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月满斯卡拉》【第二章】|CP:恺楚|现代长篇|

【第二章】

 

 

 

楚子航礼貌而疏远地点了点头,然后低声说了句告辞,他拿上掉落在一地狼藉中的西装外套,然后拎走墙角躺着的大提琴盒,径直绕过仍然站在原地的恺撒走向休息区的安全出口,擦身的刹那,恺撒也开始朝反方向的入口走去。被子弹击毁的紧急指示灯剩一截灯泡裸露,深绿的灯光扫过楚子航的裤脚,又在上面停留了片刻——他外走的脚步顿在出口处。楚子航微微侧了侧脸,余光瞥见恺撒的背影,他很快又收回目光,迈步离开了这里,走入外厅的混乱和黑暗。

 

 

皮鞋的硬跟叩响停车场的地板,响亮的脚步声被无限放大在这片寂静的区域,由远及近。恺撒双手插着裤兜,外套挎在臂弯之中,不紧不慢地走向不远处的劳斯莱斯,车旁站着帕西和一众保镖,每个人站得笔挺,西装却多少带着点枪灰。待他走到车前,脚步声止住,只剩回音短促地流窜了一两秒,恺撒把外套扔给帕西,然后拉开了后座的门,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直到他坐进车里,门再次被合上,所有的保镖才散开去寻找各自的车辆。

 

帕西也坐上驾驶座,他一边系起安全带,一边向恺撒汇报道:“这次的暗杀和之前得到的情报无误,各家族的杀手已经全部清理了,没有任何计划外的意外。”

 

“计划外的意外还是有一个的,”恺撒扬了扬眉毛,手肘搭上窗框,拿手腕撑住脑袋,“你觉得楚子航如何?”

 

“他的大提琴拉得非常出色。”

 

“而且身手不错,”恺撒补充道,并在帕西的沉默中继续说下去,“在你们赶来前,是他在格鲁瓦家主的枪下救了我一次,反应能力超乎我的想象。”

 

“您怀疑他?”

 

“说不上怀疑,但他绝对不只是一名大提琴手这么简单。明天把他的调查结果给我,我对他很感兴趣。”

 

“如果调查结果满意,要不要安排一下招进组织。”

 

“不,帕西,这是另一种层面的感兴趣。”

 

 

米兰大学城,学生公寓,2:00 am.

 

楚子航在司机略带疑惑的眼神中付了车前,从出租车内走出,然后停在公寓门口。公寓大门已经上锁,高大的铁栅散发着寒气,他看了眼保卫室,此刻那名公寓管理员正昏睡在靠背椅中,钥匙别在他的腰带上,楚子航思考片刻,还是没有敲响保卫室的门。

 

他绕至公寓楼后,挽起袖口,把大提琴背上身,然后双手攀上墙外的水管,悄无声息且极快地攀爬而上,最后翻入了所租公寓的阳台。落地的一刹那,他不小心碰倒了晾衣竿,格外清脆的噼啪声响起,楚子航闭了闭眼,然后站直身体,等待眼前的阳台大门被拉开。

 

果然很快地,阳台索栓被拧动,楚子航听见开门的人一声哀嚎:“我说你什么时候能在门禁前从大门进来一次,我明早有课啊大爷……”

 

“抱歉,”楚子航面无表情地打断,然后朝眼前一头乱发的室友说道,“你周二只有下午一节化学药剂实验课,明早不用去学校。”

 

同为留学生的日耳曼室友噎住,悻悻地给楚子航让开路,转了个身就朝房间走,却意外地被楚子航叫住。

 

“芬格尔,能帮我个忙。”

 

“当然没问题楚哥你一声令下小的我立刻为你四处奔波力求搞定!”芬格尔狗腿地退回到楚子航身边,然后深情地冲楚子航眨眨眼,“只要帮我垫一下这个月的电费……”

 

楚子航尽量无视芬格尔肉麻的眼神,继续问道:“你那个新闻工作室,会不会涉及黑手党方面的消息?”

 

“怎么突然要调查这个?”芬格尔一脸好奇,他印象中的楚子航私生活严谨干净到他都要怀疑这人偷偷在中国出家过,“不过我们当然会调查这个,要知道很多娱乐周刊的黑手党花边新闻都是我手下放的料,各类家族的情史和那些上流的风流韵事,尤其是之前那个和阿拉伯石油大亨联姻的妹子,我可以给你说一晚上……”

 

“不必了,”楚子航有些哭笑不得,他沉吟片刻,对芬格尔说,“你能不能帮我查查一个家族,叫加图索。”

 

芬格尔听到这个名字后神情立刻变得古怪起来,他愣了两秒,吞吞吐吐地回问:“你确定……是加图索?”

 

“嗯,没错,而且最好能帮我查到07年前他们在亚洲一带的活动记录。”楚子航正低头换鞋,没怎么留意芬格尔的表情,待他抬起头来,却看见芬格尔皱着眉一言不发。

 

“怎么?”

 

“没什么……就是在想你怎么会突然要打听加图索家族,”芬格尔难得地叹了口气,“我奉劝你一句,如果你和这个家族有什么牵扯,最好赶紧断了,多问没有好处。加图索家出了名的霸道,而且无论表面的背地的,做事一律心狠手辣,是全意大利势力最深的黑手党家族,没有之一。”

 

“没什么,只是有些事要了解而已。”楚子航听后倒是没什么反应,他看了眼芬格尔,然后留下一句“不早了,睡觉”,便转身进了房间,顺手关上了房门。

 

 

 

恺撒伸了个懒腰,半靠在在床头,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晨光投在他裸露在被外的小腿上,管家再次提醒早饭时间的摇铃声又响了一遍,他这才穿着睡袍懒洋洋地起床,走进盥洗室。

 

恺撒今天日程比较清闲,没什么要紧的大事,换了身休闲服就出了房门,他沿着旋梯下到餐厅,看见餐桌上已经坐了另一个人,正在一边往面包上淋蜂蜜,一边听管家念报纸。恺撒暗暗地翻了个白眼,然后拉开椅子,坐到这个人的对面,非常敷衍地打了声招呼:“叔叔好。”

 

弗罗斯特·加图索拿起面包的手顿了顿,然后他抬眼,看向眼前这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友好态度的侄子,说道:“听说你昨天热处理了格鲁瓦和他那一伙同党。”

 

“消息传得挺快。”

 

“为什么之前没有听说这个计划,你竟敢拦截我的消息。”

 

“言重了,”恺撒满眼不在乎地饮了一口红酒,“这种小事根本不用去打扰叔叔您,作为加图索的继承人,我完全有能力处理好。”

 

“恺撒,你要搞清楚,你现在还不是家主,这种事情必须上报。”

 

“叔叔,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也不是。”恺撒嗤笑了一声,放下酒杯,看着眼前有些恼怒的弗罗斯特,“还有一年就是继承仪式,您可以现在就准备好一个长假期,搬往西西里的老庄园,像我的爷爷一样过个悠闲的晚年。”

 

弗罗斯特将手中的刀叉重重地磕在桌上,猛地起身,怒视了恺撒一小会儿,在恺撒无动于衷的反应中定了定神,尽力克制地用餐巾擦好嘴,然后摔下餐巾转身离开。从头到尾,恺撒连一个眼神都不愿给予弗罗斯特,整个餐厅只剩下他手中叉子轻碰盘沿的细响,管家和帕西恭敬地站在一旁。

 

又过了片刻,恺撒终于开口:“帕西,楚子航的资料调查得如何。”

 

帕西一边打开手中的文件夹,一边走上前来,他说:“已经差不多了,楚子航确实不单是一名大提琴手。”

 

恺撒挑眉,刚想接一句“果然如此”,就听见帕西继续说道:“他还是个米兰大学物理系研究生,主攻机械动力。”

 

“……”

 

帕西看了眼文件夹中的内容,慢慢念道:“他是中国人,中国国籍,25岁,家庭情况良好,父亲经商,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之前在美国的卡塞尔学院就读大学,后考取了米兰大学的物理系研究生,课余加入了当地的交响乐队,这样他就能多修课外实践的学分。同时他还是院篮球队的后卫。我们重点调查了他是否有加入过任何官方或民间的武装组织,发现这方面的记录是无。”

 

恺撒皱眉:“不可能,他的速度和反应能力一定经过了训练。”

 

“不过我们也发现了他资料里一处空白的时间段,”帕西看了眼恺撒,接着说下去,“他在中国念高三的这一年,活动记录被抹去了,无论如何都查找不出,而这一年里他的母亲改嫁,所有能找到的资料只有他继父的,而他生父的资料无处可寻。”

 

“生父……”恺撒重复这个词眼,一瞬间有些恍惚,不过很快便回神,他不再询问,脑海里过滤着这些信息,最后倒是笑了笑。

 

他脑海里那个楚子航昨晚在台上演奏的身影越来越深刻,但又有些模糊,恺撒越来越想伸出手,将这个身影拉得更近一些。

 

 

-TBC-

评论(2)
热度(40)
  1. 没开锁温柔搏杀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恺楚安利贩售集团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