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十少

《Ocean's Deep/情深似海》|01|

Written by:苹果十少

 

CP:恺撒·加图索×楚子航

 

Tips:他们不属于我,只属于彼此

 

 

[1]

 

 

霍华德今天心情不错,今天是他和最近一任雇主结算佣金的日子。他是个海上运输个体户,自行组了个运输队,在西欧这片专门接短期运输生意,而且目光总是瞄准一些土大款新富商,生意一直不错。

 

前段时间他又接了笔大单,雇主是个德国酒商,和他签了半个月的专船运输,每周六他的运输船都要去不莱梅的港口将货物装箱,每周运送的酒种都不同。他们得再沿着西欧海岸线穿过海峡、驶进地中海海域,最后停靠在西西里岛,等待岛上的接货商把货物拉走。

 

他的船队马上就要靠岸了,海港的亮色帆旗已经飘摇在船队前方的上空,附近的海洋也拥挤了起来,不同的船队显现,他们都放慢了前进的速度,平稳滑进港内,海面被不断划出线条一般的白浪。

 

此刻霍华德的手机也应时地响起,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他迟疑两秒,接起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串音调音色都非常优美的问好,但是霍华德压根没听懂,他的直觉告诉他电话那头的人在向他打招呼,他只能硬着头皮回了一句德语的你好。

 

电话那头的人愣了一会儿,然后用英语说了一句简短的“sorry”,这回霍华德听懂了,他有些莫名其妙,刚想再问些什么,就被挂断了电话。于是霍华德只能郁闷地继续站在甲板上,眼看船队就要靠岸,他的雇主却再没打电话来。

 

难道这批货要被跑单了?霍华德心里顿生这个念头,不过很快就被否认了。这个雇主已经支付过昂贵的订金了,就算要跑单也是非常不划算的,应该没有人会随意放弃这样一笔款额。霍华德只能一边指挥着船队停靠在空港之中,一边不断拨打雇主的电话,同时还派了两个船员在码头询问。

 

 

这里是西西里的哥尔福海堡,整个小镇都靠着港口贸易为生,他们通常在这里卸货,然后与那个日耳曼人派来的接货人交涉,每运完一次都能得到一笔不菲的订金,以预支下一次交易的费用。霍华德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四周的海湾山礁,此刻接近正午,白亮的日光将这儿映得耀眼,地中海一望无际,海鸥掠过他们的船顶,一切如旧,唯独他的电话再也没有响起。

 

霍华德有些急躁了,虽说订金也够回本,但也再捞不到别的利润,这意味着他们这一趟算是白跑了。该死,不是说日耳曼民族都是守约守时到有强迫症的吗!霍华德恼火地腹诽,而船员们也躁动了起来,有几个甚至喊了两声“倒霉!走吧!”之类的。

 

就在此时,喧闹的港口响起了不同寻常的跑车轰鸣,这对于只有货车穿梭的场所而言是特别的,虽然轰鸣声被不同的杂音掩去了许多,但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霍华德一行也不例外,他们自然地瞥向入港的方向,只见一辆白色的帕加尼Zonda飞驰而来,跑法霸道至极,一路直行,偏偏车技好得该死,没有碰翻任何货箱,最终这辆风骚的意大利原产“安第斯山脉之风”急刹在霍华德停靠的港口。

 

霍华德还有些恍惚,感觉有点儿不真实。的确,整个小镇民风都还很纯朴,这种一上来就劈开一条大路的贵公子跑车跑法太新鲜了,港口的气氛都变得热腾了起来。尽管霍华德心里已经生出了一万种猜疑,但这辆车确实是停在了他的船队前。

 

驾驶座门被打开,一个穿着纯色白色衬衫和印花中裤的男人走出,他头发灿烂如金子,在脑后扎成一束,蹬着一双深棕牛皮浅口休闲皮鞋的脚踏上港口的石板。霍华德迎着日光眯着眼睛仔细打量来人,这个男人从头到尾透着一股逼人的贵气,海港小镇的市井生活气息入侵不了他分毫。

 

男人在众人放肆的交头接耳中甩上车门,一手摁亮钥匙锁车,一手正了正领口的领结,领结有着和中裤一样的印花,带着十足的骚包。随着他的走近,霍华德确定了这个男人是冲着自己的船队而来,于是霍华德也挺直了点脊梁,还不自觉地理了理外套,想让自己别被男人的气场压得太死——显然这些都是徒劳的——霍华德终于在男人走到船头时看清了他的脸:他太英俊了,像古希腊雕像一样完美,五官深邃无比,尤其是一双冰蓝色的眼睛,比海洋还迷人。霍华德打赌这个港口的女人都已经在心里疯狂尖叫,为这个男人而尖叫。

 

霍华德清了清喉咙,用德语说了一句十分正式的问好,并强撑着腰杆,站在甲板前头低头看着男人。结果男人听完后只是皱着眉头低咒了一句,用着别国语言,霍华德一愣,他听出来了这个声音正是先前电话里的。也对,这种贵公子一看就是意大利本地人,除了意大利人还有谁能这么风骚。

 

还没等霍华德用英文再次开口,那男人已经先他一步说道:“霍华德先生?初次见面,我是恺撒,你这单生意雇主的上司。”

 

听清了这句自我介绍的人们都在心底暗暗猜测,哪家的少爷敢用古罗马的皇帝名字,介绍自己的时候还不带上家族姓氏,真是嚣张到令人更加好奇。霍华德同样在脑中仔细搜索记忆,奈何他一个船商,又不是意大利本地人,根本猜不出眼前这位是从哪空降来的,见面第一句话就轻描淡写地表明了自己是他雇主的老大。

 

这可更不能得罪了,霍华德硬着头皮准备随意寒暄两句,然后就商量卸货结算的事情,结果他还没来得及张嘴,他身边一个意籍舵手就“啊”地叫了一声,指着那辆帕加尼侧门上的徽章喊道:“加图索!是加图索家族的人!”

 

整个港口的本地货商在听到那个名字时都沉默了,他们神情变得紧张起来,却更加频繁地窃窃私语。西西里岛的黑手党家族多得数不过来,名号拿出去能立刻令人闻风丧胆的却很少,偏偏加图索是其中一个。尽管整个家族已经在洗白后基本迁至了北部,但曾经的加图索城堡依然留在岛上,成为一幢旧址,家族的势力也没有从这里撤走,只不过从原来的黑道活动改为了商业贸易。百年前家族遗风在岛上刮得太猛,现在提起这个名字还是会令人由衷地打个激灵。

 

恺撒对于这个舵手的大喊大叫也只是回以礼貌的一个微笑,出于一个贵族的普通习惯。而后他想了想说:“你们的雇主,有别的事要做,所以我亲自过来接货。三分钟后我的货车就会到达这里,希望你们卸货的速度能令我满意。”

 

霍华德这下再也没空想入非非了,他听后立刻下令要以最快的速度将船上所有酒桶卸下,为了保持这批雷司令酒的口感,他们的货舱温度用干冰进行过严格的调控。往常每次交接都很及时,不同的酒用不同的温度装载,霍华德总会提前告知雇主,而雇主也很默契地会准备好一切,但是这回他不确定恺撒有没有注意到。

 

恺撒像是看出了他们卸货时的犹豫,对霍华德说道:“不用担心保存问题,我当然不会让这种小环节出一丝一毫的差错。”霍华德顿时觉得自己想多了,这种从小就能通过品尝而分清每种酒原产地的贵族,怎么会忽视这样的问题。只是他现在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该死的有钱人,究竟要这么多种酒做什么。

 

 

货车很快开到,黑漆覆盖的的车箱在阳光下闪烁,船员们终于把所有的酒桶都从船舱里搬了出来,工人们有条不紊地开始装车,恺撒眯着眼睛,十分认真盯着那些酒桶,似乎想从里面看出朵花来。

 

恺撒问道:“这批货里有没有一个深红色的酒桶?”

 

霍华德一愣,回道:“没有,所有的酒桶都是深棕木色的。”

 

这下轮到恺撒愣住了,他听后低声骂了句,立刻冲到车旁,从车里抽出一把沙漠之鹰,朝天放了一枪,接着吼到:“停止装箱!统统不能离开港口半步!待在你们原来的地方别动!”

 

一瞬间时间凝固,空气和浪声静止,紧接着更大的嘈杂声爆发了出来,所有人都陷入了莫名的恐慌中,不知道为何这个人刚才才来到这儿,却突然抽枪放出如此警告。而好些个工人则不满而不屑地大声抗议,他们无视了恺撒的话,仍然扛着货绳和撬棍,在骚动的人群里傲慢地穿梭。

 

恺撒一手握枪,一手提起电话拨号,一秒后接通,他说:“帕西,封锁港口,目标已经被转移,不能让它流出这里。”

 

电话刚挂断,十几架印着加图索家徽的直升飞机从四面八方的天际线上飞来,黑影如同海隼在蓝空中飞掠,震在鼓膜上的有力噪声让港口沸腾,直升机上统统朝地抛出降落绳,加图索家的精英保镖们着地,抄着手枪迅速包围了整个港口,每个出口都横着一辆加图索家的越野车。

 

 

恺撒电话又响起,此时他正接过帕西送来的狄克推多,刀柄入手的那刻,他看了眼来电显示。

 

楚子航。


-TBC-

-------------------------------------------

要写一个“结婚三部曲”系列,这个是发生在地中海洋面上,在手忙脚乱的任务中,突发求婚的故事。

评论(7)
热度(59)
  1. 言履温柔搏杀 转载了此文字

© 温柔搏杀 | Powered by LOFTER