叶尖的轻响,头顶路灯的灯光把他的影子投射在地上。走了大概十分钟,楚子航渐渐能听到一些人声,估计是附近音乐大学的学生没能在门禁前回去,只好继续溜达,他看见了出口,稍微加快了一点脚步,想着能不能赶上最后一趟大巴。

 

这时他瞥见出口处有一辆全黑的玛莎拉蒂,熄了火,看样子在等人,而且等了有一段时候。楚子航很快收回了目光,就在他提步要走向巴士站时,这辆玛莎拉蒂启动了。

 

恺撒摇下车窗,侧出半个脑袋,冲楚子航打了声招呼:“楚先生?晚上好。”

 

楚子航停住脚步,他转身,礼貌地回道:“晚上好,加图索先生。”

 

恺撒笑笑,朝他偏了偏头示意:“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不必。”

 

“不必客气,”恺撒继续说道,“我刚听完你们的音乐会,有一些感想,不知楚先生可否愿意听我说一说?”

 

楚子航不再拒绝,他在原地思忖了几秒,然后朝恺撒的玛莎拉蒂走去。恺撒看他答应,便推开车门下车,上前接过了楚子航手中的大提琴,打开后座的车门放了进去,然后和楚子航同时坐进驾驶座与副驾驶座。

 

恺撒注意到楚子航手中捧着那束郁金香,整个人突然变得轻松起来,他问:“你一直抱着这束花?”

 

“嗯,”楚子航下意识回答,然后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回问道:“这是你送的?”

 

“呃……”恺撒摸摸鼻子,“来的路上正好碰见一个花店,随手买的。你琴拉得很不错,仅是献花倒体现不出我全部的欣赏。”

 

过了两秒,楚子航才开口:“谢谢。”

 

    

楚子航住的酒店在机场附近,明天一早需要从罗马飞回米兰,到达时已经是午夜。

 

恺撒见楚子航解开了安全带,便也想跟着下车,楚子航却说了句不用麻烦,恺撒只能看着他推开车门,然后自己从后座提出了大提琴。就在楚子航道谢着并要合上车门时,恺撒叫住了他:

 

“楚子航……抱歉,我能直接称呼你名字吗?”

 

“可以。还有事吗?”

 

“留个联系方式吧,我有这个机会成为你的朋友吗?”

 

楚子航有一瞬间的怔住,他看见恺撒掏出手机,然后递给他,手机显示着输入号码的界面,他看了眼恺撒,并没有接过这只手机。

 

恺撒忽然有些沮丧,也罕见地感到尴尬,就在他打算收回手机并且自嘲两句然后调头而去的时候,楚子航说:“我腾不出手。”

 

“……”

 

“抱歉。我报号码,你记一下可以吗。”

 

此刻的罗马很冷,午夜的温度向来最令人发抖,风灌进车窗,把他后视镜上挂着的一条铂金吊坠吹得摇晃起来,但恺撒丝毫感受不到这些,他血液里祖传的征服欲开始沸腾起来,带着前所未有的兴奋。他很想就这么把这辆玛莎拉蒂丢在这儿,然后搂着楚子航坐进另一辆跑车里,在罗马空无一人的大道上疾驰,最好要把车顶收起来,这样那些郁金香的花瓣就会被狂劲的风给吹洒,洒在他们驶过的路上。

 

 

-TBC-

ps:祝恺楚情人节快乐!

评论(12)
热度(54)
  1. 没开锁温柔搏杀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恺楚安利贩售集团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