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你的眼睛》|CP:双鬼/轩策|原著向|短篇|

 李迅做了个“嘘”的手势,向身旁面露疑惑的队友们示意别多问,然后他像往常一样坐到自己的训练座位上,开机刷卡戴耳机,其他人虽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也装作什么异常也没注意到一般,识趣地闭上了嘴。

 

葛兆蓝趁着开机的空当凑近了李迅,压低声音问道:“你又知道什么了?”

 

“不太清楚,”李迅轻轻摇头,“但我看得出来,李队刚刚那会儿有点儿尴尬。”

 

“当然得尴尬,”葛兆蓝耸肩,“吴副绕到后排那儿坐了,特地空着李队旁边那位置呢。”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回事,这段时间除了技术交流以外,就没怎么见过他俩聊天了,以前还一块儿去食堂打饭的。”李迅摆摆手。

 

八卦虽八卦,训练不能耽搁,大家不再多聊,训练室只剩键盘与鼠标的声响。

    

李轩坐在李迅对面那一排,其实他还没打开训练软件,耳机里还是一片寂静,他很清楚地听到了这俩人的谈话内容,眉头挑了挑。

 

 ------------------------------------------------------------------------

《你的眼睛》

 

CP:李轩×吴羽策

 

Written By:苹果十少

 

Tips:原著向短篇 / 12.22吴羽策生贺 / 他们不属于我,只属于彼此

--------------------------------------------------------------------------

 

 

 

这个赛季的常规赛刚落幕,虚空顺利打进季后赛,大家最近兴致都很高昂,李轩也只是提醒了两句“不能松懈,要更加努力备战”之类的话,其实自己内心也是很高兴的。

 

不过在旁人眼里,李轩也不是特别高兴,因为他最近好像和吴羽策有些摩擦,两人气氛有点儿不对劲。明明常规赛时配合得异常精彩,像之前无数次般默契,好像表面看不出来究竟发生了什么问题,但平日里,虚空正副队两人好像生疏了很多,关系不如以往热络。他们两个人平时对待训练和赛事的态度都很正经,聊到正事时也会表现得很严肃,但毕竟是相识多年的好友,总有一层熟稔,现在却不一样了,对待彼此像陌生人似的,连李轩多给吴羽策倒了杯水,吴羽策说“谢谢”都感觉有些生分。

 

转眼要转入十二月下旬了,在为了明年季后赛而加紧训练的闲暇中,虚空的其他队员开始琢磨,李轩和吴羽策是不是私下闹矛盾了,特别是吴羽策,本就挺倔的,也许和李轩哪方面观点不和了?这么一想,大家都觉得这样的推测非常有可能,于是又开始思考是不是该从李轩和吴羽策嘴里问出点儿什么,又或是做点什么缓和一下这种僵硬的气氛。在虚空这种青春热血男生集中地,每个人的想法说单纯也单纯:兄弟朋友间要是有点儿什么小矛盾,吃一顿聊开了就好了,如果有什么互相对不起的地方,大大方方道个歉不就好了?

 

李迅又翻了翻日历,发现最近恰逢吴羽策生日将近,于是他们拍案决定,吴羽策生日那天大家伙拉出去好吃好喝一晚,聚个会唱个歌,也许趁着热闹的时候,他们正副队之间的诡异氛围就烟消云散了。

 

 

当22号真的到来时,吴羽策本没怎么在意,倒是微博上很多虚空以及自己的粉丝一直在发祝福,他也觉得自己过个生日能被如此惦记着,还是很感动也很意外的。而让他更意外的是,日常训练结束后,大家说已经提前在附近的酒店订好了包厢,要给他过生日,好好庆祝一回。

 

 

“我说,你们什么时候商量好的?”吴羽策戴着围巾,声音闷在围巾里,朝一旁的队友们发问。

 

为了避开这一片的疯狂粉丝,他们从后门溜到小路上,一行人走在北风中,个个都捂得严严实实。李迅顿了两秒,突然把右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指向一旁只顾走路没参与聊天的李轩,说道:“都是李队的主意啊,他说你生日到了,一起给你过个生日是必须的。”

 

“对啊对啊,”唐礼升也掺合进来,不等李轩发愣反应过来,就接着李迅的话说道,“常规赛一结束就和我们商量这事了!”

 

李轩瞪着眼睛,只见李迅拼命朝他使眼色,搞得他特别莫名其妙,想了想还是没出声,顺着他们的意,含混不清地“嗯”了一声。大风刮得他的声音十分模糊,吴羽策愣了一会儿,眼神闪了闪,有什么话在喉咙里打了个转又被咽了回去,最后说了句:“谢了啊。”

 

“客气什么,都这么久的朋友了是吧?”李迅又开口喊着,冷风灌了他一嘴巴。

 

“是啊,都是好朋友,别客气别客气!”

 

正好李轩和吴羽策都抬头,扫了对方一眼,视线撞在一起的时候两人又装作漫不经心地别开了眼神。他俩总觉得这群人说话时,特别着重“好朋友”这三个字,听得两人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竟不约而同地前后干咳了一声,结果引起众人好奇,就这么一路有一搭没一搭扯着,总算到了酒店的大门口。

 

 

李迅他们也没花了心思,事先就挑好了菜单,吴羽策口味偏重这是虚空上下包括食堂大婶都皆知的事,所以今晚的酒席上免不了一道道的酸辣。一进包厢,外套一脱,空调一开,菜肴的香气腾腾而上,整个屋子都变得明亮暖和起来,把屋外的严寒彻底隔绝。

 

随着第一个人开始动筷,大家纷纷都吃了起来,边吃边聊,还是像坐在食堂里一样特别热闹,尤其李迅八卦多,大大小小的事都说了出来,一群人笑得东倒西歪,气氛嗨到他们扬手就喊了服务员上一箱啤酒来。

 

平时队里规矩甚严,喝酒是明令禁止的,除非逢年过节聚餐才允许一两杯,大家也不是特别爱喝酒,酒量也就一般。今天他们来的目的一个是给吴羽策庆生,还有一个就是为了实行他们缓和正副队关系的计划,喝酒助兴,酒后什么话都说出来了就好了,朋友间谁乐意闹别扭闹那么久?

 

当然作为队长,李轩还是没让他们点太多,上几瓶轮流喝几杯,喝完意思意思就行。于是趁着来酒的当口,杨昊轩和李迅使了个对眼,最先给李轩吴羽策满上,然后哄说道怎么着作为队长也得最先敬一杯,李轩只能端着杯子站起身来。

 

“咳,阿策,生日快乐。”

 

李轩举杯,头顶暖黄的灯光洒在他酒杯里,澄澈的液体轻轻摇晃。他终于愿意看着吴羽策的眼睛,发现对方也同样注视着他,手中的杯子举在同一个高度,视线里藏着的一缕深意只有两人才清楚。

 

吴羽策声线微沉,却裹了一层不易察觉的温和,他回道:“嗯,谢谢。”

 

 

之后大家也都纷纷敬酒,吴羽策自然不回绝,他酒量还算过得去,平时聚餐这点儿小酒根本喝不倒,于是大家敬得越来越没趣,反而怕把自己给灌醉了,又一哄而上去灌李轩。李轩酒量就不行了,向来最多喝一瓶,一瓶之后就晕,至今还没能锻炼到吴羽策那境界。乱作一团的时候李轩顾不上别的,只能朝吴羽策求救,对方却饶有兴致打算跟着大家一起落井下石,还特地又给自己满了一杯,朝他那儿走去。

 

最后李轩被灌得举手投降,大家才意犹未尽地把酒都干了,因为李迅他们提前结了账,所以现下这会儿大家决定就休息一会儿,趁着宿舍门禁前回去。

 

唐礼升清清嗓子,用一种很随和的语气说道:“李队今天喝多了好像,要不先回去休息?”

 

李迅立刻会意,马上接话道:“我也觉得回去早点休息比较好,要不就吴副扶他一段路?反正你俩住一个宿舍。”

 

“是啊是啊,而且我们还想多聊一会儿天,要不就吴副送李队回去?”杨昊轩及时地插了一句进来,得到了大家的附和。

 

吴羽策觉得眼前这群人好像有点怪异,但又说不出个具体,况且他看李轩是真的有点醉了,就点头答应道:“那我和李轩先走,你们记得早点回来,过了门禁经理明天得训人啊。”

 

大家立刻保证道绝对按时回去,并且热烈地帮吴羽策把李轩扶了起来,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包厢门外。

 

虚空众人满意地坐回了位置上,在他们看来,今晚这一顿饭吃得还是很好的,李轩和吴羽策之间好像没那么生疏了,还一起喝了酒,最后也让他们先一块儿回去了,关系估计修复得差不多了。大家打心底里不仅尊敬这两位队长,无论正副,他们都为虚空付出了太多,也带领虚空走到了更高的位置,而且他们更珍惜这样的友谊,不愿意看到任何两人之间有什么摩擦,是真心希望他们能回到融洽的好友、搭档关系。也许虚空在外人眼里,并没有霸图、轮回这些强队那么光辉的成绩,但在团结程度上,他们和每一支队伍都势均力敌。

 

 

 

吴羽策一手半扛着李轩,一手从衣服口袋里摸出宿舍钥匙,开门后他把李轩扶到他床边,拧亮了壁灯,然后弯下腰,拍了拍李轩肩膀:“别装了,我知道你没醉成这样。”

 

“咳……不敢再被灌了,总得先回来。”

 

李轩瞬间腰板挺直了不少,半靠着床头,睁开眼睛瞅着吴羽策,神情有点尴尬。吴羽策似笑非笑,走到饮水机边给李轩和自己都冲了杯热水,然后坐到李轩身边,开口道:“你有没有发现今晚他们有点奇怪?”

 

“难道他们看出来了?”李轩顿时又有点尴尬,低头喝了口水。

 

“没,我觉得没,”吴羽策耸了耸肩,“否则就不会只是这态度了。”

 

“奇怪倒是真的,”李轩半眯着眼睛回忆,“他们非得示意我,让我承认今晚这餐是我请的。”

 

“不是你请的?”

 

“不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不是这个。”

 

“那他们今天搞这么一出,我觉得肯定也多少看出点不对劲了,不过……”

 

“不过?”

 

“不过,估计以他们的想法,肯定也就认为我们闹了矛盾,所以表现得不太自然,想让我们和好吧。”

 

“李迅这帮人……”李轩哭笑不得,“我还以为他们发现……我们的关系了。”

 

吴羽策轻轻笑了一声,也没再开口。今年荣耀周年纪念日的庆祝会上,他们互相表白后正式就这么在一起了,多年的感情有朝一日发酵,倒是让头一回恋爱的双方都有些拘束起来,两人都自嘲20多的男人了,谈起恋爱来还和初中生一样青涩。训练结束时总是他们留到最晚,在训练室里交换一个轻轻的吻,出了训练室大门后又故意保持距离,怕被看出点什么——也不是不敢让大家知道,只是一时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之后大家的态度。

 

两人之间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李轩抬手关了壁灯,抽走吴羽策手中的杯子,和自己的那一只一并搁在了床头。

 

他撑着床沿,慢慢靠近吴羽策,窗户关上了,但窗帘还未合拢,月光很暗,透过这片玻璃洒进些许。

 

吴羽策的睫毛不长,但很密,就显得眼神并不那么柔和,其实眼睫下的这双眼睛却并不锐利,只有李轩每次凑近时,才能看到这片沉静的漆黑,漆黑里会映着他的身影。

 

李轩抬手,搭在吴羽策的后颈上,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而吴羽策则顺势向后撑,最后一吻完毕,他们躺在床上,室内只剩浅浅的呼吸。

 

他们之间气息相融,他们之间有一丝残留的酒味,加上温存的暧昧。

 

 

 

    

李迅发现正副队的关系看上去好像还是有些糟糕,仿佛昨晚那一顿聚餐的热切在一夜过后又消失了一般。

 

吴羽策依然没有回到李轩身边的那个训练位置,吃午饭时他们还是极少说话,谈到队内工作时才会交流一两句,就连对视的时间都极短,仿佛眼神里藏着掖着什么,对方注视得久了,那被藏着的东西就会从那一片黑色里被拉扯出来,搅乱所有的平静。

 

 

他们眼底确实埋着无数秘密,会在视线交汇时跃动,伴着心跳的节拍。他们之间也有常年的默契,在每一秒要靠近的时刻,脚步又不自觉停住,好像这样别人就仍然看不出彼此关系的不对劲。

 

新的关系和感情有些陌生,因为他们会更加珍惜,所以让人也变得有些小心翼翼。

 

可能经验不够,可能经历为零。但还好来日方长,他们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去慢慢熟悉。

 

 

 

[FIN]

 

 

祝策哥生日快乐!

评论(1)
热度(70)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